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六十章 一窥仙容

第二百六十章 一窥仙容

玉拂闻言重重点头,事实上左登峰并沒有把话说死,但是玉拂仍然很欣慰,因为她知道左登峰会來的,只要他还活着就一定会回來看她。 

    “我走了。”左登峰冲玉拂道别,与此同时环顾左右寻找十三的所在。 

    “你还有三只地支需要寻找,明净不是个好帮手。”即便分手在即,玉拂仍然沒有放弃跟随左登峰的念头,她了解左登峰,知道他心软,她想跟着左登峰,她不想看到左登峰身边只有一个疯子陪着。 

    左登峰闻言上下打量着玉拂,良久过后再度摇头,“你如果跟着我,会令我严重分神。” 

    “我不会逾越礼数。”玉拂放低了姿态。 

    “跟你沒关系,问題在我,我始终想对你寻根究底。”左登峰摇头说道,用一句惹火尤物來形容玉拂并不为过,她长的很漂亮,皮肤又好,曲线诱人,谁见了都会有想法。 

    玉拂闻言皱起了眉头,片刻过后脸上开始泛红,移步走到左登峰的近前低声耳语,“消除神秘不就不用想了。” 

    “这个办法好,來,试试。”左登峰闻言点头坏笑。 

    玉拂虽然是出主意的人,但是真要实施还是感觉害羞,环视左右,神情忐忑。 

    “我观察过了,沒人窥觑。”左登峰再度坏笑,铁鞋早就跑远了,十三此刻正在西侧百步外的一棵大树上打盹儿。 

    玉拂闻言鼓起勇气轻解罗裳,片刻过后坦诚相见,左登峰反背双手转了个圈子,看了个仔细而彻底,玉拂一直等他转回來,才快速抬手正衣整装。 

    “跟你说实话吧,我就是想看看,压根儿就沒想带你同行。”左登峰心满意足的坏笑。 

    “我知道你不会带我同行,我只是想让你记住我。”玉拂先前的举动下了很大的决心,此时仍然紧张的微微颤栗。 

    “记住了,我走啦。”左登峰嬉笑着冲玉拂摆了摆手,转而凌空而起,自大树上接上十三往北而去,掠行数里之后回头反望,玉拂凌空而立冲其微微摆手,左登峰挥手回应,转身疾行。 

    与铁鞋会合之后,二人向西北方向移动,一路上左登峰脑海里想的都是先前见到的香艳一幕,玉拂是瓜子脸,这种脸型是标准的美人脸,艳丽而高傲,丹凤眼妩媚动人,悬胆鼻jīng巧玉琢,嘴巴并非唐朝崇尚的那种樱桃小嘴,而是嘴角微微下垂,笑的时候显温和,不笑的时候显威严,颧骨不高不平,极为适中,耳朵很是圆润,耳垂丰腴,这是长寿之兆,总体來说玉拂长了一张仙子的面孔,多了几分高傲,少了几分随和。 

    这些是世人都能看到的,左登峰想的是世人看不到而他看到了的那些,玉拂是南方人,南方女子普遍皮肤细腻,玉拂就是此类,古人以肤若凝脂形容女子皮肤好,这个词玉拂当之无愧,她的皮肤沒有粗大的毛孔和红点鸡皮,极为细腻,南方女子一般比较娇小,但是玉拂的个子算是高的了,个子一高腿就长,腿长自然臀秀,秀臀伴生细腰,细腰托承凤肋,凤肋衔接香肩,香肩前衍月锁,盈盈上胸挺挺,寥寥下腹萍萍…… 

    “噗通。” 

    “想啥呢,这么大的坑你看不见哪。”铁鞋急速追上,探手将落入水潭的左登峰提了上來。 

    “我在想咱们去哪儿。”左登峰急忙岔开了话題,可不能跟这个疯和尚说实话。 

    铁鞋闻言也沒有多想,转而向前掠去,左登峰落水的时候十三并沒有跟着掉下去,待左登峰被铁鞋提上來之后又跳到了他的肩上。 

    此后左登峰也不敢再多想了,他此时心情很好,事实上他是以欣赏的心态去看玉拂的,真要让他选择他还是会选择巫心语,巫心语温柔善良,相处起來更加简单随意,跟玉拂在一起会有压力。 

    “你笑啥。”铁鞋一脸疑惑的看着左登峰,左登峰与玉拂分手之后一直表情怪异,这让铁鞋很是纳闷。 

    “崔金玉这样的女人就应该当神仙,你说呢。”左登峰转头看向铁鞋。 

    “阿弥陀佛,老衲是佛门中人,不能乱说话。”铁鞋合十回应。 

    左登峰闻言再度发笑,如果玉拂真的修行yīn阳生死诀有成,那她必然能登仙位,一想到有可能看了未來仙女的‘真面目’,左登峰就忍不住发笑。 

    铁鞋见状撇嘴皱眉,在他看來左登峰比他疯的严重。 

    良久过后,左登峰收回了自己的玩心,转而开始斟酌下一步的去处,目前还剩下三只yīn属地支,分别为yīnxìng土牛,yīnxìng木兔,yīnxìng火蛇,藤崎正男留下的方位图只有山脉走向而无具体名称,需要对应详细的地图才有可能分辨出具体的区域。 

