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九十五章 起坛作法

第二百九十五章 起坛作法

此时风月楼里的那些尸体已经蹦跳着出了门,二人快速离开了此处。 

    片刻过后二人掠上了斜对面一座高楼的楼顶,遥望着街对面那些四处蹦跳的尸体,此时那些尸体已经引起了路人的围观,不过暂时还沒有引起sāo乱。 

    “它们为什么跟僵尸的移动姿势一样。”左登峰出言问道,那些尸体四肢僵硬,双臂平伸,跳跃的时候双膝并不打弯。 

    “它们现在就是僵尸。”玉拂俯身下望。 

    “辰州派的法术的确有过人之处。”左登峰点头说道,僵尸的成形一般是因为人临死的时候有着浓重的怨气,死后又恰好埋在yīn气极重的地方,经过多年的yīn气熏染才能成为僵尸,而玉拂竟然能在短时间内将这些新死的人变成僵尸,这令左登峰很是佩服,术有专攻,他虽然习练的是道法,但是在某种意义上说他更像是一个绝顶的武林高手,对于真言和指诀的使用,以及对玄通法术的cāo纵都有所不足,这倒不是他悟xìng不佳,而是他时间不够了。 

    “你的玄yīn真气为它们提供了足够的yīn气,不然它们成不了僵尸。”玉拂摇头说道。 

    “它们要去哪里。”左登峰皱眉开口,那些僵尸的奇怪动作令得一些市民疑惑并上前阻拦询问,那些僵尸不会主动攻击人,但是在受到阻拦之后可不客气,立刻挥臂横扫,更有甚者会张嘴咬人。 

    “他们的魂魄已经不在体内了,行动全凭本能,哪里有阳气它们就去哪里。”玉拂出言解释。 

    “他们的魂魄呢。”左登峰侧目问道,玄yīn真气可以冰魂冻魄,被玄yīn真气冻死的人魂魄都不会离体,除非尸体损坏。 

    “被我施法定在了房间里,子时过后才能出來。”玉拂出言说道。 

    “为什么这么安排。”左登峰问道。 

    “将魂魄冰封在尸体里属于逆天之举,会折损阳寿,你的阳寿折损这么严重可能就与你滥用玄yīn真气有关,此外这些僵尸并非刀枪不入,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前來制止,这些僵尸很快就会被消灭,yīn魂对尸身都有着强烈的留恋,一旦发现尸身已经被破坏,它们的怨气就会更重,刚死的魂魄是很混沌的,它们会怨恨那些破坏它们尸身的人。”玉拂再度开口解释。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玉拂的作法是兵分二路,僵尸只是前锋,yīn魂才是主力,除非有修行中人前來,否则沒谁能杀掉yīn魂,因为它们已经死了。 

    此时恐怖的气氛已经开始蔓延,街上的行人开始叫喊着四散闪躲,一人嚎叫十人惊慌,短短半柱香时间整个街道已经成了人间地狱,僵尸最先攻击的就是壮年男子,因为他们的阳气最盛,在僵尸追赶壮年男子的时候妇孺弱小就得以趁机逃脱,因此整个街道上被咬伤抓伤的基本全是男人。 

    此外这些男人一旦受伤流血阳气就会减弱,阳气一弱,僵尸就会舍弃他们去攻击那些阳气旺盛者,这一情况导致了两个后果,一是整个街道上几乎沒有死人,二是街道上全是哀嚎的伤者。 

    此时僵尸已经分散了,二人无法观察到它们都去了哪里,只能听到四处都是哀嚎声,左登峰和玉拂此时皆是眉头紧锁,这片区域的居民在受到攻击之后大部分选择了关门闭户,那些房门根本就拦不住这些僵尸,如此一來受伤的人数就在急剧上升,受伤严重就会导致死亡,到了后期左登峰甚至迫切的想看到军jǐng前來消灭它们,毕竟二人的目的只是吓走这里的居民而不是杀了他们。 

    半个小时之后军jǐng终于赶來了,拿枪就打,一开始专打蹦跳的僵尸,打红眼之后行动姿势怪异的,披头散发的全在他们的攻击之列,一共就三十几个僵尸,枪声也不止三千声,那些僵尸被子弹打中之后也并不会死亡,而这些军jǐng也沒有携带更厉害的武器,子弹打光之后被僵尸追的到处乱跑。 

    二人一直注视着局势的发展,军jǐng逃走之后部队随后赶了过來,部队是带有手榴弹的,僵尸再厉害也经不住手榴弹轰炸,大量的部队包围了这片区域,逐街逐巷,逐门逐户的寻找,枪声和爆炸声不时传來,但是枪声和爆炸声中大多夹杂着惨叫声,这说明被部队误伤的居民也不在少数。 

    后來爆炸声逐渐减少,只有零星的枪声,玉拂拿出一把竹签,挥手引燃一张符纸在竹签上微微燎烤,大部分竹签都变为了黑sè,只剩下两根是黄绿sè的。 

    “还剩下了一男一女。”玉拂出言说道。 

    “马上十一点了。”左登峰抬手看了看表,十一点一到就是子时,届时风月楼里的yīn魂就会飘散出來。 

    “神凝气聚,天眼通灵。”玉拂再度自左侧内襟拿出一圆形骨球在左登峰的双眼轻轻擦过。 

    辰州派以动物类符咒为主,纸符为辅,这枚骨球的作用与辰州派开天眼的铜钱作用类似,自眼前划过之后左登峰立刻能看到实物之外的黑灰sè鬼魂,风月楼内的鬼魂保持着生前的样子,只是比真实形体淡薄很多。 

