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雨师真身

第二百六十五章 雨师真身

中年女子现出狐狸原形钻进坑洞观察坟墓大小,然后钻出坑洞在地面上以爪子划出坟墓的大致范围,被火焚烧过的地面有黑sè的灰烬,爪痕很容易辨认。 

    左登峰竖指成刀延出灵气隔空将泥土豁开,转而反手将覆盖坟墓的泥土成片移走,无形灵气可以承托有形事物,左登峰此时的灵气修为可以轻松承托千斤重物,他的这个方法是受截教紫阳观的移山诀启发的,虽然那中年道人传授的移山诀是错误的,却提醒了左登峰外放的灵气可以凝聚为任何形状,抓托移翻,推顶拉拽,无有不可。 

    片刻过后第一座墓室被挖开,这座墓室沒有耳室,只有一单独的石砌墓室,长宽各达两丈,里面已经成了狐狸窝,尸骨棺椁荡然无存,在墓室角落里散落着几件小型青铜器,由于年代久远已经长满了铜绿,左登峰信手拿起想要去除铜锈,一捏之下彻底粉碎,不复可辨。 

    第一座坟墓沒有发现,左登峰又如法炮制的挖开了第二座,第三座,但是接连挖了十几座坟墓都沒有有价值的线索,只能根据墓室残存的尸骨和为数不多的生活器皿判断出这些坟墓里埋葬的可能都是女人,还有就是这些人并不是同一时间下葬的,西北方的应该下葬时间最早,东南方的那些有可能是最后下葬的。 

    在第三排中间区域左登峰终于有了发现,这处坟墓四壁和顶底并沒有坍塌,虽然外围有很多狐狸挖出的坑洞,但是墓室里面却保存的相当完整,移走上方的青石,墓室里的事物显露了出來。 

    一具南北放置的木制棺材虽然发黑却并未彻底腐烂,棺木左右放置着大量的黑sè块状事物,大小不一,左登峰仔细观察之后发现这些黑sè的块状事物质地很松软,捏之成粉,很像是木炭一类的东西,木炭有吸水的特xìng,可以保持墓室干燥,这具木制棺材之所以能在南方cháo湿的地下保存下來跟这些木炭有一定的关系。 

    短暂的犹豫过后,左登峰屏息抬手移走了棺盖,棺材里面是一具尚未腐烂彻底的尸体,尸体处于腐烂和脱水之间,皮肉已经干瘪,但是骨骼和五官以及长长的头发还是可以看出墓主人是一个老年女子。 

    此人无疑下葬多年,尸臭已经消散殆尽,左登峰跳进墓坑上下打量着这具尸体,尸体穿着一件对襟长袍,由于年代久远已经看不清袍子的颜sè,尸体的左手抓着一根竹杖,竹杖顶端挂有球形灵石,右手旁放着一些女xìng的梳理器物以及药罐药碾等物,这些器物的存在清楚的表明了此人的身份,她生前是个巫师。 

    在古代,巫师通常由女xìng担任,是某一部落的jīng神领袖,肩负着驱魔降妖,治病救人,占卜窥天,指导农事等职责,她们很神秘,也很仁慈,更多时候担当的是治病救人的大夫角sè。 

    时至此刻左登峰终于明白这是一处埋葬巫师的墓地,埋葬的是某一部落或者是某一种族的历代巫师。 

    不过这座坟墓虽然保存完整,却并沒有太多有价值的线索,所以还得继续挖。 

    就在左登峰站起身想要移步他处的时候,忽然发现尸体的头部枕着一个木制的枕头,枕头在古代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被当成保险箱,家中的房契金银等物往往都会放在枕头里,白天枕头被锁起來,晚上拿出來枕在头下,如此一來夜晚入睡也不虞被贼人偷盗,这一习俗全国各地皆是如此,即便军队之中也是这样,行文虎符也大多被放在枕头里,三国激ān雄曹cāo就有这个习惯。 

    想及此处,左登峰延出灵气托起了尸体的头颅,这些尸体多年沒被动过了,一托之下头掉了,左登峰连道无量天尊,转而探手拿过那个木枕,细看之下果然发现木枕有双分吻合的痕迹,这一发现令左登峰连呼侥幸,枕头存放东西的习惯在古代只延续了不长时间就沒人用了,原因很简单,贼知道了,专偷枕头。 

    木枕长半尺,宽一捺,吻合细密,左登峰抬手掀开了木枕的盖子现的是一本灰白sè的线状文册,左登峰随手拿过,发现文册封面上写着“药石度数”,在古代“药石”泛指一切能治病的药材,“度”是自己揣度,思考的意思,“数”指的是成果,归纳起來这四个字的意思是“我对医药的研究成果”,是一本医书。 

    中国的造纸术源自汉代,到了隋唐时期造纸技术就很成熟了,这本书所用的纸张就属于比较细腻的那种,但是见风之后纸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黄酥化,这些纸张在密闭条件下保存年代太久,已经无法适应外部的环境,用不了多久这本书就会彻底腐朽。 

