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人性本恶

第二百三十四章 人性本恶

“你想跑也跑不了。”中年僧人自包袱里拿出了一捆绳索走上前來要捆绑左登峰的双手。 

    “有这个必要吗。”左登峰转头看向天辰和尚,天辰和尚转视他处,任凭中年僧人上前捆绑。 

    “等我血止住了再绑行不行。”左登峰直待那中年僧人走近方才发现那捆绳索竟然是捆硝过的牛筋。 

    “你杀我师傅的时候手软过吗。”中年僧人高声喊道,与此同时掰过左登峰的双手开始捆绑。 

    “我沒杀你师傅,你师傅是白云观毕逢chūn杀的。”左登峰并沒有反抗,而是用右手护住了捏有聚气指诀的左手,任凭那中年僧人将其捆住。 

    这个中年僧人是天弘法师的弟子,对左登峰恨之入骨,捆绑的时候极为用力,虽然双手被勒的极为疼痛,但左登峰心里还是极为冷静,如此一來他左手一直处于捏诀聚气状态。 

    “我师傅身中玄yīn真气,身上还有多处枪伤,一个古稀之人你也狠心下此毒手。”中年僧人说到气愤之时再度动手,不过这一次他沒有用拳头,而是给了左登峰一巴掌。 

    “[**]的死秃驴,老子沒杀你师傅。”这一巴掌令左登峰口鼻流血的同时火冒三丈,常言道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打一个人耳光是对此人极大的侮辱。 

    那中年僧人见左登峰动骂,再度想要上來动手,但是在看到远处快速跑來的几个道人之后方才中途收手。

    “无量天尊,天辰大师,这就是勾结rì寇盗挖周陵的汉jiān。”远处掠來的几个道人怒视着左登峰冲天辰和尚问道。 

    “阿弥陀佛,此人正是左登峰。”天辰和尚合十开口。 

    “为了一个rì本女人竟然跑到我们陕西來挖祖宗的陵墓,此等好sè无耻之徒留他作甚。”那几个道人闻言立刻上來拳脚相加,左登峰并不认识这些人,在挨打的时候想的是自己的所作所为的确令人愤怒,但是他虽然放走了藤崎樱子,却不是贪恋她的美sè。 

    “阿弥陀佛,老衲明了几位道长义愤之心,但此人杀害了老衲师兄,老衲要将他带回五台山问清前因后果再做决断,此时不能伤了他的xìng命。”天辰和尚急忙上前阻止了几个道士的粗野举动。 

    “大师此言差矣,左登峰所行恶事是在我陕西境内,自然应该押回陕西公审定罪,明正典刑。”一个五十岁左右的道士出言说道。 

    “孙道长说的对,左登峰也杀了我们的弟子,请大师将此人交给我们,我们审讯过后再交由大师带走。”另一名道士出言附和。 

    “左登峰是我师叔抓到的,凭什么交给你们。”中年僧人高声开口,这几个陕西的道士并不是度过天劫的高手,五台山自然不会将他们放在眼里。 

    “行颠,切莫鲁莽,此事关系重大,先将此人带下山去,待天明之后再做计较。”天辰和尚气壮声威,朗声开口。 

    那几个道人见天辰和尚以灵气发声,知道他有武力震慑之意,五台山这一次十几位高僧大举南下,他们自忖不是五台山僧人的对手,只能点头同意。 

    “据毕真人所说,此人在周陵之中带出了大量冥器,存放在一个木箱之中,那是周陵祖物,为我陕西所有,大师可曾见过那个木箱。”领头的道人出言问道,此语一出,直接暴露了他们的目的,这几个道士是求财的。 

    “阿弥陀佛,老衲未曾见到。”天辰和尚皱眉摇头。 

    “二师弟,三师弟,你们在这周围仔细搜寻,我与大师将左登峰压下去。”领头的道士冲两个同伙吩咐道。 

    左登峰此刻已经鼻青脸肿,闻言冷哼摇头,中年僧人对他极其厌恶,见他冷哼不由得怒由心生,抓着牛筋的一端拖拽着他向东侧山脚走去。 

    那道士见左登峰冷哼摇头并无紧张之意,猜到那箱宝贝不在此处,临时改变了主意三人全部跟着天辰和尚下山。 

    下山途中左登峰一直磕磕绊绊,他此时虽然一直在聚集灵气,却并沒有表现出來,实际上他已经能够在夜间看清东西,之所以磕磕绊绊有两个原因,一是不想显露灵气修为正在缓慢恢复,二是这几个人打肿了他的眼睛,视线有了障碍。 

    左登峰被抓到的消息很快传开,搜寻他的人接踵而至,到了黎明时分已经有五六十人闻风赶來,这些人中有五台山的僧人,也有白云观的毕逢chūn,还有一些心怀鬼胎的他派道人,其中也有一些是心存正义抱着为民除害心理追捕他的修行中人。 

