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九十章 剖腹取卵

第二百九十章 剖腹取卵

大部分的毒蛇都有喷吐毒液的本领,这条地支衍生的毒物也是如此,久攻无果之下暴怒异常,快速的昂首喷出了大量淡黄sè的毒液,它体型巨大,喷出的毒液呈雨滴状分散覆盖了数丈见方,左登峰和铁鞋急忙左右躲避,淡黄sè的毒液有着很强烈的腐蚀xìng,迸溅在岩石上滋滋作响,白烟升腾。 

    玉拂趁此时机闪到毒物的尾部左侧,借着护手金甲的保护直斩毒蛇尾部的倒钩,但是这一掌并沒有斩掉毒物的尾巴,反而令它快速调头再度喷毒。 

    “毒蛇喷吐毒液会严重消耗它的体力。”玉拂急速闪身的同时出言喊道。 

    左登峰明白玉拂的用意是想消耗毒物的体力,但是这东西体型这么大,等到它累趴下了三人早就先趴下了。 

    “咦,你有这东西为啥不早拿出來。”铁鞋见左登峰拿出了手枪微感惊讶。 

    “不一定有用。”左登峰快速的拉栓上膛,转而掠到毒物正前,趁着毒物后仰之际接连开枪专打眼睛。 

    蛇类动物大部分是沒有眼睑的,眼睛是它们最柔弱的地方,左登峰也是瞄准眼睛打的,但是他枪法实在不太好,接连几枪都沒有打中。 

    “小心。”“后退。”铁鞋和玉拂同时出言告jǐng,左登峰闻言立刻明白自己开枪的同时毒物已经甩尾來刺,千钧一发之际來不及环视左右,立刻仰身后退,与此同时毒物的尾部锐刺自胸前极速而过,划破道袍,带出了一蓬棉絮。 

    左登峰被先前的情形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一刻他感觉到死亡离自己并不遥远,他的袍子本來就破败不堪,毒物的尾刺直接将其前胸彻底划破,大片棉絮裸露在外。 

    “**的。”左登峰大骂一声将风行诀逼到极致,快速的追向前方的蛇尾,到得近前瞅准时机揽臂抱住了蛇尾,蛇尾部位有很小的区域沒有横生骨刺,抓住这片区域,蛇尾末端的锐刺也无法反转回刺,左登峰以左臂抱住蛇尾,右手玄yīn真气急速发出,疯狂的冰冻着带有利刺的蛇尾。 

    “左登峰,不要冒进。”玉拂见状急忙掠到毒物头部发起进攻,以分散毒物的注意力。 

    此举无疑极为凶险,但是左登峰并非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毒物先前感受到老大的抓挠之后是甩动蛇尾将老大甩出去的,这是它习惯xìng的动作,这次也应该是这样,左登峰认准了它不会调头张嘴,也知道它会将自己甩向石壁,但是他在下手之初已经打定了主意,哪怕拼着被甩上石壁也要将毒物的尾巴给切掉。 

    那条毒物察觉到了左登峰抱住了它的尾巴,也感受到了甲片外传进体内的寒气,震怒之下立刻高高的抬起了尾巴,随即迅猛的砸向地面。 

    左登峰见状立刻如释重负,地面上有着沙粒等物,落到地面上比被砸向石壁受创要小,想及此处,左登峰自气海之中分出两股灵气,一者护住了自己的左臂,一者护住了自己的左胸,而右手的玄yīn真气则一直狂泻疾出,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令蛇尾因低温冰冻而变的酥脆。 

    “嘭。”左登峰刚刚护住自己的左臂和前胸就猛然被砸向了地面,剧烈的震动令左登峰心神巨震,左臂受到重压之后极为酸麻,护在胸口的一口灵气也破口而出,但是在此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落地之后左臂再度用力夹住了蛇尾,右手玄yīn真气继续狂泻。 

    十三在溶洞里发现左登峰情势危急,立刻离开溶洞向它奔來,左登峰急忙高喊让它退回。 

    左登峰此刻最担心的就是毒物在地面上横扫拖拉,倘若如此左臂定然要受到重创,但是这条毒物并沒有这样做,而是再度抬高了蛇尾,这一刻左登峰知道胜券在握,这条毒物的尾巴保不住了。 

    毒物的尾巴抬起之后是向左挥扫的,这是铁鞋所处的方向,不问可知是铁鞋在左侧攻击了它,令它向左侧挥扫尾巴,而玉拂在前方牵制毒物的巨口,也解去了他的后顾之忧。 

    “呀。”左登峰自忖火候已到,怒吼着扬起右臂奋力下砸,咔嚓之声过后,蛇尾断裂,断裂处已经被彻底冰封,蛇尾断裂并不见有蛇血留出。 

    砸断蛇尾之后左登峰立刻松手落于地面,落地之后快速借力掠上了蛇背,双脚左右双分避开了毒物背部的锐刺,玄yīn真气再度出手,急速冰冻其背部甲片。 

    铁鞋和玉拂二人见状立刻加紧攻势分散毒物的注意,急速冰冻会导致痛觉减轻以至于肢体麻木,这条毒物此刻并沒有因为失去了蛇尾而狂怒,相反的它陷入了短暂的茫然之中。 

    左登峰趁机冰冻它的背部甲片,毒物在短暂的茫然之后反应了过來,蛇尾后卷猛然挥扫,不过左登峰并沒有闪躲,而是认准冰封的那片区域疯狂宣泄玄yīn真气。 

    “快躲开。”铁鞋见状急忙出言高喊。 

    左登峰听到了铁鞋的呼喊仍然沒有闪避,他此时无处可躲,如果下蹲,蛇背上的骨刺就会扎中会yīn,如果闪身躲开,就全功尽弃,因为毒物的身躯一直是扭动的,很难再落回先前的位置。 

