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押解北上

第二百三十五章 押解北上

左登峰目前的处境极不乐观,因为他无法决定行程的快慢,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坐在囚车角落里捏着聚气指诀聚集灵气,与此同时将风行诀的施展法门在脑海之中一遍遍的熟悉,轻身法术在临阵对敌的时候至关重要,不但关系胜败甚至可以决定生死,左登峰知道风行诀是目前存世最快的轻身法术,但是他从未施展过,所以并不清楚风行诀到底能快到什么程度。.. 

    被关进囚车之后,行癫就给他松了绑,以此向外人显示佛门的宽仁,左登峰肿起的双眼以及满脸的血迹在外人看來是在搏斗中留下的,他们不知道的是左登峰根本就沒有还手,他是在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下被人打成这个样子的。 

    但是此时沒有人同情他这个坏人,左登峰也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他感觉自己落到这个下场怪不得别人,他甚至沒有想过恢复修为之后报复玉衡子和围捕他的这些人,左登峰并不是不恨他们,他只是懒得去报复,他剩下的时间很短了,目前还有三枚yīn属内丹沒有得到,往后的寻找将不会再有帮手,需要他独自面对。 

    想到帮手,左登峰不由得想到十三,他并不担心十三的安全,因为他先前藏身的那片区域沒有什么大型猛兽,十三在那里可以称王称霸,它不去惹别的动物就不错了,沒谁敢惹它。 

    游街的时候有很多围观者,但是沒有扔石块吐口水的,更沒有扔菜叶扔鸡蛋的,此时是战争时期,战争导致了物资奇缺,很多人都吃不饱饭,怎么舍得用菜叶和鸡蛋去砸囚车上的囚犯。 

    左登峰一直在捏着聚气指诀,他不舍得浪费时间,聚气指诀聚集灵气非常迅速,一天下來左登峰感觉自己已经恢复到了相当于yīn阳生死诀三正之境的灵气,对此他并不满意,因为修为等级的提升越往上越难,所需灵气是三倍增加的,按照目前的这个速度根本就不可能在十天之内积累足够的灵气聚气度劫。 

    傍晚时分,众人在一座小镇歇脚打尖,左登峰已经两天未曾进食,先前的大量失血也令他极为口渴,但是他沒有吃饭也沒有喝水,因为那个给他送饭的喽啰当着他的面往饭碗和水杯里吐了口水,左登峰气愤之下踢翻了饭碗和水杯。 

    “左登峰,你现在是汉jiān知道不,给它吃了都比给你吃了强。”一个五十多岁的道士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一条黄狗。 

    “你至于这么羞辱我吗,你就沒想过万一有一天我翻了身,你会是什么下场。”左登峰冷哼开口,此人的嘴角左侧有一个豆粒大小的黑痣,黑痣上长了几根毛,左登峰瞥了一眼,记住了这个人。 

    “你当我不知道是吧,你的修为已经让毕真人给废了,想翻身下辈子吧。”道士凑近囚车撇嘴开口。 

    左登峰闻言沒有再说什么,人的xìng格和智力决定着一个人的命运,这个道士五十多岁了还是个跑腿儿打杂的,可见他的xìng格和智力就配当个打杂的,跟这种人生气犯不上,倘若真能脱困,杀了他就是了。 

    黑痣见左登峰不开口,也并沒有离去,而是在囚车旁磨磨唧唧的套问左登峰将木箱藏在了哪里,左登峰一直闭着眼睛沒有开口,那箱东西已经让他还了孙奉先人情,他不会连累他人。 

    黑痣见左登峰不搭理他,就拿起赶车的马鞭去捅他,左登峰既厌恶又愤怒,张嘴來了一句‘在你妈逼里,找去吧,’ 

    黑痣一听大为羞恼,扔下马鞭环顾四周,跑到墙角拿过一把锄头,自囚车的间隙里去戳捅左登峰,时至此刻左登峰终于尝到了囚犯的滋味儿,但是除了怒骂之外他什么也做不了,虽然目前体内灵气相当于yīn阳生死诀的三正之境,但是他已经无法使用yīn阳生死诀的行气法门,也就是说在度过天劫之前他即便有灵气也发不出來。 

    就在此时,自旅店里走出了一个道人,喝止了黑痣的无聊举动,黑痣扔下锄头进了旅店。 

    这些人虽然在吃饭,但是眼睛并沒有离开过这辆囚车,晚饭过后,众人选出了四个人负责看守他,一个是五台山的行颠和尚,一个是毕逢chūn那个四十來岁的徒弟,此人长了个上窄下宽的鸭梨脑袋,一双死鱼眼白眼珠多过黑眼珠,第三个是个四十來岁的女人,这个人穿的是练武的衣服,说话带河南口音,最后一个是先前在山腰殴打他的那个陕西道士,这四个人是四方实力的代表。 

    上半夜是行颠和尚跟陕西道士,左登峰要求解手,行颠和尚心不甘情不愿的带他去了,左登峰想趁机洗把脸,行颠沒同意,将他拽回了囚车,那个陕西道士嫌左登峰进去的慢,抬脚踹了他一脚,左登峰此刻又累又饿,再遭到如此虐待,心xìng不由得产生了变化,伸手指着那个道士“你也挂上号儿了。” 

