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土地托梦

第二百四十八章 土地托梦

人为什么会做梦,西方科学对此的解释可以归纳为‘rì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是道家并不这样认为,道家认为梦境是人体三魂七魄受到外界刺激而产生的异动,修行中人神凝气固,思考便专心思考,睡觉就一心睡觉,极少有杂念产生,本命元神也极为稳固,故此修行中人极少做梦。 

    左登峰现在已然是巅峰修为,灵气充盈,虽然需要思考很多问題,但是在思考某一件事情的时候是非常专注的,不会有杂念出现,故此左登峰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做梦,这个梦出现的很诡异。 

    远处的老者身高五尺,面如满月,颌下长须,一身明代员外服饰,头戴黄冠,脚踏丝靴,手里拿着的是一支黄木龙头拐杖,行动有度,神情雍容。 

    此人的出现令左登峰极为疑惑,因此他并沒有强行自梦中苏醒,而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十丈外的老者,这个长须老者出现的很蹊跷,毫无征兆,左登峰并沒有把这个长须老者的出现理解为善意,因为这个世界上对他带有善意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长须老者缓慢走近,站在左登峰面前打量着他,左登峰疑惑的回视,与此同时右手微动,以此测试自己苏醒过來需要多长时间,得出的结论是自己随时可以苏醒。 

    “你是什么人。”左登峰冷声开口,由于担心声音太大牵动肢体诱发苏醒,他说话声音很小。 

    “老夫乃本方土地。”长须老者做出了拱手的姿势。 

    此语一出,左登峰陡然心惊,他从未见过仙人,在内心深处甚至存有世间可有仙人的疑问,但是今rì这个疑问得到了证实,世间真有仙人,土地公虽然仙位卑微,却无疑是一方仙长。 

    “见过仙长,不知仙长深夜前來有何赐教。”左登峰沉吟片刻出言说道,他并不轻信任何人,此人虽然自称本方土地,但是有很多道门中人的法术也可以制造幻象,在此人身份沒有得到证实之前,左登峰不会自低三分。 

    “左真人在老夫所辖地域妄施道法,杀生害命,老夫不明其故,特來相询。”长须老者双手拄拐,站立于前。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这个长须老者的确是土地公无疑,他之所以如此确定有两个原因,一是此人的衣着的确是明朝服饰,此外江湖中人都知道他曾经有过妻子,而这个老者并不知道他已经成家,这一言语上的错误恰恰说明这个老者不是阳世中人,且只居于此处,此外左登峰jīng通明清文言语句,这个长须老者说的的确是明清时候的语言,言语通顺,语法规整,与上海电影院里放映的那些古代人一本正经的说着现代话的智障电影有着真假之差,天壤之别。 

    “敢问仙长,这两座陵墓里面埋的是何许人也。”左登峰出言发问,即便知道这个长须老者就是本方土地公,左登峰仍然再度确认,外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所谓的周陵已经在唐朝被加以改造,倘若此人真是本方土地公,那他一定知道详情。 

    “乾位为袁天罡选址督建李建成陵寝,坤位为李淳风选址督建李元吉陵寝,两墓皆建在周代陵寝之上。”长须老者出言笑道,自他出现到现在他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只有询问之意并无审问之图。 

    “回仙长问讯,左某不yù妄伤人命,但那一干人等阻挠左某挖陵探墓,毛发风至,怪不得左某竖刀在此。”左登峰低声开口。 

    “左真人为何寻那地气所生之物。”长须老者面露疑惑。 

    左登峰闻言沒有立刻开口,这个土地公所说的地气所生之物指的正是地支,他先前跟藤崎正男等人到过这里,所行之事这个土地公自然是看到了,所以才有此一问。 

    “左某要寻齐六枚yīn属内丹,救亡妻还阳。”左登峰出言说道,二人交谈的时候十三一直在旁边看着,不过并沒有任何的动作。 

    “集齐六枚内丹可救亡人还阳。”土地公面露愕然,很显然他并不知道其中之事。 

    “敢问仙长,北侧乾位那座陵墓之中是何种地支。”左登峰沒有回答对方的问題。 

    “一条四足青龙及其衍生的龙婴。”土地公出言回答。 

    左登峰闻言陡然皱眉,沮丧异常,因为龙不是他要找的,他找的是yīn属土牛。 

    “上天有好生之德,左真人杀伐无度,恐遭天憎,还是尽早离去,免遭天灾。”土地公慈声劝解。 

    “仙长是來阻止左某的吗。”左登峰yīn声发问,在此之前他并不确定真有仙人存在,此时知道了仙人确实存在,心里并不好受,因为曾几何时他跪地磕头请求上天放巫心语还阳,而上天并未搭理他,这令他对仙人报有浓重的怨气和敌意。 

