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空中遇险

第二百五十四章 空中遇险

纪莎闻言看了左登峰一眼,沒有再说什么,她并不确定左登峰急切的想要去湖南的原因,她想当然的理解为是去横刀夺爱,这一想法令她心中微泛酸意,但是她并沒有表现出來,她知道自己沒有吃醋的资格。

    飞机有十四个座位,本來是满员起飞的,结果只坐了三个人,确切的说是三个人和一猫一鼠,那俩飞行员不算。 

    左登峰头一次坐飞机,微微有些紧张,但是铁鞋比他更紧张,双目紧闭口诵佛经。 

    飞机的引擎嗡嗡响起,一开始的速度跟汽车差不多,后期加速的很快,窗外的景物快速倒退,最终机头抬起,飞机轰鸣着飞向了天空。 

    飞机起飞之初机头高抬,人是紧靠座椅的,既压抑又憋闷,这种感觉并不好,远不如使用灵气飞掠前行來的惬意。 

    “多长时间能到湖南。”为了排解紧张情绪,左登峰冲纪莎问道。 

    “三个小时差不多了。”纪莎出言回答。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这玩意儿还是比风行诀快很多,此处到湖南有两千多里,即便不眠不休的提气飞掠也得用去一夜的时间。 

    “你去湖南做什么。”纪莎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 

    “帮杜秋亭娶到玉拂。”左登峰平静的说道,男人是感xìng的动物,有时候某个女人跟随男人时间一长,这个男人就会不由自主的对其产生感情,这种感情的本质其实是一种习惯,习惯了对方的存在之后对方如果离去,这个男人就会有失落感,左登峰此刻也有失落感,毕竟玉拂对他有意,不过他的意志很坚定,对自己也很残忍,他不允许自己背叛巫心语,但是他也希望玉拂有个好的归宿,张弘正那个趾高气昂的熊德行他见了就想上去踹两脚。 

    “你为什么要帮他。”纪莎出言追问。 

    “杜秋亭曾经帮过我,玉拂也帮过我。”左登峰说完闭上了眼睛,此刻他的心中并不平静,他被天辰和尚抓到一路押解北上,耗时十一天,押解的时候对方很是招摇,按照常理來说金针和玉拂都应该得到消息,但是他们并沒有出现,换成谁心中也有睚眦,左登峰此行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要确定二人当初是沒有得到消息还是得到消息之后有所顾忌而沒有前去援救。 

    纪莎是个识趣的女人,见左登峰闭上眼睛知道他不愿再谈论这个话題,也就沒有再多问。 

    飞机很快攀高,十三好奇的趴在窗户上向外张望,它之前驾驭过金龙,对于高度并不畏惧,老大是水生动物,气压的变化和引擎的轰鸣令它很是焦躁,铁鞋见此情形将它抱在怀里抚摸安慰,形同老父抚子,可惜的是这只水耗子喊的是咕咕而不是爸爸。 

    这一情形令左登峰长长叹气,人都有延续血脉的潜在愿望,但是延续血脉首先得有妻子,他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自己与巫心语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但是他也很清楚那只是自己的幻想,自己此生很难留下血脉子嗣了。

    “如果你的生命还有一年零两个月,你会去做什么。”左登峰睁开眼睛看向纪莎,内心的沉重无处宣泄令他感觉到极度的憋闷。 

    纪莎闻言很是惊愕,她不明白左登峰为什么会忽然问出这么伤感的问題,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她回答了左登峰的问題,“我会回去陪伴父母。” 

    “如果你的父母已经不在了呢。”左登峰出言再问。 

    左登峰此言令纪莎更为惊愕,因为她听出了左登峰并不是胡乱发问,而是意有所指,极有可能说的就是他自己。 

    “我会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纪莎柔声开口。 

    “如果你喜欢的人也不在了呢。”左登峰叹气再问。 

    “亲戚朋友总是有的,反正我不自己待着。”纪莎摇头说道。 

    “如果你的亲戚朋友全走散了呢。”左登峰出言笑道,标准的苦笑。 

    纪莎闻言沒有回答,此刻她终于明白左登峰为什么行事如此乖张,一个人如果知道自己的生命什么时候结束,那会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能强忍着不丧失理智已经极为难得了,更别提与此同时还要去进行某种艰巨的工作。 

    这一刻纪莎的内心被震撼了,在此之前她认为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交配和发泄是他们的共xìng,但是左登峰的出现令她明白了有些男人并不像她想象的那样,她在左登峰的身上看到了优秀男人的专注,深度,担当,同时她也在左登峰的身上看到了可怜男人的孤独,心酸,无奈。 

    她知道左登峰看不起她,正因如此她才更加同情左登峰,一个男人冲一个他看不起的女人倾诉说明这个男人孤独到已经沒有可供倾诉的对象了。 

    良久过后纪莎长长叹气,左登峰听到了,沒有开口。 

    飞机的轰鸣一直在持续,左登峰闭目假寐了一会儿,一个时辰过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后仰倾斜,飞机引擎的声音也不太正常,这一异常情况令他睁开了眼睛。 

