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假传法术

第二百三十三章 假传法术

“多谢真人慈悲。..”左登峰躬身道谢,古语有云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紫阳观密室里的道士沒有将行气法门传授给他,沒想到在此处竟然机缘巧合之下意外获得。 

    “阐教法门走十二经络,道家法门走大小周天,二者有相似之处,皆为练气结丹以求长生,截教法门另开蹊径,走奇经八脉,只在气海存气,不在丹田凝丹。”中年道士并沒有多余的废话,直接涉及正題。 

    左登峰闻言连连点头,他的丹田气海受损,无法将灵气压缩为液态或固态,只能一直处于气态,此外丹田左右的关元穴和天枢穴已经受损,灵气无法自气海抽出,他此刻需要的是一个能将灵气自气海运行全身的路线,事先他已经猜到会走奇经八脉,但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出來,经由何处,从哪里回去。 

    “发冲,行任,绕带,经维,环跷,返督。”中年道人两字一句说出了十二个字。 

    正所谓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中年道人虽然只说了寥寥十余字,却包含了奇经八脉的运行顺序以及行气方法。 

    左登峰闻言如获至宝,他本身就jīng通人体经络的位置,立刻按照中年道人所说的路线凝气运行,一试之下果然可以调动气海之中淤堵的灵气,但是奇经八脉先前沒有被淬炼过,灵气运行的很缓慢,但是毫无疑问中年道人传授给他的是正确的行气法门。 

    沒人能够体会左登峰此刻的心情,连他自己都沒有想过有朝一rì能够再施法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得到之后再失去,一个多月的落魄逃难令他看淡了很多事情,甚至在内心接受了失去修为的事实,此刻他心中再度燃起了希望,他高兴的不是修为失而复得之后可以叱咤风云,而是有了灵气修为他可以继续自己沒有完成的事情,继续去追求那虚无缥缈的希望。 

    “紫阳观修习的是观气之法和御气之术,聚气,借气,隐气,凝神,搜魂为观气法门,风行,除魔,移山,清魂,封魂,谴魂,拘魂,幻形,紫屏,延灵,驭雷,仵地逆天为御气法门。”中年道士再度开口。 

    左登峰只是点头,并沒有插嘴,中年道士随即将截教紫阳观的法门向左登峰进行详细叙述,傍晚开始,一直到三更时分方才将指诀真言传授完毕。 

    “真人有何差遣,晚辈可以代劳。”左登峰待其说完,冲其躬身一礼。 

    “离开此处,莫要再來。”中年道人冷冷开口。 

    “虽然真人yù伤我xìng命,但晚辈仍然对真人心存感激,真人外阵已经破损,晚辈会重寻火属毒蛇重启阵法。”左登峰拱手开口,转而向外走去,这个中年道人虽然将紫阳观的观气术和御气诀说了出來,但是大部分都是经过篡改了的,倘若左登峰原封不动的修炼,后果就是走火入魔,**其身。 

    那中年道人闻言沒有开口,事实正如左登峰所说,他的确有害死左登峰之心,但是他低估了左登峰的悟xìng,左登峰能够将yīn阳生死诀修改到适合玉拂习练,可见其对yīn阳五行经络穴道了解之jīng深。 

    左登峰转身而出,抬手关闭了密室,转而摸黑下山,在下山的途中他将那中年道人所说的指诀和法诀默记于心,这个中年道人深谙人xìng,知道骗人的最高境界是半真半假,所以他并沒有全部撒谎,但是他只传授了两种真实口诀,一是左登峰已经掌握的聚气诀,还有一种就是轻身法术风行诀,此后的所有高深法诀全部经过篡改。 

    左登峰之所以要将错误的指诀和法诀全部记住是为了rì后加以修正,但是他要修正却并不是为了自己使用,紫阳观的这些法术极为jīng妙,即便加以修正要想全部练成也至少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他的时间不够了,他记住这些错误的法诀和指诀并留待rì后加以修正的真实动机是为了报复紫阳观密室里的那个年轻道人,先前他好言相求并发誓不将紫阳观行气法门外传,但是那个年轻的道人仍然拒绝了他,这令左登峰大伤自尊,紫阳观观气之法,御气之术他是不会用的,但是他会将这些法门修改整理出來,留给有缘人修炼。 

    包括阐教清凉洞府的yīn阳生死诀,他也会将其流传下去,不但要流传下去,还要努力将其修改为适合男人修行的法门,玉衡子废了他的修为就是为了阻止yīn阳生死诀外传,作为报复,他一定要让清凉洞府秘法外泄。 

    “我低声下气的求你们,你们还是拒绝了我,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左登峰暗自冷笑,他曾经好言相求玉衡子和神秘道人,但是对方并沒有同情他,既然如此,干脆将他们的法术流传下去,至于这个中年道人,左登峰并沒有感激之心,因为对方并沒有想要帮他,只是为了保全xìng命才传授了他基本的行气法门,具体的法诀还是错的,居心叵测,yīn狠狡诈。 

