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十三闯祸

第二百五十八章 十三闯祸

二人互相言语攻击的时候左登峰环视了一下他们身后那些道人,这些道人虽然衣着完整,却有很多面露疲态呼吸急促,这是灵气耗损过度的表现。 

    正一教擅长的是符咒,练气法门并不jīng妙,所以少有度过天劫的道人,这些人面露疲态说明他们先前曾经施展过法术。 

    时至此刻左登峰终于恍然大悟,正一派的人虽然发生了内讧,却并沒有面对面的厮杀,他们是控制着尸体拼杀的,他们有这个远程控制的能力,两年前金针在青岛就曾经驱使一具女尸布阵试图困住他,那时候金针距离女尸布阵的地方有十几里。 

    左登峰原以为坠机之后落入坟场见到的那种情况纯属凑巧,现在看來自江西到湖南沿途的坟场很可能都遭了秧。 

    眼下的这种情况他很难帮的上忙,所谓内讧也不可能真的动手厮杀,因为他们还沒到以命相博的地步。 

    “杜掌教,我有要事在身,先走一步,你我有缘再见。”左登峰沉吟过后冲金针拱手开口,他之所以赶到湖南是担心金针吃亏,现在发现他不是独身一人,也就沒有滞留的必要了。 

    “贫道独自南下已近月余,还是近rì这一干道友带來了消息,贫道才得知少侠遭逢巨变。”金针稽首开口。 

    左登峰闻言冲金针笑了笑,此时有外人在场,金针很多话不方便说,这些话已经足够了,至少左登峰知道金针并不是知而不救,独身一人的时候很难得到消息,尤其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地,等到金针得到消息的时候他已经获救并晋升为紫气巅峰了,此外金针所说的时间也能对的上,按照时间推断玉拂回到辰州派之后张弘正得到了消息并往这里赶赴,金针随后也听到风声前來阻止。 

    “诸位道长,后会有期。”左登峰冲金针身后的那些人拱了拱手,众人闻言急忙稽首还礼。 

    众人还礼在左登峰的意料之中,有些事情是极为微妙的,根据金针先前所说的话來看,他身后的这些帮手是最近才赶來的,这些帮手之所以來帮金针,钦佩金针的人品只是一部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知道金针跟左登峰是兄弟,只要跟金针站在一起,他这个喜怒无常的煞星就不会冲他们的门派下手,这是他们的明哲保身,源自世人对强者的敬畏。 

    冲众人道别过后,左登峰与金针对视点头,转而凌空离开。 

    左登峰此时的心情并不好,因为金针最后看他的眼神并不全是默契和感激,还有一丝隐不可见的惧意,金针是他yīn阳五行的启蒙老师,也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左登峰并不希望自己的朋友怕自己。 

    金针对他的帮助仅局限于他修行的初期,事后他多次帮过金针,表面上看是金针欠他的了,但是左登峰并不这么认为,金针在他修行初期给予的指导类似于一个好心人给了一个穷光蛋十枚大洋的本钱,穷光蛋利用这十枚大洋赚到了黄金万两,回报好心人的时候不能只将本钱还回去,应该十倍百倍的回报才对,古语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说的也是这个道理,涌泉相报并不是多给了,而是你天经地义就该回报人家那么多。 

    左登峰讲究公平,但是这种公平并不是狭义的一口换一口,他很清楚怎样对待别人才是真正的公平,哪怕rì后金针再有困难他还是会义不容辞的施以援手,不过他感觉金针应该不会一直这么倒霉。 

    “走吧。”左登峰落回原处冲铁鞋说道。 

    铁鞋闻言背上了木箱,二人刚准备离开,铁鞋开始叫嚷,“咦,你的猫呢。” 

    左登峰闻言环视左右,发现十三不在身边,先前回掠的时候他一直在想事情,忽视了十三,不过他并沒有过分紧张,因为沒人敢动十三。 

    左右沒有十三的踪影,左登峰将视线转移到了北侧的广场,十三也沒在那里。 

    “在屋顶上追猴子。”铁鞋伸手前指。 

    铁鞋一提醒,左登峰立刻将视线挪到了广场北侧的辰州派道观,一看之下亡魂大冒,正如铁鞋所说,十三此刻正在道观的屋顶上,但是它不是追猴子,而是打猴子,那只猴子正是玉拂的九阳猴。 

    左登峰很了解十三的xìng情,十三有七分霸气和三分慵懒,霸气是它天生的,慵懒是因为它活的时间长了,不管什么动物只要活的久了都会懒得运动,此外十三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记仇,先前在河南山下的旅店里九阳猴曾经招惹过它,那一次十三追了半宿也沒追到猴子,此后它也沒有机会正儿八经的报仇,这次终于让它逮住机会了,此时的十三可不是两年前的十三了,九阳猴哪里是它的对手,被十三摁倒在地抓的猴毛乱飞。 

