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黄毛狐狸

第二百六十三章 黄毛狐狸

“寒舍鄙陋,座椅不全,也沒有食水待客……”中年女子跟了进來面有愧sè。 

    “坐下吧,我们坐会儿就走,不用麻烦。”左登峰放下木箱权当座椅,铁鞋见状立刻闪身而出取回了木箱,但是放下木箱之后就皱眉了,他的木箱沒有盖子。 

    “坐下说话,我们二人是修行中人,不会加害于你。”左登峰冲那狐狸幻化的中年女子开了口,与此同时探手将铁鞋的木箱翻了过來,铁鞋讪笑着坐了上去。 

    中年女子闻言紧张的坐上了堂屋的木墩,它很懂礼仪,是侧坐的。 

    “你姓甚名谁。”左登峰待对方坐定便出言发问,由于对方是一只狐狸,左登峰便沒有加上尊称,不过出于对它的尊重,左登峰也并沒有急着去拿桌子上的那些古书和竹简。 

    “回真人话,妾身乃黄狐幻化,沒有名姓,也沒有宗族。”中年女子起身回答。 

    “实不相瞒,我们二人从未见过异类chéng rén,这次打扰只是想一探究竟,别无它意,你无须害怕。”左登峰抬手示意对方坐下。 

    中年女子闻言放心不少,缓缓落座,动物都有察觉对方能力的本能,本能告诉它左登峰修为jīng深,煞气很重,所以它陪着十二万分的小心。 

    “你高寿几何。”左登峰出言问道。 

    “回真人,妾身当愧受八百年rì月。”中年女子立刻回答。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这个中年女子所说的“当”意思就是大约,大概,这类动物在有神智之前是记不清自己活了多少年的。 

    “什么时候可以变化人形。”左登峰再问。 

    “三百年前。”中年女子回答的很快,它此刻已经确定左登峰和铁鞋二人并不是來杀它或者抓它的,但是它仍然担心得罪二人。 

    左登峰闻言再度点头,这只狐狸是在宋朝时期有了神智的,但是一直到清朝才能变化chéng rén,动物修行比人类修行难的太多了。 

    “我想看看你的本相,可否。”左登峰出言问道,好不容易遇见传说中的狐狸jīng,他想确定一下狐狸到底是怎么变chéng rén的,有史以來对狐狸记载的最全的野史有三部,一是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二是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三是干宝的《搜神记》,但是不管是哪一部野史志异都沒有记录狐狸变人的细节,这正是左登峰今天想做的事情,他要搞清前人一笔带过的最神秘的那些细节。 

    左登峰知道自己这个要求很过分,让异类现出原形就好比让人类脱光衣服,所以他在后面加上了带有商量语气的可否二字。 

    左登峰说完,那中年女子面露难sè,不过即便不愿为之它也沒敢犹豫,离座站起走到木墩右侧,道了一声“请恕妾身无礼”双手下探现出了原形,它的原形是一只黄毛老狐,体长将近五尺,比寻常狐狸大了数倍,黑吻白须,狐眼斜吊,样貌着实骇人。 

    “哎呀,阿弥陀佛。”铁鞋先前沒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见状骇然站起后退了数步,也幸亏他能夜间视物,若是换做旁人,定然会被吓的尿裤子。 

    左登峰先前一直在凝神观看,中年女子现出原形并不是缓慢变化的,人头变成了狐狸头,手脚变成了四肢,这些变化在顷刻之间就完成了,他压根儿就沒看出端倪。 

    “无需惊慌。”左登峰皱眉开口。 

    “阿弥陀佛,老衲沒慌。”铁鞋摇头接过了话茬,却不知道左登峰这句话根本就不是对他说的。 

    左登峰说完就伸出右手延出灵气托起了那只黄毛狐狸,一托而落,经过大致估算,这只狐狸的重量应该在七十斤上下。 

    “多有冒犯,请还归人身。”左登峰冲那狐狸做了个低规格的道家稽首礼,道士稽首分三种规格,低规格的一般是冲俗人见礼,姿势跟拱手差不多,只不过左手是抱住右手的,中等规格的稽首礼是跟其他道士见礼的时候使用的,左手竖于胸前,微微低头,最高规格的稽首是对长辈使用的,双手抱拳弯腰低头。 

    那黄毛狐狸被左登峰托起的那一瞬间吓的背毛直竖,直到左登峰将它放下,它才如释重负,低头叼起落于地上的衣服跑进了东屋,左登峰和铁鞋见状双双扭头避嫌,片刻过后中年女子穿衣回返,它只穿了一件衣服,自然穿的快。 