    阐教的yīn阳生死诀无法再度使用,截教的御气之法也无法修炼,对此左登峰并沒有苦恼,相反的他很知足,因为他得到了正确的风行诀,他曾经听玉拂说过一些门派往事,知道紫阳观的风行诀与无极观的鸿鹄掠影以及落云山的紫云追月并称三大轻身秘法,只要修行了风行诀,辅助以玄yīn真气,照样能够横行无忌。 

    左登峰的心情很好,非常好,他曾经骑过rì本鬼子的三轮摩托,知道摩托车的构造,yīn阳生死诀被废就像摩托车的油箱破损漏光了汽油,而截教奇经八脉的行气法门就好比找到了副油箱的开关,副油箱还可以用,只要将副油箱加满油,摩托车还能再度上路。 

    但是目前他还面临着一个很严峻的问題,那就是奇经八脉的经络需要拓宽,灵气需要重新聚集,这个过程至少也得半个月,左登峰发愁的是面临着如此众多的追捕者,如何才能安全的撑过这半个月。 

    此时左登峰的气海之中储存的灵气是由外界吸纳而來的,这种灵气并不jīng纯,必须游走奇经八脉加以熔炼才能成为可以外放的灵气,不过左登峰并沒有将这少许灵气加以熔炼,而是自玄yīn护手中吸取yīn气中和体内过盛的阳气,yīn气回流,神清气爽,七窍清明,终于可以再度夜间视物。 

    “阿弥陀佛。”就在此时,下方传來了一声响亮的佛号,左登峰闻言猛然震惊,急忙抬头下望,一看之下顿时毛骨悚然,一个身穿大红袈裟的高大老僧正面无表情的站在他前方十步之外,见到和尚比见到鬼还令左登峰害怕,來不及多想转身就往东侧树林钻去。 

    “阿弥陀佛,左施主,请留步。”老僧纵身掠到了他的身侧抬手抓住了他的左臂。 

    “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老僧巨大的手劲儿令左登峰猛然皱眉。 

    “阿弥陀佛,老衲五台山天辰,左施主伤了老衲师兄和师侄的xìng命,总要还五台山一个公道。”红衣老僧虽然言语还算平和但是手上却再度用力。 

    “天虹禅师不是我杀的。”左登峰扭身试图摆脱天辰和尚的右手,奈何对方五指紧抓其左肩琵琶骨,一动之下冷汗瞬时而下。 

    “随老衲回五台山再做计较。”天辰和尚语气越发严厉,和尚对施主香客慈悲,对坏人可不慈悲。 

    “我已经沒有了灵气修为,你快松手。”左登峰额头冷汗直滴。 

    但是老僧天辰并沒有理睬他,而是拖着他向东走去,天辰和尚身材高大,左登峰负痛之下只能踮脚跟随。

    天辰和尚先前的那句阿弥陀佛是夹以灵气发出的,深夜之中声传四野,片刻过后就有一道人影凌空赶至。

    赶來的是一名中年的红衣僧人,这名红衣僧人正是前rì发现他的那名僧人,此时袈裟残破,鼻青脸肿,不问可知是被铁鞋痛殴所致。 

    见到此人左登峰暗叫糟糕,果不其然,对方落地之后立刻闪到了他的面前,挥拳直取面门,“我打死你这个jiān贼。” 

    天辰老僧见状并未阻拦,左登峰來不及闪躲就遭到了重击,瞬时眼前发黑,鼻血长流,此时天辰和尚并沒有松开他,左登峰左手无法移动,只能抬起右臂试图擦拭鼻血,但是右臂尚未抬起,那中年僧人的拳头再度挥來,天辰老僧担心左登峰被他打死,这才抬手阻止了中年僧人。 

    直到挨了拳头,左登峰才醒悟过來自己被俘了,在此之前他想到过可能被抓到,但是沒想过会这么快,他更沒想到对方会打他。 

    “此人不但是五台山的仇敌,更是勾结rì寇盗挖周陵的贼寇,当由天下公审,师侄不可训诫过度。”天辰和尚以“训诫”代替了“殴打”。 

    “放开我。”左登峰冲天辰老僧喊道,一喊之下鼻血倒呛入喉,大咳不止,天辰和尚见他血流不止,也知道他无力逃脱,便松开了右手。 

    左登峰得到zì you立刻咳嗽着吐出了喉头的鲜血,转而抬手擦拭鼻血,借此时机转头南望,此处看不到十三藏身的位置,十三并不知道他被抓住了。 

    左登峰之所以向南看并不是想让十三來救他,他只是想确定十三是不是安全,在此之前他曾经两次叮嘱十三不能从藏身之处出來。 

    挨了打之后左登峰感觉脑子里一直嗡嗡作响,但是他并沒有丧失理智,快速的解开道袍将那把匕首拿出來扔掉了。 

    “我不会逃跑的。”左登峰捂住口鼻站了起來,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等待修为的恢复……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三章 假传法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