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渐入地狱

第二百八十二章 渐入地狱

听到声音之后左登峰抢在铁鞋前面冲了过去,铁鞋先前耗损灵气太多,左登峰不想让他再浪费灵气。 

    十三和老大发出声音的地方在拐角处,左登峰一闪而至,发现老大和十三正在围攻一个奇怪的生物,这只动物有磨豆腐的小磨大小,为圆形,沒头沒脑,周身布满了诸多尖锐的骨刺,骨刺长达数寸,有几分像刺猬,不过此物肯定不是刺猬,因为刺猬蜷缩之后是不能移动的,而眼前的这个怪物却能快速滚动,不但能快速滚动,滚的还很有目的xìng,左右滚动去攻击十三和老大,十三和老大先前肯定是吃了亏的,不过它们并沒有退缩,而是左右夹攻想要寻找机会,但是面对着这么一个满身是刺的家伙,它们根本就无计可施。 

    “阿弥陀佛。”铁鞋后随而至,见状立刻想要上去动手,他是不舍得老大挨扎,十三遭到追撵还能攀上石壁,老大可上不了墙。 

    “我來。”左登峰抢在铁鞋前面发出了玄yīn真气,他只发出了三成的玄yīn真气,目的是令那刺猬一般的怪物伸展开來,以确定它是什么物种,如果发出十成寒气,直接就将对方冻成冰球了,也就无从揣摩研究。 

    寒气所至,先前还狂滚不已的怪物立刻慢了下來,但是它并沒有伸展开來,左登峰见状很是疑惑,难道这东西原本就是刺儿球。 

    “哪來这么大的刺猬。”铁鞋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五步之外的那个刺儿球。 

    “刺猬蜷缩起來是不能滚的。”左登峰再度加大了两成寒气,那浑身是刺的怪物滚动的越发缓慢,不过仍然沒有伸展开的迹象。 

    “越冷它缩的越紧,看老衲來降它。”铁鞋侧身扬手发出了纯阳真气。 

    热气所至,那怪物立刻发出了咔咔的微弱叫声,片刻过后骨刺平伏了下來,铁鞋见状止住了纯阳真气,十三随即扑向了那骨刺已经平伏下來的怪物,但是它在感觉到温度之后中途停了下來,老大先前被扎的挺严重,气愤之下上去挠了一爪子,骨刺温度很高,烫的它尖叫后退。 

    再厉害的动物也受不了这一冷一热的折腾,此时那只带刺的怪物已经半死不活的瘫软在地,彷如泄气的皮球,快速的瘪了下來。 

    左登峰走上前去打量着这只它从未见过的动物,令他沒想到的是这只动物竟然浑身是刺,连腹下也有刺,在它的背部有个酒盅大小的**,在后端也有一个,两个洞差不多大。 

    “哪个是它的嘴。”铁鞋好奇的凑了过來,判断是嘴还是屁股得看牙齿,可是这个刺儿球沒牙。 

    “应该是上面这个。”左登峰侧目打量了片刻出言说道,其实他也不看不出哪个是嘴,只不过想当然的认为屁股不应该在背上。 

    “沒眼睛它是咋看东西的。”铁鞋再问。 

    “这里沒光,要眼睛也沒什么用处,我现在不明白的是它是怎么吃东西的。”左登峰延出灵气拨弄着那个瘪下來的刺儿球,动物都得有捕猎的器官,可是这家伙沒有,退一步说即便它能用骨刺扎死猎物,它的嘴里也沒有牙齿,它怎么撕食吞咽。 

    “我晓得了,我晓得了。”铁鞋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你晓得什么了。”左登峰并不认为铁鞋能参与分析。 

    “有人喂它。”铁鞋正sè说道。 

    “这里哪儿來的人呀,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左登峰闻言不由得笑出了声,但是笑过之后忽然发现铁鞋说的有道理,铁鞋的话有语病,所谓的有人喂指的应该是有其他的动物喂养这个刺儿球,这不是沒有可能的,不管哪朝哪代都有一些沒有生存技能的混混以帮人打架为生,这个刺儿球极有可能就是担当的这一角sè,它为一些小型动物提供保护,以换取对方來喂养它。 

