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留下照片

第二百五十五章 留下照片

纪莎此时已经吓呆了,仍然紧紧的抱着左登峰,而左登峰的注意力在周围那些被挖开的坟丘上,也并沒有立刻推开她。 

    “快把你的猫放出來吧,可别憋死了。”铁鞋走过來出言说道。 

    左登峰闻言推开纪莎,放下木箱放出了十三,转而站起身打量周围的环境,这处坟场位于森林的边缘,坟堆周围长满了杂草,杂草丛中隐约可见不少墓碑,墓碑后面的坟堆有被破坏过的痕迹。 

    “你沒事吧。”片刻过后左登峰收回视线看着纪莎,纪莎此刻面sè苍白,浑身发抖。 

    “沒事,谢谢你。”纪莎茫然点头。 

    左登峰见她只是受惊过度并沒有受伤,便走向最近一个被挖开的坟丘低头打量,这座坟是现代的坟墓,现代的坟墓深度一般为三尺三,并不算很深,这座坟墓里面的死人是被埋进棺材下葬的,棺材已经被掀开,里面只剩下铺垫棺材所用的黄绸和少量的陪葬器物,尸体已经不见去向。 

    “阿弥陀佛,什么人造这么重的孽。”铁鞋的声音自左侧传來。 

    左登峰闻言转身向铁鞋走去,发现铁鞋正看着另外一座坟坑,这座坟墓同样被挖开,腐烂的尸首趴伏在坟坑不远处,尸体的双腿已经腐烂断裂,身体在双腿西侧五步外的草丛里,由于夏天温度较高,尸体已经开始滋生蛆虫,整个坟场弥漫着浓重的恶臭。 

    “这得多大仇啊,挖坟分尸,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铁鞋不停念诵佛号。 

    左登峰皱眉走向周围的那些坟堆,经过仔细的观察和比对,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近期的坟墓里面的尸体都不见了,而那些时间稍微长一点儿的坟墓里的尸体虽然离开了坟墓却并沒有离开太远,至于时间再长的那些坟堆就沒有被挖开,但是奇怪的是这些坟堆有着松动的痕迹。 

    片刻过后左登峰收回视线凌空跃起,在半空之中俯视此处的地形,发现此处正东十里外有一座不高的山峰,而西侧十里外也有相同的一座,北侧二十里外同样是一座长满树木的山峰,正南不远就有一条河流,这种地势犹如一把龙椅,在风水学上属于上好的yīn宅选址,由此可见这处坟场先前是请风水先生看过之后才定在了这里。 

    可惜的是这个风水先生学艺不jīng,虽然明白面南背北,依山傍水的道理,却忽视了河流的走向,绝佳风水后面必须有山,前面必须有河,但是这条河的流向必须是自西向东,中国西侧昆仑山为龙脉之祖,龙气自西向东顺着河流蔓延,顺应龙气则为吉地,反冲龙气则为凶地,这处坟场看似风水不错,实际上是一处大凶之地,大凶之地yīn气很重,尸体埋在这里不容易腐烂,很容易滋生僵尸等妖物。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走吧,离开这里。”左登峰观察完地势落回地面冲二人开口。 

    “咋回事儿。”铁鞋疑惑的问道。 

    “这些坟墓不是被人挖开的,而是被坟墓里的尸体拱开的,那些完整的尸体已经离开了这里,这些腐烂的尸体虽然自坟墓里爬了出來,却因为肢体已经腐烂而沒能离开,年代再远的,五脏皮肉腐烂掉了,就沒有足够的力量破土而出。”知道出言解释。 

    “阿弥陀佛,国之将亡,必有妖孽。”铁鞋面露慈悲。 

    “妖什么呀,这些尸体是被道门中人使用法术自坟墓里引出來的。”左登峰摆手说道。 

    “啥人干的。”铁鞋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左登峰摇头说道,一到湖南就发现这样的事情,并非吉兆。 

    “快离开这里吧。”纪莎走到了左登峰面前,经历了空中的险情她原本就惊魂未定,现在还落到了荒郊野外的恐怖坟场,她有再大的胆子也得吓破。 

    “你准备去哪儿。”左登峰出言问道,飞机先前飞过了长江,此刻应该已经在湖南境内了。 

    “长沙。”纪莎开口回答。 

    “他们先前在飞机上动手明显准备让你陪葬,你还要去为他们卖命。”左登峰皱眉开口。 

    “我知道,咱先离开这里吧。”纪莎摇头说道。 

    左登峰闻言抱起纪莎凌空南去,十三余有少量内丹,也可以在空中掠行,就沒用左登峰扛负,铁鞋念完往生咒之后才跟了上來,掠行在左登峰的右侧。 

    离开坟场之后左登峰回头看了一眼,转而冷哼出声,这处坟场位于山中,地势偏僻,但是埋的人却不少,这些平民百姓也不想一想,要是真是吉地,当官的早就找真正的风水名家给抢走了,哪里还轮得到他们。 

