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八十章 溶洞古庙

第二百八十章 溶洞古庙

“谁堵的。”铁鞋疑惑的问道。 

    “修行中人。”左登峰正sè开口,这片区域的石笋和钟rǔ石都有被破坏的痕迹,而且那些被破坏掉的石笋和钟rǔ石并沒有散落在这附近,这就表明这些石笋和钟rǔ石极有可能被堆放在了前方的通道里,钟rǔ和石笋本身也很坚硬,能破坏它们的只有修行中人。 

    “阿弥陀佛。”铁鞋并沒有接左登峰的话茬,他此刻看到的是十三和老大在前方大肆杀戮,搞的血肉横飞。 

    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有不甘落后的心理,十三和老大此刻就处于这种状态,一起作战谁也不甘落后,快速的屠杀着那些反扑而回的毒物,其实左登峰并不确定那些动物是否有毒,但是在未知的情况下就权当它们有毒。 

    左登峰知道铁鞋不是一个可以共同分析问題的人,说完之后便将视线转移到了前方的通道,通道尽头的确不是完整的石壁,而是堆积在一起的石笋和钟rǔ,也有一些其他形状的石头。 

    那些石头一直堆到了洞顶,洞顶的少量滴水顺着石堆向下滴流,溶洞里的水都带有大量的钙质,这些钙质将那些堆积起來的石堆凝结在了一起,如此一來石堆就如同被灌以水泥的石壁,密不透风,异常坚固。 

    “那些人为啥要堵塞通道。”铁鞋收回视线转身问道。 

    “防止里面的东西出來。”左登峰随口回答。 

    铁鞋闻言点了点头,与此同时上前几步凝神戒备,此举旨在保护老大和十三。 

    “那道石墙很坚固,里面的东西出不來,况且即便是跑了出來也沒什么大的危险。”左登峰出言说道。 

    铁鞋闻言转头看了左登峰一眼,面露疑惑却并未开口。 

    虽然铁鞋沒有开口,但是疑惑的神情却说明他不明白左登峰凭什么判断里面的东西并不危险,左登峰见状微笑开口给予解释,“那些石头是多年之前被堆放在那里的,堆放之初并不坚固,如果里面的动物很危险的话,完全可以冲出來。” 

    “通道是啥时候被堵住的。”铁鞋看了一眼前方的那面石壁。 

    “不太清楚,应该在百年以前。”左登峰猜测着说道,北方少有溶洞,他先前几乎沒接触过这类地势,因此他并不能根据地面上重新堆积起來的石笋以及凝结石壁的那些钙质推断出石笋是什么时候被破坏的,也就无从推断出通道被堵塞的时间。 

    铁鞋闻言再度点头,此时十三和老大已经杀光了通道里的毒虫跑了回來,围到了各自的主人身侧。 

    在此之前铁鞋一直把老大当宠物驯养,沒想到它也有威风的一面,见老大回來立刻给予表扬和夸奖,老大很享受这种表扬,眯缝着眼睛咕咕不已。 

    十三并沒有邀功请赏的意思,左登峰也沒有表扬它,十三xìng情高傲,并不习惯于因为点滴之事而被表扬。 

    左登峰迈步走向前方的那面石壁,由于石壁是由石笋和钟rǔ石等奇形怪状的石头堆积而成的,所以表面凹凸不平,左登峰驻足石壁前方打量了片刻,发现整个石堆已经完全被水中所含的钙质凝结到了一起。 

    左登峰随即抬手试图去推动石壁,但是石壁纹丝不动,左登峰改变策略探手抓住一支裸露在外的石笋往外拉拔,但是一拔之下同样坚固异常。 

    这一发现令左登峰暗暗欢喜,石壁凝结的越坚固就说明这些石笋和钟rǔ石被堆放在这里的年代越久远,如果是三千年前被堆放在这里的,那就说明这处溶洞就是通往巴王姬灻陵墓的。 

    想及此处,左登峰提足灵气双掌齐出,硬攻那面石壁,一击之下石粉四溅,石粉落定之后,石壁主体依然稳如磐石。 

    “我來。”铁鞋挽着袖子走了过來。 

    “这面墙壁厚有九尺,不,应该有一丈。”左登峰通过灵气的反震判断出了石壁的厚度,九尺为三米,三米三才为一丈。 

    “阿弥陀佛,咱俩合力也打不开,还是用手榴弹炸吧。”铁鞋闻言连试也不敢试了,一丈厚的石壁根本就不是他能摧毁的。 

    左登峰并沒有采纳铁鞋的建议,因为手榴弹只有二十枚,不到关键时刻他不舍得浪费,此外石灰岩除了坚硬之外还有一定的韧xìng,与糯米封土的xìng质有些许相似,使用手榴弹轰炸这种岩石效果并不好。 

    “大师,用你的纯阳护手将这片区域加热。”左登峰沉吟片刻指着石壁zhong yāng冲铁鞋说道。 

    铁鞋闻言立刻上前出手,他并不知道左登峰让他这么做的原因,他也并沒有多问,一來他知道左登峰做什么事情都有原因,二來左登峰虽然跟他说话的时候有笑脸,平时还是yīn脸皱眉的时候多,他不愿一个劲儿的发问惹左登峰心烦。 

