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咎由自取

第二百四十七章 咎由自取

左登峰喊完,负责挖掘的兵卒更加卖力,左登峰冲牛大全交代了一声提着木箱走向南侧围墙,南侧是周陵的正门,但凡來人大部分会从南面來。 

    众人都以为左登峰是去jǐng戒的,实际上他跃上围墙之后就躺下开始睡觉,放哨的任务给了十三,他必须保持自己头脑清醒,灵气充盈。 

    一夜未眠,左登峰很快睡去,但是沒睡多久就被十三的叫声惊醒,左登峰睁开眼睛顺着十三眼睛注视的方向向西眺望,发现几个身披树叶伪装的人正在西侧树林向这里悄然靠近,这几个人的位置很分散,手里都提着很长的长枪,根据其伪装以及携带的枪支來看,他们应该是某个部队的狙击手。 

    “去杀了他们。”左登峰冲十三摆了摆手。 

    十三得到他的指令,立刻自围墙上向西跑去,围墙上方有走道,他们能看到下方,下方看不到他们。 

    左登峰相信十三的能力,派走十三之后就闭上了眼睛,沒过多久十三就回來了,左登峰再度睡去。 

    左登峰一觉睡到中午,这段时间沒有再发生意外情况,部队应该在向上级请示,而周围的修行中人可能知道了他在五台山的所作所为,也沒谁不自量力的过來挑衅。 

    挖掘工作进行的很顺利,北侧的坟丘已经被挖出了一处深达十几米的巨大深坑,泥土被分堆左右,南侧李元吉的墓葬距地面有九丈,如果这一处王陵埋葬的深度与李元吉的墓葬深度相同的话也应该有九丈,现在也只挖了一半,即便不眠不休的开挖,还得一天半的时间。 

    “大哥,你要进去找什么。”自从有着跟随之心,牛大全的称呼就变了。 

    “我要找的东西不一定在里面。”左登峰沒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題,藤崎正男的地图上只标注了大致范围,并沒有说明里面是哪一只地支,而今四只土属地支还剩下一只yīn属土牛和一条阳属土龙,也就是说他如此大费周章也不见得就能找到对自己有用的东西,也有可能是白忙活。 

    “大哥,我的提议你再考虑考虑吧,现在鬼子入侵,国共两党面和心不合,天下已经乱了,乱世出英豪啊,你这一身法术不用來争天下实在是太可惜了。”牛大全再度煽动。 

    “不瞒你说,我对天下沒兴趣,我现在做的事情是为了一个女人。”左登峰出言笑道,他并不喜欢成天耷拉着脸,之所以说话少是因为他身边沒什么人。 

    “这并不冲突啊,打下了江山,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牛大全出言说道。 

    “明年秋天我就要走了,要江山有什么用。”左登峰出言笑道。 

    “那你要女人有什么用。”牛大全闻言愕然大惊,虽然左登峰在笑,但是他看到了左登峰脸上的悲伤,故此明白左登峰所说的走指的是离尘而去。 

    左登峰闻言摇头苦笑,这个问題他早就想过,即便救活了巫心语,他的寿命也到了尽头,悲剧已经注定,但是他还是要拼尽全力,力求让悲剧有个温情的结局,哪怕能相聚一天也是好的,一个时辰也行,能再跟巫心语说上一句话并得到对方的回应他也知足了。 

    “快挖吧,现在消息已经传开,很快就会有人闻风而來,麻烦事儿在后面。”左登峰收回笑容沉声开口。

    牛大全见左登峰脸sè有变,不敢再多嘴,转而催促众人加速挖掘。 

    左登峰带着十三回到南侧围墙,喝着白酒若有所思,此时rì当正午,温度很高,左登峰直视着刺眼的太阳,rì出rì落,周而复始,天地万物,生生息息,属于他的rì出和rì落还有多少。 

    下午两点,十几个身穿道袍的道人出现在了左登峰的视线当中,根据这些人的身法來看,这些人里面大部分是度过天劫的高手。 

    左登峰见状,自墙头跃下,站在墙外等待对方的到來,众人见到他之后加快了速度,片刻过后來到了左登峰的对面。 

    “左登峰,你竟然还敢來挖掘周陵,你视我陕西道门中人为无物吗。”其中一名身穿青袍的老年道人愤然怒问。 

    左登峰闻言笑了笑,并未接口,这些道人所穿的道袍颜sè质地各不相同,可能并不属于同一门派。 

    “午掌教问你话,装什么哑巴。”來人之中有人帮腔。 

    “我只问一句,你们是來阻止我的吗。”左登峰yīn声开口。 

    “那是自然……啊……” 

    左登峰闻言不待对方说完就闪身上前施以辣手,片刻过后十余人尽数倒地,无一活口,这些人中不乏怀有道术之人,但是左登峰不会给他们施出道法的机会,不管是法术武功还是佛门神通,唯快不破的道理全部遵循。 

    杀人过后左登峰闪身回到了围墙之上,这一刻他想到的是这些人的死可能会令他们的亲人和门人万分悲痛,从这个角度上看,他行事太过毒辣,但是这些人之所以过來,难道真的是出于华夏忠义吗,其中难道沒有打着正义的旗号扬名立万的心理吗。 