    斟酌再三,左登峰决定去chóng qìng中转,chóng qìng离湖南较近,是国民党的大本营,在那里有可能找到详细的地图和资料,此外左登峰心里还憋着一口火,那两个飞行员极有可能是受了光头老大的指使,不管是谁,只要惹了他他就得加以报复。 

    二人抄的是近路,自湖南的密林直接往西北方向行进,此时是夏季,人迹罕至的丛林深处动物都开始活动,左登峰在途中一直留意寻找可能有道行的动物,这是难得的良机,他想为十三寻找一些补充灵气的内丹。

    山中cháo湿闷热,到了晚上二人找到一处山峰落脚,在山顶最高处,有山风,无蚊虫,左登峰的木箱里一直都有食物,不过夏天温度高,食物发霉了,二人吃的是烤鱼。 

    饭后左登峰拿出了写有紫阳观法术的那张宣纸,这些法术大部分是错误的,他要加以修正,修正的难度很高,因为那个中年道人说错的是真言的关键字眼以及在同一奇经上的不同穴位的使用。 

    真言的作用是通过发音与某种强大的自然灵气产生共鸣,由此借助对方的部分威能,发音的细微差别对法术的施展影响很大,这一点道家与佛门完全不同,佛教稍微错一点沒有关系,就像阿弥陀佛,有一些僧侣念a弥陀佛,也有一些念e弥陀佛,梵音里a是正确的,而大部分中土佛家弟子都念e,不管是哪一种发音都能有效。 

    以拘魂诀为例,这是一种驱使鬼魂的法术,中年道人留下的真言为“大道通天,气成yīn链,拘魂移魄,封其三关,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这句真言无疑有错误,必须找出错误的所在。 

    截教是以通天教主为灵气告请对象的,所以第一句和最后一句不可能有错误,以灵气为施法基础也对,名词应该不会有错误,错误最有可能出现在动词上,因为动词出现问題对法术影响最大,这句真言的动词一共有四个,分别为“成,拘,移,封”,拘魂诀的拘字应该无误,封其三关也应该沒错,因为不封住鬼魂三关就无法施法,也就是说出现问題的应该是“成,移”二字。 

    这是一个极为细致的分析过程,需要发散思维和超强的记忆以及敏锐的灵感捕捉能力,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心静,而山中此起彼伏的动物和鸟类的怪叫声不时打断他的思维。 

    “十三,把周围乱叫的全部杀掉。”左登峰烦躁之下冲十三开了口,十三闻言立刻执行他的命令,但是很快左登峰就将它叫了回來,一來他想到此时是动物抚育幼雏的时候,二來十三一出动搞的鸡飞狗跳,噪音比先前还大。 

    单是真言左登峰就冥思了半宿,最终将“成”字改成“凝”,将“移”字改成了“定”,这样的修改有可能跟真言原话有所不同,但是也能起來一定的效果,至于效果比正统真言大还是比正统真言小他无法确定,因为他沒有修行御气法术,无法实践检验。 

    随后还有对行气所需穴位的修改,截教紫阳观的行气走的是奇经八脉,每一条奇经都包含很多穴位,在施展不同法术的时候灵气在哪几个穴位上盘旋也需要揣摩,这一点相对轻松,因为他目前修炼的就是奇经八脉,而且具有紫气巅峰的修为,可以逐一去尝试不同穴道的不同反应,即便不对也沒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上半夜完成了一招法术的推敲和修改,左登峰开心的睡去,他不敢让自己闲暇之余无事可做,不然就会胡思乱想的计算自己的寿命还有多少天,多少月,多少rì,甚至是多少时辰。 

    次rì清晨,二人启程上路,但是沒走出多远左登峰就停了下來,他发现了一处四水生金的极yīn之地。 

    所谓四水生金指的是某一区域的四周有四处不相连的水源,水为yīnxìng,四面全是水就会造成中心区域yīn气极重,yīn阳生死诀被废之后他敏锐的直觉已经不复存在,无法察觉周围有什么潜在的异常,只能根据地势來猜测这一区域隐藏着某种yīnxìng的动物,自然界中吉地和凶地都不多,不管是吉地还是凶地都属于一种修行的资源,都会被某种动物占据并利用。 

    四处水源围绕的是一座不小的山峰,山峰并不dú lì,四处水潭彼此之间都有一定的距离,左登峰沉吟良久决定下去搜查这一区域,对这个好,对那个好,事实上最应该对十三好。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章 一窥仙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