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攻心之术

第二百四十六章 攻心之术

在别人看來与天下人为敌是一件充满豪情的热血之举,但是左登峰对此只感到无奈,因为骨子里他并不想这么做,如果有帮手的话完全可以自西侧树林挖洞进入王陵,由帮手在外面守护洞口,他进入王陵一探究竟,这个办法最简单也最安全,但是这个办法的进行前提就是必须有帮手,可是他沒有帮手。 

    沒有帮手他就只能将王陵彻底挖开,在进陵破阵的同时还要分心兼顾外面的安全,他得保证随时能从王陵里出來处理外面的事情,将会有多少人过來寻衅还是个未知数,即便这些暂时屈服于他的士兵都有可能随时调转枪口给他一枪,王陵里面危险,王陵外更危险。 

    左登峰随后命刀疤脸将队伍集合了起來,他要训话。 

    “部队登记了详细籍贯的站在左边,沒有在部队登记详细籍贯的站在右边。”左登峰沉吟片刻出言说道。

    这些士兵并不知道左登峰此举的含义,也不知道站在左边好还是右边好,只能根据自身情况左右分开,此时参军入伍大部分不会详细说明籍贯,这是为rì后开小差铺路,因此站在右边的多,站在左边的只有二十几人,军官有六个。 

    “我们做的事情很危险,我不希望rì后有人找到你们家里去,左边的人全部离开。”左登峰正sè开口,他此举有一半出于善意,有一半是为了剔除隐患,这些能被部队找到老窝的士兵有反水的可能。 

    刀疤脸一听顿时喜上眉梢,因为他就在站在左边,闻言立刻招呼左边的人离开。 

    “子弹和手榴弹留下,武器可以带走,如果你们的上级敢派兵过來,谁下的命令我就杀谁,师长下命令我就去杀师长,军长下命令我就杀军长,一直杀到最大的那个领导。”左登峰沉声说道。 

    刀疤脸连声应是,将子弹手榴弹留下,带着那二十几人乘车离去了,留下的那些人一脸愤怒的看着他们离开,左登峰是笑着目送他们离开的,他要的就是这种群龙无首的局面,群龙无首,他就是首。 

    “这里谁的官儿最大。”左登峰待汽车开走之后环视剩下的八十來人。 

    “我是二连长牛大全。”一个跟左登峰年纪相仿的年轻军官哭丧着脸走了出來。 

    “这些人归你管理了,把子弹都分下去,我有话说。”左登峰挥手下令。 

    牛大全闻言招呼着众人将那二十几人留下的子弹分了下去。 

    “你们可能听过我的名号,今天你们也见识了我的能力,我要进北面那座陵墓里寻找一件东西,你们只要为我挖开陵墓,每人百两黄金,排长双倍,连长四倍,有了这笔钱你们可以去任何地方过你们想过的生活。”左登峰正sè开口。 

    此语一出,众人一开始是惊愕,后來是窃窃私语,最后是一片欢腾,纷纷表示愿意拼一下,赌一把。 

    左登峰见状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第一步杀人建立威信,第二步放人表明言出必行,第三步就是利诱,左登峰厌恶玩弄权术,但是他懂得驭人之道,要想令人彻底臣服,必须有三个条件,一是怕,二是敬,三是有好处,三者缺一关系就不稳定。 

    “组织他们滴血盟誓,割左手手腕上侧,别太深。”左登峰冲牛大全出言说道。 

    牛大全闻言冲左登峰投來了敬佩的目光,他知道左登峰并不相信这些人,所谓滴血盟誓是将他们这八十來号人的后路切断,上头如果追查下來,都滴血盟誓了,怎么也说不清了。 

    八十來人全部滴血盟誓,左登峰自然不会参加,他不相信别人的誓言。 

    随后左登峰命令众人将汽车开进了周陵,停在了距挖掘地两百步的东西南北四个区域,分出二十人携带枪支弹药负责四面jǐng戒,其余的人并不携带武器,只负责挖掘,这样的安排左登峰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二十个人所在的位置距离他很远,即便冲他开枪也沒有切实的危险。 

    夜幕降临之际,一辆卡车开來,车上拉着挖掘工具和食物,押车的还是那个专员的助手,能当助手的人都是心思玲珑的人,哪怕怕的要死,为了讨好领导也必须在领导有难时冲锋在前。 

    这个助手很会办事儿,带了大量的工具以及充足的食物,其中还有饮水和白酒,足够这八十來号人三五天的给养。 

    “左先生,你放我们专员走吧,我们不会派巡jǐng來干预的。”专员的助手走过來出言请求,每个人做事情都会斟酌凭什么,为什么,这个助手之所以敢來请求是因为他费尽心机的搞來了一卡车的食物酒水。 

