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六十七章 二郎真君

第二百六十七章 二郎真君

“啊,。” 

    “啊,。” 

    左登峰这话一出口,铁鞋‘啊’,旁边的老头也‘啊’,铁鞋惊讶是因为他本身就是光头,他不知道左登峰要杀哪个光头,卖夜宵的老头惊讶是因为他先前刚刚说出了总统府的位置,他知道左登峰要杀哪个光头。 

    “深更半夜的你要杀谁。”铁鞋疑惑的看着挑着担子跑掉的老头儿。 

    “国民党的老大,姓蒋那个光头。”左登峰森然冷笑,高深修为带來的巨大能力令他产生了为所yù为的想法。 

    “阿弥陀佛,此事万万使不得呀,曾有我佛高僧下过偈语,非菩萨不可以降灵龟,你可千万别去惹祸。”铁鞋闻言面露惊恐。 

    “什么意思。”左登峰皱眉发问,由于修行要旨的不同,苦修來世的佛门对于前生今世的预测要远高于道家。 

    “菩萨者,男生女相,灵龟者……说不得呀。”铁鞋话说一半又憋了回去。 

    “什么乱七八糟的,快走。”左登峰再度冲铁鞋扬了扬手。 

    “那人不能杀,杀了要惹祸的,再说你也杀不了。”铁鞋连连摇头。 

    “嗯,你说的对,我听你的。”左登峰闻言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这就是了,咱们找地儿挂单吧。”铁鞋沒想到左登峰会听从自己的劝解,不过能令一意孤行的左登峰改变主意铁鞋还是很高兴。 

    “是落脚不是挂单。”左登峰点了点头,转而调头向北走去,chóng qìng境内有两条江流,二人目前在双江南侧,片刻过后左登峰找到一家高级旅店下榻,不怕形象怪异,不怕衣衫褴褛,只要有钱哪个旅店都欢迎。

    这一次左登峰破例要了两个对门的房间,铁鞋住北他住南,进屋之后左登峰立刻躺卧休息,睡觉之前强烈提醒自己次rì三点起床,一觉醒來正是凌晨三点。 

    “十三,跟我走。”左登峰穿衣服的时候十三已经醒了,此刻正瞪着猫眼看着他。 

    十三闻言立刻自床上跳了下去,伸完懒腰跑到门口等待左登峰开门。 

    “过來。”左登峰冲十三招了招手,示意不走门,尽管他的修为已经极为高玄,但是在做什么危险的事情的时候还是会带上十三,有十三在外放哨他心里踏实。 

    左登峰拉开窗户带着十三飘然而下,步行一段距离之后才施展风行诀急速往西南方向疾掠,铁鞋的听力很敏锐,距离太近的话他能听到破风声。 

    左登峰并沒有带走木箱,即便铁鞋发现他不屋里只要看到木箱在,就知道他一定还会回來。 

    在急速飞掠的同时左登峰在脑海里快速的进行着思考,他之所以要前往总统府并不单纯为了报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想见见这位国民党的一号人物,总的说來还是好奇之心占了上风,倒不一定真要杀了对方。 

    左登峰从未來过chóng qìng,也不认识路,只是根据昨天那个卖夜宵的老者所说大致位置,望西南方向疾掠,两百里后左登峰凌空定住身形低头环视,此时已经到了郊区,左右全是山,他根本就不知道哪一座才是老头所说的黄山,而此时天sè还未放亮,周围也无人迹,问也沒地儿问。 

    迟疑片刻,左登峰忽然想到对方是重要人物,周围肯定有军队保护,想及此处立刻在这一区域纵横寻找,沒过多久他就发现一座海拔不高但风景秀丽的山中隐藏着一些建筑,周围有着大量哨兵穿梭jǐng戒。 

    这些建筑里有两层和三层小楼,小楼是欧式风格,一看就不是普通别墅,如果是商贾富豪也不可能有军人站岗,所以左登峰知道自己找到地方了。 

    如果是单纯來杀人,最好的方法莫过于速战速决的闪电战,可是左登峰并不想杀光头,他骨子里只是抱着吓唬吓唬对方的念头,一來光头现在还在抗rì,二來铁鞋说过光头不能杀,他沒多少寿命了,万一杀了光头可别把自己也给折死了。 

    沉吟再三,左登峰自远处落下了身形,步行靠近了山中的那处建筑群,十三照例在草丛中隐藏尾随。 

    “口令。”左登峰沒走出多远,负责jǐng戒的哨兵就发现了他。 

    “我不知道口令。”左登峰平静的说道。 

    这话一出口,对方立刻提高了jǐng戒,几道手电筒的亮光照向了他。 

    “这里是禁区,快走吧。”哨兵见左登峰衣衫褴褛且沒有携带武器也就沒有难为他,摆手示意他赶快离去。 

    “你们听说过残袍左登峰这个人吗。”左登峰抬高了声调,他已经沒有任何的后顾之忧,所以无需隐瞒姓名,此外他也并不想伤害这些人,能吓住的时候最好还是不杀。 

    此言一出,不远处的哨兵立刻拉枪上膛,与此同时周围那些哨兵开始向此处聚集,不过他们并沒有高声叫嚷,而是尽量降低移动造成的声响,很显然他们担心吵到小楼里正在休息的重要人物。 

