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佛门法器

第二百六十九章 佛门法器

二人來到金泽九州分铺的时候孙奉先正在当铺正厅坐着喝茶,见二人到來急忙起身相迎。 

    “你怎么來了。”左登峰见到孙奉先很是意外,因为安徽到chongqìng有两千多里,孙奉先这个娇生惯养的少东家竟然在三天之内跑了这么远的路。 

    “多rì不见,就趁这个机会过來看看左大哥。”孙奉先拱手笑道,二人虽然见面不多,但是打交道的次数不少,故此孙奉先以大哥称呼左登峰。 

    “难得你有这份心,这位是少林高僧明净大师,人称铁鞋。”左登峰冲孙奉先做了介绍,孙奉先闻言急忙同铁鞋见礼,铁鞋大度还礼。 

    “最近生意还好吗。”左登峰点头笑道,上一次孙奉先明智他修为已失还送钱给他,这让左登峰对他印象很好。 

    “有大哥墨宝镇宅,连rì本人都不敢为难我们,大哥请,大师请。”孙奉先说着伸手将二人迎向后厅。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转而跟着孙奉先绕过柜台走进了后厅,后厅通往后院,是招呼贵客以及当铺自己人喝茶议事的地方,内厅正中此刻正放着一个木箱,见到这个木箱左登峰第一时间想起了自己曾经待过的囚笼,因为这个木箱跟马车拉着的囚笼大小相仿,唯一不同的是这个木箱是全密封的。 

    “上茶。”孙奉先将二人请入座位,转身冲跟來的伙计开了口。 

    在二人到來之前当铺内部已经做好了接待的准备,片刻过后茶水点心,水果干果全部上齐,十三碟子里盛的是特地自百里之外拉來的山泉水,后厅四角以铜盆放着冰块降温,为了招待左登峰,孙奉先可谓是挖空了心思,考虑的极为周到。 

    左登峰端茶即放,孙奉先会意,自怀中掏出钥匙,走上前去打开了木柜,木柜里面还有铜柜,打开铜柜,里面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匣子和箱子。 

    “我知道大哥是道门中人,这些东西是我近段时间在全国各地搜集來的法器,虽然法器圣洁不沾铜臭,但是这些法器的确是价值不菲,兄弟我凑齐这些法器着实费了一番功夫。”孙奉先冲两个年轻的小伙计使了个眼sè,后者立刻将木柜里的箱子盒子搬到长桌上左右陈放。 

    左登峰闻言挑眉看了孙奉先一眼,孙奉先邀功的言语令他微微不快,但是他并沒有说什么,而是端起茶杯安静的等待对方将东西放好。 

    “大师,这是左真人命我为大师准备的,请上前一观。”孙奉先指着放在长桌北侧的那些箱子冲铁鞋说道,此人心xìng玲珑,知道该说什么,明着告诉铁鞋这些东西是左登峰命他准备的。 

    “阿弥陀佛,你为老衲准备了啥。”铁鞋闻言愕然的看向左登峰。 

    “我也不知道,走,看看去。”左登峰冲铁鞋笑了笑,转而放下茶杯离座站起,走向了北侧那些箱子盒子。 

    “大哥,这些东西全部來路光明,不涉偷抢。”孙奉先说着打开了一个一尺见方的红木盒子,拿出了一件红黄绿三sè相间的袈裟递给了左登峰。 

    左登峰探手接过,入手之后立刻眉头大皱,普通袈裟不过两三斤,而这一件至少有十几斤,整个袈裟有七分黄,两份红,一分绿,庄严,大气,神秘。 

    “这件三sè袈裟使用了孔雀羽,应该是皇家出來的东西。”左登峰将那件袈裟递给了铁鞋,铁鞋接过好奇的上下打量。 

    “大哥好眼力,这是康熙赐给行痴的袈裟,但是行痴因它太过炫丽并沒有接受,黄sè的是野生冬蚕丝,红sè的是高丽紫金线,绿sè的是西域孔雀羽,神异之处是不沾凡尘,不惧雨雪。”孙奉先出言说道。 

    “花费了多少。”左登峰点头问道,野蚕因为沒有人类的照顾,普遍生长较慢,很难积蓄足够的营养变成蚕蛹,但是天气转冷之后它们还是会无奈的吐丝结茧,不然的话就会冻死,由于营养不够它吐出的丝就会发黄,之所以发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它将自己体内的所有jīng华都吐了出來,结茧以后蚕就死掉了,留下的蚕丝又细又韧,无需染sè还不附着灰尘,高丽在清朝时期是向清朝纳贡的,进贡的金子就是泛红的,通常被清廷用來制作自用器物,与以上两种事物相比,孔雀羽毛最难得,因为只有公孔雀的尾羽才能被剪裁下來拧成丝线,一只孔雀尾羽至多拧出三寸长短的丝线,这件袈裟使用了这么多的孔雀羽毛,恐怕得有上千只公孔雀被薅成秃尾巴鸡,孔雀羽毛内含少量油脂,所以这件袈裟不沾水。 

