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九十九章 鬼王钟馗

第二百九十九章 鬼王钟馗

“观”是道士住的,“寺”是和尚住的,而“庙”里供奉的就是非三清非佛祖的其他神明,庙祝一般是由居士担当,这座位于深山之中的古庙也有庙祝,此刻正在清扫院落之中的落叶,但是这个庙祝却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年轻的女子。 

    常言道:事出反常即为妖,这里地处深山,周围无人,距此最近的村庄也有几十里,寻常女子根本就不可能住在这里,此外山中其他地方的树木虽然树叶打卷却并沒有掉落,而小庙周围的大树树叶已经快要掉光了。

    “喵~”就在左登峰皱眉思考之际,十三发出了叫声,左登峰扭头而望,发现十三右眼变sè,毫无疑问,前方小庙中的那个女子是yīn物幻化的。 

    “庙里的女人可能是旱魃幻化的。”左登峰低声开口,二人目前位于古庙西南方向的山腰,距离山下的古庙有三里左右。 

    “十之七八。”玉拂面露疑惑,她疑惑的不是这个女子的身份,而是这里并非荒无人迹,为什么这个旱魃幻化的女子能够在这里生活。 

    “旱魃已经不怕太阳了吗。”左登峰再度发问,茅山派擅长cāo控yīn魂,而辰州派则是控制yīn物的行家。 

    “物极必反,否极泰來。”玉拂微微点头,间接的回答了左登峰的问題。 

    “下去看看。”左登峰征求玉拂的意见,此刻他的心中也有着浓重的疑问,答案就在眼前,他迫切的想要求解。 

    “此物极为少见,我从沒与旱魃正面交手,咱们要多加小心。”玉拂点头说道。 

    “十三,你去后面守着。”左登峰冲十三指了指小庙的后侧,十三明白左登峰是让它封堵yīn物的后路,离开二人快速的绕向屋后。 

    “十三好似胸有成竹。”玉拂转头看着在林间快速蹿行的十三。 

    “它一直是这个样子,我就从沒见它怕过。”左登峰苦笑摇头,玉拂根据十三的神情來评估旱魃的能力是不准的,因为十三属于打得过要上,打不过也要上的那一类。 

    二人随即自林间快速的绕向山下的小庙,距离一近看的更加真切,这座小庙与清水观的建筑结构相似,不同的是它沒有西厢,不过这处小庙的建筑年代明显比清水观要早,因为这座小庙外墙所使用的砖头长达三十多公分,厚五六公分,陶化很严重,这是唐朝时期的特点,后期的砖头大多比这个要小,烧制的火候也是稍微差一点,最显眼的是这些砖头还透着少许蓝sè,这也是唐朝时期三彩工艺的特点,只此一点就可以判断出这座小庙的建筑年代是在唐朝。 

    在正常情况下唐朝的建筑是不可能在露天的环境下保存至今的,但是旱魃的存在令得这里异常干燥,而且无人敢來破坏,故此这座位于深山之中的建筑才得以保存至今。 

    片刻过后二人來到了小庙门前,门前有两条小路,一条通往河边,一条通往山中,路很窄,可见平rì里只有它一人踩踏。 

    此时庙内的那个女子已经察觉到了二人的到來,此时正站在庙门内侧向外打量,木制庙门已经破旧的很严重,门板有缝隙,它在打量二人,二人也在隔门打量它。 

    这个女子的表面年纪约莫在二十五六,穿着普通农妇的衣服,灰sè,斜襟,短摆,下身是蓝sè裤子,高腰,束脚,这样的衣着无疑是比较老土的,但是此人长的却很是秀美,长发,蛾眉,大眼,挺鼻,脸型与玉拂相似,也是瓜子脸,不过玉拂属于比较大气高傲的一类,而眼前的女子则散发着孤僻yīn冷的气息。 

    “二位道长有何贵干。”庙内的女子侧目发问。 

    “心中有惑,特來求解。”左登峰抢先回答,这个女子以道长称呼他们可能是根据二人的衣着所说的,它可能无法凭借本能察觉二人的修为,不然无论如何也得喊一声真人。 

    “有话请说。”女子开口说道。 

    “我们二人知道你的本相,开门相见,我们不会难为你。”玉拂见女子沒有开门的意思,不由得微生怒意。 

    “道长请。”那女子闻言并未惊愕,微微犹豫之后抬手拉开了庙门。 

    二人对视一眼,迈步走进了院子。 

    这座庙宇比清水观更加老旧,院内的木制建筑都有开裂的痕迹,砖石也已经斑驳,不过小院里很是整洁,可见这个女子经常打扫。 

    二人进院之后径直走向正殿,正殿北侧摆放着一尊神像,神像翘足举剑,红衣蓝袍,长髯怒目,狮鼻虎口,竟然是一尊鬼王钟馗的神像。 

    “你何年何月重见天rì。”左登峰在殿门外向内张望了一眼,转身看向旁边不远处的年轻女子。 

    “回道长问话,奴家于建隆年间再见太yīn。”女子出言回答,虽然自称奴家,女子的语气却并不谦卑,不过也沒有张狂之意,语气甚冷,不带人气儿,其实它也的确不带人气儿,因为它沒有呼吸。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奴家是宋朝才有的女子自称,而妾身则是唐朝以前普遍使用的,到了后期使用的就很少了。 

