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四十三章 猫和老鼠

第二百四十三章 猫和老鼠

铁鞋先前比划的还是比较正确的,自黄水水潭里蹿出的毒蛇体长约有六米,粗若贫苦农家吃饭用的米盆,周身黄鳞,头呈三角,蛇信鲜红,出水之后快速的冲左登峰袭來。 

    左登峰见状改以右手延出灵气,凭空将其抓住并扔向远处,防止它再度游回水潭,他是随手向后抛扔的,在此之前并沒有回头,一抛之下不偏不倚的将那条黄sè毒蛇扔向了铁鞋,铁鞋见状下意识的出掌将其震飞,偌大的毒蛇在其一震之下又急速的跌向水潭,左登峰只能再度出手将其拦住并抛扔到了右侧草丛。 

    那条黄sè的毒蛇本來并沒有多大的道行,被二人接连三番的震來震去,落地之后已然奄奄一息,动弹不得了。 

    “阿弥陀佛,死的行吗。”铁鞋走到近前低头打量着那条毒蛇,毒蛇的背鳞是黄sè的,腹鳞颜sè稍微浅一点,此时已经是肚皮朝上了。 

    “死的肯定不行,不过它还沒死。”左登峰摘下纯阳护手出言说道,黄蛇的腹部还有微微的起伏,这说明它只是被震晕了过去。 

    “你要用它布什么阵。”铁鞋好奇的问道。 

    “一个普通的五行阵法,毒蛇是属火的,用來代替五行之火。”左登峰随口说道。 

    “你不去找地支,从河南折腾个什么劲儿。”铁鞋之所以跟着左登峰是因为左登峰总是能带他见识一些前所未见的有趣事情。 

    “这件事情处理完就走。”左登峰注意到黄sè毒蛇腹部的起伏越來越大,身体也开始缓慢蜿蜒。 

    “去哪儿。”铁鞋饶有兴趣的问道。 

    “去陕西。”左登峰沉吟片刻出言回答,陕西的两处古墓他只探了一处李元吉的墓葬,李元吉北侧还有一座陵墓,想必是隐太子李建成的,他要过去确认一下墓中是否是yīn属地支。 

    “行,就咱俩去吗。”铁鞋点头发问。 

    “大师,你离开少林寺多少年了。”左登峰并沒有回答铁鞋的问題。 

    “八年。”铁鞋立刻回答。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石友三在民国十七年烧的少林寺,铁鞋舍身护寺大开杀戒,被罚面壁十年,他在第五个年头疯了并离开了少林寺,细算之下的确有八个年头了。 

    “你想不想回少林寺。”左登峰出言问道,他的确希望有个伴儿,但是铁鞋对他有救命之恩,他此时已经是三分yīn阳的巅峰修为,具备了治愈铁鞋疯癫的能力。 

    “阿弥陀佛,我不想回去。”铁鞋闻言连连摇头。 

    “如果你不魔怔,你一定会回去的。”左登峰摇头说道。 

    “你才魔怔了呢,它能动了,这么大怎么弄回去。”铁鞋伸手指着那条已经恢复行动能力的黄sè毒蛇。 

    “十三,给它撵回去。”左登峰冲十三下达了命令,与此同时伸手指明了方向。 

    十三闻言立刻采取了行动,跑上前去自爪鞘中探出爪子冲着蛇尾巴就是一下子,毒蛇吃痛,快速的向前游去,十三跟随在后,犹如牧民赶马一般驱赶着那条毒蛇。 

    毒蛇向前游走,二人跟随在后,毒蛇并不跑直线,一直想调头逃走,铁鞋见状放出了老大,老大经过这段时间的驯养也能听懂铁鞋的话,一猫一鼠一左一右驱赶着毒蛇向前游动,动物都有察觉对手实力的本能,黄sè毒蛇知道自己不是老大和十三的对手,也不敢做徒劳的反抗,更不敢停滞不前,因为一旦停下來,猫和老鼠就会上去挠它。 

    在回程的途中铁鞋一直饶有兴趣的跟着十三它们,左登峰走在最后,他一直在思考该不该为铁鞋治愈疯癫,铁鞋已经七十多岁了,一直流浪寺外不是长久之计,他虽然自己不认为自己疯癫,事实上他就是疯了,疯子的话做不得准,他说不用治疗是疯言疯语,如果将他强行治愈,他一定不是现在这个想法。 

    左登峰此刻想的是铁鞋一旦恢复了神智,他会不会感觉到平静和祥和,离开少林这八年來他几乎将佛门八戒破了个遍,万一他恢复神智之后记得这些事情,他一定会感觉痛苦,疯着的时候是快乐的,清醒的时候是痛苦的,到底该不该治愈他,此事关系太大,左登峰一直摇摆不定,他无权替铁鞋拿主意,而铁鞋自己也不能为自己拿主意,总不能扔大洋猜正反吧。 

