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公审大会

第二百三十六章 公审大会

众人一路北上,五天之后下了场大雨,行程拖延了一天,到达五台山的时候是第十一天后的晚上,这些天左登峰一直在囚车里度过,他背负着汉jiān的罪名,自然享受不到什么好的待遇,围观众人的白眼他已经习惯了,食物和饮水也得不到保障,不时还会有充满正义感的“爱国人士”隔着囚笼踢踹他,rì晒雨淋更是不在话下,十几天下來左登峰越來越沉默,除了要求解手之外几乎沒有说过话。 

    在众人看來他是自知死期将近而心灰意冷,实际上左登峰并沒有放弃希望,沒有帮手,只能靠自己,能否活下去就看在公审大会结束之前能否聚集足够的灵气聚气度劫。 

    十一天,左登峰丝毫沒有懈怠,气海之中灵气逐渐充盈,先前预计的十五天时间可能要提前一天,也就是说最早也得在三天之后才能聚气度劫。 

    天辰和尚在此之前已经派人回五台山汇报了情况,五台山方面也提前做好了准备,为远道而來的众人腾出了僧房,为左登峰准备了牢房,甚至连公审他的木台都搭好了。 

    客人被请进了客房进行招待,犯人被押进了牢房严密看守,只待天亮之后就召开公审大会,审判左登峰的罪行。 

    五台山上有很多寺院,左登峰的牢房是一处位于山腰的山洞,之前可能是某一寺院长老修行的地方,山洞深有十几米,有两道拐弯,里里外外有二十多人把守。 

    左登峰并沒有逃跑的打算,因为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他想的是如何拖延时间,他首先想到的是装病,但是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他自己给否定了,因为一旦装病,对方很可能派高僧來检查他是否真的生病,如此一來就有可能发现他身上有充盈的灵气修为,但是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办法能够延缓明天的公审,毕逢chūn等人迫不及待的要置他于死地,也不会允许他拖延时间。 

    苦思半宿,左登峰也沒有想出可行的办法,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与对方辩论,既然是公审,围观的人肯定很多,五台山不能盲目的给他定罪,毕逢chūn说玄yīn护手是他们白云观的东西也得拿出相应的证据。 

    心念至此,左登峰便开始揣测对方会在哪些方面发难,以及自己该做出怎样的回答,一直到四更时分才昏昏睡去,即便是睡觉之时聚气指诀也一直捏着。 

    次rì清晨,左登峰在一片念经诵佛声中醒來,醒來之后的第一件事情还是检查自己体内灵气储量,这是十几天來他每天醒來最先做的事情,但是内窥检查的结果还是令他很不满意,最早也得后天午后才能积累足够的灵气度劫。 

    早上七点,有僧人为他端來了斋饭,左登峰狼吞虎咽的将其全部吃掉,人在饥饿的时候头脑不灵活,不吃饱就沒有jīng力应对接下來的公审。 

    八时许,左登峰被带到了五台山前麓事先搭建好的审讯台,审讯的木台长约三丈,宽有九尺,离地尺许,木台南侧是一片宽阔的场地,并无座位,左侧为大量的僧人,右侧为佛门以外的众人,昨夜到现在又有不少好事之徒赶來看热闹,人山人海,当有千余之众。 

    此时五台山众僧的诵经之声已经停止,但是先前诵经时燃烧的佛香还在山间飘渺萦绕,醒人心神,定人心志。 

    虽然先前挨了打,左登峰却并不怨恨这些僧人,一路上都是他们供给食物和饮水,虽然少的不足以止饥解渴,却也延长了他的xìng命,所以时至此刻左登峰都沒有报复五台山之心,天弘法师虽然不是他杀的,他也并不是一点责任沒有,而天弘法师的徒弟也的确是他杀的,对方恨他也在情理之中。 

    木台上空无一物,左登峰被带到了木台zhongyāng,十二名五台山的僧人环绕在木台周围,这些僧人都是度过天劫的高手,坐镇四周,防范可能出现的各种意外。 

    面对着众多的围观和审判之人,左登峰并沒有畏惧,人的智力至关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临危不乱的定xìng,如果沒有定xìng就会自乱方寸,授敌以柄。 

    左登峰站定之后台下的僧人再度开始诵经念佛,佛门经文种类繁多,左登峰听不懂众僧念的是什么经文,但是诵经之声微显悲切,可能是超度一类的经文。 

    一炷香之后,诵经之声停止,一个身穿红黄相间袈裟的老年僧人自僧群走出,此人长眉长髯,法相庄严,行止有度,不急不缓,此人一出,左登峰立刻猜到此人就是五台山住持天光法师。 

    天光法师是天弘法师的师兄,年纪约莫在八十岁上下,此人走出僧群之后只说了三句话,一是对台下众人远道而來表示欢迎,二是对师弟天弘惨死一事表示淡定,佛门看透生死不喜不悲,三是指定由其师弟天辰和尚代五台山向左登峰问责,场面话交代完就坐回了百草蒲团。 