    左登峰见此情形哪里还会多想,急忙提气轻身快速回掠,他太了解十三了,知道十三下死口,先前在三江并流区域若不是铁鞋发现的早,它能把老大给咬死。 

    正一教的众人眼见左登峰回掠也并沒有过分意外,因为他们都听到了道观里传來的猫和猴子的叫声,情势危急左登峰顾不得礼数,径直掠进道观,高喊着喝止了十三。 

    十三听到左登峰的话放走了那只饱受蹂躏的猴子,就在此时一道白sè的身影自道观掠上了屋顶,九阳猴径直扑到了玉拂的怀里,连声尖叫,受惊不小。 

    “我沒管好它,你的猴子沒事儿吧。”左登峰反手给了十三一巴掌,他知道十三不会受伤,此举是做给玉拂看的。 

    “你的事情我刚刚听说,我当时不知道你失去了灵气修为,不然我不会离开你的,你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玉拂低头检查了九阳猴的伤势,十三的爪子很是锋利,猴毛被抓掉不少,身上也有血痕,好在沒有xìng命之忧。 

    玉拂这话一出口,左登峰立刻知道糟了,玉拂不同于其他女人,丝毫沒有扭捏作态,一见面不但沒有追究他之前做过的事情还主动反省自己当rì的疏忽。 

    在此之前左登峰并沒有想跟玉拂见面,也沒想到玉拂会一点儿也不记恨他,可是现在看來玉拂不但沒记恨他,看着他的眼神还充满了自责和感动。 

    “你瘦了。”左登峰心里在想事情,嘴里快速的敷衍了一句,这话一出口他立刻就后悔了,人不能紧张,一紧张就容易说错话,玉拂瘦了是真,但是他说出來就显得充满了关怀。 

    “你也瘦了。”玉拂柔声开口。 

    左登峰闻言哭的心都有了,一步错百步歪,说错一句话就沒法儿收场了,他是來帮金针抢老婆的,不是來抢金针老婆的。 

    “是师兄暗中撺掇,张弘正自作多情,我并无嫁人之心,不过我沒想到你会來。”玉拂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感动。 

    玉拂每说一句左登峰的脑子就懵一分,在玉拂看來他是听到她要嫁人的消息而赶过來横刀夺爱的,玉拂将他的到來理解成了对她的表白。 

    “我是來帮杜秋亭的,你别误会。”左登峰快速的做出了反应,绝不能优柔寡断任由事情无法收场。 

    “我知道你生我的气,我不该不相信你,也不该造作耍xìng在你需要我的时候离开。”玉拂深感自责,羞愧落泪。 

    左登峰此时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二人此刻正在屋顶上,道观外面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即便听不到二人的交谈,却能看清二人的动作,这事儿要是处理不好就真成横刀夺爱了。 

    “你这个畜生,怎么下那么重的口,崔真人的猴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扒了你的皮。”左登峰急中生智高喊着反手又给了十三一巴掌,他这一巴掌是做给外面的人看的,得让他们以为玉拂是因为猴子受伤而掉泪的。 

    十三此刻被左登峰提在手里,挨了打也并沒有叫唤,因为左登峰压根儿就不舍得真打,高举轻放,触毛即止。 

    “好了,别怪十三了,九儿沒什么大碍,咱们下去说话吧。”玉拂出言邀客。 

    左登峰一听更懵了,他压根儿沒想到三分钟不到就把事情的搞成了这样,这要是跟玉拂下去了,外头那两俩家伙一准儿得哭。 

    “不能轻饶了它。”左登峰无奈之下只好再拿十三当挡箭牌,反手又是一下子,与此同时快速的思考该怎么处理眼前这个棘手的局面。 

    “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件事情真不是我的本意,掌教师兄关心则乱,擅作主张,我也埋怨过他,不过现在看來还得感谢他。”玉拂面露羞涩。 

    左登峰闻言摇头苦笑,谁家的大姑娘快三十岁了还沒嫁出去家人都会着急,这一点他并不怀疑,令他感到无奈的是玉拂错误的解读了他的到來,对他的言语和神情也大大超越了朋友之间的分寸和礼数。 

    “你不相信我。”玉拂见左登峰摇头,顿时面露悲伤。 

    “我沒怀疑过你。”左登峰抬手又给了十三一巴掌,这一下是真打,十三今天真把他害惨了。 

    “咱们下去说吧。”玉拂向南瞟了一眼。 

    “我不下去。”左登峰连连摇头,这个当口要是下去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知道你受了很大的委屈,那些押你游街的人咱们一个也不放过,下去吧,我有话要对你说。”玉拂腾出右手过來拉他。 

    左登峰见状只能再度抬手去打十三,但是先前那一巴掌他打实了,十三眼见他又要打,扭身挣脱,调头跑掉了。 

    十三一跑,挡箭牌沒了,左登峰彻底傻眼了……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八章 十三闯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