    “左真人言重了,老夫本为末微小吏,不能插手阳间之事,今rì托梦于你,只因不忍眼见苍生遭难,更不忍左真人歧途不返,善终不得。”土地公摇头摆手。 

    “仙长可料知后事。”左登峰皱眉追问。 

    “前尘往事倒是知晓一些,料知后事实是不能。”土地公再度摇头。 

    “仙长能否带左某入陵一观,若陵中真是青龙,左某即rì便会离开此处。”左登峰沉吟片刻出言说道,他从不盲目的信任神仙,虽然这个土地公面sè慈善,但是也不能排除撒谎骗他离开的可能。 

    “左真人已经是巅峰修为,半仙之体,魂魄出窍不是难事,本可自行为之,为何要为难老夫。”土地公摇头说道。 

    左登峰闻言大为疑惑,土地公所说的巅峰修为的修道者可以魂魄出窍可能确有其事,但是他并不会这种法门,他沒有门派,沒有师傅,沒人告诉他这些事情,更沒人指导他该怎么做,与他同等修为的人如果会十成法术,他可能连三成都不会。 

    “敢问仙长,这陵墓之中有几道机关。”左登峰沉吟片刻出言问道。 

    “此事恕老夫不敢多嘴,还望左真人心怀仁善,少伤人命。”土地公摇头说道。 

    “此事左某自有分寸,多谢仙长教诲,恭送。”左登峰凝神耸肩自梦境中摆脱了出來,紫气巅峰是凡人所能达到的最高高度,而土地公是仙人的最低品级,两者相差的并不大,土地公并不能控制左登峰。 

    醒來之后左登峰立刻听到了细微的风声和周围昆虫的鸣叫,还有就是周陵内士兵挖掘的声音和汽车引擎的声音,这是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先前那长须土地公此刻已经不见了踪影,唯一能判断先前梦境真实发生过的参照就是十三向南张望的眼神。 

    土地公托梦的本意是让他停止杀戮,但是事实上却起到了相反的作用,在确定了有仙人存在之后,左登峰更加坚定了寻找六yīn内丹的决心,既然传说中的神仙是真的,那传说中的六yīn不死也应该不是空穴來风。 

    除此之外左登峰还感受到了巨大的能力带來的特殊待遇,换做之前土地公是不屑给他托梦的,而今他可随意主掌世人生死,由此令的土地公都忌惮他三分,人就怕沒有能力,有了能力就会得到他人的尊重。 

    良久过后左登峰飘然而下,带着十三來到了挖掘现场,这些士兵还在挖掘,但是进程明显减缓,左登峰见状招呼众人休息,牛大全等人自车上搬下酒水食物邀请左登峰喝酒,左登峰摇头拒绝,他早就养成了不吃外人食物的习惯。 

    休息过后,众人再度开始挖掘,左登峰并不完全相信土地公的话,必须亲眼所见才能万无一失。 

    随后的一段时间并无外人干扰,左登峰想象当中的大量道门中人前來寻衅的事情并沒有发生,甚至是军队都沒了动静,次rì中午,左登峰正在围墙上休息,远处开來了一辆敞篷吉普车,左登峰眼尖,不待吉普车驶近就看到了來人的样子,不由得在心中嘀咕,她怎么來了。 

    吉普车开到墙外停了下來,司机在车上沒下來,一身戎装的纪莎下來了,她已经看到了站在墙头的左登峰,下车之后立刻微笑的冲他招手。 

    “你來干什么。”左登峰自围墙上跃到了纪莎的面前,纪莎挂着上校军衔,军装可能被她刻意修改了,前凸后翘,很显身材。 

    “想你了。”纪莎出言笑道,一个经过特殊训练的军统女特务露出的笑容很有诱惑力。 

    “你想我什么。”左登峰鄙夷的笑道。 

    “你说呢。”纪莎视线注视的部位很下流,她曾经跟左登峰多次接触,先前还在上海的宾馆里闹了一出贵妃出浴,故此她敢这么跟左登峰说话。 

    “说正经的,你到底來干什么。”左登峰皱眉开口。 

    “來劝劝你,免得你去杀了我们的‘光头老大’。”纪莎笑颜如花,漂亮的女人一笑都很好看,坏女人笑起來也不难看。 

    这话一出口,左登峰立刻知道她來的原因,她是受到上级指派过來处理此事的,军统的特务很多,但是能跟他说上话的只有纪莎。 

    “说说你们的想法。”左登峰冷笑发问。 

    “什么叫我们的想法,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儿才让上峰同意我的计划吗。”纪莎撒娇一般的横了左登峰一眼。 

    “你脱的jīng光我也沒把你咋地,你抛媚眼更沒用了,快说你的计划吧。”左登峰出言笑道,他此刻心情很好,因为他根据纪莎的言语和表情猜到国民zhèngfǔ很可能采取了某种折中的方法,果不其然,纪莎随后的言语也证实了这一点。 

    “你这样做对我们政府的威信影响很大,我的计划就是我们帮你挖开周陵,你拿了自己需要的东西赶快离开这里……”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八章 土地托梦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