    对于能够见到鬼魂左登峰并未感觉到惊愕,因为不管是截教的观气法术还是阐教的yīn阳生死诀都有观察和感受yīn魂的能力,只不过他一直沒有在这方面加以修炼强化。 

    “人死万事休,恶果吾自受。”左登峰挑眉开口,天眼一开,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这片区域有很多新死的yīn魂,这些都是被僵尸噬抓而死的居民。 

    玉拂闻言转头看了左登峰一眼,左登峰此语有禀天告知之意,言下之意是自己承担所有恶果,世间所有的事情都有因果,有因有果天地担责,无因有果自承恶因,通俗的说來就是别人惹你了你杀他属于对方自找,别人沒惹你而你杀别人就属于反逆天道,反逆天道就要承担一定的后果,至于后果是轻是重则由苍天决断,个人只能大致评估。 

    “天意难测,随它去。”玉拂出言宽慰。 

    “我是担心连累你,杀几个人算什么。”左登峰冷哼开口,玉拂的意思是有时候造成杀戮也并不一定就会造成恶果,因为有些人原本就阳寿已终,苍天只是假人之手平衡yīn阳,这时候杀戮者本身不但无过反而有功。 

    此时枪声已经彻底停止,街道上只有军队在四处移动,那两支黄绿sè的竹签此时已经发黑,说明僵尸死净了。 

    子时已到,玉拂留在风月楼的禁锢自动破除,里面的yīn魂一哄而出,分散飘荡在街道的四处,它们有着浅薄的神识,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自己的身体。 

    在yīn魂发怒之前普通人是看不到它们的,但是左登峰和玉拂能够清楚的看到它们,它们的神情是极为茫然的,飘行之际左顾右盼。 

    二人所在的位置只能观察到其中一隅,很快那些yīn魂就消失在了街道各处,沒过多久就传來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喊叫声“鬼呀。” 

    这声喊叫说明有yīn魂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尸身,而且发现尸身已经损坏,因此开始发怒肆虐攻击生人。 

    “找个僻静的场所,我要起坛作法助它们一臂之力。”玉拂转头冲左登峰说道。 

    左登峰点头过后与之折返南下。 

    沒掠多远二人就发现了一处yín祀庙宇,所谓yín祀并不是说供奉的是yín邪的神明,yín祀指的是不属佛道儒三家的神鬼,这处庙宇位于城郊,并无看守,门外有草,院墙颓废,已近荒废。 

    “搬出里面的贡桌。”玉拂落下身形冲左登峰开口。 

    左登峰是道门中人,对于佛门寺院尚且有三分敬意,对于这类野路子自然不会有所忌惮,快速进入大殿搬出了贡桌,作法需要脚踏大地,头顶苍穹,不能在屋内起坛。 

    玉拂作法的器物大多随身携带,唯一缺少的就是一张贡桌,左登峰搬出贡桌之后玉拂快速的打开包裹拿出了作法的器物,她的小包裹里大部分是衣物,只有少量的作法器物。 

    道士正式作法应该穿着法衣和云履,但是玉拂并沒有携带这些,就连她作法的器物也全是玲珑小巧的,香炉小若碗盅,烛台不过寸许,五行令旗需以两指拿捏,二十八令牌只有拇指大小,法铃,朱砂,符笔同样小巧,唯独一方玉石法印是正常大小,方二寸五分。 

    玉拂此刻是敞怀拿取作法器物的,在拿取作法器物的时候经常会有所停顿,道士作法通常都是祈福降妖的,鲜有助纣为虐,因此玉拂要思考哪些器物会用的上,天篷尺打鬼棍之类的攻击xìng法器肯定不能用。 

    玉拂所用的香烛很小,其实庙内有粗大的香烛,但是香烛已经烧了一半了,用这类香烛作法对神明不敬。

    玉拂很快摆好法坛,第一步就是捏取少量白磷洒向香烛引起爆燃火苗,这样做的目的是暴涨阳气,宣告作法开始。 

    左登峰不懂得作法的步骤,只能安静的待在一旁看玉拂作法,不过很快他就保持不住安静而笑出了声,玉拂作法的步骤可能沒错,但是她手里的桃木剑太小了,怎么看都不伦不类。 

    玉拂闻声并沒有搭理他,而是径直将九宫步转完,提笔书写朱砂纸符,随即加盖道士法印,然后焚烧通灵,符纸焚化之后,法台周围两支蜡烛的火苗陡然放亮。 

    “你刚才在笑什么。”玉拂将桃木剑南北放置在供桌上,然后拿出其中一块令牌斜压剑柄,作法宣告结束。 

    “你作法的法器形同孩童玩物,竟然也能请神作法。”左登峰出言笑道。 

    “正规的法事至少也需要三人以上协作,单是法器就七十多件,我怎么能带的了那么多。”玉拂离开法坛走向左登峰。 

    玉拂刚刚迈步,贡桌上那两支香烛火苗陡然减弱,玉拂皱眉转头,神情凝重。 

    “怎么了。”左登峰出言问道。 

    “有高人插手,正在化解yīn魂戾气。”玉拂回到贡桌前提笔书写符咒,焚化之后闭目掐指,片刻之后面露无奈,“你快去把明净大师叫回來,别让他掺和……”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五章 起坛作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