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谁主沉浮

第二百四十九章 谁主沉浮

“帮我挖开周陵,你们的政府怎么对我这么好。”左登峰出言笑道。 

    “谁叫咱们是老相识呢。”纪莎再抛媚眼。 

    “别,我不领你这个情,即便你们不帮我挖开周陵,我自己也能挖开,你过來是为了帮你们的政府,是怕我去杀了你们的领导。”左登峰冷声开口,纪莎之所以会來是因为国民zhèng fǔ上层担心此事搞的太大令zhèng fǔ面上无光,也不排除担心他真的去杀“光头老大”的可能,说白了这都是他杀出來的结果,沒有先前的屠杀就显示不出自己的实力,沒有实力就沒有今天的待遇。 

    “你能杀掉rì本的将军,要想杀掉我们的高官也不是难事,上峰自然担忧。”纪莎闻言并未恼怒,而是笑着说出了实话,她跟左登峰交往过数次,知道左登峰心高气傲,最主要的是她掌握了与左登峰相处的诀窍,那就是说实话。 

    “你们帮我挖了周陵就不怕民众震怒。”左登峰随口问道。 

    “沒事的,民众算个什么,还不是当权者说了算,十三年前孙殿英盗挖了清东陵不也沒事儿吗。”纪莎出言笑道。 

    “行啊,你着手安排吧。”左登峰点头说道。 

    “好的,不过我有个条件。”纪莎出言说道。 

    “什么条件。”左登峰皱眉问道。 

    “这件事情顶层并不知晓,挖开周陵之后,我要里面一半的东西去打点关系。”纪莎开口说道。 

    “你们国民zhèng fǔ要钱有什么用。”左登峰挑眉冷笑,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纪莎会开口索要周陵里的宝物。 

    “咱们不是外人,我就把遮羞布摘了吧,你知道孙殿英当年是怎么脱罪的吗,他将乾隆的七星宝剑送给了蒋委员长,乾坤剑送给了军政部长何应钦,乾隆的朝珠送给了我们戴局长,翡翠西瓜给了时任行政院副院长的宋子文,慈禧嘴里含的夜明珠现在在蒋夫人手里,孙殿英还将大量宝物送给了宋霭龄,让她去吹自己丈夫行政院长孔祥熙的耳边风,这是规则,你不会懂的。”纪莎摇头笑道。 

    “据我所知何应钦,宋子文,宋霭龄都是爱国抗rì的,你不能泼他们的脏水。”左登峰闻言极为震撼,纪莎是军统的特务,她不可能胡乱编造,但是她所说的这些人中有很多都是著名的爱国人士。 

    “我说的是事实,爱国的人就不做坏事了吗,抗rì的人就不受贿了吗。”纪莎再度笑道。 

    “哈哈哈哈哈。”左登峰闻言仰天大笑,笑的很狂妄,笑的很无奈。 

    “你笑什么。”纪莎直待左登峰笑完才出言发问。 

    “我笑世间沒有公平,沒有对错,谁掌握了权力谁就是对的,贫民百姓永远是错的,你们国民党这么搞下去早晚得完蛋,天下一准儿是八路的。”左登峰出言笑道,在此之前他虽然在杀人,骨子里却一直认为杀人是不对的,现在看來杀不杀人不重要,杀的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杀的,有了足够的能力,杀人不但不犯法,还能得到国民zhèng fǔ的包容甚至是帮助。 

    “你千万别跟八路搅和在一起,你以为八路就高尚吗,他们只不过煽动了一群穷光蛋跟着造反而已,‘打土豪分田地’说白了不过是唆使一群懒惰的愚民去抢夺富裕人家的财物,跟李自成‘闯王來了不纳粮’的旗号沒什么两样,利用的都是世人见不得别人过的比自己好的卑劣心理,你过的比我好,我就看你不顺眼,我就要打你,我就要抢你。”纪莎出言反驳。 

    “我不管你们谁对谁错,我也不和你争辩,你准备怎么安排眼前的工作。”左登峰摆手摇头,他沒有政治立场,也不关系政治格局,他从未想过什么‘国之大义’,他眼里只有自己的一己私情。 

    “以演习的名义封锁周围区域,禁止所有人过來,你们这些人继续挖掘,不适宜让外人过多参与。”纪莎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我本來就要挖开了,你们好像也沒派上什么用场。”左登峰挑眉说道。 

    “我们至少沒有调集飞机大炮來炸你。”纪莎微笑开口,有时候狠话不一定非得咬牙切齿的说出來。 

    左登峰闻言以挑衅的眼神看着纪莎,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被威胁,而纪莎的话里明显含有威胁的味道,良久过后左登峰转身向门内走去,他沒必要彻底得罪国民zhèng fǔ,万一真得罪狠了,备不住对方就不派飞机大炮,最主要的是他要钱沒用。 

    “按既定计划实施,我就不回去了。”纪莎冲司机交代了一声,转而跟上了左登峰,与他并肩走进周陵。

    “你为什么非要喷香水。”左登峰皱眉看向纪莎。 

    “很难闻吗。”纪莎侧目笑问。 

    “男人闻到这种气味就会想到这种气味是承载在什么东西上的。”左登峰出言笑道,他知道纪莎不是好女人,但是毫无疑问她是个惹火的女人,尤其是在身穿军装的情况下,军装是一种威武霸气的服饰,身穿军装的女人更能激起男人的征服yù望,左登峰虽然沒有征服她的yù望,却有好奇的心理,但是这种好奇并不会促使他去探索。 

