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找回木箱

第二百四十一章 找回木箱

穿上衣服,左登峰买了些吃的立刻往回赶,半个月了,他很担心十三。 

    回程途中左登峰发现风行诀不但移动速度极快,高度和距离也远超其他门派的轻身法术,一次借力可以在空中停留很长时间,顺风滑翔可达八里之遥,这一情形令左登峰欣喜也令他心酸,紫阳观的法术真霸道,这些法术肯定经过了紫阳观历代掌教多次修正不断改进,后人修行起來才能如此得心应手,不像他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东拼西凑,好不容易学了yīn阳生死诀还被玉衡子废掉了,即便现在学会了截教的两招法术也并不是人家心甘情愿传授的。 

    不归道教,不属阐教,不是截教,左登峰感觉自己就是个野路子,很不正统,好在他并不看重门派,法术厉害就行,能在明年十月十rì之前寻找到剩下三枚yīn属内丹就行。 

    左登峰一路南返,在回返的途中熟悉并掌握风行诀,风行诀的移动速度至少是他先前移动速度的两倍,傍晚时分启程,三更时分就看到了铁鞋的身影,铁鞋虽然不肯承认受伤,事实上他先前跟天辰和尚比拼的时候的确受了伤,此时移动的速度很受影响,好在他受伤不重,左登峰就沒有与之会和,而是绕行数十里先行南下,十三藏身的地方在二人会和地点的东边,左登峰想先带回十三再与铁鞋会和,如果与铁鞋同行,速度要慢上一半。 

    先前走了十几天,掌握了风行诀之后,次rì清晨左登峰就掠回了先前被抓住的地方,在山腰借力之后飘然而下落到了十三藏身的干涸湖底,令他沒想到的是十三竟然还趴伏在远处,在见到他之后才从藏身处跑了出來,欢喜的扑向左登峰。 

    左登峰伸手将其接住,发现十三的肚皮是瘪的,而且他先前趴伏的地方也沒有移动的痕迹,这说明十三这半个月一直待在原地沒有动过。 

    “走,我带你吃饭去。”左登峰心疼的将十三放于肩头,他临走之时叮嘱十三不要离开这里,十三就听话的沒有移动,它压根儿就不敢动,因为它不知道外出觅食会给左登峰造成什么影响。 

    左登峰首先东掠,他知道山麓东侧的茅草中有飞鸟筑巢,但是凌空之后他就改变了注意,在半空回旋转身向南侧的村庄掠去,他之所以改变主意是因为他想到此时正是大鸟哺育幼雏的季节,如果抓了大鸟,小鸟就有可能饿死。 

    十三在左登峰的肩头欢喜的连声叫唤,它虽然不知道左登峰近些时rì都干了什么,却看到了左登峰能够再度凌空,而且移动速度大大加快,掠行的时候更加平稳。 

    此时正是雄鸡报晓的时候,这年头儿谁乱叫唤谁死的快,鸡也一样,左登峰根据公鸡的叫声找到并买下了那只大公鸡,十三心安理得的享用,左登峰虽然买了吃的,一路上也沒來得及进食,此时拿出了干粮,跟主人要了热水,坐在门边吃饭。 

    虽然左登峰是用一枚大洋买下的公鸡,但是这户人家的几个孩子却一直哭喊着埋怨父母说话不算话,说好等过年自己吃的,怎么卖给别人喂了猫。 

    左登峰喜欢孩子,见不得孩子哭,便将自己昨天买的卤肉给了他们,自己喝着热水将那个大火烧给啃了。

    吃完饭,左登峰一直等着十三吃饱方才站起身,向主人问明了村长的住处,带着十三向村长家走去。 

    村长就是那天晚上带人套僵尸的那个老头,左登峰开门见山的说明來意,对方一听立刻傻眼了。 

    “你要是想包鱼塘,村前就有,后山那个大坑不是养鱼的好地方。”村长出言说道。 

    “我不养鱼,这根金条给你们当工钱,三天之内把后山那个干涸的水潭挑上一半的水。”左登峰拿出一根金条放到了桌上,他先前曾经答应过山腰石室里那个中年道士帮他重新启动阵法,他不会食言,启动阵法就需要一条毒蛇,放养毒蛇就得有水,所以左登峰先來安排地方,然后与铁鞋会和,这样的安排最合理。 