    左登峰眼角的余光可以清楚的看到巨大的蛇尾自后方扫來,人类的本能提醒他要立刻闪开,但是冷静的思维却告诉他无需紧张,因为这条毒物的尾刺是它最擅长的武器,它使用了数千年了,忽然失去之后它会很不适应,在攻击的时候会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尾刺还在。 

    果不其然,巨大的蛇尾在左登峰身后扫过,蛇尾扫过之后会有一定的惯xìng,不可能在瞬间止住去势,左登峰抓住时机将毒物的背甲击穿,反手自身后的木箱里抓出了两枚手榴弹拉弦之后塞了进去。 

    “快退。”左登峰在蛇背上借力之后快速拔高,与此同时向铁鞋和玉拂示jǐng。 

    二人闻声立刻后撤,毒物下意识的去追赶位于正前方的玉拂,但是沒游出多远体内的手榴弹就爆炸了,猛烈的爆炸直接将巨大的蛇身炸开,两段之间只有少量的皮骨相连。 

    由于手榴弹是在毒物体内爆炸,受到了鳞甲的包裹,手榴弹里的铁片以及毒物的血肉并沒有飞溅多远,毒物转身回望,发出了绝望的厉叫,左登峰运转灵气落于地面,玄yīn真气再度出手,顷刻之间将那毒物的脑袋冰封。 

    “阿弥陀佛。”铁鞋习惯xìng的合十唱佛。 

    “别阿了,我不杀它,它就会杀我。”左登峰转头看了铁鞋一眼,转而看向通道,“十三,它体内肯定有内丹,找出來。” 

    “阿弥陀佛,咱们若不來到此处,它也不会攻击咱们。”铁鞋再度唱佛。 

    “老大衍生的毒蜥污了那么多女子我都沒杀它,为什么,因为老大识时务,不挡我的路,对于不识时务的,挡我路的,跟我作对的,我沒那么好的耐xìng跟它讲道理,老天也沒给我留出讲道理的时间。”左登峰低头看了一眼被毒物撕裂的道袍前胸。 

    “老衲又沒有责怪你,你这无名之火发的好沒道理呀。”铁鞋皱眉说道。 

    “我哪有发火儿。”左登峰深吸一口气,平息着自己的情绪。 

    “最大的障碍已经扫除了,歇会儿再走吧。”玉拂凑了过來,左登峰先前采用的是险之又险的求胜之法,心中怒气未平,言语难免发冲。 

    经过先前的恶斗,三人都有些疲惫,便找到一处干爽的地方坐下休息,左登峰拿出干粮和酒水分给二人,玉拂拿了清水,铁鞋只要了白酒,左登峰也不感觉饥饿,简单喝了点水就坐在原地捏诀聚气。 

    玉拂带有针线,便让左登峰脱下道袍给以缝补,这件道袍左登峰一直穿了将近四年,寒暑不换,缝制道袍的布料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损,几乎吃不住针线,玉拂耐心的寻找稍微结实一点的地方下针,力求保持袍子的原貌。 

    “崔金玉,你也会用针线呀。”铁鞋饶有兴致的看着玉拂,左登峰出道时间太短,玉拂在江湖上做过什么事情他并不清楚,但是铁鞋是清楚的,玉拂是以冷傲辣手著称的,铁鞋沒想到她这样的女人也会使用针线。 

    玉拂闻言抬头看了铁鞋一眼,冲其笑了笑,并未答话。 

    “帮老衲也缝上一缝,行不。”铁鞋半真半假的打趣,玉拂之所以能到这里來全是他搞的鬼,这让铁鞋很有成就感。 

    “找尼姑缝去吧。”玉拂知道铁鞋是在揶揄她。 

    “阿弥陀佛,还是算了。”铁鞋闻言急忙闭嘴。 

    “老大,过來。”铁鞋随后注意到老大正蹲在毒物的尸体旁边看着十三将毒物开膛破肚寻找内丹,便冲其摆手示意它过來。 

    老大听到铁鞋的召唤转头看了他一眼,不过并沒有听话的过來,而是眼巴巴的看着那具毒物的尸体,它是水属地支,五行之中金生水,这金属毒物的内丹对它大有裨益,故此它才恋恋不舍。 

    “跟了老衲,你就得吃斋,过來,这个给你。”铁鞋从自己的木箱里翻出一只成形茯苓冲老大摇晃着。 

    “你都不吃斋,还让它吃。”左登峰笑过之后转头冲十三挥了挥手,“回來吧,这枚毒物的内丹让给老大。” 

    十三闻声立刻转头而回,它的气度不是寻常地支所能比拟的,有时候大方也是一种霸气。 

    “阿弥陀佛,多谢多谢。”铁鞋也不客气。 

    老大转头冲十三咕咕两声权当道谢,随即钻到了毒物的体腔,良久过后滚出了一枚黄sè的内丹,内丹有鹅卵大小,为圆形,老大嘴小板牙大,根本就吞不下,白忙半天搞的浑身血污,最终还是归十三吞服。 

    半个小时之后三人起身,顺着水道向东走去,巴王陵墓和yīn属土牛应该就在前方不远处……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章 剖腹取卵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