    “你是谁。”一名上尉出言问道。 

    “我就是左登峰,我想见见总统,我不会伤害他,也不想伤害你们。”左登峰随口说道,对方既然担心吵到里面的人那就表示他们不会随意开枪。 

    “快走,不然我们开枪了。”那名上尉无疑是这群哨兵的头头。 

    “张连长,怎么能对左真人这么无礼。”就在此时,自不远处的小路上走來了一个年轻人,此人年纪与左登峰相仿,面目俊朗,中等身材,头发不长,带着一副金边眼镜,穿着很是随意,此刻正一边系着衣服扣子一边向众人走來。 

    “打扰高局长休息了。”上尉转头冲那个年轻人敬了个礼。 

    “久仰左真人大名,今rì有缘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啊。”年轻人冲那上尉摆了摆手,转而走到左登峰面前冲他抱了抱拳。 

    “道友客气了。”左登峰稽首还礼,这个年轻人虽然先前行的是抱拳礼,但是他的左右拇指是交叉的,这是道门低级稽首礼的姿势,所以左登峰在第一时间就确定此人是道门中人。 

    “左真人真是法眼如炬啊,你们退下吧,这件事情我來处理。”年轻人冲那些荷枪实弹哨兵摆了摆手,这些哨兵似乎对他很是敬畏,闻言立刻左右散去,各行其责。 

    “高局长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足见高局长有过人之处。”左登峰出言说道,他yīn阳生死诀已废,无法察觉感知对方的修为,但是他却知道对方是个高手,第一,此人知道他的名号却仍然能坦然自若,这说明他有恃无恐,第二,先前那些哨兵说话的声音很小,并不足以传到百丈外的小楼,此人之所以出來并不是被说话声惊出來的,而是察觉到了他的到來。 

    “客气,客气,不知左真人今rì到访有何指教。”年轻人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脸上的金边眼镜也显得此人极有书卷气息。 

    “我想见总统。”左登峰直言不讳。 

    “委员长为国rì理万机,为民cāo心劳力,恐怕沒有时间接见左真人。”年轻人出言笑道,他虽然在笑却面露不满,因为左登峰太狂妄了。 

    “如果让我顺利见到总统,我不会硬闯。”左登峰也在笑,虽然对方可能身拥道法,左登峰却并沒有把对方放在眼里,因为他现在的修为已经是人类所能达到的最高点,即便有灵气修为与他相仿的速度也沒他快,即便有灵气和速度都相仿的他也不怕,因为他还有玄yīn真气,玄yīn真气虽然是左道旁门,却无人能够抵御,现在的他是名副其实的左登峰。 

    “你的意思是如果不让你见,你就硬闯。”年轻人怒目看着左登峰。 

    “是的。”左登峰正sè点头,他知道自己的自负令很多人讨厌,但是他根本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因为他的一身修为得來的极为艰难,且寿数将终,一个知道自己死期的人沒疯掉已经很难得了,怎么可能还会保持所谓的低调,又有什么必要在乎别人的看法。 

    “请。”年轻人闻言伸出右手做出了邀客的姿势,虽然姿势和语气是邀客,但是眼中的怒意却说明他会出手阻拦。 

    “我是三分yīn阳的修为,真要动手,你拦不住我。”左登峰见状并沒有向前,而是急速后退百丈,顷刻之间电闪而回抬手将路边的一株大树彻底冰封,他此举还是不想伤人,但是他有十成的把握对方沒他厉害,这种情形就像牌九拿到了至尊,底气十足。 

    果不其然,年轻人愕然震惊的看着挂有寒霜的松树,良久之后缓缓摇头,“我的确拦不住你。” 

    “我并无恶意,只想见见总统,烦劳兄弟上去通传一声。”左登峰见好就收。 

    “委员长的照片在报刊上都有登载,而且……” 

    “我想见他本人,要不这样吧,我在楼下等着,你让他在楼上打开窗户。”左登峰打断了对方的话。 

    “好吧,请左真人随我來。”年轻人犹豫了片刻同意了左登峰的要求,他本身是二分yīn阳的修为,是光头的贴身侍卫,他都拦不住左登峰,那些哨兵更是白搭。 

    二人到了楼下,年轻人进了那栋三层小楼,片刻过后二楼一处房间灯亮了,左登峰凝神细听,发现那个青年人正在通报,理由是有半仙之体的修行中人非常仰慕委员长。 

    片刻过后窗户被推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站到了窗户边,左登峰平地升起,稽首与之见礼,对方雍容大度的点头回应。 

    十几秒钟之后左登峰运转灵气往东去了,光头跟照片上一样,一点儿都不像乌龟,相反的,此人极具威严,很是正气。 

    左登峰在众目睽睽之下凌空而去,十三见他离去也随即跟上,一人一猫凌空东去很有几分仙气,以至于众人连声惊呼“二郎真君显灵。” 

    左登峰闻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转而低头看向十三,“你很像一条狗吗。”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七章 二郎真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