    “出什么事了。”纪莎站起身冲那两个飞行员问道。 

    “躲避气流,我们需要攀升。”驾驶舱里传來了飞行员的声音。 

    纪莎闻言坐回了座位,左登峰随之释疑,但是很快他就发现情况不对劲,这一次飞机攀升的幅度特别大,几乎是笔直向上的。 

    “你们干什么。”纪莎比左登峰更清楚飞行途中的一些情况,感觉情况有异,再度站起冲那两名飞行员高喊,但是对方给予的回应却是回头shè出的子弹。 

    “一直向上飞会出现什么后果。”左登峰低头冲纪莎喊道。 

    “我们会失去氧气。”纪莎掏出手枪准备反击“我去控制住他们。”左登峰发现了情势的危急,刚想离座却被对方shè來的子弹逼的再度回缩,就在此时铁鞋急速的冲到了驾驶舱,快速出手将两名飞行员打翻。 

    “安全了。”铁鞋冲左登峰喊道。 

    左登峰闻言皱眉上前检查两名飞行员的伤势,检查过后眉头大皱,铁鞋出手太重,飞行员已经被他打死了。 

    “你会开飞机吗。”左登峰冲随之走來的纪莎问道。 

    “不会。”纪莎闻言愕然摇头。 

    铁鞋见状知道自己闯了祸,赶在左登峰开口责备他之前闪身回到了座位。 

    “得赶快想办法。”左登峰冲纪莎说道,不知什么原因此时飞机已经改攀升为俯冲。 

    纪莎闻言上前拉起被铁鞋毙掉的飞行员,握着cāo纵杆摇晃了几下,最终急切而无奈的放弃了。 

    “都怪你,你先前逞什么能啊。”纪莎花容失sè的埋怨左登峰先前不应该在机场控制室撒野。 

    “你以为他们是因为我在机场的所作所为吗。”左登峰出言打断了纪莎的话,这两个飞行员无疑是受人指使的,究其根源应该国民zhèng fǔ对他的所作所为非常不满要借机杀他,此外也不排除他曾经扬言要去杀国民党的光头老大而惹的祸。 

    “现在怎么办。”纪莎虽然暂时沒有乱方寸,额头上却是一片冷汗。 

    “放心吧,有我在你死不了。”左登峰快速的回到座位上打开了木箱,抓过十三将其塞了进去,转而扣上盖子背起了木箱。 

    左登峰做的这些动作被铁鞋看到了眼里,照瓢画葫芦的模仿,但是他背的木箱沒有盖子,情急之下撕下窗帘包住了木箱。 

    左登峰背起木箱之后将座椅上的皮革撕开,闪身上前抓过站立不稳的纪莎,将其牢牢的困在了自己的胸前。 

    “你想干什么。”纪莎面sè煞白。 

    “出去。”左登峰带着她闪到了舱门近前。 

    “太高了,我们会摔死的。”纪莎急切的喊道。 

    “你应该相信我。”左登峰yīn声开口,纪莎见他面sè难看,不敢再说话,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他。 

    左登峰通过机头下方的景物判断飞机大致的高度,与此同时估算自己提一次气能够缓冲多大的落势,度过天劫的修行中人可以凌空而行,自高空坠落也沒有xìng命之忧,但是这个高度是有一定限度的,超过一定的高度,灵气不续就会径直跌落。 

    “大师,我打开舱门之后你会被甩出去,运转灵气下落就行,不会有危险。”左登峰将铁鞋拖到了舱门的左侧,他懂得空气流通的道理,知道高空打开舱门的后果。 

    “阿弥陀佛。”铁鞋咧嘴点头。 

    左登峰从沒在这么高的高度向下落,也从來沒落的这么快过,因此根据下方的景物判断高度很难把握,如果打开舱门太早,铁鞋会被摔死,如果太晚,那就有可能被爆炸的飞机给炸死。 

    此时是考验一个人心理素质的时候,左登峰皱眉下望,额头也现冷汗,片刻过后灵气下延吸附住了机舱过道,与此同时右手疾探,充盈的灵气直接将舱门震飞。 

    舱门缺失,铁鞋立刻被甩了出去,快速下落产生的强风吹的左登峰几乎无法视物,数秒钟过后他终于撤回灵气掠出了舱外,他带着纪莎,下落的时候灵气消耗很大,所以他要比铁鞋晚出去几秒钟。 

    离开舱门之后人是转着飞出去的,倘若换做常人定然会头晕眼花,但是左登峰和铁鞋都是度过天劫的高手,已经习惯了高起高落,离开飞机之后快速的调整角度,倒转灵气减轻自身以及负载物品的重量。 

    飞机较他们先行落地,落地之后发生了爆炸,但是爆炸并不强烈,想必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飞行燃油所剩不多,片刻过后二人安全落地,长长喘气如释重负。 

    随后铁鞋也随之落下,落地之后就叫嚷着‘老衲再也不坐飞机了,’ 

    左登峰闻言并沒有开口回应,甚至沒有动手解开身上的皮革,而是疑惑的环视左右,三人目前是在一处丛林边缘的坟地里,这片坟地竖立着大片的墓碑,墓碑后面的坟丘无一例外的被人挖开了。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四章 空中遇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