    左登峰见状面露苦笑,他先前沒看明白,还想让它再变一次,见此情形只能作罢。 

    “且慢归座。”左登峰阻止了中年女子回归座位,与此同时抬手延出灵气再次将它托起,一试之下发现重量有了变化,变chéng rén形之后它重了二十斤左右。 

    黄衣女子此刻已经确定左登峰前來只是出于探究和好奇的心理,也就不再紧张,任由他承托掂量。 

    “先前你现出本相是如何做到的。”左登峰伸手指着木墩示意中年女子坐下。 

    “凝神冥思,心念所至,自chéng rén身。”中年女子落座开口,它还是斜着坐的,不过左登峰此刻不再认为它斜坐是单纯的礼仪,因为它衣服里面是真空的。 

    左登峰闻言皱起了眉头,黄衣女子的话归纳一下意思就是‘我想变就变’,这样的回答并不令左登峰满意,由狐狸变chéng rén之后不但形体有了变化,连重量也有了变化,这是不符合西方科学的,既然不能用西方的科学來解释,那就只能从传统的角度寻找端倪。 

    “老衲出去等你。”铁鞋在左登峰沉吟之际站起身提着木箱向外走去,他之所以着急出去有三个原因,一是他已经见识了狐狸变人,二是狐狸穿的衣服太露肉,第三个原因最重要,他拿木箱的时候把老大倒出來了,老大跟十三在一起他很不放心,虽然左登峰已经训诫过十三,但是十三毕竟是有前科的,谁也不敢保证它会不会故态复萌。 

    “你变化之时可有灵气运行。”左登峰转头看了铁鞋一眼,转而回头冲中年女子问道。 

    “何为灵气。”中年女子疑惑的问道。 

    “体内游走经络的无形之气。”左登峰出言解释,这个黄毛狐狸沒有族群,是个单蹦儿的,它能成jīng并不是灵气修行所致,而是rì久成jīng,所以它并不明白什么叫灵气。 

    “何为经络。”中年女子再问。 

    左登峰闻言无奈摇头,他是來寻找答案的,不是來当老师的。 

    “你不要惊慌,來,现出原形。”左登峰探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与此同时开口缓解中年女子的紧张情绪。 

    中年女子见状再度开始紧张,因为左登峰抓的位置是它的脉门,脉门受制无法逃脱,愕然片刻之后它只能再度现出了原形。 

    在黄毛狐狸现出原形的瞬间,左登峰通过它的脉门感受到了它体内灵气的剧烈波动,这种波动犹如惊涛拍岸,异常狂暴,远不是人类经络所能承受的。 

    “变为人身。”左登峰闭目开口。 

    左登峰说完,黄毛狐狸再度变身chéng rén,这一來一往左登峰心中有了答案,动物变化凭借的是灵气改变骨骼和形体,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好在它们痛觉的敏感程度远远低于人类,所以才能忍受的住变化带來的巨大痛苦。 

    此外它体重的变化也是由灵气造成的,灵气虽然无形,却有实质,变化为人之后灵气随形体扩张造成了体重的增加,事实上这些有道行的动物不但可以变chéng rén,加以揣摩之后还可以变成其他的动物,它们之所以喜欢变chéng rén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变化人形之后方便它们修行,第二个原因是它们感觉人类是最厉害的。 

    “变化的时候是否疼痛。”左登峰松手发问。 

    “还可忍受。”中年女子拾衣遮体。 

    左登峰见它有羞耻之心,便冲其摆了摆手,示意它去东屋把衣服穿上,中年女子侧身走开,左登峰随手拿过桌子上的那几本纸质书籍,这些书都异常老旧,书封大多缺失,装订线有所断裂,纸质也开始酥化,若不是山中cháo湿,恐怕早就破碎无形了。 

    纸质书已经有三本,一本《女戒》,一本《孝经》,还有一本是《内训》,这些都是古人常看的书,无非是劝女人三从四德,劝男人服从父母,左登峰对这类书籍并不感兴趣,看了几眼就放回到了桌上,转而拿起那几捆竹简,竹简也有三捆,寻常的两捆都是冥文,也就是歌颂死者的文字,类似于碑文的xìng质,这些竹简受cháo之后朱砂字迹已经开始模糊。 

    “这些竹简你从哪里得來。”左登峰冲走出东屋的中年女子问道,这个由黄毛狐狸变化的中年女子先前可能到过人类居住的区域,不然的话它不可能会说人话,更不可能看得懂文字。 

    “妾身先前洞居所见,定居此处之后就将其带了回來。”中年女子出言回答。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古代的坟墓一般建造的比较宽大,狐狸等动物喜欢挖进坟墓自里面栖身,这些纸类书籍以及竹简,甚至包括它身上所穿的衣服全是从坟墓里带出來的。 

    那中年女子说完迈步走进了西屋,左登峰拿起与清水观记载有yīn阳生死诀的竹简相同的竹简铺展看阅,这捆竹简先前可能被中年女子阅读过,卷起的顺序搞反了,左登峰铺开之后看到的是些草药的名称和分毫重量,彻底铺开之后发现里面记载的是一些治疗常见疾病的药房,内容平淡无奇。 

    “真人,请用。”那中年女子自西屋捧出了几枚干果放到了左登峰的面前。 

    “这捆竹简你自何处得來。”左登峰点头过后正sè开口,这捆竹简记载的内容虽然平淡无奇,但是字迹他很熟悉,这是巫心语的师傅巫青竹的手迹……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三章 黄毛狐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