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紫气巅峰

第二百三十八章 紫气巅峰

左登峰沒想到铁鞋会千里迢迢的跟到五台山來,铁鞋的出现令他看到了一线生机,与此同时左登峰心中也倍感酸涩,扪心自问他对铁鞋并沒有太多的恩惠,二人在一起的时候他还经常戏弄铁鞋,沒想到这个疯子会在生死关头前來救他。 

    铁鞋急速闪至,头上的九点戒疤已然清晰可见,这些戒疤令左登峰内心大为震动,铁鞋是个疯子,他只知道遮住面孔,却忽略了这九点戒疤,要知道天下众僧拥有九点戒疤的很少,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围在木台周围的那些僧人本來就担负着jǐng戒的任务,见到铁鞋掠至,立刻起身迎敌,其中一名六十多岁的红衣老僧反应较快,在铁鞋掠到左登峰身侧的同时出掌攻向他的前胸,铁鞋无奈之下回身出掌,四掌相接,红衣老僧倒跌而出,与此同时愕然惊诧“洗髓经。” 

    他是通过铁鞋的行气法门确定他所用的武学的,每个门派的武学行气法门都不相同,高手可以通过对方的行气法门猜到对手是什么门派。 

    铁鞋击飞了阻拦之人,再度探手抓向左登峰,但是此时天辰和尚已经回过身來向他出掌,铁鞋只好再度回身对掌,这一次各退三步,不分伯仲。 

    “阿弥陀佛,明净大师,你这是何为。”天辰和尚喊破了铁鞋的身份。 

    铁鞋并不答话,再度回身探抓左登峰,此时围在木台周围的僧人已经各自凝势就位,见铁鞋执意救人,也并不留情,其中二人同时上前出掌,铁鞋并不后退,双掌各敌一人,闷响过后两名红衣僧人双双后退,铁鞋也有后退之势,但是被其强行止住,探臂抓住了左登峰的肩膀立刻屈膝凌空,但是二人凌空之势刚起,天辰和尚就掠到了半空自上方出掌将二人逼了回來,二人一落地,五台山众僧立刻上前几人抓住了左登峰,其他人围攻铁鞋,铁鞋眼见无法带走左登峰,只能闪身掠到了木台东侧门楼的楼顶落脚喘息。 

    “阿弥陀佛,明净大师,休要胡闹,快快离去吧。”住持天光上前一步合十开口,他是一寺住持,自然不能行事过激,明净虽然是个疯子,但是少林寺并沒有将他的度牒收回去,如果对铁鞋发难,无疑就是跟少林寺为敌。 

    “阿弥陀佛,你是怎么认出我的。”铁鞋说着揭下了蒙面的灰布,他先前被二人围攻,本应后退缓冲却强行伸手前抓,此刻喘息之中略重。 

    “少林洗髓经何人不识。”天光和尚出言说道。 

    “既然认出我了,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左登峰是我朋友,你们不能杀他。”铁鞋伸手指着左登峰。 

    “阿弥陀佛,明净大师误会了,佛门慈悲为怀,哪怕左施主害了我天弘师弟xìng命,五台山也绝不会为难于他。”天光和尚出言说道,虽说佛门沒有高低级别,但是住持说话的时候其他僧人是不能插嘴的。 

    “左登峰沒杀你师弟,是那个牛鼻子杀的,你们在冤枉好人。”铁鞋伸出手來试图寻找毕逢chūn,但是他并不认识毕逢chūn,指來指去指到了一个癞头道人身上,此人在众人之中形象最不好,加上也是度过天劫的高手,铁鞋有感,就想当然的指向了他。 

    “啊,,你这个秃驴血口喷人。”癞头道人出言高骂,骂过之后才发现这一竿子攻击面儿太广,连五台山的和尚也骂了,于是讪讪的藏进了人群之中。 

    “左登峰,毕逢chūn是哪个。”铁鞋见状猜到可能指错人了,便冲左登峰出言喊道。 

    “是那个老杂毛。”左登峰伸手指着台下的毕逢chūn,铁鞋虽然救不了他,却能拖延一段时间,左登峰正手捏聚气指诀进行最后的冲刺。 

    “无量天尊。”毕逢chūn在众人面前自然得装出一副高深大度的神情。 

    “就他杀的。”铁鞋出声高喊。 

    这些围观的众人在烈rì下站了两三天,早就不胜其烦,本想早点结束公审分到一些好处,却被铁鞋给搅了局,此时见他指证毕逢chūn,纷纷叫骂着声讨他,铁鞋置若罔闻,一概不理。 

    “阿弥陀佛,明净大师,你说毕掌教是杀害老衲师弟的凶手,可有证据。”天光和尚xìng情很是温和,也不发怒。 

    “证据沒有,他就是证人。”铁鞋伸手指着左登峰。 

    此言一出,木台下的众人立刻炸了锅,凶手怎么能反过头当证人。 

    “阿弥陀佛,左施主伤了我天弘师弟的xìng命,我等也不为难他,只望他rì后改过自新,多行善事,毕掌教,左施主就交于你们了。”天光和尚合十开口,俗话说人老成jīng,天光和尚并不想蹚这趟浑水,更不想跟疯子胡扯,干脆将烫手的山芋扔给了毕逢chūn。 

