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另辟奇径

第二百九十六章 另辟奇径

“是明净大师。”左登峰皱眉北望。 

    “是的,你快去阻止他。”玉拂转头看向法坛上的香烛,此时香烛的火苗越发微弱,但她并未作法与之抗衡,因为对方是自己人。 

    “我一出现他就知道是咱们搞的鬼。”左登峰皱眉开口,他沒法儿去阻止铁鞋,在铁鞋看來那些yīn魂属于枉死,他遇到多年前的死人还念经超度,更何况这些被玉拂施法加重了yīn气的亡魂。 

    “如果不阻止他,那些yīn魂很快就会被他超度的戾气全消。”玉拂说道。 

    “算了,回去吧,再想办法。”左登峰沉吟片刻皱眉说道。 

    玉拂闻言点头答应,念诵咒语真言停止作法,收起法坛上的事物与左登峰回返南面的旅店。 

    果不其然,铁鞋不在屋里,连老大也不在屋里,只有十三在看守左登峰的木箱。 

    “你早点休息,我等他回來。”左登峰冲玉拂说道。 

    玉拂闻言点了点头,转身走向后院,进了自己的房间。 

    左登峰斜卧在床上思考着接下來怎么办,那些yīn魂肯定会被铁鞋给超度,还得重新寻找其他的办法吓走那片区域的居民。 

    黎明时分,铁鞋背着老大回來了。 

    “大师,你干什么去了。”左登峰明知故问。 

    “老衲昨晚正在念经诵佛,忽然发现正北三十里外有yīn魂作祟,搞的yīn气冲天,老衲超度它们去了。”铁鞋面带兴奋。 

    “哪來的yīn魂。”左登峰微笑开口。 

    “不晓得,死的很是蹊跷,皆是些犯了三戒的男女,yīn气很重,换做他人定然无法超度。”铁鞋面露得sè,他口中的三戒指的是八戒之三的yín戒。 

    “你立了这么大功劳,当地居民就沒请你吃顿斋饭。”左登峰哭笑不得,苦思冥想想出的办法,让铁鞋无形之中给毁了。 

    “有的,不过老衲并不饥饿,谢绝了。”铁鞋盘坐在地准备休息。 

    左登峰见状也就沒有再说什么,转而躺卧在床,闭目深思,铁鞋这么一折腾也并不全是坏事儿,至少当地人对铁鞋会感恩戴德,rì后可以寻找一个铁鞋无法克制的yīn物前去为祟,铁鞋降服不了,自然会回來向他和玉拂求助,如此一來二人露面便更加顺理成章。 

    闭目小憩片刻,外面传來了鸡鸣,左登峰带着十三出了屋,來到后院,玉拂的房门虚掩着,左登峰敲门而入,发现玉拂正在梳洗。 

    清晨的空气很是清新,房间里很是整洁,女人住过的房间总会有淡淡的女人体香,所有的这些加上东方泛红的天际都令左登峰感受到了平和,心中的yīn霾被冲淡了许多。 

    “桌上有茶。”玉拂此时正躬身洗脸,伸手后指,示意左登峰坐下等她。 

    玉拂此时并沒有穿着道袍金甲,低头洗脸之际前襟下垂,左登峰无意之间瞥见一抹chūn光,这抹chūn光并沒有令他心生旖念,反而令他生出了温馨的感觉,那是哺育希望延续生命的地方,纯洁而神圣。 

    左登峰房间里的茶水早就被铁鞋喝光了,落座之后端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水,茶水是热的,入胃温暖,桌子在房间正中,左登峰落座之后可以看到门口洗脸的玉拂圆滑的女人曲线,这一刻他内心浮现出了些许旖旎的想法,但是很快这种想法就被更深一层的思维代替了,左登峰想的是男女的差异其实并不大,为什么彼此之间会互相吸引。 

    “接下來怎么办。”玉拂自脸盆架上方的镜子里看到了左登峰正在打量她,悄然一笑出言发问。 

    “明净大师既然已经露面了,干脆就让他充当一次马前卒,咱们寻找一个他降服不了的yīn魂,他受挫之后肯定会回來向咱们求助,届时咱们就有光明正大现身的理由了。”左登峰收回视线出言说道。 

    “这个办法可行,不过佛门高僧最擅长超度yīn魂,鬼魂是不行的,得找yīn物。”玉拂直身擦脸,她用的自带的毛巾。 

    “寻常僵尸也难不住他。”左登峰皱眉摇头。 

    “那就寻找不寻常的。”玉拂随口说道。 

    “那得碰运气。”左登峰再度皱眉,他懂得yīn阳地势,可以根据地势寻找可能滋生僵尸的yīn地,玉拂也jīng于此道,所以二人寻找僵尸并不困难,但是要想找到铁鞋对付不了的僵尸实在是有一定的难度。 

