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地下古船

第二百八十七章 地下古船

“去哪儿。”玉拂愕然问道。 

    “去溶洞,溶洞里水潭密布,而且水温很低,你月事在身不能下水,所以我才拖延了三天。”左登峰正sè开口。 

    玉拂闻言展颜一笑,开始收拾行装,在此之前左登峰每天都要问一次她月事完结沒有,她误以为左登峰情难自禁,现在才知道左登峰并沒有这个想法,但是玉拂并沒有因此而失落,相反的她心中很是感动,虽然左登峰沒说什么,但是他用实际行动表达了对她的关心,三天时间对普通人來说不算什么,但是对左登峰來说却极为宝贵,因为他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想及此处,玉拂忍不住悄然落泪。 

    “在此之前我和明净大师在地下溶洞杀死了大量的巨蛇,现在已经三四天了,再耽搁就臭了。”左登峰见玉拂落泪,以为她心中失落,急忙出言解释。 

    “我是感动你对我的关心,你以为你还跑的掉吗。”玉拂转头看了左登峰一眼,挂泪含笑。 

    左登峰闻言讪笑两声转身出了房间,玉拂的到來令他情绪平和的同时也令他十分忐忑,但是忐忑的同时他的情绪也是平和的。 

    “大师,收拾一下,出发吧。”左登峰走到房间冲铁鞋说道。 

    “老衲沒啥收拾的,不过干粮不多了,酒也沒有了。”铁鞋伸手指着木箱。 

    “嗯,出去再买一些。”左登峰坐到桌前拿起了茶壶,与此同时看向铁鞋身边的老大,老大自从吞服了内丹之后无形之中多出了几分地支特有的威严,不过实力增强之后它仍然很听话,不时冲铁鞋咕咕献媚,这一情形令左登峰放心不少,事实上他将内丹还给老大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老大已经通过了审查,确定值得信赖,二是此行还要多次下水,老大是水属地支,为开路先锋,内丹归位可以大大增强它在水中的战斗能力。 

    “大师,老大最近睡的怎么样。”左登峰端起茶杯随口问道。 

    “还是那样儿。”铁鞋点头说道。 

    左登峰闻言沒有再说什么,他之所以要问这个问題还是为了确定老大的忠诚,老大和十三一样,都衍生有毒物,老大的衍生毒物是一条巨蜥,十三的衍生毒物是一条金龙,内丹归位之后它们就可以与自己衍生的毒物进行联系,在联系的时候地支都会闭眼冥思,如果老大有外心,会长时间的闭目不动,故此左登峰才有此一问。 

    十三也发现了老大的变化,但是它并沒有表现出失落或是嫉妒,因为即便老大有了内丹也不是它的对手,此外它也知道左登峰一直在极力的帮助它凝聚内丹,再驭金龙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題。 

    片刻过后玉拂來到了二人门前喊二人启程,三人离开房间下楼吃饭,随后补充了干粮酒水赶赴溶洞。 

    晚上八点左右,三人來到了溶洞外,左登峰将先前的那处阵法进行了修复,隐藏掉了左侧的通道。 

    十三和老大照例跑在前面,三人居后,九时许,三人來到了第一处水潭外,左登峰和铁鞋照例脱去外衣潜水而过,玉拂是女子,顾及颜面便合衣下水。 

    铁鞋得了纯阳护手,迫不及待的想让玉拂知晓,在见到玉拂浑身湿透之后便好心的发出纯阳灵气试图烘干。 

    “多谢大师。”玉拂见状微笑道谢。 

    “别折腾了,前面还得下水。”左登峰急忙出言阻止,铁鞋得到纯阳护手的时间不长,掌握不住火候,烤糊比烘干的可能xìng大。 

    一炷香之后三人來到了先前的那座山谷,地下环境基本恒温,洞内大量的蛇尸并沒有腐烂,整个山谷死气沉沉,漆黑一片,沒有半分活气儿。 

    “毒蛇死亡之后就无法判断毒液的属xìng,不过我感觉毒xìng不会很厉害。”玉拂检查了其中一条巨蛇的尸体。 

    “为什么这么说。”左登峰低头俯视,发现潭水已经清澈。 

    “毒蛇的毒牙都是中空的,形同西洋的针管,为的是向猎物体内注shè毒液,这些毒蛇牙齿zhōng yāng的孔洞很大,如果毒液毒xìng很烈的话根本用不着这么大的孔洞注shè毒液,很少一点就能杀死敌人。”玉拂出言说道。 