    “无量天尊,多谢天光大师。”毕逢chūn稽首道谢,嘴上道谢,心里却在暗骂天光和尚老激ān巨猾。 

    “太好了。”铁鞋闻言立刻自门楼上掠了下來,落到了木台之上,那些僧人见状急忙上前阻拦,铁鞋叫嚷的将他们拉开,“沒听你们住持说什么吗,这事儿不归你们管了。” 

    疯子说话是沒有忌讳的,这话一出口直接搞了天光一个大红脸,虽然谁都知道他不想蹚浑水,却沒人敢像铁鞋这样直接说出來。 

    “阿弥陀佛,左施主所佩戴的玄yīn护手本为白云观之物,请左施主归还毕掌教。”天辰和尚见住持师兄受到了铁鞋的嘲讽,忍不住出言开口。 

    此时铁鞋已经将左登峰身边的僧人拉开,走到了他的身边,那些僧人在沒有得到住持新命令之前并沒有再与铁鞋动手。 

    “左登峰,你沒事儿吧。”铁鞋关切的看着左登峰。 

    “多谢大师,我还好,你是一个人來的吗。”左登峰感动的看着这个疯疯癫癫的老僧。 

    “是啊,我一直是一个人。”铁鞋点头说道。 

    左登峰闻言大为失望,先前他还以为铁鞋只是头阵,未曾想只有他孤身一人前來援救,即便如此左登峰还是强打jīng神冲他使了个眼sè,“其他朋友什么时候能到。” 

    “沒其他人,就我自己,你眼睛咋了。”铁鞋疑惑的看着左登峰。 

    “阿弥陀佛,明净大师,先前你殴伤我行颠师侄所为何故。”天辰和尚森声开口,先前他跟左登峰说话左登峰一直沒搭理他,令他大为不满,于是就向铁鞋发难。 

    “这个,这个……”铁鞋无言以对,左登峰先前让他拦住行颠,于是他就拦了,一拦肯定得动手,一动手吃亏的肯定不会是他。 

    “阿弥陀佛,请方丈师伯,天辰师叔为弟子讨个说法。”行颠见状躬身出列,冲天光天辰二人合十开口。

    “阿弥陀佛。”天光双手合十冲天辰点了点头,他本不想过多参与此事,但是行颠是死去的天弘法师的弟子,师傅死了,师伯和师叔如果不为他出头,必然会令其他僧人寒心。 

    “行颠暂且退下,就由老衲领教明净大师的少林绝学。”天辰和尚说着冲众僧挥了挥手,众僧拖着左登峰离开,铁鞋沒有阻拦,而是留在原地准备与天辰和尚比拼,天辰和尚先前说的是“领教少林绝学”,此语一出铁鞋是无论如何也得应战的,不然就是丢少林寺的人。 

    二人很快拉开了架势,由于事关各自门派的声誉,二人一出手就倾尽了全力,第一掌各退三步,第二掌各退九步,最后一掌同时吐血倒飞,五台山走的是佛法神通一路,并不输于武学至尊洗髓经,二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对了三掌,势均力敌,两败俱伤。 

    铁鞋落地之后一跃而起,擦去嘴角的血迹哈哈大笑,随后伸手指着刚刚爬起的天辰和尚“你输了”,一语未毕,再度喷出一口鲜血,实际上二人受伤都很严重,铁鞋硬撑着快速起身加重了自身的伤势。 

    “阿弥陀佛,明净大师还请离去吧。”天光和尚见状合十开口,他并不想让自己的门人跟铁鞋斗法,跟疯子斗法,输了丢人,赢了也胜之不武。 

    “大师,你走吧,这里的事情我來处理。”左登峰看着身形不稳的铁鞋。 

    “我走了,他们会杀了你的。”铁鞋环顾四周,毕逢chūn等人此刻正一脸喜sè的看着他们。 

    “我命大,死不了。”左登峰森然冷笑,他此刻灵气已经充盈,正在激发天劫,在度劫的时候身边有天雷萦绕,是无人能够近身的,他已经安全了。 

    “啥意思。”铁鞋不明所以。 

    “赶快离开这里。”左登峰抬头看向天空急速涌至的乌云,上一次应对天劫的时候雷云聚集的很慢,这一次几乎顷刻便至,除此之外雷云的厚度也较之之前那次厚了数倍。 

    雷云聚集的快,天雷降下的也快,不待场中的众人明白是何缘故,一道明亮的天雷便自滚滚黑云之中急速闪下,快速的劈中了左登峰,铁鞋之前得到他的告jǐng,已经快速跃开,那些僧人不明缘故,直至被天雷震飞还以为左登峰是作孽太多糟了天谴。 

    先前渡劫的那一次天雷落下的很慢,但是这一次却极为迅速,一道闪过之后另一道紧随,片刻过后三道天雷已过,左登峰知道二分yīn阳渡劫随后还有三次天雷,心念刚起,黑云之中再传雷霆之声,随即又是三道雷光闪现,左登峰皱眉咬牙死命承受,二分yīn阳也就是截教所说的紫气,只要有了紫气修为,在场众人就沒人能拦得住他了。 

    顷刻之间六道天雷尽数加身,每一道天雷都令他体内浊气减少一分,久违的轻盈瞬间回返,就在左登峰以为度劫完毕之时,天空之中再度响起了雷鸣之声,顷刻之间第七道天雷落下,这一次的天雷威力更大,天雷加身,肺腑巨震,但是比肺腑震动更大的是左登峰无比激动的心情。 

    二分yīn阳的紫气修为度劫至多只能诱发六次天雷,超过六次就是三分yīn阳的紫气巅峰之兆……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八章 紫气巅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