    铁鞋见左登峰否定他的猜测,嘟囔着试图解释,但是他的思维断格,表达不清,左登峰仍凭其说完,然后点头表示赞同。 

    “十三,老大,开路。”左登峰穿上衣服抬手发出玄yīn真气将那尚未死透的刺儿球彻底冻死。 

    “阿弥陀佛。”铁鞋见状面露不忍,他的意思很明显,这东西已经对他们构不成威胁了,似乎沒必要赶尽杀绝,它一死,依附它生存的那些动物也得死去。 

    “我必须保证后路的通畅,如果有危险咱们也能快速撤回。”左登峰转头看了铁鞋一眼,转而跟上了十三和老大。 

    十三得到了左登峰的授意,沿途遇到什么都会将其杀死,在此之前铁鞋只看见一个乌龟和一个刺儿球,当他看到被十三和老大杀死的那些动物的样子之后他就沒什么慈悲之心了,因为这些动物与外界的动物有着很大的不同,洞内沒有阳光,也就沒有植物,所有的动物都是肉食xìng的,尖牙利齿,腥臊不堪。 

    这里常见的动物有五种,一种是蟾蜍,跟外界的蟾蜍不同,这里的蟾蜍很大也很丑陋,觅食方式并不是捕食,而是标准的守株待兔,大张的嘴巴能发出腐尸一般的恶臭,一些喜欢这种气味的小虫会自动爬到它的嘴里。 

    还有一种就是耗子,确切的说是耗子的远亲,它们的个头跟普通的耗子差不多,但是它们沒有毛儿,皮肤是粉红sè的,眼睛已经退化,鼻子很尖,耳朵很大,爪上有蹼,尾巴扁平,移动起來速度很快,吃昆虫也吃小鱼,它们位于生物链的下层,很多动物都能捕食它们。 

    第三种是甲虫,这些甲虫有鞋底大小,有十几只腹足和两只粗壮的螯足,它们的主要食物是耗子和昆虫,甲壳很硬,沒有羽翅,受到攻击的时候会发出怪异的气味。 

    还有一种类似于蝾螈的小东西,行动缓慢,颜sè赤红,老大不敢招惹这类动物,十三不怕,这说明这类动物有着剧毒,而且毒xìng是呈现阳xìng的。 

    数量最多的是一种双足奔跑的动物,有三分象鸟七分像蜥蜴,嘴里有牙齿,鼻孔很大,眼睛泛白,不问可知是以嗅觉捕食的,喂食刺儿球的可能就是这种动物,这种动物的出现也说明这处溶洞与世隔绝已经不能用千年來计算了。 

    除了这些动物,溶洞里别的动物并不多,这说明这里的生态结构非常单一,不过二人始终沒有遇到先前见到的那种巨蛇,这一情况令左登峰大感疑惑,造成这种情况的可能xìng有两个,分别走的是两个极端,一是最好的结果,巨蛇死绝了,二是最坏的结果,目前还沒有到达巨蛇所在的区域,先前见到的那条巨蛇是无意之间闯进别人的地盘并被撵了出去的。 

    溶洞地势复杂,并非单一通道,有时也会出现岔路,不过左登峰总能找到正确的道路,他凭借的不是记忆,而是准确的计算,在下來之前他已经画出了山脉的走向并测算出了距离,二人每一次拐弯他都会在地图上标示出來,行走的距离也尽可能的加以准确计算,所以他能大致计算出二人目前所在的位置。 

    二人在溶洞里只能步行,速度很慢,经过计算,此时已经走出了十五里左右,接近总路程的三分之一,左登峰抬手看表,发现已经走了十几个小时,此时应该是地面上的十点左右。 

    在一处宽敞的区域,左登峰以玄yīn真气冻冰出一片可以歇脚的地方,十三和老大放哨,他和铁鞋歇息,为了排解铁鞋压抑的感觉,他将地图拿了出來,向铁鞋指出了二人所在的位置,同时向他强调目前是上午十点,外面的太阳已经升起,温度很高,外面的人都热的流汗,而地下很凉爽,他这样做的目的是减轻黑暗密闭的环境以及诡异生物对人心理上造成的无形压力以及荒谬感。 

    说这些话的时候左登峰也在开导自己,这种环境不是人待的地方,目前还沒有去到最危险的地方就已经有了身入地狱的感觉,接下來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恐怖和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在这种环境下左登峰根本就沒有吃饭的心情,但是他得强迫自己吃东西,人在吃东西的时候会有一种满足感,这正是他最缺乏的,吃东西的时候左登峰一直在跟铁鞋说话谈笑,铁鞋经历过很多事情,但是他不善表达,有一些还忘记了,他记得最清楚的事情就是当年以一己之力杀掉石友三一个营的光辉事迹,不过每当说到这里左登峰就会想办法将话題岔开,如果不岔开话題铁鞋很快就会想到自己面壁的那段经历。 