    左登峰闻言正sè点头,有玉拂跟随他的压力会小很多,因为有些事情玉拂会帮他分析判断。 

    “下去看看。”左登峰自驻足的石台轻身而下,众人随之。 

    山谷下方的水潭为南北走向,长二十余步,宽数丈,先前的蛇血已经消散,潭水清澈,水潭四周并沒有其他动物來过的痕迹。 

    “老大,下去吧。”左登峰沉吟片刻低头看向铁鞋腿旁的老大。 

    老大闻言立刻跳进了水潭,入水之后快速下潜,左登峰一直注视着老大,发现老大在下潜两丈左右之后向东侧拐去,随即消失了身影。 

    老大下水之后铁鞋一直快速的掐转了水晶佛珠,神情极为紧张,不问可知是在担心老大的安全。 

    “大师,不用担心,沒什么东西能伤害它。”左登峰出言宽慰。 

    “阿弥陀佛,老大个头太小,遇到敌手怕是要吃亏的。”铁鞋摇头叹气。 

    “老大是水属地支,不是挖洞偷粮的耗子。”左登峰对老大还是有信心的。 

    铁鞋闻言沒有再开口,一味的转珠念佛,左登峰也沒有再说话,只是不时抬手看表,确定老大下水的时间。 

    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过后老大仍然沒有回來,山谷里寂静无声,只有三人缓慢的呼吸,通过呼吸的快慢可以清楚的看出一个人修为的深浅,三人之中左登峰呼吸频率最慢,玉拂和铁鞋相仿,这一情形表明玉拂研习yīn阳生死诀已有小成。 

    “阿弥陀佛,老衲下去看一下。”铁鞋终于按捺不住的想要下水。 

    “我水xìng最好,我去。”左登峰脱下道袍递给玉拂,转身进入水潭,十三见状也要随之下水,左登峰冲其摆了摆手,示意它不用跟随。 

    “半柱香之后我们下水。”玉拂在左登峰下潜之前开口说道。 

    左登峰冲玉拂点了点头,转而深深吸气,倒身下潜。 

    水潭的四壁极为光滑,形同水缸,四周都是灰白sè的石灰岩,水下能见度很好,下潜两丈之后通道拐向了东侧,东侧通道宽度在两米左右,为椭圆形,前延十几丈,來到这里之后左登峰第一时间发现前方通道末端出现了大片的血迹,这表明老大正在与什么动物争斗。 

    此时前方的血水已经快要飘近通道,若血水涌进通道势必无法观察前方的情况,左登峰情急之下快速前游,终于赶在血水涌进通道之前到达了通道的尽头,此时前方已经被红sè的血水遮盖,左登峰只能快速的观察了通道左右的情况转身潜游而回。 

    “什么情况。”玉拂为左登峰披上了袍子。 

    “下潜两丈之后东拐,往东有十几丈的水道,水道宽有两米,长三十几米,通道尽头是一片很大的水域,老大正在里面跟几只巨大的动物搏斗。”左登峰快速的说出了水下的情况。 

    “老衲前去帮它。”铁鞋急切的想要下水。 

    “不用,老大速度很快,那些东西根本抓不到它。”左登峰伸手拉住了铁鞋。 

    “那些动物长什么样子。”玉拂出言问道。 

    “有点像水牛,却比水牛大很多,身上有黑毛,脑袋很大,无法通过水道进入这里。”左登峰出言说道,先前一瞥之间他大致看清了那些动物的样子。 

    “老大真的不会有危险吗。”铁鞋一听对方体型很大又慌了神。 

    “大师,你烦不烦哪。”左登峰皱眉开口。 

    “我來吧。”玉拂面带询问的看向左登峰。 

    “会不会折损寿数。”左登峰皱眉问道,玉拂的神情表明她要施放蛇蛊,在金鸡所在的古城她曾经放过一次,毒xìng极为霸道,标准的斩草除根。 

    “不会。”玉拂自道袍内拿出了一黑一紫两只竹筒。 

    “毒xìng属yīn还是属阳。”左登峰出言确定,老大虽然是水属地支,却并不能无视阳xìng毒药。 

    “yīnxìng的,放心。”玉拂说着打开竹筒向水中倾倒粉末,为了防止遇到类似的情况,她并未将蛇蛊全部倒掉,而是保留了一部分。 

    蛇蛊入水,众人要做的就只有等待了。 

    铁鞋一直yù言又止,片刻过后终于忍不住再度开口,“老大怎么换气。” 

    “长毛的动物都需要呼吸换气,它们能呼吸老大也能呼吸。”左登峰出言说道。 

    蛇蛊起效需要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过后水面出现了波动,这表明蛇蛊已经在通道尽头开始起效,沒过多久老大就浮出水面蹦了上來,铁鞋见它安然无恙这才放下心來。 

    玉拂一直皱眉打量着水面,只要水面还有波动就表明对面的怪物还沒死绝,半个小时之后水面终于趋于平静,又等了一炷香的时间玉拂确定水中的蛇蛊已经饿死,方才收回视线冲左登峰点了点头。 

    三人随即下水,快速的经由水下通道进入了东侧的大片水域,虽然蛇蛊在育成的同时吞噬掉了水中的鲜血,水质却仍然相当浑浊,三人穿过水道之后立刻上浮,水道连通,此处水深也为两丈,浮出水面之后左登峰看到了他意想不到的东西。 

    船,一艘巨大的木质古船……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七章 地下古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