    “飞蛾扑火皆自取,休怪烛明火无情。”良久过后左登峰自言自语冷哼出声。 

    就在此时,一声巨响自西侧传來,左登峰闻声看向西侧,视线遭到了树林的阻挡,本待凌空俯视,挖掘场地却传來了爆炸声,爆炸令得数人伤亡倒地。 

    “cāo***,敢拿炮轰。”左登峰怒骂的同时看了十三一眼,十三立刻跃上了他的肩头,左登峰在墙头借力急速西掠。 

    “不要怕,等我去杀了他们。”左登峰西掠的同时出言安抚慌乱的众人。 

    穿过西侧的柏树林,左登峰看到在树林西侧的林间路上一字排开了数门大炮,不少士兵正在装填炮弹。 

    这一幕令左登峰心中火起,在此之前他从未想到对方会使用大炮,因为周陵一直被认为是华夏祖坟,在他看來那些当兵的应该会投鼠忌器,结果对方并沒有那么做,军方可能认为弹坑可以再填上,丢人了就沒法儿收场了。 

    有眼尖的人发现了左登峰正极速掠至,纷纷开枪阻击,左登峰变幻策略,不做远距离滑翔,十丈一落地,落地再闪身,不停的变换方位躲避子弹。 

    有惊无险的冲到近前,左登峰再度下手,这一次只要是人就杀,杀戮的同时发疯一般的高喊“你们为什么就不怕我呢,现在怕了吗,怕了吗。” 

    大炮一共有六门,都是带轱辘的,炮兵有百十号人,左登峰一口气将众人杀跑撵净,延出灵气将大炮掀翻,这才唤过前去追撵逃兵的十三,带着抓來的那个炮兵军官回到了周陵。 

    炮兵先前一共放了七八炮,周陵里的士兵死伤了十几人,左登峰拿出剩余的金条命人开车将这些伤兵送了出去。 

    “我不难为你,你告诉我是谁命令你们來的。”左登峰看着那个一脸视死如归神情的上尉。 

    “呸。”那上尉并沒有回答左登峰的话,而是张嘴冲他吐來口水。 

    “不说我就阉了你。”左登峰侧身闪过,牢狱逼供的刑具在他看來就是脱裤子放屁的多余之举,只要抓住了男人的心理,直接就可以一句话搞定。 

    “上峰的命令。”上尉面露惧sè。 

    “你们继续挖,我去杀了他们的长官,二十分钟就能回來。”左登峰冲牛大全吩咐道,不能总是剪树叶了,他准备直接去把大树砍了。 

    牛大全点头答应,左登峰留下十三坐镇,带着那炮兵上尉向西掠去,他留下十三有两个用意,一是坐镇,防止士兵逃走,二是防止有道门中人前來寻衅,只要沒有度过天劫,十三都能对付。 

    问明部队的驻地,左登峰直接提着炮兵上尉來到了炮兵团的团部,扔下已经吓瘫的俘虏径直进入了团部的营房,营房外间是个很大的会议室,会议室里左右两列军官正在开会,见到左登峰进來,立刻拔枪对准了他。

    “是你下命令让他们去轰我的吗。”左登峰伸手抓住了那个坐在北侧的上校,此人无疑就是炮团的团长。

    对方此时还处于巨大的惊愕中,闻言并未立刻答话,左登峰快速出手,两股玄yīn真气过后,左右两排冰坨,只剩下了那个团长呆若木鸡。 

    “给你们上峰打电话,告诉他,要是再敢派兵去sāo扰我,我直接去杀了你们的光头老大。”左登峰冷哼过后闪身而出,极速回返周陵。 

    回到周陵之后发现南侧城墙外又走來一片黑压压的人群,这些人并无灵气修为,大部分是身穿长袍的儒者,还有一些是穿着学生衣服的年轻学生,人群前面还拉着个横幅,上书“忠孝为本,仁义为上,声讨左登峰无德恶举。” 

    这群人的出现令左登峰火大,怎么出了这么一群自以为是的知识分子,左登峰虽然是文人出身,却很讨厌文人,因为文人最擅长胡搅蛮缠,还最听人煽动哄骗,别人一煽动,他们立刻就一腔热血的冲锋在前,也不想想自己死了,爹妈谁养活。 

    心念至此,不待众人走近,左登峰就闪身冲了过去,一顿拳打脚踢将众人撵跑,跟莽夫说理,跟文人动手,这是最明智的作法,反正他的名声已经坏了,也不在乎再多一条打老头揍学生的罪行。 

    此后一直到晚上也沒有人再來sāo扰,和尚讲究五大皆空,别说周陵了,就是首都被人占了他们也不管,这也倒好,免得动手了。 

    晚上十点,左登峰寻到一处僻静安全的地方休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睡了过去,而且还开始做梦,即便在梦中左登峰也是清醒的,自从修习了道法之后他从未做过梦,此时也不应该做梦,就在左登峰想要凭借理智自梦中苏醒时,他发现一个拄拐的白发老者自远处向他走來……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七章 咎由自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