    斟酌再三,左登峰最终决定暂时不治愈他,他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是为了利用铁鞋,而是不忍心让铁鞋过早的面对残酷的现实,不过该面对的早晚还得面对,真的到了那一天,他会将铁鞋治愈,然后各自去面对自己的命运。 

    傍晚出发,清晨时分赶到了目的地,那些村民的工作效率还是可以的,已经将干涸的水潭挑上了水,那条黄sè毒蛇见到水潭迫不及待的游了进去,毒蛇入水,山腰之中虚影顿生,三株大树凭空出现。 

    左登峰随即在水潭四周埋下了八段松树树干,以八阵图的手法将毒蛇困住并隐藏掉了这片区域。 

    “走吧。”左登峰转身向东侧走去。 

    “这就行了。”铁鞋出言问道。 

    “行了。”左登峰数夜未眠,此刻困意上涌。 

    “它吃什么。”铁鞋提着老大跟了上來,老大完成任务之后又被关进了笼子,倒不是铁鞋虐待它,而是老大沒有十三的本事,不能站在铁鞋的肩头。 

    “蛤蟆啥的拣点儿吃吧。”左登峰随口回答。 

    “被村民发现打死了咋办。”铁鞋伸手南指。 

    “你烦不烦哪,再啰嗦我不带你去陕西了。”左登峰无奈之下只好出言威胁。 

    铁鞋见状立刻闭嘴,这些年他虽然游逛过不少地方,还是跟着左登峰最有趣。 

    出山之后左登峰再度回到先前落脚的县城住店休息,他极为困乏,沾床就睡,铁鞋还是老习惯,坐着念经,念上几句也就睡了。 

    左登峰被铁鞋的呼噜声吵醒是下午两点左右,他推门出去的时候铁鞋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沒带木箱沒领十三就又闭上了眼。 

    左登峰买到纸笔就回來了,随即坐在桌旁开始书写,沒过多久三张宣纸就写满了字迹,一张写的是阐教清凉洞府的yīn阳生死诀,另一张写的是截教紫阳观的御气十三诀,这两种法术都有很大的缺陷和错误,他想将这两种法术的缺陷和错误全部修正过來并流传后世。 

    左登峰一共买了三张半尺宣纸,最后一张宣纸上写的是他对阵法的理解以及自创的一些阵法,每个人都有倾诉的yù望,左登峰也不例外,这些都是他心血的结晶,尽管目前还很不成熟。 

    三张宣纸写完,左登峰逐一再看,截教紫阳观的法术分为上下两部,上部是观察事物的《观气术》,顾名思义就是通过观察事物的气息來了解事物,下部为《御气诀》,是十三种对灵气的运用方法,总体來说,紫阳观的法术是比较全面的,攻击xìng较强,缺点是灵气的运行路线走的是奇经八脉,并不在气海之中结丹,到了紫气巅峰之后就很难再往上攀升。 

    阐教清凉洞府的法术也分上下两部,《yīn阳诀》观察事物,但是这种观察不是通过气息观察,而是凭借自身的直觉去感知,《生死诀》是使用灵气去改变外界事物,与紫阳观的法术相比,清凉洞府的法术相对单一,攻击xìng较弱,但是清凉洞府的行气法门走的是十二经络,在气海之中结丹,主要还是走的悟道飞升的路子,适合那些清静无为的人修行,不适合拿出來跟人打架。 

    与以上两种法术相比,他自创的这些阵法就像个小瘪三,不过瘪三虽小却是自己家的孩子,在随后的时间里可以将其不断完善并加强,最终成为一套威力巨大的阵法。 

    良久过后,左登峰将这三张宣纸折叠起來放入怀里,这三件事情需要耗费他极大的脑力,都不是一rì之功,rì后可以在闲暇之余拿出來参详修改,也免得自己总是胡思乱想。 

    端起茶壶倒了一杯凉茶,左登峰手捏茶杯开始思考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藤崎樱子和藤崎正男曾经在济南的1875部队无意之间流露出了之所以想请他破阵是因为不想惊动rì本的某位高手,藤崎正男是rì本天皇派到中国寻找六阳内丹的特使,藤崎正男一死,rì本肯定会再派人來,这也是他决定先去陕西周陵的原因,他不知道rì本下一步会派什么人來,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实力,还是尽可能避开为妙,这倒不是左登峰怯战,而是他已经为巫心语报了仇了,沒必要再跟rì本人拼个你死我活。 

    想起陕西之行,左登峰不由得摇头苦笑,前脚被人从那里撵走了,后脚又跑回去了,现在肯定有一万双眼睛在盯着周陵,这个时候跑回去真不是时候,不过不回去也不行,万一被谁先下手为强了,哭都沒地儿哭去。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最令他担忧,那就是李元吉的陵墓是李淳风设计的,如果他所料不差的话北侧李建成的坟墓极有可能是袁天罡设计的,此人是李淳风的师傅,不但擅长奇门遁甲,还jīng通五行要术,此人设计的陵墓机关必定是唐朝最高水平……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三章 猫和老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