    “这件袈裟沒用花钱,是商会同仁送给大哥的。”孙奉先出言笑道。 

    “嗯,代我谢谢他。”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在此之前孙奉先并沒有给铁鞋准备东西,三天前才接到他的通知,仓促之间只能向其他同行求助,为铁鞋准备的东西极有可能都是从别人那里弄來的。 

    “阿弥陀佛,这件袈裟是给老衲的吗。”铁鞋插嘴问道。 

    “是的,穿上它你就是皇上他爹了。”左登峰出言笑道,这件袈裟是康熙送给他爹顺治的,价值无法估量。 

    “阿弥陀佛,老衲愧受,多谢施主。”铁鞋闻言急忙冲孙奉先道谢,他非常喜欢这件袈裟,不过他喜欢的不是袈裟的价值,而是袈裟的含义,佛教有位孔雀明王,这位法王擅解人之罪业,所以佛门僧人都知道用了孔雀羽毛的袈裟可以消除罪业,为袈裟极致。 

    “大师,这些都是左真人命我为你准备的。”孙奉先急忙站到了一旁。 

    铁鞋闻言转头看了左登峰一眼,并沒有冲他道谢,僧人也是人,也有朋友,他现在已经把左登峰当成朋友了,朋友之间自然不用客气。 

    “这双僧鞋与袈裟是一起的。”孙峰先又打开了另外一只木盒,取出了一双僧鞋,这双僧鞋与普通露脚背的僧鞋不同,它的鞋帮比较高,鞋底与鞋帮连接处有一寸左右的硬边,硬边的作用是为了合脚,如果脚比鞋大,穿上鞋之后鞋帮上的硬边就能成为鞋底的一部分,这一设计极度人xìng化,显示出了康熙对父亲的孝心,其实沒有硬边铁鞋也能穿,因为清朝皇dìdū是满族人,还往往带有蒙族血统,身材都比较高大,身高跟脚基本上是成比例的。 

    “阿弥陀佛。”铁鞋欢喜的接过那双僧鞋,五大皆空那是佛的境界,僧人是到不了的。 

    “这只金钵用十只西汉马蹄金打造,重五斤二两,时间仓促,委屈大师了。”孙奉先面带愧sè。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老和尚倒也不客气,直接道谢。 

    “我上次给你那个呢。”左登峰出言笑问,在金鸡所在金塔中铁鞋曾经拿走过一个金钵。 

    铁鞋闻言愕然望天,努力着回忆着那件金钵的下落。 

    “这支九环锡杖是唐代的东西,主人已经无法考究了,铜环缺失了三个,我命手下的工匠连夜补上了三个软玉玉环,金镶玉,摇之不碎。”孙奉先打开了最大的那个长条木箱。 

    “大师,你要这个好像沒什么用。”左登峰拿过那支锡杖摇晃了几下,佛门的锡杖有五个作用,一是宣讲佛法的时候做为法器,铁鞋是疯子,肯定沒人请他**,第二个作用是游方的时候护身,铁鞋一身灵气修为,谁敢难为他,锡杖的第三个作用是在野外行走的时候打草惊蛇,铁鞋在地面上的时间沒有在天上的时间多,第****是岁数大了当拐杖,铁鞋修为高深,到死都用不着拐杖,第五个作用是化缘的时候摇晃着锡杖,让铜环发出声响,提醒主人家出來施舍,铁鞋自从跟了他根本就用不着要饭了,退一步说即便rì后要饭,端着个明晃晃的金饭碗,人家不抢他饭碗才怪。 

    铁鞋此时还在回忆先前那个金钵的去处,压根儿沒听到左登峰的话。 

    “大哥,这是好东西。”孙奉先卖关子似的指着一个石匣,放置佛门器物的北侧只有这一个匣子是石头的。 

    “什么。”左登峰出言问道。 

    “水晶佛珠。”孙奉先打开石匣,将石匣推到了左登峰的面前。 

    左登峰低头下望,发现这些水晶佛珠颗颗都有鸽卵大小,晶莹剔透,毫无瑕疵,珍珠有瑕水晶无暇,这是判断真假的标准。 

    “多少颗。”左登峰出言发问,佛珠也有三六九等,最好的是菩提佛珠,其次就是水晶佛珠,相传佩戴水晶佛珠可以将功德扩大万万倍。 

    “一百零八颗,还有另外两颗备用。”孙奉先出言说道。 

    “谢谢,你真是费心了。”左登峰冲孙奉先道谢,水晶打磨不易,大小相等极为难得,最难得的还是孙奉先的一片心意,佛门的佛珠颗数也不一样的,禅宗和尚是一百零八,密宗是一百一十,孙奉先明显翻阅过佛教经典。 

    “时间仓促,沒凑齐十八件,兄弟很惭愧。”孙奉先出言说道,比丘有十八件法物,孙奉先只凑齐了出行的几件,不过时间仓促,已经很不错了。 

    “说这话就见外了。”左登峰出言笑道。 

    孙奉先闻言面露喜sè,转而走到了长桌南侧,“大哥,过來看看兄弟为你准备了什么……”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九章 佛门法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