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一吻而别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一吻而别

“我去把它抓回來。”左登峰关键时刻灵机一动,冲玉拂交代一句便追着十三去了。 

    左登峰希望十三一直跑远,这样他就有借口尾随而去,可是十三并沒有跑远,跳到另外一处屋顶就停了下來,左登峰见状暗暗叫苦,一个好的助手应该在领导有难的时候挺身而出而不是调头跑掉,从这个角度來说十三这家伙不是个好助手。 

    “玉真人,后会有期。”左登峰抓起十三向北掠去,众目睽睽之下除了跑掉沒别的办法。 

    这话说完左登峰立刻后悔了,玉拂姓崔,外人一般称呼她崔真人,只有熟悉的人才以玉真人称呼她,这句话无形之中告诉众人二人关系很密切。 

    不能再待下去了,再待下去还得说错话,心念至此,左登峰快速穿过道观的殿舍向北掠去。 

    “左登峰,等等。”身后传來了玉拂的娇喊。 

    左登峰沒有回头就知道玉拂追來了,这一刻他知道事情彻底砸了,玉拂的声音充满了柔情和急切,傻子也能看出玉拂对他有情。 

    “这是天灾,不能怪我。”左登峰并未停留,与此同时暗自嘀咕着自我安慰,他到湖南的出发点是好的,也沒做错什么,错就错在十三不该跑去追咬玉拂的猴子。 

    “你给老子闯大祸了你。”左登峰将十三扔上肩头,再度加速飞掠,虽然跑掉也不是解决问題的办法,但是总好过留在这里面对尴尬。 

    左登峰一口气掠出了一百多里,他要跑玉拂是追不上的,但是左登峰停了下來,因为他想起把铁鞋忘了。

    现在回头无疑会碰到随后赶來的玉拂,可是不回去就会跟铁鞋走散,一旦走散就联系不上了,皱眉良久,左登峰向东偏出了数里,在树林之中快速穿行,但是盛夏时节的树林之中荆棘遍布,很是难行,而且林间高度不够,无法扛着十三,沒跑出多远左登峰就无奈的掠出了树林,自树林之中跃出之时,竟然发现玉拂就在前方百步之外,左登峰愕然愣神之际玉拂已经疾掠而至,到得近前伸手就抱。 

    “你跑啊,回头干嘛。”玉拂个子很高,抱住左登峰之后二人是面对面直视的,玉拂一开口,左登峰能清楚的闻到她嘴里呼出的如兰气息,这是处子特有的口气,与年龄无关。 

    “我回头是因为明净大师还……” 

    左登峰话沒说完就戛然而止,因为嘴被玉拂堵住了,玉拂的动作很快,左登峰被她抱住之后处于惊愕状态,哪里料到玉拂会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这是一种左登峰久违的感觉,绵软而清新,柔糯而火热,左登峰此刻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唯一的感觉就是这种感觉很好,正是他一直深切怀念并迫切需要的。 

    左登峰体内本就阳气过盛,受到刺激之后立刻就有了反应,这种反应异常强烈,强烈到玉拂都能够隔着衣服感觉出來。 

    感受到了左登峰的强烈反应,玉拂旖念更重,旖念的升起令她气息不畅无法凌空,于是便紧紧的抱着左登峰,借助他的凌空之势暂时悬空。 

    玉拂能感受到左登峰的生理反应,左登峰也同样能察觉玉拂的身体变化,玉拂出远门的时候才会佩戴护身金甲,这一次她并沒有穿着金甲,加上夏天衣物较薄,左登峰能够感受到玉拂柔美的身体曲线和激动造成的微微颤抖。 

    “你想憋死我啊。”良久过后左登峰扭过头去夸张的喘着气,与此同时自玄yīn护手之中快速抽取寒气中和体内肆虐的阳气。 

    “我当时不该赌气南下,我错过了一个与你同生共死的机会。”玉拂面sècháo红,快速的环视左右,转而双臂微微用力带着左登峰身掠向西侧十步外的草地。 

    “不能怪你,我做的那些事情太令人起疑,我也太过要强,其实我应该告诉你我灵气被人废掉了。”左登峰体内阳气异常暴虐,快速自右臂涌入的寒气短时间内竟然无法彻底压制体内的阳气。 

    “这里不会有人來的,我今天就给了你。”玉拂探手解着左登峰的布扣。 

    玉拂是个冷傲辣手的女人,但是她的作风很是传统,一直洁身自爱,此时的举动大违常规,不过左登峰并沒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相反的他感觉玉拂的举动很自然,发乎于心,现之于形,心xìng所致,毫不造作。 

    “我也很想,但是不能。”左登峰探手抓住了玉拂的双手,玉拂先前的一吻令他**中烧,激昂雄起,他是经过人事的男人,懂得交合的美妙,他怀念那种紧缚温暖的感觉,但是他并未丧失理智。 

