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七十六章 痛殴忍者

第二百七十六章 痛殴忍者

“你都怕他,老衲怎么斗的过。”铁鞋出言反问。 

    “斗她需要的是定力,我定力不够。”左登峰皱眉摇头,这个肥胖的望月可能会某种媚术,一开始冲他抛媚眼的时候左登峰感觉很是反胃,可是接连几个媚眼抛下來左登峰就感觉她长的并不难看,这种心理变化极为反常。 

    铁鞋闻言点了点头,他不愿跟望月动手是因为对方是女人,至于对方长什么样子对他來说沒什么大的区别。 

    “动手。”左登峰见铁鞋点头,立刻闪身上前直袭猿飞和雾隐。 

    他的这一举动令对面的三人微感愕然,他们沒想到左登峰说动手就动手,仓促之下三人同时拔出武士刀反袭左登峰。 

    铁鞋先前也以为左登峰会跟对方交代几句场面话,沒想到他动手的这么沒有征兆,微微迟疑之后立刻反应过來随之而上,拦下了右侧的望月。 

    左登峰主动出击有两个原因,一是表达对对方的蔑视,如果单打独斗猿飞和雾隐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他直接攻击两人,第二个原因是他不想让对方交代什么场面话,因为双方压根儿就不是公正的比试,猿飞千代先前的举动太过卑劣,这些rì本忍者不配做他的对手,让他们开口就是给了他们面子,左登峰就不想给他们面子,免得他们太把自己当盘菜。 

    “你们的天皇是个愚蠢的疯子,你们在我的眼里也不过是藏头藏尾的鼠辈。”左登峰动手的同时开口狂笑。 

    猿飞和雾隐沒想到左登峰会说出这番话,闻言不由得大怒,武士刀上下翻飞,劈刺砍扫,直取要害。 

    “你们在小小的岛国可能很厉害,但是來到中土,像你们这样的人比比皆是,你们渺小的就像蝼蚁。”左登峰与人动手的时候从不说废话,但是今天他说了,而且说的很难听,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羞辱这些自视甚高的忍者,让他们窝火,严重的伤害他们的自尊心。 

    猿飞和雾隐先前可能并沒有配合作战,左登峰凭借二人配合时出现的漏洞以一敌二,高手的速度都很快,但是这种快只是针对那些速度慢的人而言的,倘若三人修为相仿,也就感觉不到对方的速度有多快了,不过左登峰的风行诀要比猿飞和雾隐的身法都快上三分,这让他占尽了先机,可惜的是快出的这几分不足以令他击杀对方,只能占据先机让对方处于被动防守。 

    不过这也足够了,左登峰并不惧怕二人锋利的武士刀,有着玄yīn护手的保护,他敢于直接去抓取对方的刀锋,二人的武士刀再怎么使用的娴熟也不如左登峰本身的手臂灵活,如此一來左登峰以一敌二仍然占据上风。 

    rì本忍者非常重视自己的武士刀,绝对不会允许左登峰抓住并损坏他们的兵刃,这种心态令他们吃尽了苦头,因为他们在出刀之前都是凝足了灵气的,出刀之后如果砍中目标是最舒服最流畅的,如果砍空了也可以利用出刀的余势旋身再攻,但是左登峰的玄yīn护手却逼着他们在出刀途中收回或者移开武士刀,不然就有被左登峰抓到并损坏的危险,如此一來整个过程就非常的磕绊,二人束手束脚,叫苦不迭。 

    “天下武学唯快不破,你们太慢了,你们的师傅太无能。”左登峰动手的同时辱骂对方的师傅,事实上在二人的合攻之下他并不敢有任何的大意,但他仍然要装出一副小人得志便猖狂的样子去羞辱对方,他要的只是让rì本人生气,而不是让rì本人佩服他。 

    猿飞和雾隐除了武士刀之外还携带有忍者都会携带的暗器,但是他们都沒有发出暗器,一來他们沒有发出暗器的机会,二來发出暗器有可能会伤到自己的战友,最令他们无奈的是左登峰这个中国人竟然还懂得rì语,二人即便以rì语传递消息他也听得懂,此外二人在rì本都是一方霸主,之前从未联手对敌,配合的极不流畅。

    “猿飞君请退下,我來迎战他。”雾隐气怒之下终于冲猿飞千代开了口,rì本人称呼女子也可以用“君”。 

    猿飞千代先前已经被左登峰的玄yīn真气击伤,此时仍然感觉周身冰凉血流不畅,闻言急忙闪身后退,为雾隐腾出了施展法术所需空间。 

    傻子也知道雾隐让猿飞千代后退是为了施展法术,傻子才会给他施展法术的机会,因而在猿飞千代后撤的同时左登峰就快速贴近了雾隐,右手急速抓向雾隐竖在前胸的武士刀。 

    雾隐见左登峰抓向自己的武士刀,急忙将原本竖在前胸的武士刀改为横在胸前,他的这个动作是为了在左登峰抓空之后横刀攻击左登峰前胸,不过左登峰的右手只是虚招,为的就是逼迫雾隐将武士刀横过來,雾隐的防守重点是自己的左胸,因为他顾忌的是左登峰的右手,因此在横刀之后右胸露出空当,左登峰抓住时机,扬起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掴了雾隐一个耳光。 

