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七十四章 重见天日

第二百七十四章 重见天日

“大师,你这是在诅咒我吗。”左登峰苦笑摇头。 

    “沒有,沒有,你看你躺的地方这么干燥,都是老衲用这护手为你祛除的湿气。”铁鞋摇头说道。 

    左登峰闻言缓慢转头环视左右,发现洞内极为干燥,由此可见铁鞋这几天一直在摆弄纯阳护手。 

    “大师,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千万不要在人前炫耀。”左登峰不放心的出言叮嘱,先前毕逢chūn一事令他至今心有余悸,纯阳,玄yīn两只护手能够大大提升自身的攻击能力,谁见了都会眼红。 

    “阿弥陀佛。”铁鞋闻言连连点头。 

    左登峰见状还是不放心,本想再叮嘱几句想了想又沒有再说什么,一來铁鞋的年纪能当他爷爷,说太多了怕他面子上挂不住,二來铁鞋rì后肯定会跟他在一起,想必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左登峰走的是炼血化气的法门,血液的流失令他灵气也很是萎靡,片刻过后再度昏睡了过去。 

    随后几天二人一直藏身地下,修行中人受伤之后的恢复速度比普通人要快一些,野生人参的药效也极为显著,左登峰捏诀聚集了足够的灵气之后便运转灵气化去了肺部的瘀血,随后凝练灵气恢复修为。 

    左登峰能够起身行走之后铁鞋就急切的想要出去,左登峰见食物还有剩余就沒有同意铁鞋外出,因为他考虑到了对方有可能会在这片区域逗留,必须等伤势彻底复原才能出去。 

    “你也好的差不多了,咱还是出去吧,老大两天沒吃东西了。”铁鞋又开始催促左登峰外出。 

    “它两年不吃东西也饿不死。”左登峰摇头说道,地支都可以长时间不进食,不过要是天天喂,它们也吃。 

    铁鞋见左登峰语气坚定,也就不再说什么,刚刚拿了人家的纯阳护手就跟人对着干也不太好。 

    左登峰转而将视线移回了手中的宣纸,他不舍得浪费时间,正好趁着养伤的时间修正一下紫阳观的法术,此外他之所以不急于出去还是考虑到猿飞千代的实力,这个女忍者同样具有巅峰修为,与他的实力相差的并不大,不恢复到最佳状态很难打的她叫爹。 

    铁鞋先前面壁面怕了,非常不喜欢这种密闭的环境,为了排遣无聊,便带着老大在迷宫一样的溶洞中四处游逛,不过每次都是他带着老大出去,老大带着他回來,迷路了几次铁鞋也就不再外出了,在山洞里盘坐念经。 

    紫阳观的御气诀和观气术异常jīng妙,要对它们进行修正必须全身心的投入,保持极度的安静,铁鞋一念经左登峰就头疼,但是山洞中只有这片区域是干燥的,左登峰也不能将他撵走,无奈之下只好作罢,闲暇之余开始思考相对浅显的问題,那就是国民党为什么会纵容猿飞千代跑到自己地头儿來撒野,但是这个问題也很难想出答案,因为截止到目前为止可供推敲的线索太少了。 

    百无聊赖之下左登峰开始观察这处溶洞,因为不久之后就要寻找yīn属土牛,对溶洞多一些了解不是坏事。 

    溶洞是石灰岩遭到地下水常年冲刷而形成的,地貌很奇特,下堆石笋,上挂钟rǔ,sè呈灰白,溶洞里的通道宽窄不定,脚下很是湿滑,洞内漆黑无光,倘若沒有夜视能力,在这里几乎寸步难行。 

    洞中不时有水潭出现,水潭里也有一些奇怪的小鱼,这些鱼的眼睛已经退化,通体发白,除此之外洞内还有蚰蜒蝎子以及为数不多的蛇类,有的地方洞顶倒挂着不少蝙蝠,这些蝙蝠是暂时在这里休息的,到了夜间就会飞出去觅食。 

    左登峰最终在地下一处三丈方圆的水潭前停了下來,这里是溶洞的尽头,向前就沒路了。 

    片刻过后左登峰叹气转身向回走去,眼前的这处溶洞虽然只有参考的作用,却表明了rì后他可能会遇到的情况,这处水潭虽然看似是溶洞的尽头,但是在水潭的另外一侧应该还有通道,要想去到另外一面必须潜水而过,这种情况是他最不愿看到的,因为他不知道在水下憋气多久才能到达对岸。 

    除此之外还有令他更犯愁的问題,这处溶洞深处的水潭里也有游鱼,但是这些游鱼游动的速度都很快,自然界中的生物所具有的能力都不是无用的,这些游鱼游动速度很快说明了水中有掠食它们的动物,这些游鱼只有不到三寸长短,能掠食它们的动物可能个头不会很大,但是谁也不敢保证那些吃小鱼的动物就是最顶级的捕食者,天知道在密闭的环境下会演化出什么样的动物。 

    这里的情况比金鸡所在的古城更加严峻,因为那里的与世隔绝并不是绝对的,rì月星辰,风雨雷电都跟外界相通,可是这些溶洞里的动物是在与外界完全不同的环境中演化的,卢国古城里的那些怪物还有七分像人,溶洞里如果有动物的话,恐怕连一分人形也沒有。 

