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七十七章 踹她屁股

第二百七十七章 踹她屁股

左登峰闻言转头回望,发现望月已经快速掠近与猿飞和雾隐会合,此刻正挑眉看着他和铁鞋,虽然神态略显轻飘,但是衣着还算完整,也并沒有脱衣露肉。 

    “猿飞千代是我的手下败将,雾隐风雷也不是我的对手,大娘,你还想动手吗。”左登峰冷哼开口。 

    “左登峰,你叽哩哇啦的说的啥。”铁鞋自然听不懂rì语。 

    “我在讽刺他们,你后退五丈为我掠阵。”左登峰随口说道。 

    “左登君很有才华,年轻俊美,明美很是敬仰。”肥胖的望月含羞开口。 

    左登峰闻言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一个二百多斤腰臀不分的老女人扭捏作态足以毒死一片人。 

    “望月明美,你多大岁数了。”左登峰并沒有纠正对方错误的称呼,此外rì本女人一般以自己的名字自称,故此左登峰知道这个胖子叫望月明美。 

    “明美的年龄只有明美的主人才能知道。”望月明美低头装羞。 

    左登峰闻言立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rì本女人一直以主人称呼自己的男人,这一称呼令左登峰极度厌恶,rì本真是个变态的民族。 

    “我给你个机会向我挑战,出來吧。”左登峰再度开口,望月明美能让铁鞋大呼不知羞耻,左登峰很好奇此人到底有什么能力。 

    望月明美闻言扭着屁股走了出來,她一走左登峰就确定此人真的会媚术,因为她能摇晃着面盆一样的屁股走出婀娜的味道來。 

    望月明美走的很随意,在行走的时候双手是抄在袖子里的,随着她越走越近,左登峰逐渐闻到了她身上的气息,rì本忍者为了隐藏行踪都不会使用香水和香料,望月明美身上的香气却清晰可闻,左登峰对这种气息很敏感,因为他曾经闻到过这种气味,在与巫心语共赴巫山的时候。 

    这种气味令左登峰很是疑惑,望月明美是望月家族的佼佼者,她不应该只会使用这种简单的媚术,就在此时望月明美出招了,武士刀走的是中正的路子,并不狠辣,左登峰虽然非常厌恶她,但是她身上的气味令左登峰怀念起了巫心语,不过这并不足以令左登峰手下留情,他只是想看看望月明美还有什么招数。 

    左登峰采用了守势,望月明美进攻的节奏也并不快,随着她肢体的动作,左登峰发现此人的鼻子与巫心语有几分相似,这种感觉逐渐增强,片刻过后左登峰发现望月明美的腰肢并不臃肿,随着之望月明美动作的逐渐增多,左登峰感觉望月明美逐渐变的沒那么丑陋了,十几个回合下來望月明美在左登峰眼中成了一个身材丰腴的惹火尤物,且周身无衣,rǔ波臀浪,左登峰非常清楚自己看到的这些都是假的,即便如此他仍然很好奇望月明美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左登峰并沒有急于下狠手,而是抱着研究的心理与之对招拆招。 

    不同年龄的男人有着不同的心态,不同的心态导致了他们对女人的喜好也不相同,望月明美使用媚术将自己幻化成了一个处于青涩与成熟之间的年轻女子,这是左登峰内心深处最喜欢的类型,因为巫心语正是这种类型。 

    沒过多久左登峰就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眼睛与巫心语有几分相似,这一发现令他明白了望月明美作法的原理,此人极有可能懂得窥心之术和催眠之法,她这一身的肥肉正是她施展催眠术的工具,望月明美利用的是男人的好奇心理,除此之外还利用了男人骨子里的劣根xìng,大多数男人都有“不是我控制不住,而是我不想控制的心理”,实际上大部分男人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牵手了想亲嘴,亲嘴了想下手,下手了又想扒光,一步一步的陷了进去,望月明美的作法就是这种原理,缓慢加温,直到最后令对方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别扭了,收回你下三滥的手段。”想及此处左登峰出手了,确切的说是出脚了,快速闪身上前冲着望月明美的屁股就是一脚。 

    出脚之前左登峰已经想象过这一脚会是踹上肥肉的感觉,但是事实并不是如此,他脚心传來了锐物的凸感,这一感觉令左登峰猛然明白自己所踹的位置可能并不像自己看到的那样,心念至此,急忙斜身旋转令右脚快速偏移,即便如此他还是感觉到右脚外侧被利器划伤。 

    “左登峰小心。”铁鞋的反应要稍微滞后于左登峰,直待左登峰jǐng觉并作出反应他才喊出了声音。 

    旋转过后眼前仍然是那美丽的无衣女子,这表明他还处于幻觉之中,这一发现令左登峰暗道糟糕,随即以左手撑地,右手发出凛冽的玄yīn真气扫向望月明美所在的区域,寒雾过后望月明美现出真身并急速后退,左登峰看了一眼被割伤的右脚,旋身而上再度起脚,将那想要逃回的望月明美踹飞了出去。 

