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日本黄花

第二百七十一章 日本黄花

夏rì的午后是人最为慵懒的时候,国民党的辖区,饱餐过后,铁鞋随行,这些都令左登峰的jǐng惕xìng降到了最低点,他怎么也沒想到铁鞋会对他下手,这一刻他首先想到的是铁鞋之所以对他下手是因为先前关于佛珠的争论,但是一向大度宽仁的铁鞋怎么可能因为一点儿口角之争而对他痛下杀手,可是左胸的剧痛却清楚的表明铁鞋冲他下手了,而且下的是死手。 

    突如其來的变故令左登峰的思维变的很是迟缓,脑海里除了疑惑还有另外一个念头,那就是铁鞋可能是神智又出了问題,但是铁鞋曾经救过他的命,即便铁鞋伤害了他,他也不能对铁鞋痛下杀手。 

    人在生死关头所想的事情反应了一个人本质的善恶,左登峰的这一想法令他沒有在第一时间施出玄yīn真气去反击铁鞋,但是瞬间过后他就知道自己犯了个致命的错误,他感受到了铁鞋手中的匕首有旋拧的征兆。 

    人如果被匕首刺中左胸,只要沒刺中心脏就有生还的可能,但是一旦平着刺入的匕首在伤口处被旋拧竖立,伤口就会扩大并大量出血,即便不割破心脏生存的可能xìng也微乎其微。 

    这一刻左登峰知道此人绝对不是铁鞋,因为铁鞋即便疯癫也不会有旋转匕首的心计,最主要的是铁鞋也从未佩戴过匕首,但是他明白的太晚了,此时不管是出手反击还是抽身后退都晚了。 

    十三对左登峰极为忠诚,见他遇袭立刻做出了反应,第一时间尖叫着扑向了对面的敌人,愤怒之下速度极快,叫声传到左登峰耳中的时候它已经冲到了敌人的面前,红sè的利爪快速探出,急扫对方咽喉。 

    对方先前可能沒有将十三考虑在整个偷袭的计划当中,因此十三的突起援救令其大感意外,由于十三是从左登峰的左侧扑來的,对方右手持有匕首,左手无法伸到右侧进行快速的封挡,即便如此对方也并未后撤,而是急速向左侧歪头,此举的用意非常明显,对方是想避过十三的攻势之后继续搅动匕首取他xìng命。 

    左登峰自然不会放弃这转瞬即逝的保命机会,此时他面临着后退和将对方击退两种选择,左登峰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因为一旦主动后退势必会将匕首自伤口中拔出,届时将会大量失血,只有使用灵气击中对方前胸才有可能令对方受创之下下意识的松手,将匕首留在伤口里。 

    距离较近,事发突然,左登峰根本來不及施出全力,这一掌只施出了五成灵气,击中对方前胸之后他立刻感觉出了对方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忍者,因为此人胸部为横向包裹,而非国人常用的肚兜。 

    令左登峰沒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经受住了自己的这一掌,而且在中掌之后急速抽出匕首闪身后退,根本就不给他发出玄yīn真气的机会。 

    匕首被拔出之后左登峰立刻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与此同时鲜血急涌而出,呼吸不畅表明对方这一刀已经刺伤了他的肺脏,情急之下左登峰顾不得多想,立刻抬手封点自己天池,期门,神封三处重穴试图止血,但是将这三处穴道封住之后伤口的鲜血不但沒有止住还加速向外狂喷,左登峰这才想起受伤部位在心脏附近,点住那三处穴位会令四肢和头部的血液无法回流,也会令心脏泵出的鲜血加速喷出。 

    此时十三已经前往追袭对方,左登峰无奈之下只能松开自己的穴道任由鲜血外涌,转而急速上前攻向甩刀急斩十三的敌人。 

    对方此时已经撤除了东瀛幻术回归本來面目,此人并沒有穿着寻常忍者的紧身衣,而是穿了一身紫sè轻裳,年纪在三十岁上下,高约五尺,黑发垂腰,面容娇美,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对方眼见左登峰闪至,立刻隐去了身形,此时左登峰yīn阳生死诀已废,无法感知对方的位置,对方消失之后左登峰探手抓起十三向铁鞋所在的树林疾掠,他已经听到了树林里传來的打斗声,这说明对方不止一人。

    他有伤在身,失了先机,必须先离开这里再做打算,硬拼不是办法,因为根据对方能硬受他五成灵气而毫发无损來看,这个紫衣女子的修为应该跟他在伯仲之间,拥有这种修为的忍者无疑就是藤崎正男所说的rì本国修为最高的人,左登峰猜到藤崎正男所说的那个人也是巅峰修为,但是沒有想到此人会是个年轻的女人。 