    左登峰见状急忙放下木枕快速翻阅,纸质酥化的非常快,他只能走马观花,一目十行,书上记载的大部分是药方和墓主人的行医心得,也有少量的牢sāo话,这些牢sāo话抨击的是之前的巫师在用药方面的错误,对于这些内容左登峰并不敢兴趣,他快速翻动所要寻找的字眼是巫青竹。 

    纸张见风之后很快变黑并酥化萎缩,左登峰几乎在与时间赛跑,手快翻,眼快看,脑子快反应,这是极为累人的一件事情,好在左登峰要找的只是巫青竹三个字。 

    就在左登峰即将将整本书翻完之际,他忽然向前翻了两页,只看了一眼字迹就彻底无法分辨了,他立刻将剩余的纸张扔掉并闭上了眼睛。 

    他先前翻过两页之后才想起在前面的一页看到过清凉洞府四个字,于是他向后翻,但是只看了一眼,他此刻要做的就是将先前一瞥之间看到的一幕在脑子里强化。 

    左登峰用了很长时间加固飘忽的记忆,最终他记住了那一页的相关内容,“太巫萍翳,拜走清凉洞府,遗医书三卷,缺一不全。” 

    这句话虽然只有不到二十个字,却蕴含着大量的信息,“太巫”指的是第一代巫师,这句话的字面意思就是“第一代巫师萍翳,前往清凉洞府求道,留下的三卷记载着药方的竹简丢了一卷。” 

    这句话表面上看只有清凉洞府这一条线索,但是最后那句‘遗医书三卷缺一不全’是第二条线索,古人口中的“书”并不一定是纸类书籍,而是泛指记载有文字的事物,这里的“医书三卷”指的极有可能是竹简三卷,因为太巫是最早的那一任巫师,那时候不可能有纸张。 

    墓主人所说的竹简三卷丢了一卷,其实竹简根本就沒丢,而是被她的上一任带进了坟墓,因为狐狸带出竹简的坟墓就在这座坟墓的左侧。 

    黄毛狐狸带出的竹简是巫青竹的笔迹,而巫青竹也的确是清凉洞府的前辈,也就是说巫青竹的本名并不叫巫青竹,她甚至不姓巫,巫只是她先前担任的职业,青竹是她在清凉洞府修行时的道号,她的俗家姓名应该叫萍翳。 

    世人可能沒人认识巫青竹,但是都认识萍翳,因为萍翳乃天庭女xìng雨师,与男仙赤松子共掌降雨事宜,位列天仙,道门中人无有不知。 

    这一刻左登峰惊诧到了极点,愕然呆立,形同木鸡,废了他修为的清凉洞府掌教玉衡子也曾经说过巫青竹在隋朝之前得道飞升,目前所有的线索都证实了一个问題:巫心语的师傅巫青竹是掌管降雨的仙人。 

    震惊之下左登峰的思维陷入了短暂的停滞,他从未想过那个破旧道观里衣衫褴褛的苦命女子会有一个神仙师傅,这一结果令左登峰很难接受,但是巫心语曾经说过的她师傅不需要饮食睡眠,济南府见到的道观登记薄也记载了巫青竹的名字,诸多的线索彼此是能够衔接呼应的,沒有缺少任何的要素,答案很明确,巫心语的师傅就是雨师萍翳。 

    即便如此左登峰还是不敢相信这一结果,但是那个能走yīn差的妇女曾经去过地府,她带回的消息是巫心语的魂魄并不在地府里,这明显是有人在巫心语的魂魄进入地府之前带走了她,这个带走巫心语魂魄的人只能是她的师傅。 

    还有就是他被藤崎正男用枪打伤之后重伤频死,那时候下了一场小范围的奇怪小雨,是那场小雨浇醒了他,第二次接受天劫的时候本來是二分yīn阳的度劫天雷,结果却额外多出了三道带着雨滴的天雷,令他越级直升紫气巅峰,最后那三道天雷有可能也是巫青竹额外赠予。 

    “既然你有能力,为什么不救你的徒弟。”左登峰抬头望天,此时天sè已经大亮,rì照大地,万里无云。

    左登峰知道自己的话不会得到回应,但是他的思维此刻异常清晰,巫青竹当年之所以匆忙离开年幼的巫心语很可能是被派去执行另外一件极为重要的工作,因为天庭的仙人是不能随便下凡的,雨师下凡肯定肩负着使命,使命催使,她不得不走。 

    “原來如此。”左登峰微笑开口。 

    左登峰周围沒有人,所以沒人知道他在说什么,退一步说即便身边有人,也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yīn阳生死诀是修真要术,若潜心修习可获长生,他偶获yīn阳生死诀原本有望飞升,但是他并沒有潜心修行,而是为了救活巫心语四处游走大开杀戒,大道本然,天理不亏,yīn阳生死诀被废也并非偶然,那是上天怪他杀孽过重而鬼使神差之下对他做出的惩罚,彻底抽走了他修真飞升的梯子。 

    良久过后左登峰再度抬头望天,铿锵怒吼“老子不后悔……”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五章 雨师真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