    “不养鱼养啥。”村长此时已经拿过金条用指甲在悄悄掐捏判断真假。 

    “你别管了,你们从死尸身上也扒不下多少值钱的东西,这根金条能给你们村子买不少粮食了。”左登峰转身向外走去,他之所以要提起死尸的事情是为了告诉这个村长他不好惹。 

    “rì子不好过,总不能看着大家伙儿饿死。”村长跟了出來懦懦的解释着。 

    “你们干什么我不管,记住了,挑到水潭一半就行,别多挑,还有,用河水,别用井水。”左登峰冲其摆了摆手,井水是yīnxìng的,不适合养东西。 

    村长连声答应,左登峰带着十三离开村子向西行去,路过一处县城的时候他顺便去了趟徽商开的当铺,一个电话打给了孙奉先,他沒钱了。 

    令他沒想到的是孙奉先接到他的电话显得很惊讶,在交代了当铺任凭左登峰拿钱之后连声问他的情况,左登峰一听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笑着告诉孙奉先他已经将那一干人等全部放倒在了五台山下,孙奉先一听比他还高兴,殷勤的邀请他在有空的时候去安徽做客,左登峰笑着答应了,他对孙奉先这个商人的印象很好,孙奉先肯定是听说了他的情况,知道他落了难,即便如此仍然让他随意拿钱,然后才问他的近况,别看这个先后顺序,要是反过來可就变味了。 

    有些人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儿,金泽九州有这样的东家想不发展都难,人的智力是遗传的,老虎生不出耗子,耗子也下不出老虎,看样子孙奉先祖上也不是笨蛋。 

    挂上电话,左登峰立刻开始在心中笑骂孙奉先是个激ān商,因为电话的余音里孙奉先叫嚷着‘快把那匾挂上,’ 

    左登峰也沒多拿,拿了十根金条,他要去的地方有的是金银,拿多了沒用,此外他跟铁鞋在一起也花不了多少钱。 

    处理完这些事情,左登峰再度西行,來到了先前避雨的果园小屋拿出了纯阳护手,他的左手要经常捏诀,佩戴了纯阳护手之后会影响捏诀聚气,所以纯阳护手并不能一直佩戴。 

    左登峰找回纯阳护手之后又背回了被自己遗弃的木箱,习惯成自然,先前将它丢弃是沒有办法,有了能力还是得背着。 

    回到与铁鞋商定好的地方,铁鞋还沒到,一直到午后,铁鞋才提着笼子在北方出现。 

    “以后不准再咬那只老鼠,听见沒有。”左登峰先给十三打预防针。 

    十三闻言点了点头,它之前见过铁鞋手里的笼子,知道耗子在那里面。 

    “阿弥陀佛,你啥时候到的。”片刻过后,铁鞋掠到了近前。 

    “刚到,走吧,吃饭去。”左登峰起身开口,他不说实话是因为不想伤铁鞋自尊,铁鞋对他有救命之恩,左登峰自然要报答他,但是跟疯子相处也不容易,得时刻小心别惹毛他。 

    “好。”铁鞋点头答应,跟着左登峰掠向南面的县城,左登峰刻意放慢速度,让他半头。 

    “我想问你什么來着。”铁鞋面露思索神情。 

    “我沒杀那些人,放心好了。”左登峰猜到了铁鞋关心的问題。 

    “对,我就想问这个,你真沒杀。”铁鞋出言确定。 

    “真沒杀。”左登峰点头说道,真沒杀是撒谎,沒全杀是事实。 

    铁鞋闻言这才放下心來,跟着左登峰前往县城,按照左登峰的本意是想带他泡澡堂子的,但是铁鞋死活不去,左登峰无奈之下就带着他去买衣服,铁鞋还穿着冬天的棉袄,棉袄的下摆还被他撕下來蒙脸了,自然是不能穿了。 

    铁鞋好多年沒穿袈裟了,一直穿僧袍,而僧人所穿的僧袍其实跟俗家人穿的长袍差不多,一通转悠里里外外一套新,鞋子也是新的,疯子有时候思维跟小孩差不多,很喜欢穿新衣服,左登峰早就发现这一点了。 

    左登峰随即带他去吃饭,荤素点了一大桌子,现在是战争时期,粮食奇缺,铁鞋一人在外只能是遇到什么就吃什么,事实上他还是倾向于素食。 

    “來,明净大师,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敬你一杯。”左登峰端起酒杯向铁鞋正式道谢。 

    铁鞋闻言也不客气,端起酒杯与之相碰,随即牛饮喝光,铁鞋喜欢喝酒,左登峰也有海量,便与他对饮,大吃海喝,好不痛快。 

    二人吃饭的时候伙计和掌柜的一直在瞪眼瞅着,令他们好奇的不止是喝酒的和尚,也不单是穿破烂袍子的人能有金条,还有坐在椅子上的猫和蹲在笼子里的耗子。 

    “出发吧。”铁鞋喝酒从不喝醉,感觉差不多就会停下來。 

    “不着急,还有件事情我得处理掉。”左登峰端着饭碗摇头开口。 

    “啥事儿。”铁鞋好奇的问道。 

    “我得寻找一条大个的毒蛇布阵用。”左登峰出言说道。 

    “我知道哪儿有,跟我走。”铁鞋站起身提起了笼子。 

    “多大的。”左登峰快速的扒拉着碗中的米饭,目前在河南境内,铁鞋经常在这片儿活动,知道情况也不出奇。 

    “可是不小,走吧。”铁鞋急切的向外走去。 

    左登峰见状急忙放下饭碗结账跟了出去……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一章 找回木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