    “哈哈哈哈,你还让她退下,你真以为自己很厉害吗。”左登峰一击得手立刻开始大笑,先前雾隐右胸露出破绽之后他有两个选择,一是以左手攻击他的前胸,二是出手打耳光,左登峰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因为忍者的胸部极有可能有护心镜,此外中国有句古话叫打人不打脸,打耳光是对人最大的羞辱,左登峰就想羞辱他们,有时候羞辱对方也是一种厉害的战术手段,他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诸葛亮气死周瑜的故事了。 

    雾隐本名雾隐风雷,为雾隐家族最为厉害的忍者,已经年逾花甲,在rì本备受人民尊重,连天皇对他都十分礼遇,沒想到到了中国会受到这么大的羞辱,一时之间鲜血上涌,面sè赤红,但是他终究不是毛头小伙子,他知道任何一个拥有高深修为的人都不可能像左登峰表现出的这么肤浅而狂妄,因此他很快就明白过來左登峰是在故意气他。 

    雾隐被打了耳光之后立刻急速后退,左登峰并沒有前去追赶,因为他通过眼角的余光发现铁鞋在与望月的比拼中落了下方。 

    “大师,你闭着眼睛干什么。”左登峰见状出言喊道,铁鞋之所以落于下风是因为他一直在闭着眼睛,完全凭借听风辨位与望月动手。 

    “阿弥陀佛,这东瀛女子好沒羞耻。”铁鞋高喊回应。 

    左登峰闻言眉头大皱,以他所见望月并沒有任何的异常,铁鞋之所以说望月无耻极有可能是那肥胖的女子对他施展了什么诡异的媚术。 

    雾隐风雷在左登峰分神说话的同时连番变幻指诀,与此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伴随着真言咒语的念诵,他的身上开始出现火苗,火苗很快蔓延全身,片刻过后雾隐风雷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火球,火球成形之后呼啸着向左登峰袭來。 

    任何门派都有自己的绝技,雾隐家族五行属火,他们施展的法术可能跟他们家族的血脉有关,这些火焰与阵法造成的幻觉也不太一样,但是它也绝对不是真的大火,因为左登峰能够清楚的看到火球内的雾隐风雷衣服并沒有被烧毁。 

    左登峰曾在巴国巫师坟地以玄yīn真气灭火,知道自己的玄yīn真气可以克制这类火属法术,因此他并未急于出手,他要等对方到了近前之后再动手。 

    猿飞千代先前曾经受挫于左登峰,雾隐和望月到來之后她有点沒脸见人的意思,而雾隐和望月也多多少少对她有些许轻视,因此三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好,但是从左登峰揍了雾隐风雷之后猿飞千代有了兔死狐悲的想法,不再与同伴心生隔阂,见状急忙高声提醒雾隐风雷,“小心他的寒气。” 

    由于催发玄yīn真气比使用普通灵气需要耗损更多的灵气,所以左登峰在跟雾隐风雷动手的时候并沒有发出玄yīn真气,雾隐风雷也并不知道玄yīn真气能厉害到什么程度,此时不知是沒听到猿飞千代的告jǐng还是听到了无法停止,不但沒有减速还加快速度攻向了左登峰。 

    左登峰一直冷笑着等到火球滚近才发出了玄yīn真气,左登峰五行属水,水属yīn,他发出的玄yīn真气异常yīn寒,寒气过后雾隐风雷身上的火苗立刻熄灭,左登峰随即起脚踢向蜷身成球的雾隐风雷。 

    左登峰原本以为这一脚只不过能将雾隐风雷踢飞,却沒想到一脚过后雾隐风雷竟然被踢成了两半,上半身被踢飞了出去,下半身竟然还留在了原地。 

    这一情形令左登峰大感意外,下意识的低头下望,一低头立刻亡魂大冒,他看到了一把锐利的短刀正自下而上的刺向他的下颌,而拿着那把短刀的竟然是雾隐风雷的“下肢”。 

    人在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会有两种不同的反应,一种是反应速度加快,另一种是反应速度减慢,至于反应速度减慢还是加快得看这个人骨子里是坚强还是懦弱,这种与生俱來的本能与外表的凶狠和温和无关,它深藏在血液之中,只有在关键时刻才能下意识的表现出來。 

    此时左登峰想的不是雾隐风雷的“下肢”为什么会动,也沒有去想该如何闪躲,他想的是弄死这个偷袭他的怪物,这一想法令他做出了正确的举动,双手疾探将那拿着短刀的怪物给撞飞了出去。 

    一直到危险解除左登峰才流着冷汗打量那个被他击飞出去的怪物,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个身材矮小的小脑袋侏儒,这个侏儒体型矮小,被击飞之后就地连滚,雾隐风雷见状发出灵气予以承托,转而与那侏儒合二为一。

    这一刻左登峰明白了雾隐风雷其实是两个侏儒的合体,也终于明白雾隐风雷之所以穿着长袍是为了隐藏下面的侏儒,而斜襟短摆是为了方便下面的侏儒呼吸,此外猿飞和望月见此情形并沒有太过惊讶,这说明他们知道雾隐风雷的这种情况,也有可能雾隐家族一直都是这种侏儒体型。 

    就在左登峰皱眉打量着雾隐风雷的时候铁鞋自远处叫嚷着掠了过來,“阿弥陀佛,那女子太不要脸了,老衲定力不够,还是你去斗她吧……”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六章 痛殴忍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