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去杀光头

第二百六十六章 去杀光头

“阿弥陀佛,挖坟掘墓大伤yīn德,有你后悔的那天。”左登峰的怒吼将铁鞋引了过來“我不后悔的不是挖坟掘墓,算了,帮忙把这木枕放回去。”左登峰拿起木枕塞给了铁鞋,他要的答案已经找到了,沒必要再从这里滞留,人生轨迹已然注定,但是路还沒有走到尽头。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铁鞋看了一眼棺材里掉了头的尸体连颂佛号,跟着左登峰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 

    “停了吧,到此为止。”左登峰闪身掠到正在划分坟墓范围的黄毛狐狸身侧出言说道,后者闻言点了点头,转而跑向放置衣服的地方幻化人形穿上了衣服。 

    “劳烦你这么长时间,这株何首乌送给你,不要推辞。”左登峰自铁鞋的木箱里拿出一株成形何首乌递给了中年女子,这株何首乌已chéngrén形,是他自三夜蟒守护的悬崖上挖取的,有大补灵气之效。 

    “妾身万万不敢。”中年女子知道这种东西的贵重,连连摆手不敢承接。 

    “回去吧,路上小心点。”左登峰将何首乌递给了中年女子。 

    中年女子见他神情严肃,不敢再做推辞,连声道谢之后拜别而去。 

    “那是给老大准备的,你怎么给了狐狸jīng。”铁鞋见那中年女子离去,立刻叫嚷着埋怨左登峰轻易将灵物送人。 

    “人家出力了。”左登峰出言说道。 

    “那是给老大的。”铁鞋很不舍得那枚何首乌,他对老大很好,几乎就是当儿子养的。 

    “这些东西沒什么特别的,以后给老大弄几件上品。”左登峰转身向西北走去。 

    原本散落在外的尸骨被他扔回了坟坑,转而一一回填,其实这些尸骨也分不清谁是谁了,靠哪个坟坑近就往哪个坟坑扔,快速的将那些被挖开的坟坑填好,铁鞋唱了几遍超度的经文,二人离开此处向chongqìng进发。 

    黄毛狐狸先前说的沒错,西北四百里外就有人家,一打听的确是chongqìng地界。 

    南京被rì本鬼子占了之后国民党就跑chongqìng來了,这里是国民党的大本营,驻军很多,居民也多,chongqìng外围住了大量逃难过來的外省“下江人”,这些从浙江,安徽,江苏,上海等地跑过來的外乡人大多以农耕为生,但是chongqìng是山城,山多地少,所以这些人的rì子都很贫苦,高耸的颧骨和干瘪的脸颊说明这群人一直处于半饥饿状态。 

    不过进入chongqìng市区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这里的繁华程度不次于大上海,高楼林立,汽车穿街,商铺琳琅,霓虹耀眼。 

    左登峰认准了金泽九州,傍晚时分到了城区之后立刻找到金泽九州的分店,将木箱里那些宝石出手,他是老顾客了,这里的朝奉虽然沒见过他本人,但是十三和木箱是他的招牌,所以他一进门就被认了出來,上茶过后关门闭户全体出动开始清点,点心频上,茶水频换,三个小时过后得出了大致价值,是上次自王陵里背出的东西价值的三倍。 

    古代有个说法,“天子爱玉,诸侯喜金,大夫储马,百姓藏布”,说的是不同阶层的人不同的喜好,事实上珠玉宝石的价值远比黄金要高的多,左登峰背出的都是浑圆的宝石,这些宝石是被地下水冲刷磨圆的,圆形宝石价值最高,此外沒有见过阳光的宝石sè泽更晶莹,更纯粹,加上先前那些左登峰怀疑是钻石的白sè晶体被证实为的确是钻石,所以左登峰这一箱子背出了十几万两黄金,这还是战争时期的价格,和平时期还要翻倍,这么多钱金泽九州是拿不出來的,左登峰也沒准备要这笔钱,到最后孙奉先电话与之商谈,让他留下了指模,只要有需要,有徽商的地方就能拿钱,用多少拿多少。 

    “你摁个手印。”左登峰指着印泥模板冲铁鞋说道。 

    “干啥。”铁鞋愕然转头,他并沒有听到孙奉先在电话里跟左登峰说的什么。 

    “以后只要是安徽人开的当铺,你就能进去拿钱。”左登峰抓起铁鞋的右手在印泥上留下了手印。 

    “阿弥陀佛,老衲是出家人,怎么能拿人钱财。”铁鞋在僧衣上擦拭着手掌。 

    “是咱们的钱,不是别人的。”左登峰指着那些尚未被收起來的珠玉等物。 

    “出家人不能有财物。”铁鞋再度摇头。 

    “那是我的钱,你用就來拿。”左登峰抬高了声调。 

    铁鞋见他发怒,这才点头答应。 

    左登峰随即长长叹气,他沒有多少rì子了,要钱根本就沒用,之所以同意孙奉先的建议主要还是为了铁鞋,铁鞋虽然年老,但是修为jīng深,不出意外的话几十年还能活,此时兵荒马乱,他化缘不易,左登峰考虑到他的难处,想为他留下一张永久xìng的饭票。 

