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九十三章 污秽之地

第二百九十三章 污秽之地

古语有云:万恶yín为首,百善孝为先,据道家经典《南华真经》所述,世间的所有罪恶之中yín邪为第一重罪,其恶果甚至超出了杀生害命,窑姐以及piáo宿窑姐的男人都是大恶不洁之人,为yīn律所不容。 

    “你要去杀窑姐儿。”玉拂闻言皱眉发问。 

    “不,窑姐,piáo客,龟公,老鸨,全杀,三家窑子最少也有百十人,应该够用了。”左登峰森然冷笑。

    玉拂闻言点头同意,这类人的存在扰乱了乾坤,颠倒了伦常,背离了忠贞,污浊了人心,杀了也罢。 

    “你什么时候能准备好。”左登峰抬手看了看手表。 

    “再有半个时辰差不多了。”玉拂抬头看向屋外,她始终保持着看太阳确定时辰的道家习惯。 

    “你忙完去前院找我。”左登峰喝掉茶水离座出门。 

    回到前院房间,铁鞋正在盘坐念经,老大趴在旁边的床边啃咬着木柱,十三在另一张床上,守着左登峰的木箱。 

    铁鞋在闭目念经,左登峰推门而入他也沒有睁眼,相处的久了,他早就能听出左登峰的脚步声了。 

    左登峰也沒有打扰铁鞋,躺到自己的床铺上闭着眼睛思考晚上行动的一些细节,将细节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之后左登峰再次拿出了一张宣纸,这一次他拿出的是写有自己自创的那些阵法的那张,他对yīn阳之道已经了然于胸,布置阵法所需的事物随手拈來,但是别人沒有他这种能力,所以他要将布置某种阵法所需的具体事物记录下來,便于后人研习。 

    人活在世上都想留下点儿什么,大部分人都能留下血脉子嗣,但是子嗣一说对他來说极为遥远,他喜欢崔金玉他无法否认,也不想自欺欺人的否认,崔金玉在他身边能令他平和,但是他从未想过与崔金玉留下子嗣,他的死期已经注定,玉拂只能陪伴他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却无法改变他的最终归宿。 

    既然留不下子嗣,左登峰就想留下一些别的东西,每个人都有虚荣心,他也不例外,他想留下自创的阵法,告诉后人这个世上曾经有一个名叫左登峰的人道法通玄,学究天人,包括修正yīn阳生死诀和御气法门也是出于这个动机,每个人都想找到存在感,无能之人会在名胜古迹上刻上自己的名字告诉别人他曾经來过,这一情形犹如公狗撒尿,显示的只是自己的肤浅,有志之士会为后世留下智慧的结晶,虽然仍旧摆脱不了虚荣之心,显示的却是厚重和深邃。 

    写下了布阵所需的事物以及布阵的方法,门外传來了玉拂的敲门声。 

    “大师,出去吃饭吧。”左登峰抬手看了看表,不到下午四点。 

    铁鞋闻声并沒有答话,佛门僧侣也好,道门道人也罢,念诵经文都不会半途而废。 

    左登峰见状也沒有在意,低头冲十三叮嘱了几句,转身走出了房门,片刻过后铁鞋经文念罢,随之而出。

    不管什么年代都有富人和穷人,此时的富人是三餐两宿,也就是早中晚三餐,下午的午睡和晚睡,而穷人则是两餐一宿,上午九点一餐,下午四点一餐,晚上睡觉,穷人是沒条件午睡的。 

    此时不到富人就餐的时间,高档的餐馆还在备厨,只有一些中低档的餐馆开始营业,三人在街头找了一处干净的小餐馆就座吃饭。 

    左登峰的食xìng是三荤七素,他之前生活贫困,有三成肉食就很知足,多了反而不太适应,玉拂的食xìng跟他相似,女人生**洁,但是生**洁的女人不一定就禁绝荤腥,铁鞋生冷不忌,遇到什么就吃什么。 

    吃饭的时候左登峰跟铁鞋喝了不少酒,饭后又从杂货店购买了一些干果。 

    “大师,这些东西提回去给老大磨牙。”左登峰将那干果递给了铁鞋,老大虽然是水生动物,但是长着两颗啮齿类动物特有的大板牙,啮齿类动物有磨牙的习xìng,得给老大找点事儿干干,免得它总啃房柱子。 