    这些棘手的问題令左登峰连连摇头,最省事儿的办法就是把光头撵走,直接从地面上向下挖掘,但是这条路走不通,因为他不敢惹光头,这倒不是怕军队,而是怕惹了光头折了自己的寿数。 

    此外这里是国民党总部,军队众多,也无法仿效周陵的作法,人都是要脸的,在陕西挖坟国民党可以装聋作哑,要是跑到chóng qìng总统府挖坟,那就是骑头撒尿了,国民党那么多飞机大炮,随便弄几样儿过來他就吃不消。 

    “哈哈,你也迷路了。”铁鞋的笑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左登峰这才发现已经走回了二人落脚的地方。 

    左登峰闻言微感愕然,停顿片刻才明白铁鞋是什么意思,在此之前铁鞋每一次外出都是老大先回來,老大跑在前面左登峰就知道他迷路了,而十三这次是跑在前面的,铁鞋以为他让十三在前面带路,故此才有他也迷路了一说。 

    “收拾一下,出去吧。”左登峰并沒有出言辩解,他跟这个疯和尚认识三年了,一开始带着铁鞋是为了借用他的修为,经过五台山和这次的事情之后左登峰的心态彻底变了,他已经将铁鞋当成了朋友,对于一个疯了的朋友,左登峰是很宽容的。 

    铁鞋闻言立刻背起了木箱,他早就想出去了。 

    “大师,那个穿紫衣服的rì本忍者可以变成任何人的样子,连衣服都能改变,出去以后你一定要小心。”左登峰出言叮嘱。 

    “她跟孙猴子一样的,咋小心。”铁鞋皱眉发问,rì本忍者所用的忍术与中国的武学和道术有很大区别,那女忍者变化形体的本领并不是单纯的障眼法,至于是如何做到的,二人并不知晓。 

    “她好像不能改变声音,以后咱们见面先说句话。”左登峰沉吟片刻出言说道。 

    铁鞋闻言连连点头,带着老大向外走去。 

    左登峰和十三跟随在后,看着铁鞋身边贼眉鼠眼的老大,左登峰不禁摇头苦笑,在此之前他感觉老大就是个废物,但是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如果真的要进入溶洞的话,遇到大的水潭还得靠这只水耗子下去探路,而且老大在水下很是威猛,这次的先锋非它莫属了。 

    “你的伤咋样了。”铁鞋迈步的同时回头问道。 

    “灵气彻底恢复,伤口好了七八成。”左登峰出言说道。 

    “好的这么快。”铁鞋皱眉回头,普通人如果被匕首刺中至少也需要一个月才能复原,修行中人能快一点,但是快不了这么多。 

    左登峰叹气点头,任何时候只要肯动脑筋都会有所收获,他在养伤期间将体内过盛的阳气保留了一部分,将其运转到了左胸的伤口处,过盛的阳气令伤口周围体温升高,加速了伤口的愈合,他之所以在点头的同时叹气是因为他的这一灵感是受到了母亲生前腌制鸭蛋的启发,夏天天热半个月就能腌好,冬天则需要一个月。 

    “已经好的不慢了,你叹啥气。”铁鞋侧身躲过一处长垂而下的钟rǔ石,他屁股上先前被飞镖shè中,到现在也沒好利索。 

    “树yù静而风不止,子yù孝而亲不在。”左登峰再度叹气,母亲在世的时候他一个月只有四块大洋,家人的rì子过的很紧巴,如果母亲现在还活着,他一定会让母亲过上最好的生活。 

    铁鞋并不知道左登峰这话指的什么,他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他只想快点儿离开这里,此时他已经学聪明了,知道跟着蝙蝠粪向外走。 

    “等等。”左登峰感受到了前方隐约的光线,伸手拉住了铁鞋。 

    “她们还沒走。”铁鞋闻言转头而望。 

    “有可能。”左登峰点头说道,实际上他先前拉住铁鞋是为了让二人的眼睛有个适应外界强光的过程,不过那些忍者也的确有可能沒有离去。 

    “这都七八天了,她们为啥还不走。”铁鞋面露疑惑。 

    “打蛇不死必有后患的道理她们还是懂的,况且她们知道咱们就隐藏在这附近,很有可能会守株待兔,等咱们耐不住饥饿离开山洞再截杀咱们。”左登峰出言说道。 

    “阿弥陀佛,rì本人太坏了。”铁鞋闻言面露怒容,此时这句佛号背后的含义可不是我佛慈悲,他想说的应该是另外几个字。 

    二人停留了片刻快速向洞口走去,此时外面是正午时分,洞外的景物令左登峰忍不住想要提气长啸一吐心中闷气。 

    不过他虽然有这个念头却并沒有这么做,因为他听到了东侧草丛里传來了缓慢的呼吸声。 

    “她们真的沒走,现在咋办。”铁鞋低声问道,二人目前所在的位置并沒有暴露在敌人的视线当中。 

    “沒走正好儿,报仇去。”左登峰冷笑着摸了摸自己左胸的伤口,转而迈步向洞口走去。 

    “老衲也是这么想的。”铁鞋挠了挠自己的屁股快速的跟了上去……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四章 重见天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