    纯阳真气所至,石壁顿时升起大量的雾气,浓重的雾气令铁鞋很有成就感,因为这些雾气是他造成的,片刻之后岩石就被烤干,雾气消失,岩石受到高温炙烤之后表面会爆飞出石屑,乱飞的石屑温度很高,虽然高温是铁鞋发出的,但是他自身并不能无视高温,因此只能散出灵气形成屏障阻隔飞溅的石屑。 

    “将那片区域全部加温。”左登峰开口说道。 

    “你到底想干啥。”铁鞋还是忍不住出言发问。 

    “将这面石壁冻碎。”左登峰出言说道。 

    铁鞋本來就是迷糊的,跟左登峰在一起他更迷糊了,他的思维只能明白一个转折的道理,而左登峰所说的话经常有两三个转折,就以眼前的事情为例,他根本就不明白既然要冻碎石壁为什么还要给石壁加温。 

    左登峰一直在注视着铁鞋的动作,与此同时评估着温度是否传导到了石壁内部。 

    “阿弥陀佛,还得多久。”沒过多久铁鞋就感觉到了体内灵气产生了波动,纯阳护手和玄yīn护手一样,要耗费双倍以上的灵气才能逼出热气。 

    “继续。”左登峰皱眉开口,他很清楚此举非常耗损铁鞋的灵气,但是必须将温度达到一定的程度才有可能让岩石在高温的状态下忽然遇冷而裂开。 

    铁鞋一听只能继续发出纯阳真气,短时间内发出纯阳真气感觉不到什么,时间一长铁鞋就明白纯阳真气不是白來的,纯阳护手只是个转换的载体,纯阳真气是通过这个载体以自身两倍以上的普通灵气换來的。 

    “差不多了吧。”沒过多久铁鞋再度回头,短短的半柱香时间他已经将体内的灵气耗损了五成。 

    “再坚持一会儿。”左登峰摇头说道,他并不清楚要达到多高的温度才能奏效,他只知道温度越高成功的可能xìng越大,此时铁鞋已经耗损了大量的灵气,倘若一举不成还得重新再來,届时耗损的灵气将会更多。 

    铁鞋闻言面露无奈,再度抬手冲着石壁发出纯阳真气,此时这面石壁的温度已经很高,不再有石屑崩出。

    “大师,退后十丈。”左登峰眼见火候已到,便冲铁鞋高声开口。 

    铁鞋一听如释重负,快速闪身后退,左登峰早已经聚势待发,铁鞋退开之后立刻闪身上前发出了凛冽的玄yīn真气。 

    此时这面石壁温度极高,玄yīn真气触及到石壁之后石壁上立刻因为温差过大而出现了雾气,与此同时还有岩石碎裂的咔嚓之声,寒气不停,雾气不消。 

    左登峰在发出玄yīn真气的同时一直侧耳细听岩石发出的咔嚓之声,只要咔嚓之声还在继续,玄yīn真气就一直发出。 

    片刻过后岩石碎裂的咔嚓之声停了下來,左登峰收回玄yīn真气闪身回到了铁鞋所在的位置。 

    “老衲明白了,你这是将石壁溅碎了。”铁鞋恍然大悟。 

    “是的。”左登峰点头回答。 

    “为啥不是你先去冻,再由老衲來加热呢。”铁鞋疑惑的问道。 

    左登峰闻言愣住了,铁鞋说的是对的,先热后冷和先冷后热其实是差不多的,但是在此之前他忽略了这个问題,他脑海里一直浮现着“热胀冷缩”这几个字眼,于是就将热放到了前面,倒并非有意让铁鞋去充当苦力。 

    “这种物质的分子结构必须先加热。”左登峰想了想开口说道,他只能搬出上个世纪末期出现的外国名词儿來糊弄铁鞋的。 

    铁鞋一个练武念经的和尚哪懂什么西洋科学,闻言果然被蒙住了,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大师,那些石头已经酥化了,休息一会儿咱再走。”左登峰放下了木箱。 

    “也好。”铁鞋点了点头。 

    左登峰打开木箱拿出一瓶白酒递给了铁鞋,转而坐在木箱上歇息,铁鞋放下木箱坐了上去,接过白酒拧开了盖子,左登峰为了方便铁鞋背负东西,临行之前找木匠为他的木箱加了个盖子。 

    “大师,做好心理准备,里面的东西可能跟外面的不太一样。”左登峰给铁鞋打着预防针,这道石壁之所以被堆砌在这里肯定是有原因的,最大的可能就是一道内外的分界线。 

    铁鞋随口答应了一声,他跟着左登峰遇到的事情沒几件是正常的,早就习惯了。 

    经过短暂的休息之后二人走到了石壁近前,石壁遭受骤热骤冷之后已经出现了大量的裂痕,片刻过后左登峰抬手击毁了这片石壁,前方出现的景物大出二人所料。 

    石壁后面是一座低矮的小庙……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章 溶洞古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