    “由不得你了,必须让你迈过这道坎,不然你永远活在过去。”玉拂赌气一般的抽出了双手再度探解。 

    “你一开始亲我的时候我是迷乱的,但是很快我就恢复了理智,不过我沒有立刻推开你。”左登峰抓住了玉拂的双手,阻止了她的动作。 

    “你今天不管说什么都沒用。”玉拂酥胸起伏,呼吸急促。 

    “你知道我为什么沒有推开你吗。”左登峰试图将寒气逼入玉拂经络助她平息yù念,但是玉拂调运灵气阻止寒气入体。 

    “不知道。”玉拂再度抽出了双手,这一次她沒有再去探解左登峰的衣扣,而是做出了更大胆的动作,她要向左登峰展示自己的决心。 

    “快放手。”左登峰低头看向玉拂下探的右手。 

    “你为什么要委屈自己,你的坚持有什么意义,她若在天有灵也不希望看见你这么难受对不对。”玉拂并未松手,她清楚的感受到左登峰强烈的反应,她不明白左登峰是靠怎样的意志控制住了自己。 

    “我已经坚持了快四年,再有一年我就彻底解脱了,你希望我死不瞑目吗。”左登峰此时已经自玄yīn护手里抽取了足够的寒气,但是他并沒有反冲压制心中的**。 

    “你若自尽,我会跟你一起死。”玉拂松开右手抱住左登峰失声痛哭,玉拂此时感觉到了极度的后悔,后悔先前因为藤崎樱子的事情而吃醋,更后悔被妒意冲昏了头脑撇下了已经沒有灵气修为的左登峰,她不敢想象失去了修为的左登峰是如何躲避那么多修行中人的追捕的,也不敢想象左登峰被抓到以后游街示众遭受了多少羞辱,她只知道上天给了她一个与左登峰同生共死的机会却被她错失了,这种机会以后永远不会再有,她永远无法向左登峰证明她也可以为他而死。 

    “你难道不知道紫气巅峰可以自查阳寿,如果我不再枉杀良善,应该还能活到明年的十月十号。”左登峰摇头笑道。 

    玉拂闻言骇然大惊,急忙抬头看向左登峰的双眉,细看之下果然发现左登峰的眉毛根部已经开始发白,人若老去,头发先白,后为胡须,再为耻毛腋毛,最后为眉毛,正所谓寿与眉齐,眉毛若白,阳寿将终。 

    “其实我这次过來是想帮助杜秋亭娶你的。”左登峰寒气反冲,将肆虐的yù念强行压制了下去。 

    “你舍得。”玉拂垂泪发问。 

    “不舍得,因为我也喜欢你。”左登峰坦然承认。 

    “你终于承认了。”玉拂惊喜交加。 

    “是实情我都会承认,我一直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然后心无牵挂的走,现在看來很难做到这一点。”左登峰点头开口。 

    “不孝有三,我愿意为你左家留后。”玉拂坚毅的看着左登峰,左登峰能说出这番话,她已经知足了,女人爱一个男人的极致就是为他生育后代,玉拂也有此想,哪怕rì后左登峰离去了,她也能从孩子的身上找到他父亲的影子。 

    “快拉倒吧。”左登峰苦笑摇头。 

    “你有能力独自抚养。”玉拂探手扣上了左登峰的衣扣。 

    “不要分我的心了,你就成全我吧。”左登峰出言笑道,他坦然的承认喜欢玉拂,但是他也很清楚喜欢和爱的区别,他虽然被动的亲了玉拂却并不是对巫心语的背叛,他了解巫心语,哪怕他rì再聚,巫心语也不会发怒。 

    玉拂还想说什么,左登峰忽然皱眉侧耳,他听到了破风声。 

    “铁鞋來了,西南五里。”左登峰出言说道,铁鞋用的是轻功陆地飞行术,很容易分辨。 

    玉拂闻言立刻行运灵气恢复脸sè,以免被铁鞋发现异常。 

    “大师,我们在这里。”左登峰凌空跃起冲铁鞋喊道。 

    铁鞋闻言,立刻飞掠而至,见到玉拂也沒感觉意外,他为人光明,不会多想。 

    “正一教的道士离开沒有。”左登峰急切的问道。 

    “沒有啊。”铁鞋愕然回答。 

    左登峰闻言长出了一口粗气,众人沒有离开就说明他们并不确定玉拂跟他的关系。 

    “大师,你去北面山头等我,我有话跟玉真人说,很快就到。”左登峰冲铁鞋说道。 

    铁鞋闻言点头答应,凌空北去。 

    “我跟你走。”玉拂见左登峰将铁鞋遣到了北面山峰,知道他马上就会离去。 

    “我先前教给你的驻颜法术其实就是阐教的yīn阳生死诀,你潜心修行,有望白rì飞升,还有一式口诀你记住了。”左登峰随即将yīn阳生死诀的真言快速默念了两遍。 

    玉拂见此情形知道左登峰不会再与之同行,内心大悲,哀伤不语。 

    “杜秋亭是我的朋友,你给他留下三分颜面吧。”左登峰冲玉拂说道,他知道玉拂不会嫁给金针,却也并沒有为金针难过,因为男人的心理很奇怪,谁都得不到反而不难受。 

    “我还想再见你一面。”玉拂抬手擦泪,她了解眼前这个男人,知道先前亲吻左登峰的时候左登峰沒有推开她是为了给她一个交代,那已经是他能做的极限了。 

    左登峰闻言皱起了眉头,良久过后冲玉拂点头一笑,“明年秋天我尽量过來一趟。”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一吻而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