    五台山是主人,自然是主人先发问,天光住持坐下之后天辰和尚就站了出來,走到台下看着左登峰,左登峰低头看了他一眼,并沒有改掉双手抱臂的姿势,此时天气很热,他若继续将双手揣于袖管会令众人起疑,双手抱臂可以隐藏他左手的聚气指诀,也符合他桀骜不驯的个xìng。 

    “阿弥陀佛,五台山是佛门清静之地,老衲是出家之人,出家人不问俗事,老衲只问师兄天弘法师一事,望左施主如实回答。”天辰和尚合十开口。 

    “天弘法师之事我记不清楚了,还是请其他门派的人先问吧,在此期间我好好回忆一下事发经过。”左登峰沉吟片刻出言说道,听天辰和尚的意思五台山只管问讯天弘的死因,这就表示五台山问完就有可能将他交给其他人,如此一來审讯很快就会结束,而左登峰的目的是尽量拖延时间,所以他将五台山天弘法师的事情留到最后,在这段时间里五台山还会对其严加看管,有五台山看管,他就暂时无丧命之虞。 

    “阿弥陀佛,事有轻重缓急,左施主何故颠倒主次。”天辰和尚出言问道。 

    他这话一出口,不待左登峰解释,台下右侧就有大量的围观之人对左登峰的提议表示赞同,纷纷要求先向他发问,天辰和尚转头看向住持天光,天光点了点头,天辰退下,请右侧远道而來的“客人”先问。 

    “左登峰,五年之前你做过什么恶事你还记得吗。”一个粗壮的汉子闻言立刻抢先上台,此人身穿崭新的练功服,说话是南方口音,应该是江湖上的练武之人。 

    左登峰闻言忍不住冷笑出声,五年之前他还在文化所赚那几块大洋,即便想干坏事也沒那本事,这个粗壮汉子明显是无故诈他,试图让他自己将做过的坏事对号入座。 

    左登峰发现了此人的意图,却并沒有说破,他在思考如何才能将审判尽可能的延长,一口否认肯定不行,要想延长审判只能顺着对方的话头往下说。 

    “我做过的事情太多,你是哪里人,说出來我回忆一下。”左登峰冷笑过后出言说道。 

    “我是湖南人。”壮汉高声说道。 

    “糊烂人,不错,我五年前的确去过糊烂。”左登峰模仿着对方的发音点头笑道。 

    “李氏满门是不是你杀的。”壮汉见状面露喜sè,继续空言诈他。 

    “我想想。”左登峰再度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良久过后方才再度问那壮汉是在何时何地何处,每一次发问他都会犹豫很久,足足一个时辰之后他终于承认了李氏满门是他杀的,实际上他连李氏是人是驴都不知道,但是他只能承认,只有承认才能令台下的众人络绎不绝的上來发问。 

    左登峰的计策得逞了,台下众人你來我往的上來审问,左登峰每一次都会拖延很久然后承认,不但承认还表示愿意给予受害人补偿,这话一出场面顿时失控,所有人都以受害人自居,都要审问他。 

    左登峰承认了灭门,承认了抢劫,承认了jiān杀,承认了偷盗,承认了诱骗,换來了一天的时间,他非常清楚亲口承认莫须有的罪名会令自己彻底成为全民公敌,但是他沒有办法,不这么说就无法拖延时间。 

    第二天清晨,审判继续,照样有大量的人上來审讯他,此时五台山和毕逢chūn都坐不住了,这么闹下去十天半个月也审不完,最主要的是这些人说的越來越离谱,左登峰怎么可能会千里迢迢跑到福建去抢劫白银五百两,左登峰怎么可能带着同伙跑到陕北去轮污五十多岁的寡妇。 

    但是对于这些,左登峰竟然还亲口承认了,如此一來傻子也知道他在拖延时间,到最后对于那些想要无故栽赃获取赔偿的人,五台山的天辰和尚和毕逢chūn就开口给予揭穿,如此一來二人反倒成了左登峰的辩护状师。 

    二人一出马,那些闲散众人眼见捞不到好处,也就退下了,河南那个习武的中年女子走上前來,她问的是左登峰为什么要与rì本人合伙盗挖周陵。 

    “rì本人抓了我满门七十余口,逼我为他们开路探陵,我沒办法只能同意,但是我将rì本人全部杀死在了周陵里面,不信的话你们可以挖开看看。”这个女人曾经端水给他洗脸,所以左登峰对她说了实话。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放走rì本女人。”中年女子出言再问。 

    “她罪不至死。”左登峰叹气回答。 

    “你有沒有自周陵里面拿取陪葬物品。”中年女子每一句问的都是要害。 

    “周陵两座坟墓里的陪葬物品全部被我拿了出來。”左登峰沉吟良久点头说道,他不但要认罪还要说明里面的东西全都被拿了出來,只有这样才能保全另外一座陵墓的完整,因为他无法确定另外一座陵墓里是不是yīn属地支,他不想有人因为垂涎里面的东西而过去挖开古墓。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六章 公审大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