    左登峰刚刚掠起便听到了破风声,rì本忍术虽然可以隐藏身形却无法隐藏掉移动时的破风声,根据右侧传來的破风声來看此人所使用的身法略逊于他的风行诀。 

    “留下。”就在左登峰暗自皱眉之际,那紫衣忍者在右侧现身,这一次她沒有使用武士刀,而是以右掌发出灵气前來阻截。 

    这短短的两个字是用rì语发音的,声音慵懒而妩媚,不似斗法拼命时的语气,倒很像随意闲谈,另外此人的声音并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尖声,而是带有一种成熟女人的平韵,根据声音來看此人的真实年纪应该不止三十岁。 

    左登峰见状甩手将十三扔向东南方向的树林,他这么做的目的有二,一是让十三可以有藏身之处,二是让它在暗中帮助铁鞋,此时铁鞋不时自树林之中跃起,但是每次跃起都会被四周的暗器逼下去,这就表明铁鞋是被多人围攻的,不过对方既然使用暗器就表明不是绝顶高手,铁鞋应该沒什么危险,最主要的是根据那些暗器shè出的位置來看,对方只是想拖住他。 

    扔飞十三,左登峰立刻转身迎向右侧的紫衣忍者,这一次他是提起了十成灵气的,他有伤在身,不能久耗,拼尽全力,力求一击制敌。 

    对方虽然主动出掌,却并沒有率先发出灵气,这说明她采取的是守势,见此情形左登峰立刻将玄yīn真气逼出,以免二人对掌之后灵气受阻发不出玄yīn真气。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气爆之声,二人双双后退,左登峰在后退的时候喜忧参半,喜的是先前的一掌他已经将玄yīn真气攻进了对方体内,忧的是二人对掌造成了他体内灵气的强烈波动,导致了左胸伤势加重,鲜血狂喷三尺。 

    紫衣忍者被击飞之后犹如随风柳絮悠然后退,这是减轻对方灵气伤害的最好办法,左登峰只瞥了对方一眼便低头查看自己的伤势,对方先前的一刀是扎向心脏的,但是出刀的时候他恰好转身,匕首扎偏了半寸,伤口位于心脏的左下方,这样的伤口需要大量的棉布包扎,可是眼下根本就无处可寻。 

    如果换做平时他一定会强行止住退势上前补上一掌,但是此时他已经额头见汗,呼吸不畅,倘若强行止住退势必然会令伤势加重。 

    “大师,不要恋战。”左登峰后退的同时出言高喊,目前的形式对二人极为不利,只能逃走,绝不能恋战。 

    “这里咋会有rì本人呢。”铁鞋的声音自树林之中传來。 

    铁鞋的疑问也正是左登峰的疑问,chóng qìng是国民党的总部,外围防守森严,这些人的衣着样貌和举止很容易就能看出是rì本人,她们是怎么來到这里的。 

    左登峰后退数丈落于地面,此时那紫衣忍者也止住了退势,左登峰摁住左胸伤口抬头看向那紫衣忍者,发现此人的衣服和头发已经被玄yīn真气冻出了寒霜,连眉毛也是如此,但是她并沒有被彻底冰封,落地之下耸肩扭腰缓慢的活动着肢体。 

    这一幕令左登峰暗自皱眉,玄yīn真气是yīn寒之气,可以冰封万物,虽然受伤之下灵气减弱,却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只有纯yīn之体的女子才会对玄yīn真气具有较强的抵抗能力,由此可见这个年岁不小的紫衣忍者是个rì本的老黄花。 

    紫衣忍者落地之后一边缓慢的活动肢体一边冲左登峰投來了妩媚的微笑,与胜利得意的笑容不同,她笑的极为自然,这种笑容表明了此人的心理素质极好,她落地之后并不急于攻击,而是在拖延时间,她非常清楚只要拖延足够的时间左登峰的鲜血就得流光。 

    紫衣忍者的笑容令左登峰极为震怒,但是他很清楚眼下的局面对自己非常的不利,紫衣忍者派人围住了铁鞋來牵制他,令他不能撇下铁鞋独自逃生,倘若沒有受伤,左登峰有七成把握将击败此人,但是眼下他沒有半点儿胜算。 

    毫无疑问这个紫衣忍者是藤崎樱子自rì本请來的,倘若当rì斩草除根杀了藤崎樱子就不会有今天的危急,但是左登峰却并沒有后悔当初放走藤崎樱子,他的头脑非常清醒,意志坚定毫不杂乱,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原因,一旦做了就绝不后悔。 

    左登峰此时心中最大的困惑就是这些rì本人为什么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为什么能在国民党的地盘肆意设伏,所有的这一切沒有内应是绝对做不到的。 

    不过这些问題都可以等到以后再想,当前最为紧要的是逃出去,大量失血令他汗如雨下,肺脏受伤令他呼吸困难,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得倒下。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一章 日本黄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