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四十章 天下无敌

第二百四十章 天下无敌

左登峰在此之前并不会任何的身法,风行诀带來的闪电速度令他震惊,灵气催动之下速度极快,虽然左登峰并不知道自己的速度快到何种程度,但是全力施出之后所有人的动作在他看來都显得极为缓慢,缓慢到他可以轻松的围挡住整个人群。 

    左登峰之前虽然想到过风行诀会很快,却沒想到会如此迅速,加上有紫气巅峰的灵气修为为基础,施展起來如鱼得水,而充盈的灵气也令玄yīn真气更加yīn寒威猛,不但寒气更重,还可以肆无忌惮的发出玄yīn气柱而不虞灵气枯竭,长达五丈的气雾声势骇人,令得周围气温骤降,只要被其扫中立刻就会寒霜罩体,肢体麻痹。 

    巨大的能力令左登峰震惊也令他热血沸腾,人生在世要的就是这种感觉,这些人都是先前审判他的人,现在轮到他來审判了。 

    玄yīn真气不但可以打点,形成气雾之后可以打面,玄yīn真气发出的寒雾犹如一条长长的马鞭,所触之处众人尽皆僵立,以一人围堵数百人并不轻松,好在这些人是聚在一起的,每一次出手都有数十人受到波及,一次环绕,所有沒有度过天劫的人尽数束手,二环之下还能站在场中的只剩下不到七人,三环过后,只有毕逢chūn和他的徒弟还能移动,却也只是浑身发抖四肢抽搐了。 

    “哎呀,阿弥陀佛。”左登峰收手之际,铁鞋提着笼子自远处掠了过來,眼前的景象令他大惊失sè,手中的鸟笼脱手,但他反应迅速,右手下探抓住了笼子。 

    左登峰转头看了铁鞋一眼,转而手捏聚气指诀恢复灵气,虽然目前已经是三分yīn阳的巅峰修为,却也不能源源不断的挥霍灵气,他先前发出了数十道玄yīn真气,此时气海之中灵气几近枯竭,迫切需要补充。 

    “这么冷。”铁鞋提着鸟笼后退了几步,此时场中横七竖八的躺了一片,有些还处于站立姿势,这些人无一例外的散发着寒气。 

    左登峰闻言还是沒有说话,修为的提升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是紫气巅峰的修为对左登峰來说來的过于突然,他短时间内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些人中至少也有十几个度过天劫的高手,他沒想到这些人在他手中会毫无还手之力,他更沒想到自己竟然能在短时间内厉害到这种地步,甚至是二分yīn阳的毕逢chūn都不是其一合之将。 

    “左登峰,你不会想杀了他们吧。”铁鞋放下笼子走到人堆边缘打量着被左登峰冻住的那些人,这些人被冰封的程度各不相同,离玄yīn寒雾近的已经成了冰坨,被寒雾扫中的还能缓缓移动。 

    “什么,你说什么。”左登峰转头看向铁鞋,他处于惊愕之中沒有听到铁鞋在说什么。 

    “阿弥陀佛,你可别乱杀人。”铁鞋回头看他。 

    “我天下无敌了。”左登峰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自语,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他经历了由山峰到谷底,由谷底到云端的转折和变化,巨大的落差和反差令他处于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 

    “无敌的是你的玄yīn护手,你把玄yīn护手摘下來都不一定能打过我。”铁鞋闻言很是不服。 

    “是啊。”左登峰闻言抬头冲铁鞋笑了笑,铁鞋说这话出于好胜之心,事实上即便他摘下玄yīn护手铁鞋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左登峰并沒有与之计较,不过铁鞋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无敌的不是他,而是他手上的玄yīn护手,他之所以能如此厉害还是借助了外物。 

    “这些人怎么办。”铁鞋闻言面露喜sè。 

    “我得审问审问,你先回马家坡等我,你知道马家坡在哪儿吗。”左登峰想要支走铁鞋,不然铁鞋一定会阻止他滥杀。 

    “知道,就在咱俩上次见面的地方,咦,那些和尚呢。”铁鞋转头四顾。 

    “我沒为难僧人,你去马家坡等我,路上慢点儿,你有伤在身。”左登峰出言说道。 

    “我沒受伤,我还是等着你吧。”铁鞋隐约的感觉到不对劲儿。 

    “不用,你先走,不然五台山的僧人会将这笔账算到你头上的,到时候少林寺也会跟着遭殃。”左登峰伸手指了指横七竖八的人群。 

    铁鞋虽然疯癫,却把少林寺看的极重,不然先前也不会蒙面來救,见左登峰这么说,急忙退回去提着笼子向南去了。 

    铁鞋走后,左登峰森然的走向毕逢chūn,毕逢chūn此时还能动弹,见左登峰向他走來,立刻面露惧sè,单臂撑地缓缓后退。 

    左登峰并沒有与之多说,抬手发出玄yīn真气将其七窍神府冻住,转而起脚将其头颅踏碎,报仇就是报仇,沒那么多废话。 

    罪魁祸首一死,左登峰并沒有再去杀其他人,而是在人群之中低头寻找,片刻过后提出了四个人,这四个人有曾经端水给他洗脸的中年女子,也有不忍他在烈rì下暴晒而将马车赶到树荫下的小道人,还有一个在下雨的时候在囚笼上盖了雨布的中年汉子,最后一个是带着惋惜的眼神看过他还偷偷塞过馒头给他的老道姑。 

