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山中古庙

第二百九十八章 山中古庙

太阳带给人的是蓬勃,希望和朝气,而月亮则令人感觉到幽静,悠远和平和,此时已经是夏末秋初,顶月疾行,神清气爽。 

    十三的凌空速度已经与玉拂相差无几,左登峰先前喂食给它的大量内丹已经逐渐起效,十三现在的毛sè开始泛黄,虽然距离尊贵的金黄还有一定差距,却终究是一步步的向良处发展。 

    自古以來才子佳人私会都会选择花前月下,那是因为柔和的月光令人更加感xìng,玉拂此刻头挽道髻,白衣飘飘,纤肢微摆,起落从容,在月sè的衬托之下倍显女子优雅娇媚。 

    “你为什么要将承影剑和那一干道家器物送给杜秋亭。”玉拂出言问道。 

    左登峰闻言陡然皱眉,玉拂这句话看似随意,实际上有着很深的含义,如果他正面回答,立刻就要面临感情问題。 

    “我有玄yīn护手,这就是我最趁手的兵器,这件袍子我会一直穿到最后,要那些道家的衣物也沒用。”左登峰出言说道。 

    玉拂闻言点了点头,沒有再说什么。 

    不足百里的路程对于二人來说不算什么,半个时辰之后二人就疾掠而至,周至县境内平原耕地相对较少,山林占了大半以上的区域,属于比较偏僻的贫困地区。 

    此时小麦已经收割,为数不多的耕地里生长着玉米等作物,二人不时落下身形在田地里仔细观察,却发现这些农作物并沒有缺水干枯的迹象,反而生长的很茂盛。 

    “这里不像是大旱的景象。”左登峰皱眉摇头。 

    “的确是大旱,你看山上的那些树木。”玉拂伸手西指。 

    左登峰闻言转身西望,发现西南方向山野之间的那些杂草和灌木大部分已经干枯,叶片也大多打了卷儿,通常情况下叶子在白天受到高温炙烤的时候会微微打卷,到了晚上湿气重的时候就能伸展开來,现在已经是半夜时分,这里的杂草和灌木的叶子仍然打卷,这就说明它们一直处于缺水的状态。 

    “这是怎么回事儿。”左登峰皱眉开口。 

    “井,这里有井。”玉拂东移十丈,伸手指着田间的一口水井。 

    左登峰随即掠至,低头打量,发现这口水井宽不过三尺,离地不足五尺,井水充足,周围的作物之所以沒有干枯正是因为这里有井水浇灌。 

    “如果这片区域隐藏着旱魃,会导致地下水位降低,不应该有这么浅的井。”玉拂出言说道。 

    左登峰闻言沒有立刻接口,而是低头观察垒砌水井的石头,这些石头长满了厚厚的青苔,这就说明这口井已经使用了很多年。 

    “再看看。”左登峰说完提气拔高,环视左右,又在北侧不远处发现了另外一口水井。 

    左登峰运转灵气掠到北侧的那口古井附近低头再看,发现这口水井的大小深浅与先前的那口井完全一样,不同的是水井周围有着泥泞的水渍,这说明在此之前曾经有人从这里打水浇灌过作物。 

    “怎么了。”随后赶來的玉拂见左登峰眉头紧锁,疑惑的出言发问。 

    “这里的山势走向西南高东北低,按理说地下水会自西向东流动,可是这些水井是南北排列的,也就是说地下水脉是南北流动的,这不符合常理。”左登峰摇头说道。 

    “这种情况虽然少见,却也不是沒有。”玉拂摇头说道。 

    左登峰闻言沒有接口,快速拔高之后在北侧又找到了第三口水井,二人快速掠至。 

    “这些水井怎么全部挖在田地的坝埂和两片田地的交界处。”左登峰皱眉开口。 

    “这样方便农人灌溉,有什么不对吗。”玉拂出言问道,她是南方人,平时生活在山区,并不了解北方田地的结构。 

    “水井的位置沒什么异常,但是田地的形状不对,水井所在区域的田地都不是规则形状,这就说明先有的田地,后有的水井,最主要的是这些水井所在的位置都不应该有水脉存在。”左登峰闭目摇头,规整思绪。 

    玉拂闻言点了点头,道门中人jīng通yīn阳八卦,自然就懂得堪舆之术,这片区域的确不应该有地下水脉,所以这里的地下水出现的很蹊跷。 

    “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有道门中人作法改变了地下水脉。”左登峰皱眉开口。 

    “修改和移动地下水脉至少也得紫气以上的修为和相应的法术,能够改变地下水脉的人肯定也能够发现旱魃的存在,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直接将旱魃除掉,而采用了这种弥补xìng的方法。”玉拂同样眉头紧锁,目前的这些线索看起來是极为矛盾的,通常情况下道门中人如果遇到类似的情况就会采用釜底抽薪的办法直接除掉旱魃,绝对不会费时费力的修改地下水脉,这比降服旱魃要难上百倍。 