    “阿弥陀佛,你们干啥去。”铁鞋合十过后接过了那包干果,这年头粮食都不够吃,干果更是奢侈品,这包干果花了左登峰不少钱。 

    “年轻人的事情你打听那么多干嘛。”左登峰出言笑道。 

    “那老衲就先回去了。”铁鞋提着那包干果转身而去。 

    “大师,看好了老大和十三,千万别让它们打架。”左登峰出言叮嘱。 

    这话一出口铁鞋立刻加快了速度,事实上左登峰之所以要将十三留在房里就是为了牵制铁鞋,铁鞋肯定不放心老大跟十三独处,这样也就免得他到处乱跑了。 

    铁鞋走后,左登峰和玉拂转身向北走去,由于时间尚早,二人走的很慢,不过二人一开始并未交谈。 

    “我在道观的这段时间翻阅了大量的典籍,关于六yīnyīn不死,六阳阳长生一说最早出现于周朝的《问天录》。”玉拂目视前方并未转头。 

    “哦。”左登峰沒有停步。 

    “六枚yīn属内丹能够让女子长生延年,但是能否肉骨回魂还在两可之间,六枚阳属内丹可以延长男子的寿命,如果咱们能找到六枚阳属内丹,你就可以……”玉拂轻声开口。 

    “我知道你的意思,时间來不及了。”左登峰摇头打断了玉拂的话。 

    “來得及,有我和明净大师帮你,一定來得及。”玉拂停步转头。 

    “哈哈哈哈哈。”左登峰摇头苦笑,并未停步。 

    “你笑什么。”玉拂迈步跟了上來。 

    “我沒有延长自己寿命的打算。”左登峰面带微笑转头看向玉拂。 

    “为什么。”玉拂摇头说道,二人此时位于小镇通往城市的小路上,并无行人车辆往复。 

    “我之前做过的事情,包括以后所做的事情都沒法向自己交代,也无法向世人交代,且不管别人做了什么,是好人还是坏人,我都无权决定他们的生死,我决定了他们的生死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所以我最终的结局是注定的,不过我并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情,也不逃避应有的惩罚。”左登峰出言笑道。 

    玉拂闻言愣住了,令她愣住的并不单纯是左登峰所说的这番话,而是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左登峰笑的孤寂而萧索,平静而坦然。 

    “我希望你能陪我走到最后,你在我身边我感觉很平和,不然我克制不住自己的暴戾和狂躁,我总是想摧毁一切。”左登峰抬手摸了摸玉拂的头发。 

    “我有这么大的作用。”玉拂出言笑道。 

    “有。”左登峰转身向前。 

    “我去买个西瓜,等我一会儿。”玉拂转身向右侧瓜田掠去,事实上她并不口渴,只是借口离开,她不希望左登峰看见她落泪。 

    傍晚七时许,二人來到了市中心,此时二人的心情已经从悲伤之中走了出來,事实上从玉拂带回西瓜之后二人就停止了伤感的话題。 

    华灯初上,灯火通明,鸡飞狗跳,人声嘈杂。 

    “你的阵法阻隔了这片区域与外界的气息。”玉拂皱眉打量着被左登峰围住的那片区域,动物都有感应磁场的能力,左登峰布下的阵法阻断了这片区域与外界的磁场联系,各种动物都能感受到这一变化,这种变化令它们极为不安,又吠又叫,到处乱窜,但是每当跑到阵法边缘的时候就会自动转回去。 

    “我如果乐意,可以阻断整个城市的气场和磁场。”左登峰点头笑道,阵法的巨大效果令他微感自得。 

    “别炫耀了,走,进去看看。”玉拂白了左登峰一眼,转身走向街道对面,左登峰布置的阵法对人影响不大。 

    二人穿过街道來到对面,动物的异常举动虽然令居民很疑惑却并未影响他们的生活,商铺饭馆照常营业,行人络绎不绝。 

    二人最先來到了一处三层楼的窑子,窑子起了个很好听的名字,风月楼,由于时候尚早,piáo客不多,左登峰就沒急于下手,而是买來瓜子与玉拂站在暗处打量着眼前这个风月场所。 

    “修行中人不会來这种污秽的地方。”玉拂皱眉打量着对面那些衣着暴露的女人。 

    “修行中人还不会挖坟掘墓呢。”左登峰撇嘴笑道,他是最不注重形象的道门中人,也是最不守规矩的道门中人。 

    “不知羞耻。”玉拂面带怒意的看着对面的那些红红绿绿,由于此时是夏天,窑姐衣着更显暴露,扭臀摇rǔ,浪声揽客,不过她们的身材并不好,普遍腰肢偏粗,这跟她们平时不需劳作有一定的关系。 

    “我在济南府曾经救助过一个窑姐,给她的钱足够让她从良,但是她并沒有从良。”左登峰嗑着瓜子随口说道。 

    “你应该杀了她。”玉拂冷声说道。 

    “我的确杀了她。”左登峰将纸包里的瓜子递给玉拂,玉拂摆手沒接。 

    “我不相信这些人是真的为生计所迫,在她们的眉目之中沒有半分勉强和不愿。”玉拂摇头说道。 

    “忠贞的前提是单纯,这些女人经历的男人太多,记忆太杂,内心混乱,已经废了。”左登峰点头说道。

    玉拂闻言点了点头,沒有再开口。 

    “时候差不多了,你在外面等我。”左登峰将吃剩的瓜子塞到了玉拂手里。 

    “我和你一起动手。”玉拂出言说道。 

    “里面的景象会令你作呕,有时候见多识广不是什么好事情。”左登峰转身走向风月楼。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三章 污秽之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