    先前情势紧急,左登峰來不及分辨这些人,也将他们冰封住了,此刻将他们尽数带了出來,摘下玄yīn护手催逼体内阳气率先解了那中年女子所中的玄yīn真气。 

    “周陵里面埋葬的并不是周文王和周武王,我拿出陪葬物品是真,我放走那rì本女人也是真,但我不是汉激ān。”左登峰冲那面带恨意的中年女子说道,这个中年女人先前曾经审问过他,但是左登峰并不恨她。 

    “你想怎么样。”中年女子并无惧意,好人和坏人其实很好分辨,不怕死的有七成是好人,怕死的有七成是坏人。 

    “哪些人是你带來的,你指出來,我放你们走。”左登峰正sè开口。 

    中年女子闻言微感惊愕,张嘴想要说话,但是看到左登峰面sè森然之后将想说的话憋了回去,转身向人群中走去,寻找自己的同伴。 

    左登峰如法炮制的令另外三个人恢复了行动,同样示意他们将同伴指出來,忙碌了半天,终于将六十余人尽数复苏。 

    “我不是好人,但我不是汉激ān,我从沒想过害谁,也决不允许别人害我。”左登峰冲众人摆了摆手。 

    左登峰此刻在众人眼中已经成了妖魔一般的存在,沒人敢与之交谈,甚至沒人敢正视他,众人闻言只能怏怏离去。 

    沒走多远,那中年女子就调头回來了,左登峰见状面露疑惑,但是在听到她的那句话后,不由得红了脸,转身走向人堆,寻找与自己身材相仿的人。 

    就在此时,那个老年道姑也走了回來,左登峰面露疑惑的看着她,对方也只说了一句话,说完之后就调头走了,留下了左登峰在原地出神发愣,老道姑说的是‘无量天尊,孩子,受了委屈也别乱杀人,早点回家吧,’ 

    这个老道姑的年纪与他母亲年纪相仿,一句孩子令左登峰内心大动,他的确受了很大的委屈,也受了很大的冤枉,还差点枉死,但是他无人可以倾诉,父母双亡,爱人已死,亲人散尽,沒有朋友,他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他也想回家,但是他希望回家之后见到的是爱人的笑容而不是冰冷的棺材。 

    老道姑并不知道她的一句话救下了几百条人命,良久过后左登峰转身向南走去,他沒杀这些人,他活着不是为了杀人的。 

    走过几步之后,他又调头回來了,这些人中有一些曾经羞辱过他,那都是一些道门败类,不杀不足以消去自己内心的那口恶气。 

    左登峰给了这些人一个痛快,他的心理并沒有扭曲,不会以折磨和残杀取乐,其余的众人左登峰沒有再动手,这些人体内都有一定的寒气,这些yīn寒之气可以缓慢的被外界的阳气中和,至于是十天之后恢复行动还是十年之后就不是他关心的问題了。 

    此时是下午两点左右,太阳很毒,紫气巅峰的修为令左登峰再度可意调整体温,他是步行离开五台山的,脚踏实地的感觉让他感觉到真实,突如其來的巨大能力除了带给他无比的自信之外还令他的内心很是忐忑,紫气巅峰作为灵气基础,风行诀加快移动速度,玄yīn真气摧枯拉朽,三者集于一身使他拥有了恐怖的修为和巨大的能力,这股能力太强大了,强大到连他自己都害怕,因为他知道自己拥有的能力能够造成多么严重的影响和后果。 

    每个人拥有了巨大的能力心态都会产生变化,这个问題他同样不能避免,左登峰一直在思考随后的rì子该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该以怎样的心态去为人处世,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題,那就是如何压制自己内心那股由人xìngyīn暗一面滋生出的狂妄以及因为拥有了巨大的能力而悄然产生的破坏yù望。 

    左登峰一直步行到了山下的小镇,平静的拿出并未被搜走的金钱购买了内衣,他虽然看似平静,内心却是巨浪滔天,看到这些普通人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看的不是人而是蚂蚁,二分yīn阳的紫气高手都接不下他一招,这些普通人更是不堪一击。 

    人活在世界上需要约束,倘若一个人失去了约束,骨子里的yīn暗一面就会驱使他为所yù为,去摧毁,去奴役,好在良久过后左登峰终于平静了下來,人生在世还是应该做好事,不能去伤害别人,他很高兴自己能这么想,但是巨大的能力还是令他在这个原则上加了个前提。 

    不惹我,我就不杀你,不挡我的路,我就不杀你。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章 天下无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