    “走吧,我不会为难你们。”左登峰点头开口。 

    后者闻言千恩万谢的带着已经吓懵了的专员乘车离开,晚饭过后,车灯大开,二十人一组,开挖王陵。 

    这两座坟丘的大小差不多,左登峰选择在北面坟丘的南侧开挖,不能直挖主墓室,因为那里有封土金刚墙,只能自墓道中进去。 

    “大家加把劲儿,最多五天事情就能办妥,我一定会兑现承诺,辛苦五天,一辈子富贵。”左登峰带着十三在旁为这些人鼓劲,这些士兵虽然很强壮,但是跟打了药针的rì本工兵相比还是有所不足,此外左登峰要求将坟丘大面积移走而不仅仅是挖出一条地洞,因此挖掘进展的很缓慢。 

    众人闻言连声应是,抡镐挥锹,更加卖力。 

    “你们只需挖开陵墓,别的事情我來做,我不会把大家当成踩雷的马前卒。”左登峰再度开口打消众人潜在的顾虑,跟这么多人打交道,由不得他不细心揣摩众人的心理。 

    “兄弟,你放心,哥们是铁了心跟你干了。”牛大全出言接话。 

    左登峰闻言赞许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事实上他之所以不让众人跟他下墓是因为上面必须有人在他进墓地的时候为他看守出口,眼下來看只能依靠这些士兵了,在他带出王陵宝物之前,这些人会拼命保护他,沒有情义的合作只能建立在金钱和利益的基础上,不过金钱和利益的合作关系有时候比情义的帮助还要稳固。 

    挖掘的人二十人一组,分四组,连那负责jǐng戒的二十人也要轮换参与挖掘,这样做有三个好处,一是提高工作效率,二是中国人有瞎子过河的心理,要倒霉就一起倒霉,要干活就一起干活,如果有干活的有不干活的,干活的那些人就会看那些不干活的不顺眼,第三个好处就是轮流过去负责jǐng戒,免得每组那五个人在一起时间太长,统一了意见起了坏心。 

    一夜无话,次rì清晨,远处开來了一支部队,浩浩荡荡人数过千,不问可知是來讨伐他们的,左登峰吓的住个人,但是吓不住一方zhèngfǔ。 

    “不要紧张,不用你们战斗,我去,你们继续挖。”左登峰冲一脸紧张的牛大全说道。 

    牛大全闻言点了点头,他是军人,非常清楚军人的行事风格,那是说开枪就开枪的。 

    “十三,留在这里。”左登峰放下木箱冲十三交代道,十三闻言蹦上木箱坐了下來,犹如监工一般的看着那些士兵挖掘。 

    此时那支部队距离此处还有五里之遥,左登峰提气轻身片刻即至,他先前已经发出jǐng告了,此时沒必要再说废话,落下之后径直冲进人群冲那些身穿军官衣服的人下手,一击致命立刻换下一个,毫不停留,毫不犹豫,不是不信邪吗,今天就让他们信。 

    寻常的修道中人都有门规约束,即便不遵守门规也得遵守国法,即便目无国法也得顾忌所行之事对自己的修为和yīn德的影响,这些顾虑左登峰都沒有,一个沒有约束沒有后顾之忧的紫气巅峰修道者要想对普通人下手简直就是虎入羊群,这些当兵的不会比五台山下那些修行中人更难对付。 

    “马上滚蛋,再前进一步,格杀勿论。”片刻过后左登峰已经将那些军官全部杀掉,人的杀机一起,很容易杀红眼,很难压制住内心暗藏的摧毁破坏yù望 

    左登峰这话是夹以灵气发出的,原理与少林寺的狮子吼相似,嗡鸣回响,震耳发聩。 

    古语有云‘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也’,其实这话应该反过來说,夺了匹夫之志大不了多一个窝囊废,如果夺了三军之帅,那就会多出一群窝囊废,更何况左登峰并不是单纯的夺帅,校尉两级军官被他杀了个jīng光,众多士兵环视左右等待命令,可是找來找去最大的官儿也就是小班长了。 

    “滚。”左登峰见众士兵不知所措,猛然发出长长的玄yīn寒雾冻住了走在前列的那排士兵,诡异的景象令得已经失去了约束的军队立刻大乱,调头就跑。 

    当兵的保家卫国是场面话,升官发财才是他们的目的,要想升官发财必须在领导面前好好表现,可是眼下领导都死光了,还表现给谁看,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上千人一哄而散,竟无一人反抗。 

    左登峰干脆利索的消弭了一场战事,转而回到了挖掘现场,牛大全等人已经踩着坟包看到了外面发生的事情,此时对左登峰佩服的五体投地,对此左登峰只是报以苦笑,这才只是个开始,沒听说哪个zhèngfǔ会怕了个人,此外真正的道门中人还沒有赶來,困难还在后头。 

    牛大全等人年轻气盛,扬言要追随左登峰打江山坐天下,左登峰闻言哈哈大笑,片刻过后变为孤寂的苦笑,别说他沒有那个本事,就算有那本事他也不会那么做,他要的不是荣华富贵,也不是后宫三千,他只想让爱人复活,简单而坚定,想起巫心语,左登峰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他只想救活巫心语,谁敢挡他的路,他就杀谁。 

    良久过后左登峰收回思绪冲那些兵卒扬了扬手,“快挖,三rì之内一定要挖开。”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六章 攻心之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