    “我到底是治你还是不治你呢。”左登峰叹气过后皱眉看向铁鞋。 

    “你又來了,我又沒病,你治个啥。”铁鞋侧身闪开了一旁,他知道左登峰此时的修为要远高于他。 

    “给我准备两张一千两的金票和一百两黄金,五大五十小。”左登峰冲朝奉说道,他花钱沒有节制,动辄送人金条,其实有时候送小黄鱼就行,根本沒必要送大的。 

    左登峰跟孙奉先的关系这些朝奉早就知道了,他的话跟孙奉先的话沒什么两样,朝奉哪敢不听,但是现在已经很晚了,开具金票的印章等物已经入库。 

    “我三天以后再來拿吧。”左登峰接过金条冲朝奉说道。 

    “左真人明天來吧,明天就能办好。”朝奉出言说道。 

    “你们东家有批东西要给我,三天以后才能送过來,到时候我一起拿走。”左登峰随口说道,孙奉先在电话里说要送一批礼物给他,而且说他一定喜欢,左登峰好奇之下就同意了。 

    朝奉闻言连连应是,左登峰招呼铁鞋出了当铺。 

    “他东家要送啥东西给你。”铁鞋好奇的问道,在他印象当中开当铺的都是抠门的jiān商,十块钱的褂子典当的时候只给五块钱,要赎回來就得六块了。 

    “不知道,应该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左登峰猜测着说道,金泽九州规模很大,分号很多,典当什么的都有,有很多是死当,奇珍异宝肯定都会返回总部,不过他感觉孙奉先应该不会送他这些,至于具体是什么东西他现在也无从猜测。 

    “是啥稀奇古怪的东西。”铁鞋急切的追问。 

    “我都说了不知道,有可能是道门的东西,因为别的东西我要了也沒用。”左登峰随口说道,孙奉先是生意人,自然知道送礼要投其所好,要是给他送一箱子黄金,孙奉先也就不是孙奉先了。 

    “你等一下。”左登峰冲铁鞋打了个招呼,转身又回到了当铺,当铺朝奉正在打电话。 

    “跟孙奉先说一声儿,有佛门的东西顺便给我弄几件过來。”左登峰冲朝奉说了一句,立刻转身走了出來,这年头有败家的小公子,就有败庙的小和尚,当铺里面肯定是什么都有。 

    “走,吃饭去。”左登峰出來之后带着铁鞋沿街寻找饭馆。 

    有钱了从哪儿都有饭吃,哪个门儿都能进去,chongqìng的菜走的是川菜的路子,麻辣,辛辣,酸辣,不管哪一种都辣,佛门弟子不吃五辛,也就是不吃大葱,蒜,茭头,韭菜,洋葱,但是他们可以吃辣椒,川菜倒是对铁鞋胃口,但是左登峰不喜欢吃辣椒,一來天生不喜欢,二來辣椒阳气重,对他无益。 

    吃完饭二人离开饭馆在街头寻找旅店,先前一夜沒睡,二人都有些乏了。 

    就在此时,城中响起了jǐng报声,jǐng报声拉的很长,是防空jǐng报,防空jǐng报一响,街道上的行人立刻开始四散躲避,左登峰拉着铁鞋闪到了一处楼下。 

    “大叔,这里还经常有鬼子飞机來轰炸吗。”左登峰冲不远处夜食摊的老人问道。 

    “隔三差五,不过它们一般飞不进來。”老人见多识广,并不慌张。 

    老人话音刚落远处就传來了炮声,此时是晚上,可以看到一连串的炮弹拖着红光shè向天空,根据炮弹发出的红光來看这些大炮是交叉shè击的,形成了一张密集的火力网,也就是说他们压根儿就不是瞄准飞机的,而是一直在打某一区域,只要飞机飞到这个区域就能被打下來,标准的守株待兔。 

    chongqìng是战争时期的临时首都,rì本鬼子肯定想攻击这里,这一刻左登峰想的是不能长时间在这儿待,老人说的是鬼子飞机一般飞不进來,二般可就不好说了。 

    “大叔,鬼子飞机如果飞进來一般会炸什么地方。”左登峰出言问道。 

    “它们都是冲着黄山去的,不过它们飞不到。”老人随口说道,空袭把路人都吓跑了,他的心情很不好。

    “黄山是什么地方。”左登峰走了过去买了一碗担担面。 

    “一看你就是下江人,黄山陪都府啊,总统住的地方。”老人出言回答,下江人就是外乡人的代名词。 

    “不用找了,黄山在什么地方,不用过江吧。”左登峰摆手示意老人不用找钱。 

    “谢谢谢谢,不用过江,往南走,有两百來里。”老人伸手南指。 

    “大师,走。”左登峰冲铁鞋招了招手,他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先前从西安飞湖南的时候差点沒被那两个飞行员害死,这仇得报。 

    “干啥去。”铁鞋走了过來。 

    “去把光头杀了……”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六章 去杀光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