    南行三十余里,发现了城镇,三人在城外落下,步行进城。 

    “咱们得分手了,这里有国民党的军队,你安全了。”左登峰冲纪莎道别,此时是下午五点左右,三人在茶摊歇脚。 

    “你要去哪里。”纪莎问道。 

    “我要去西面,长沙在东南。”左登峰并沒有说明具体的目的地。 

    “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纪莎低声发问,在此之前她对左登峰只是出于利用,但是现在她沒有这种想法了,因为左登峰是她的救命恩人。 

    铁鞋本來和二人在一桌喝茶,听到纪莎这句话之后端着茶杯跑开了,他听不得男女之间的这些对话。 

    “一般是不能了。”左登峰出言笑道。 

    “我有个请求,你一定要答应我。”纪莎面带恳求神情。 

    “什么。”左登峰皱眉发问。 

    “我想跟你照张合影。”纪莎伸手指着街对面的一家照相馆。 

    “你年纪也不小了,找个人嫁了吧,不能当一辈子特务。”左登峰岔开了话題,他虽然在文化所工作却从沒拍过照片,骨子里他并不愿与纪莎合影,因为巫心语并沒有留下照片,巫心语沒有得到过的他不会给别的女人。 

    “我听你的,不过你得答应跟我照一张合影,我想记住你。”纪莎几近哀求。 

    “我从沒照过相,不想破例。”左登峰闻言冲她笑了笑,转而站起身背起了木箱,铁鞋见状也自旁边走近。 

    “等着我。”纪莎将那只玉盒塞给左登峰,转而快步跑向街对面的照相馆。 

    左登峰很清楚纪莎将玉盒递给他是为了暂时留住他,但是他也不能丢下玉盒,只能站在茶摊旁等待,片刻过后,纪莎自照相馆里拖出了一个手拿相机的年轻人,转而跑到左登峰身边冲那年轻人叫着“拍吧”,年轻人眼疾手快,摁下了快门。 

    “别闹了,我赶时间的,我走了。”左登峰将那玉盒递给纪莎,转而冲铁鞋招了招手,二人快速的穿过街道,消失在街头。 

    两个小时之后,纪莎拿到了冲洗出來的照片,照片上一个背着木箱的年轻人一脸不满的皱着眉头站在茶摊旁边,一个身穿军装的漂亮女人站在他的左侧,茶摊旁是一只体型硕大的大猫,后面是一个探头探脑的老年僧人。 

    拿到照片之后,纪莎哭了,年轻人花白的头发表明了他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紧皱的眉头显示出了他的执拗和坚持,肩头的木箱说明他漂泊在外居无定所,那只大猫是他的家人,那个疯癫的和尚是他的朋友,所有的这些都令纪莎悲伤,她后悔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那些事情令她彻底失去了抚慰这个可敬又可怜的年轻男人的资格。 

    但是最终纪莎笑着离开了,她庆幸自己留下了左登峰的照片,因为左登峰从未拍过照片,她手里的照片是唯一的,她甚至感谢那两个试图杀死他们的飞行员,她很清楚沒有空中的遇险,左登峰是不会抱她的,另外沒有空中的遇险她也不会明白自己只是军统手里一颗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 

    纪莎并沒有去长沙,她往北走了,她是北方人。 

    左登峰和铁鞋在这段时间里并沒有走出多远,西行百里之后,他们在大路上遇到了一个道士,全真道士和正一道士的道袍有着细微的差别,此人无疑是正一道士,因此左登峰拦下了他。 

    “你知不知道张弘正和杜秋亭的事情。”左登峰直涉正題,纪莎先前所说的情况很笼统,他需要确切的消息。 

    “你是谁呀。”那道士年纪并不大,只有二十出头,左登峰问的不礼貌,他回答的也不礼貌。 

    “残袍左登峰。”左登峰报出了名字。 

    此语一出,那年轻的道士立刻瞪大了眼睛,浑身上下开始不停的颤抖,牙齿也开始打颤。 

    这一幕令左登峰敏锐的感觉到不对劲儿,如果这个年轻的道士先前知道他的名号,就应该知道背后的木箱和旁边的十三是他身份的标志,但是根据对方的表现來看他并不知道这一点,他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

    “张天师和杜秋亭去了辰州派。”年轻的道士结巴着开了口。 

    “什么时候的事情。”左登峰皱眉发问。 

    “我不太清楚。”年轻的道士连连摇头。 

    左登峰闻言冲其摆了摆手,年轻的道士快速的跑开了。 

    左登峰随即扛着十三向西掠去,铁鞋尾随。 

    掠出沒多远左登峰就在树林边缘落了下來,借助大树的遮掩回头看着远处那个年轻道士。 

    “为啥不走了。”铁鞋疑惑的问道。 

    “你不感觉那个道士很怕我吗。”左登峰皱眉开口。 

    “你造那么多杀孽,谁不怕你。”铁鞋撇嘴说道。 

    “此人有一定的灵气修为,即便害怕也不应该怕成这个样子,他演戏演的有点儿过了。”左登峰摇头说道。 

    “演啥戏。”铁鞋不明所以。 

    “你和十三在这里等我,我去看看那个道士去城里干什么。”左登峰放下木箱施出身法跟上了那个年轻道士……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五章 留下照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