    “你想看的话随时可以,你知道我对你是不设防的。”纪莎的视线固定在了前方的挖掘场地,她知道左登峰对她沒有邪念,因此连头都懒得转。 

    左登峰闻言沒有再说什么,纪莎放肆而大胆,真的说下去脸红的一定是他。 

    “你为什么要挖开周陵,你想找什么。”纪莎行走的同时出言问道。 

    “找一条龙。”左登峰随口敷衍。 

    “龙。”纪莎闻言面露疑惑。 

    左登峰见状摆了摆手,沒有再继续这个话題,有些事情他不想让过多的人知道。 

    二人快步走到挖掘现场,众人见到纪莎的到來很是惊愕,一是纪莎漂亮惹火,二是她年纪轻轻就挂了上校军衔,三是众人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年轻军官到此。 

    纪莎见到众人,立刻以上级的口吻对他们进行了训话,表明了这次行动是上级批准的,只不过前期沒有协作好,目前外围有士兵站岗jǐng戒,也不会再有人來sāo扰,他们继续担任挖掘工作,工作完成的好,上级还会给予奖励。 

    众人闻言大为兴奋,虽然他们并不知道为什么非法会忽然变成了合法,但是合法总比非法好,但是兴奋过后纷纷看向左登峰,左登峰微笑开口,“我之前的承若仍然有效”,此语一出,众人欢腾。 

    此时是中午时分,太阳很烈,挖掘工作还需要持续一段时间,左登峰本想带纪莎前往木楼休息,但是察觉到身后异样的目光之后想到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不太好,于是便调头带着纪莎走向西侧树林,但是一回头发现那些当兵的眼神更加邪恶,无奈之下只好高声喊过在围墙上晒太阳的十三,二人一猫走进树林在林荫处休息等待。 

    十三來到树林之后就上了树,树下只有他和纪莎,气氛又暧昧了。 

    “你从什么地方过來的。”左登峰随口问道。 

    “我正在湖南执行任务,上峰知道咱们熟识,就把我派來了。”纪莎回答的很简捷。 

    “哦。”左登峰本來就是沒有目的xìng的随口发问,得到对方的回答之后就沒了下文。 

    “那个女道士为什么离开你了。”纪莎出言发问。 

    “本來就是我自己的事情,怎么好意思总麻烦别人。”左登峰摇头回答,在上海的时候纪莎见到过玉拂和铁鞋,所以左登峰知道纪莎所说的女道士指的是谁。 

    “闹别扭了吧。”纪莎笑道。 

    “沒有。”左登峰不耐烦的摇了摇头。 

    “那她怎么会嫁人的。”纪莎再笑。 

    “嫁人,什么意思。”左登峰闻言很是惊愕。 

    “你不知道。”纪莎也露出了惊愕的神情。 

    “我知道什么。”左登峰皱眉问道。 

    “她要嫁人啦。”纪莎开口说道。 

    “嫁谁呀,杜秋亭。”左登峰出言追问,玉拂之前对他有误会,是赌气离开的,屈指算來不过二十來天。

    “现在还沒定下來,可能是他也可能是另一个追求者张弘正,张弘正你应该认识吧,正一教的天师。”纪莎出言说道。 

    “他追求过崔金玉,我怎么不知道。”左登峰愕然发问“他和杜秋亭是多年的情敌呀,你的消息怎么这么闭塞。”纪莎皱眉发问。 

    左登峰闻言沒有立刻开口,他一年有大部分时间都在野外,相处的人也就固定的那么几个,他只知道杜秋亭喜欢崔金玉,却不知道跟杜秋亭年纪相仿的张弘正也是玉拂的追求者之一,这事儿玉拂从來沒有说过,不过仔细回忆起來还是能发现端倪,那就是张弘正不远千里的跑到江苏去解散茅山派,这事儿不管在谁看來都有点小題大做,还有就是金针苏醒之后的对张弘正的态度,不管三七二十一指着鼻子让对方滚蛋,这也有点过分,原來二人之前就有底火。 

    “你之前一点儿都不知道。”纪莎出言问道,左登峰的神情只有疑惑而沒有愤怒,这表明他跟玉拂沒有男女私情。 

    “我才出道多长时间,再说我又不是成天在江湖上闯荡。”左登峰摇头说道,金针之前并沒有在他面前过多的提起玉拂,玉拂自己又不说,外人更不可能屁颠屁颠的跑到他面前來上一句‘你身边的这个女人还有个追求者”。 

    “什么时候的事情。”左登峰随之发问。 

    “有段时间了吧,张弘正到了湖南一直受到杜秋亭的阻拦,具体怎么回事儿我也不清楚,我也只是听说,不一定准。”纪莎说的很笼统,她消息灵通是因为她本身是个特务,但是她毕竟不是道门中人,道听途说她知道,并不明白真正的内情。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嫁人是好事。”左登峰点头说道,由于纪莎无法提供具体的时间,所以他无法确定这件事情是发生在他被抓之后还是被抓的同时,如果是后者,金针和玉拂不前往相救就有情可原。 

    纪莎闻言沒有再说什么,左登峰也沒有开口,在他心里一直把玉拂当朋友看待,她急于出嫁可能跟对他的误解有关,不过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希望玉拂能有个好的归宿,这里的事情完结之后他准备去湖南一趟,看看能不能促成金针和玉拂。 

    这一念头令左登峰感觉自己很高尚,不过与此同时他也感觉到自己真的很孤独……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九章 谁主沉浮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