    望月明美虽然被踹飞了出去却并沒有受伤,半空转身安然落地,事实上她先前完全能够转身出掌迎对左登峰这一脚,但是她并沒有那么做,因为她担心左登峰会发出玄yīn真气,届时她受创将会更严重,甚至她被踹出去的同时发出的哎呀都是故意的,目的是为了让左登峰消气,免得左登峰气怒之下追上去再动手。 

    “多谢左登君手下留情。”望月明美落地之下转身冲左登峰道谢,她最擅长的是读心术和媚术,但是她的读心术和媚术对左登峰几乎沒有作用,左登峰修为高玄意志坚定,这类人的思维是最难窥觑的,此外左登峰的心理与其他男人不同,望月明美只窥觑了少许就令她极为震惊,因为左登峰的心中沒有其他男人的杂念和yù望,有的只是极度的寒冷和无边的黑暗。 

    “大师,杀了他们。”左登峰森然开口,与此同时运转灵气将右脚膝盖以下的血液全部自右脚的伤口处逼了出去,望月明美先前刺伤他的那把短刀是有毒的,她之所以佯装感谢其实是在拖延时间。 

    铁鞋闻言立刻闪身而上,左登峰逼出毒血之后也提气轻身后发先至,二人对阵对方三人,场面直接成了群殴。 

    这一刻左登峰是拼尽了全力的,他想将这三人全部杀掉,他之所以要这么做并不单纯是为了给自己报仇,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非常清楚这三个人并不像他说的那样不堪,三人即便各自为战也足以将一个普通的道门或者寺院灭门,倘若三人联手,将会横冲直撞难有对手,他的时间所剩无几,不能一直追杀他们三人。 

    在动手的时候左登峰一直在心中暗骂,他骂的不是rì本人的卑劣,相反的他骂的是中国人,rì本的法术是从中国传过去的,说白了就是旁枝末节,不成气候,按理说不应该是中国法术的对手,但是中国人有藏私的心理,都有猫教老虎留一手的心理,老祖宗留下的高玄法术被一代一代的掌教截留并带进了棺材,传到现在真东西沒多少了。 

    虽然心里在骂,但是左登峰仍然拼尽全力想要将三人杀死,以免他们在中国的土地上造孽横行,左登峰并沒有强烈的爱国之心,但是他有强烈的排外心理,中国人闹内讧可以,外人來欺负就不行。 

    左登峰以一敌二略占上风,铁鞋独斗一个也不遭罪,但是对方全是高手,想要杀死他们绝非易事,左登峰目前是巅峰修为,铁鞋略弱,为紫气修为,rì本忍者的修为很难用中国的灵气标准來衡量,因为他们所用的忍术是中国在隋唐时期传过去的,经过了多年dú lì的演变之后彻底变样了,如果非要强行对比,三人之中还是以猿飞千代灵气修为最高,应该接近紫气巅峰,雾隐风雷和望月明美修为要低一些,跟铁鞋相仿。 

    但是与人斗法并不是单纯的灵气比拼,还需要具体的法术为辅弼,rì本的忍术跟中国的道术和佛门武学不一样,他们的路子很怪异,这种情况有点像下象棋,国人遵循正统规则,而rì本忍者可能会卒后退士过河,这种不按固定套路出牌的特点令他们在跟循规蹈矩的中国修行中人比斗中占了不少便宜。 

    既然是群殴就沒有固定的敌人了,几乎是遇到谁就打谁,不过左登峰还是侧重于攻击雾隐风雷和望月明美,因为雾隐风雷是两个侏儒,在动手的时候经常会有短刀在雾隐风雷的胯下刺出,仿若公驴起xìng,防不胜防,而望月明美本身实力也不弱,最重要的是这个胖女人心计很深,脑子和手是一起动的,铁鞋为人忠厚,跟他们动手都不见得能捞到便宜。 

    五人殴斗的时候自四面八方涌來了大量的村民,浩浩荡荡,当有数百,这些人拿锄拿锹的都有,也有拿砍刀和鸟铳的,沒到近前就开始冲五人放枪,这一情形令左登峰很是疑惑,寻常人见到高手斗法肯定会远远的躲开,这群人怎么敢來送死。 

    不过片刻过后左登峰就明白了,这些人都是些贫苦百姓,众人斗法的地方是大片的麦田,铁鞋先前无意之间把麦田给点着了,即将收获的麦田是这些农人的口粮。 

    什么人不怕死,沒饭吃的人不怕死,什么人胆子大,一无所有的人胆子大。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七章 踹她屁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