    “碰运气也得碰啊,对了,你感觉这里是yīn属地支的可能xìng有几成。”玉拂解髻梳头。 

    “半对半,藤崎正男的那张地图只标明了十二处地支的方位,并沒有记录哪一处是什么东西。”左登峰摇头说道。 

    “地图呢,我看一下。”玉拂出言说道。 

    “他给我的是一张复印件,已经被我烧掉了,这张是我根据地图上的记载确定的位置。”左登峰自己怀中拿出了一张地图,这张地图是他在chóng qìng图书馆找到的,绘制于五年前。 

    “这些被划掉的就是我已经去过的地方,圆圈套起來的是阳属地支的位置,而今还剩下了四处不知道是yīn是阳。”左登峰展开地图伸手指点,“藤崎正男给我的地图并不完全准确,至少记载着土牛的这处位置是错的。” 

    “这张地图太大了,携带起來不方便。”玉拂低头观察。 

    “我早就记住位置了,这张地图沒什么用了。”左登峰出言说道。 

    “等有时间了我仔细揣摩一下。”玉拂折起了那张地图。 

    “我现在正在评估寻找僵尸困难还是去终南山更困难。”左登峰皱眉开口。 

    “说清楚。”玉拂沒明白他的意思。 

    “咱们可以去终南山观察一下地图所记载的另外一处位置,如果那里是yīn属地支的话,咱们就沒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毕竟寻找厉害的僵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担心徒劳无功。”左登峰出言解释。 

    “哦。”玉拂知道左登峰的话还有后半句。 

    “终南山是什么地方你也知道,那里号称仙都,全国七成以上的道门中人都在那里修行,咱们去了极有可能会跟那里的修行中人发生冲突,如果yīn属地支在那里也就罢了,如果那里是阳属地支,徒劳无功还得罪人。”左登峰皱眉说道。 

    “我的意思还是按部就班,相较之下这里虽然麻烦,危险xìng却小,况且咱们已经下手了,不能半途中止而另生枝节。”玉拂拿起茶杯为左登峰倒了一杯茶水。 

    “目前还剩下火和木两种地支,火属地支极有可能在罗布泊区域,因为那里最早是水草丰美的草原和内陆湖泊,只有火属地支的存在才能令那种地形逐渐变为沙漠,也就是说木属地支就在这里和终南山。”左登峰冲玉拂点头道谢转而端起茶杯。 

    玉拂闻言点了点头,沒有立刻接口,二人交谈的内容复杂而缜密,需要时间斟酌消化。 

    “木属地支会令周围树木旺盛,终南山符合这一条件。”良久过后玉拂点头开口。 

    “是的,太好了,不用去终南山了。”左登峰忽然之间恍然大悟,茅塞顿开,“木属地支分yīn阳两种,阳xìng地支发出的是阳气,中国的修道中人都以追求纯阳为目标,他们聚集在终南山就是因为那里有阳属地支,但是他们可能并不知道那里是阳属地支,只知道从那里修炼对他们修行有益,那里既然是阳属地支,这里就一定是yīn属地支,也正因为这里是yīn属地支所以这里才yīn气浓重,浓重的yīn气令这小小一片区域就有三家jì院,上百个窑姐。” 

    “有道理。”玉拂闻言连连点头,左登峰是站在另外一个角度去分析问題的,修道中人追求纯阳,故此他们不会在纯yīn的地方修行。 

    玉拂重新盘挽发髻,穿衣整装,左登峰喝茶等候,收拾妥当之后二人离开了房间。 

    “大师,玉真人听说了你昨天晚上的事情,想去你超度魂魄的地方看一看,你给我们带路吧。”左登峰來到前院冲正在打盹儿的铁鞋说道。 

    “阿弥陀佛,我不去了,你们去吧,就在咱昨天吃早饭的那块儿。”铁鞋回过神來摇头说道。 

    “你饿了的话就自己吃饭,我们在外面吃。”左登峰留下大洋关上了房门。 

    “白天咱们不宜在那片区域露面。”离开院落,玉拂出言说道。 

    “我根本就沒想去那里,只不过以退为进不让他跟着罢了。”左登峰摇头笑道。 

    “万一他真的给咱们带路了呢。”玉拂并不理解左登峰的作法。 

    “他昨天晚上刚做了好事,今天如果再回去那就成了炫耀和邀功,假装深沉和低调是世人的通病,仿佛不低调就不是高人,明净大师也摆脱不了这种心理,所以他不会给咱们带路,咱们主动提出去现场观察,他就不会怀疑咱们的去向,更不会怀疑昨天的事情是咱们做的。”左登峰微笑开口,他沒有玉拂行走江湖的时间长,但是他经历过大起大落,所以他比玉拂更了解人xìng。 

    玉拂闻言皱眉看了左登峰一眼,她认可左登峰的分析,却不认同他的作法。 

    “快乐源自无知,他如果知道昨天的事情是咱们做的,一定会生气,有些事情还是别让他知道了。”左登峰叹气开口。 

    “嗯,我明白你的苦心。”玉拂点头开口,“走吧,寻找yīn物去,明净大师佛法jīng深,他降服不了的僵尸至少也得有千年道行才行,这样的僵尸可不好找。”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六章 另辟奇径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