    “你死于哪一年。”玉拂随即问道,与左登峰的平静不同,玉拂的言语之中暗藏敌意,对方虽然幻化为女子,却是僵尸成jīng,玉拂并沒有把它当人看。 

    “武德六年。”女子随即回答。 

    武德是李渊的年号,距离赵匡胤的建隆年代相差了三百年,也就是说这个女子死了三百年之后yīn气凝结尸身不腐,得以离开yīn暗之处而吸收月华。 

    “你先前葬于何处。”左登峰接口问道。 

    “就在此间。”女子出言回答,说话的时候她的双手一直虚握在丹田部位,这是不卑不亢的姿势。 

    “此处是圣君行宫,怎能容得yīn身寄居。”左登峰皱眉发问,钟馗是世人皆知的仙人,按照仙人品级來说他属于地仙级别,并不算高,但是此人权力很大,夜行四方,降妖捉鬼,可遣yīn吏却不归yīn曹管辖,能请天兵却不归天庭统属,为实权散仙之最。 

    女子闻言挑眉看了左登峰一眼,并沒有回答他的问題。 

    “你自下葬至今也有一千多年,何以存活至今。”玉拂皱眉发问,这个旱魃能光明正大的存活下來实有蹊跷。 

    “奴家从未杀生害命,诸位仙长云游偶遇,皆不为难奴家。”女子转头看向玉拂。 

    “说实话,再有半字虚假,本座今rì就收了你。”玉拂森然冷哼,这个旱魃幻化的女子明显在说谎,而它不卑不亢的态度也令玉拂大为恼火,一个yīn物见了道门中人竟然如此不知进退。 

    “望道长慈悲,不要为难奴家。”女子闻言冲玉拂曲身行礼,虽然在行礼,言语却并无求饶之意。 

    “这位是正一教辰州派的崔真人,她要降你不是难事。”左登峰说话之间使用身法快速的进入东厢看了一眼,发现东厢停放着一具红sè的棺材,棺材的朱漆已经掉落斑驳,除此之外屋里还有一张桌子和两个木墩,桌子的一条腿已经断了,用木棍支顶的。 

    话说完,左登峰已经回到了原位,他此举有两个含义,一是向这个旱魃表明自己的身法之快,它无法逃脱,二是告诉它,玉拂正是它的克星。 

    那旱魃幻化的女子见状微微皱眉,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眼神浮现出了jǐng惕之意。 

    “我入道时间不长,对于道家仙长的故乡知之不详,你可知道圣君钟馗的故乡在何处。”左登峰回到原位冲玉拂微笑开口。 

    玉拂闻言陡然皱眉,左登峰这句话明显说的是反话,世人皆知钟馗故里为终南山的户县,户县与周至县相邻,离此处不远,这个旱魃幻化的女子能居住在周至县钟馗的行宫里肯定大有缘故,此外周至县的地下水脉被人为的修改了,这样的修改会导致下游地下水量的减少,而户县恰恰位于周至县下游的东南方向,还有就是这个旱魃存活了一千多年却沒有道门中人來找麻烦,这些绝非巧合,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旱魃幻化的女子与鬼王钟馗有关系,而且关系颇深。 

    左登峰的问題令玉拂皱眉,但是那个旱魃幻化的女子却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它的这一神情验证了左登峰的推断,这里的道门中人不來为难它极有可能是因为钟馗的缘故。 

    “你和圣君钟馗是何关系。”左登峰微笑着冲那女子开了口。 

    “小有渊源。”女子出言回答。 

    “不对吧,他为了缓解你造成的恶果将这方圆数百里的水脉全部修改了,这是浩大的工程,小有渊源恐怕不会令他这么做。”左登峰面带微笑,此时他的心情很好,非常的好,因为此行的收获超出了他之前的预料,这个旱魃幻化的女子与钟馗大有关系,他无疑抓到了仙人假公济私的把柄。 

    那女子闻言侧目皱眉,并沒有接口。 

    玉拂转头看向左登峰,面带询问之意,无疑在问他怎么处理眼前这个烫手的山芋。 

    左登峰冲玉拂点了点头,转而笑着看向旱魃幻化的女子,片刻过后笑容转冷,“把钟馗叫出來,不然我就让你再死一次……”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九章 鬼王钟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