    一个沒有灵气修为的废人,所说的话是吓不住人的,目光短浅的人也不会去思考左登峰这句话背后的深意,所以那个道士对左登峰的话不以为然,还了一句“死到临头还嘴硬。” 

    左登峰懒得与之吵嘴,坐在囚笼角落捏起了聚气诀,晚上九点改为聚气为行气,单纯的聚气是不够的,还需要将外來的灵气运转奇经八脉,在拓宽奇经八脉的同时对灵气进行淬炼提纯,这个过程也很重要,提纯灵气是为度过天劫以后施展法术储备足够的灵气,拓宽奇经八脉是为施展法术的时候大量灵气可以自奇经八脉中快速通过。 

    行颠和陕西这个道士不对付,俩人一直沒有交谈,实际上派谁來看守他,那群人也是经过考虑的,两个人的组合并不是jīng诚协作,而是互相监视,也正因为这俩人不对付,所以他们才被分到了一块儿,二人顾忌到对方在场,谁也不能逼供,如此一來左登峰就落了个清静,得以专心聚气。 

    虽然表面上看是这四个人负责看管,实际上其他人也并沒有撒手不管,只不过他们是在屋里瞅着,即便知道众人都在暗中观察他,左登峰也并沒有因此停止聚集灵气,即便因此造成了呼吸的异常众人也不会起疑,因为度过天劫的人被废除灵气的情况并不多,众人并不清楚像左登峰这种情况呼吸会是急促的还是平缓的,因此左登峰只需将双手抄在袖子里就万无一失。 

    下半夜是毕逢chūn的那个徒弟和中年女子轮值,两人也沒有说话,到了五更时分,左登峰松开指诀活动麻木的双手,彻夜不眠令他感觉极为疲惫。 

    “大姐,我也想洗把脸。”左登峰冲那正在洗脸的中年女子说道。 

    令左登峰沒有想到的是那中年女子闻言竟然真的给他端來了清水,左登峰顾不得对方投來的厌恶眼神,自囚笼里伸出手掬水解渴,随后洗净了脸上的血污。 

    拂晓时分,众人启程上路,一路上又有不少好事者闻风加入,毕逢chūn见此情形开始暗自担心,事实上他并不想将事情搞的太大,因为参与的人太多可能会影响到他顺利的得到玄yīn护手,于是他便催促五台山的僧人加快速度,尽快赶回五台山进行公审。 

    五台山一方是天辰和尚带队的,此人很有主意,并不听从毕逢chūn的建议,明确告诉毕逢chūn要将左登峰游街示众,挽回五台山的声誉,与此同时向世人展示汉jiān的下场,只要公审完毕就将玄yīn护手“物归原主”。 

    左登峰坐在囚车里暗自侥幸,现在看來幸亏是被五台山僧人抓住的,如果被毕逢chūn给抓到了,连这几天的缓冲时间都沒有了,不过左登峰也并沒有盲目乐观,五台山的和尚虽然不会杀生,但是在公审大会之后定然会将玄yīn护手“物归原主”,一旦失去了玄yīn护手他就必死无疑。 

    这些道理五台山的和尚肯定也知道,而且他们一定会那么做,僧人也有七情六yù,也有亲朋好友,五台山的僧人都恨不得杀他而后快,只是碍于佛门戒律不便下手,一旦杀掉他就无法向世人和信徒交代了,但是“返还赃物”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此一來,五台山的僧人就顶着天经地义的帽子间接的把他给杀了。 

    想及此处,左登峰更加焦急,左手一直捏着聚气指诀,他很清楚不会有外力來援救自己,他出道时间很短,沒交几个知心朋友,金针能算一个,但是金针在此之前已经被世人扣上了汉jiān的帽子,此时正在茅山闭门不出,可能还不知道他被俘的消息,退一步说即便金针有心援救,他也不敢拿茅山三百多口身家xìng命做赌注,更何况金针擅长的是抓鬼布阵,并不擅长与人灵气相搏。 

    玉拂也不能指望,yīn差阳错之下误会已深,先前已经南下回返湖南,此时应该早已经回到了群山之中的辰州派。 

    铁鞋是个疯子,做事情沒有常xìng也沒有计划xìng,遇到了他可能会管,遇不到可能就玩别的去了,根本就不靠谱。 

    思前想后,左登峰只能苦笑摇头,他xìng格怪异,行事乖张,寡恩于人,落难之rì无人相救也顺理成章。

    此时已经是酷暑时节,烈rì当空,众人不时歇脚乘凉,但是沒有人给他送水解渴,也沒有人将马车赶到yīn凉处,左登峰穿着棉袍,烈rì之下汗流浃背,双唇干裂爆皮,连rì未曾进食令他极为虚弱,但是男人的自尊不允许他向那些人乞食讨水,他只是静静的坐在囚笼里若有所思,他的确在想事情,但是沒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五章 押解北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