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七十三章 九死一生

第二百七十三章 九死一生

左登峰闻言急忙回头,果不其然,猿飞千代已经破阵而出,带着剩下的四人急速赶來,那两具尸体已经被她们扔进了火堆毁尸灭迹。 

    二十里的距离对于她们來说也就是几个起落,用不了多久她们就能追上來。 

    “快跑吧。”铁鞋出言说道。 

    “不要凌空,不然她们会发现咱们,向西跑。”左登峰此时浑身已经湿透,有血有汗,此时全凭自己的意志支撑着沒有晕倒。 

    铁鞋闻言立刻扶着左登峰在林中向西疾奔,左登峰失血太多,步履踉跄,但是在生死关头他只能咬牙硬撑,此时绝对不能晕过去,不然就是死路一条。 

    二人此时位于一座山峰的山脚,沒跑出多远就在山yīn背后发现了一处山洞,山洞外长有杂草,很是隐蔽。 

    “进去躲躲吧。”铁鞋扶着左登峰走向山洞。 

    “不要进去,换个地方。”走到洞口之后左登峰艰难的开了口。 

    铁鞋闻言极为疑惑,但是他并沒有问为什么,因为左登峰此时已经开始咳嗽吐血,每说一句话都会有鲜血自嘴角溢出。 

    二人快速的顺着山脚向西环绕,片刻过后发现了另外一处很是宽敞的山洞。 

    “进去,选有风的路走,人参泡水给……”左登峰话沒说完就晕了过去,他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接下來是否能被猿飞千代她们找到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铁鞋见状急忙托起了左登峰,但是他并沒有立刻进入这处山洞,因为这处山洞外围沒有任何的遮蔽物,自远处可以清楚的发现这里,远远不如先前所见到的那处山洞隐蔽,不过犹豫再三,铁鞋还是托着左登峰进了眼前的这处山洞,这处山洞入口很是宽敞,进洞之后立刻出现了两条岔路,铁鞋按照左登峰昏倒之前交代的快速走进了有微风吹出的那条岔道。 

    山洞里黑暗cháo湿,洞顶不时有水滴滴下,前行数十米再度出现岔道,这次出现的岔道有三个,其中两个有微风吹出,铁鞋驻足岔路左右张望,左登峰只说挑有风的路走,却沒说都有风该选哪一条。 

    “喂,都有风咋办。”铁鞋摇晃着左登峰,但是左登峰根本就醒不过來。 

    彷徨片刻,铁鞋选了中间的那条岔路,进入这条岔路之后地面上出现了石笋,通道开始崎岖,铁鞋抱着左登峰侧身圈绕,片刻过后又有岔道出现,铁鞋只好再度乱闯,七圈八绕之下彻底迷路了,到最后只能在一处积水的水潭旁边停了下來。 

    左登峰之所以选择这里而不选择之前的那处山洞是因为那处山洞沒有微风吹出,说明那处山洞是条死路,藏身其中万一被发现了就会是瓮中捉鳖的局面,而这里略有微风,说明里面空间很大,有足够的藏身余地,不过铁鞋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根据左登峰交代的去办。 

    铁鞋将左登峰的木箱卸下,从里面找出了水壶,自水潭里灌上半壶清水,然后从自己的木箱里拿出一棵人参塞进了水壶,二人先前在湖南丛林里寻觅了大量的灵物,其中就有人参。 

    铁鞋将人参塞进水壶之后以双手捧托着发出灵气给予加温,修行中人都可以通过对灵气的压缩产生高温,铁鞋此举跟药罐子煎药的道理是相同的。 

    片刻过后,铁鞋放下了水壶,压缩灵气加温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他先前以寡敌众同样大耗灵气,此时竟然无法将水壶里的水彻底加热。 

    铁鞋放下水壶之后从左登峰的左手上摘下了纯阳护手,他知道这只护手的作用,带上纯阳护手之后很容易就将水壶里的水烧开,降温过后捏着鼻子给左登峰灌了下去,然后解开左登峰的衣扣检查他的伤势。 

    当看到左登峰的伤口以及因吸饱了鲜血而略显沉重的半边道袍时铁鞋对左登峰佩服到了极点,一般人流这么多血早就伸腿儿了,而左登峰竟然在受伤之后坚持了半个多小时布阵逃走,这需要多强的意志和求生yù望才能让他坚持到现在。 

    这么大的伤口按理说是需要缝上的,但是铁鞋根本就不会这些,他只能将身上的僧袍撕碎环胸包扎左登峰的伤口,包扎好之后铁鞋将左登峰倚上了洞壁,这么做的目的是让他的伤口处于闭合状态。 

    铁鞋不用伸手去试探左登峰的鼻息,因为他能听到左登峰缓慢的呼吸声,这表明左登峰虽然受伤很重却并沒有生命危险。 

    做完这些铁鞋才开始检查自己的伤势,那些围攻他的忍者也不是吃素的,幸亏那些人的目的只是拖住他,不然他很难全身而退,即便如此他也算不上全身而退,屁股上挨了一镖,背上还挨了一刀,好孬都是皮外伤,不打紧。 