    “顺着水井再看看。”左登峰也想不出所以然,只能再度北掠。 

    这些水井疏密不等,近的地方两处水井相隔不过两里,远的十几里也沒有一口,此外水井并不是单线延伸的,而是互相交错犹如蜘蛛网,有些水井所在的位置是比较正常的,位于正常的水脉上,但是这类水井的深度普遍比较深。 

    接连一个时辰,二人一直顺着水井在经纬搜寻,但是一直到最后左登峰也沒有找到规律,不过他确定了两件事情,第一,山中沒有水井的地方杂草树木是处于缺水状态的,这表明周至县境内的确有旱魃存在,第二,有道门中人作法改变了水脉走向,令这片区域虽然干旱却不影响农作物的生长和居民的生活。 

    “这家伙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左登峰百思不得其解之下略显烦躁,这个道门中人在周至县境内大肆修改地下水脉,严格的说这属于逆天之举,即便不算逆天也属于忤地了,因为地下水脉是不能随便修改的,不然就会对东侧区域的地气产生影响,这种情况就像截留,把地下水源留在了这里,东侧区域的地下水就少了,会对那里的居民产生一定的影响,这是不折不扣的违背天条。 

    “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此人在保护这里暗藏的旱魃。”玉拂正sè开口。 

    “有这个可能。”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旱魃属于妖物,被道门中人遇见了通常会出手降服,即便懒得动手也不会想方设法的加以保护,不过根据眼前的情况來看这个道门中人的确是在保护这里暗藏的旱魃,因为他将旱魃造成的不良影响降到了最低,不影响这里居民的生活就沒谁來多管闲事,这是保全旱魃的一种手段。 

    “我现在还担心另外一件事情。”玉拂皱眉开口。 

    “什么。”左登峰抬手看表,已经四更天了。 

    “凡人沒有这么大的能力进行如此浩大的工程,倘若这个旱魃有仙人庇护,咱们的麻烦就大了。”玉拂神情凝重。 

    “沒仙人包庇也就罢了,越有仙人包庇我越得弄死它。”左登峰闻言森然冷笑,巫心语死的时候他曾经向苍天百般祈求,但是沒有仙人搭理他,仙人不插手凡间事宜也就罢了,如果有仙人干涉凡间事物,他就会感觉到强烈的不公。 

    “你别气恼,我也只是猜测。”玉拂明白左登峰心中所想。 

    “如果我的yīn阳生死诀还在,我就能敏锐的察觉到yīn气的存在,根本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到处乱撞。”左登峰愤然冷哼。 

    “我们可以根据山势走向來加以寻找,极yīn之地……” 

    “不用,我想到了,旱魃造成的影响是环形扩散的,找到最边缘的那些水井,就能推算出中间区域,中间区域就是旱魃的所在。”左登峰灵光一闪,打断了玉拂的话。 

    “这是个好办法。”玉拂微笑点头。 

    左登峰随即将十三抓上肩头,往东掠去,十三内丹沒有彻底恢复,左登峰不舍得让它浪费灵气。 

    相传旱魃可以赤地千里,在古代“千”只是一个形容词,泛指多,广,并不是准确的数字,二人东行两百里便找到了水井的尽头,这些水井并沒有被垒砌,只是一潭清水。 

    “天亮了,回去打个招呼,免得明净大师起疑。”玉拂伸手拉住了想要回头的左登峰。 

    “也好。”左登峰点头答应,随即折返南下。 

    回到下榻的旅店,二人自后墙轻声的掠进了院子,旅店的房门是木门,开拉的时候会有声响,玉拂开门之后左登峰加重脚步走向前院,造成玉拂开门送他出來的假象。 

    回到房间铁鞋睁眼看了他一眼,转而闭上了眼睛,这一次他沒有再念经,为的是让左登峰能好好休息。 

    左登峰躺卧在床闭眼休息,早起之后三人一起吃了早饭,二人再度带着十三外出。 

    “今天必须把旱魃弄过去,时间有点儿长了,我担心明净大师起疑心。”左登峰回头看向旅店。 

    “昨天晚上确定了大致的范围,今天只需要寻找中间的那片区域,想必沒什么问題。”玉拂点头说道。 

    到了无人之处,二人立刻凌空加速,昨天晚上东行了两百里,今天要做的就是向南偏移一点再回头寻找,这样就能通过两处位置的弧度确定中心点。 

    一个时辰之后,二人找到了目的地,一座位于山中的庙宇,这座庙宇的规模与清水观相仿,很小,很旧,位于密林深处。 

    如果这里是一处荒废的庙宇二人绝对不会起疑,但是自远处眺望,可以清楚的看到庙内有人居住,僵尸怎么可能藏在庙里……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八章 山中古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