    “阿弥陀佛,要是崔金玉在就好了。”铁鞋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 

    “为什么这么说。”左登峰出言问道,他骨子里也很喜欢跟玉拂在一起,玉拂不但能令他感到平和还能与之共同分析问題,为其出谋划策,不过左登峰不敢让玉拂跟着了。 

    “老衲不善言辞,崔金玉能为你排忧解愁。”铁鞋出言说道。 

    “你怎么知道她能为我排遣忧愁。”左登峰疑惑的问道。 

    “你俩在一起的时候你笑的次数挺多的。”铁鞋喝了一口白酒。 

    “咱俩在一起我也沒少笑啊。”左登峰皱眉开口,玉拂在的时候铁鞋一直是个旁观者,沒想到这个旁观者观察的还挺仔细。 

    “少多了,不但少,笑的还假。”铁鞋正sè说道。 

    左登峰闻言略感尴尬,他一直沒想到该如何与铁鞋相处,对待一个傻子容易,对待一个疯子不容易,因为疯子有时候比正常人还聪明。 

    “要不你娶了崔金玉算了,她是火居道姑,能婚配。”铁鞋说的很认真。 

    “你是和尚还是媒婆,你咋不找个尼姑婚配呢。”左登峰闻言莞尔发笑。 

    “老衲是出家人,再说比丘尼也……”铁鞋说到此处猛然闭上了嘴。 

    “再说比丘尼也沒玉拂那么好看的。”左登峰快速的接了下句。 

    “阿弥陀佛,红颜皆白骨,老衲眼中只有善恶沒有美丑。”铁鞋合十开口,左登峰猜的不对,他本想说比丘尼也不能婚配。 

    左登峰闻言沒有再接话茬,他心中的苦闷一直无法排解,压力也一直无法卸减,他目前面临着两大难关,一是赶在自己阳寿终了之前寻齐六枚yīn属内丹,二是竭力保持清醒,克制自己不至于抑郁成狂。 

    “你若面皮薄,老衲与你说去。”铁鞋再度开口,他是佛门僧侣,本不应该有这种想法,也不应该说出來,但是他是一个老人,左登峰比他小了好几十岁,他始终感觉左登峰做的不对,却又说不出他错在哪里。 

    “多谢大师的好意,你也知道我先前有过妻子,她是为了救我而死的,我不能对不起她,也不能让她在九泉之下心寒。”左登峰摇头笑道,真正的决然不是咬牙切齿的信誓旦旦,那表示意志不坚,心神不定。 

    “阿弥陀佛,她已经过世了,你这样做不对。”铁鞋摇头说道。 

    “为什么不对。”左登峰反问。 

    “阿弥陀佛,菩萨有言,万般皆因缘法,无缘不求,缘去不留,你着相了,魔怔了。”铁鞋憋了许久终于憋出一句他认为恰当的话。 

    “这话是哪个菩萨说的。”左登峰皱眉问道。 

    “天亲菩萨《往生论》里的话。”铁鞋随口说道。 

    “大师,你这是在曲解佛经啊。”左登峰出言笑道,往生论应该是劝解佛门僧侣看淡世间苦难的经文,铁鞋明显是断章取义了。 

    铁鞋闻言抬头上望,转而面露疑惑,良久过后疑惑变为恍然大悟,“你执迷不悟,与佛门无缘。” 

    铁鞋这话一出口,左登峰立刻知道铁鞋才是真魔怔了,不过他并沒有反驳,而是连连点头,佯装惭愧,他不敢太逆着铁鞋,怕他半路撂挑子。 

    小睡了片刻之后二人再度启程,越往前走左登峰的眉头皱的越紧,因为通道越來越窄,已经无法直立行走,再行片刻,连弯腰前行都困难了。 

    “十三,去前面看看有沒有路。”左登峰停了下來冲十三说道,目前的地势犹如一个喇叭口,越走越窄。

    十三闻言率先向前跑去,左登峰一直看着十三,十三沒跑多远就停了下來,探头左右张望,随后低头下望,这一情形表明前方有着很大的空间。 

    就在此时,十三忽然急速后退,以此同时一道粗大的黑影自洞口一闪而过……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二章 渐入地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