    “十三好样的。”铁鞋冲蹲坐在左登峰对面的十三伸出了大拇指,先前十三潜伏在草丛里瞅准时机连抓带咬的放倒了一名藏在暗处准备偷袭的忍者,这让铁鞋对其刮目相看。 

    十三闻言转头看了铁鞋一眼,转而回过头再度直盯着左登峰。 

    铁鞋沒得到十三的回应,便开始检查老大的腿伤,一边检查一边大骂rì本忍者,先前混战之中老大仿效十三去攻击一名女忍者,可惜它压根就沒十三那么大的本事,但是它在对方起脚踹它的时候咬住了对方的脚背令其中毒身亡,也算是忠心护主,立有功劳。 

    铁鞋是佛门僧侣,虽然破了戒,却并不会骂人,翻來覆去也就那几句,事实上他骂错了,老大之所以受伤跟那女忍者沒关系,它是被左登峰出阵的时候给踢瘸的。 

    救下了左登峰,表扬了十三,安抚了老大,铁鞋开始好奇的研究纯阳护手,他修炼的洗髓经走的是纯阳一路,通过纯阳护手发出的纯阳真气比左登峰霸道许多。 

    有些事情是极为巧合的,左登峰在昏迷之前将接下來的事情进行了安排,选择了逃跑的路线躲避追捕,命铁鞋为他灌服参汤以人参吊命,这些事情看似处理的毫无遗漏却暗藏了一个巨大的隐患,那就是他重伤之下忘记了摘下纯阳护手。 

    他的yīn阳生死诀虽然被废,体内yīn阳失衡的情况却并沒有得以改善,若同时佩戴两只护手,在昏迷的时候势必无法调和体内yīn阳,由此会导致体内阳气过盛,倘若在这种情况下再服食阳xìng很重的人参,那就会出现极度的虚热,会有丧命之虞,铁鞋无意之中摘下了他的纯阳护手,事实上是救了左登峰一命。 

    一开始铁鞋还担心那些忍者会找來,但是过了大半个时辰仍然沒有动静,铁鞋终于放下心來开始盘坐休息。 

    一觉醒來,左登峰还处于昏迷之中,铁鞋自左登峰的木箱里找出食物分出老大和十三,老大倒是吃,可是十三并不进食,一直坐在左登峰对面直盯着左登峰。 

    铁鞋懂得医理,知道人参大补气血,于是便如法炮制的为左登峰又熬了一次参汤,一株人参熬完三次左登峰还是沒醒,不过气息倒是粗重了不少。 

    由于身处漆黑的溶洞,铁鞋并沒有准确的时间观念,他也不能确定外面那些忍者是不是已经走了,不过他压根儿也沒想过要出去,这里既安静又安全,是最佳的养伤场所。 

    唯一令铁鞋感到不满意的是喝了山洞里的水就会拉肚子,不过很快他就弄明白了溶洞里的水必须得烧开才能喝。 

    第三天的清晨左登峰终于醒了,睁开眼睛之后首先看到的是溶洞里的石笋和坐在他对面的十三,这让他心中大定。 

    “咦,你醒啦。”铁鞋听到十三的叫声,回过头发现左登峰已经睁开了眼。 

    “过去多久了。”左登峰低声发问,呼吸之间左胸传來的疼痛令他不敢大声说话。 

    “有个两三天了,你饿不饿。”铁鞋放下了手中的水壶,这几天他往水壶里塞了好几颗人参,这些人参塞进去之后就很难拿出來,他此刻正在想办法往外掏。 

    “不饿。”左登峰缓慢的出了一口气,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只要还活着,其他的一切都好说。 

    “十三这几天一直坐那儿看着你,真是个好猫。”铁鞋指着已经走到左登峰手边的十三大加赞扬。 

    “它是我的家人。”左登峰抬起右手摸了摸十三的脑袋。 

    “你去不去茅房。”铁鞋出言问道。 

    “不去。”左登峰虽然醒來,却仍然感觉极为疲惫,失去的鲜血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补的回來的。 

    “你喝不喝水。”铁鞋再问。 

    “不喝。”左登峰缓缓摇头,铁鞋的殷勤令他略感疑惑。 

    “老衲这几天一直用这只纯阳护手给你煎药,很是合用。”铁鞋摇晃着自己的左手。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转而闭上了眼睛。 

    “真是太好用了。”铁鞋又补上了一句。 

    左登峰闻言睁开了眼睛,他先前沒有听出铁鞋的言外之意,这次算是听懂了,铁鞋想要这只纯阳护手。 

    “还给你吧。”铁鞋见左登峰一直看着他,讪讪的将纯阳护手摘下來递向左登峰。 

    左登峰先前之所以沒有立刻将纯阳护手送给铁鞋,是在考虑纯阳护手发出的阳气会不会加重铁鞋的疯癫,仔细想过之后感觉不会有这种副作用,铁鞋既然喜欢,送给他也无妨,况且他rì后要跟随自己四处奔走,佩戴纯阳护手也安全一些。 

    “大师曾经救过我的命,这只纯阳护手我就送给你了。”左登峰出言笑道。 

    铁鞋闻言老脸开花,这几天他一直盘算着怎么能将这个有趣的护手要來,沒想到左登峰这么大方的送给了他,欢喜之下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你要再被人抓走,老衲一定还去救你……”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三章 九死一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