    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令左登峰感觉到了极大的羞辱,众人看着他的眼神有鄙夷,有愤怒,有嘲笑,有贪婪,也有yīn狠,这些眼神左登峰都可以无视,令他无法忍受的是有一些法术低微的道人为了显示自己对汉jiān的厌恶,会上來踹他几脚或者打上两巴掌,还有一些更可恶,为了分得一些潜在的利益,不惜将莫须有的罪名扣在他的头上,污蔑左登峰杀了他们的老爹,jiān了他们的姐妹,红口白牙说的言之凿凿,绘声绘sè说的有模有样。 

    中国有句古话叫三人成虎,一个人说谎别人不信,两个人说谎就可以形成证据,三个人说谎直接就成了事实,加上左登峰行事本來的亦正亦邪,名声并不好,很快的在众人的指责污蔑之下就成了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快人心的无恶不作之徒。 

    “做rì本人的汉jiān,挖祖宗的陵墓,你还算是中国人吗。”一个神情猥琐的中年道人佯装正义抽空又上來踹了他一脚,中国人最喜欢痛打落水狗,以此显示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 

    “老子杀的rì本人比你多。”左登峰抬头森然开口。 

    尽管左登峰此刻眼睛肿胀的几乎不可视物,残袍之名却仍然大有余威,那猥琐的道人见状不由得后退了几步,残袍是谁,他是一招击败少林达摩院首座的绝顶高手,诡异的玄yīn真气可以冰魂冻魄,玄yīn护手此时还在他的手上,谁能不怕。 

    “毕逢chūn,我虽然打伤了天弘法师却沒有杀他,是你杀了天弘法师陷害我的,你无非想要得到我的玄yīn护手,老子告诉你,你即便害死了我,玄yīn护手你也得不到。”左登峰瞪退了那猥琐的中年道士之后再度高喊出声。 

    人可以落难,却不可以落威,众人赶到之后左登峰数次高喊,他要告诉众人毕逢chūn之所以陷害他是为了他的玄yīn护手,即便众人不相信他是被陷害的,也会在心里留下毕逢chūn对玄yīn护手感兴趣的印象,如此一來毕逢chūn反而不敢害死他,至少在他罪名坐实之前不敢。 

    除此之外左登峰还知道这些人中至少有一半的人是冲着玄yīn护手來的,还有一些是冲着他带出來的周陵宝藏來的,只有五台山是为了报仇,出于爱国之心而來追捕他的人不超过十个,那些冲着玄yīn护手來的人都会直盯着他的玄yīn护手,也会在暗中监视毕逢chūn。 

    毕逢chūn对于左登峰的高喊并不回应,他已经七十多岁了,与一个后辈斗嘴会降低他故意装出的深沉和威严,他是消息的传播者,也是给五台山报信的人,况且他自身修为也很是高深,在他看來五台山早晚会将玄yīn护手“物归原主”,所以他并不急于一时。 

    抓到左登峰之后,五台山的僧人和毕逢chūn都赞同将他押到五台山公审,他们同意其他人自然不能有异议,但是这些人并沒有离去,那些有正义感的道门中人和武林人士想要看到他这个汉jiān最终会落个什么下场,而那些心理yīn暗怀有鬼胎的人也想碰碰运气,即便得不到玄yīn护手,帮助毕逢chūn找回“失窃之物”,毕逢chūn也不能让他们空手而归。 

    左登峰是俘虏,是罪人,他无权决定到什么地方接受审讯,五台山距离此处差不多有一千里,这些僧人当rì都是施展轻身法术南下的,如果要回去自然不能走那么快,因为这些人除了五台山的僧人以及毕逢chūn和他带來的那个弟子之外,只有三个人度过了天劫能够凌空而行,既然要公审,就必须等着这些人一起过去,也就是说回返所需要的时间不会很短,按照每rì走一百里來计算,差不多十天左右能回到五台山。 

    众人商议过后,找來了一辆马车,令左登峰感觉到羞辱的是这些人竟然在马车上安置了囚笼,囚车所到之处观望之人对其指指点点,更多的是对五台山僧人以及毕逢chūn等人的赞扬,赞扬其为民除害,抓到了助纣为虐盗坟挖墓的汉jiān,而这些也正是五台山僧人想要达到的效果,天弘法师是五台山住持天光法师的师弟,一身灵气修为比住持天光法师还要高出一筹,他的死令五台山愤怒也令五台山蒙羞,五台山要通过对左登峰的游街以及公审來挽回失去的声誉。 

    河南此时是rì占区,但是这一干人等挑选的都是大路,大张旗鼓,耀武扬威,并沒有刻意避开rì军,而rì本鬼子也不敢前來寻衅sāo扰,这一群修道中人不是他们能招惹的起的,事实上只要中国人团结起來,rì本鬼子根本不敢惹中国人,可惜的是中国人不团结,此刻的团结也只是暂时的,团结的原因不是心中的热血忠义,而是囚笼里的潜在利益。 

    左登峰在囚车上倍感耻辱,但是令他焦虑的并不是路人对他的唾弃,他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才能再度聚气度劫恢复二分yīn阳的灵气修为,可是按照目前的速度十天左右就能回到五台山,时间很可能不够用……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四章 人性本恶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