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何人所为

第二百三十一章 何人所为

这件道袍是死去的爱人为他缝制的,三年前缓冲了藤崎正男的子弹救了他一命,这三年以來左登峰一直穿着它,而今他要将这件袍子穿到yīn间去。 

    此时是正午时分,穿上袍子左登峰感觉到热,身上开始出汗,但是这一次汗水并沒有令他感觉到难受,无法自玄yīn护手中抽取足够的寒气令他体内阳气过旺,yù望越來越重,身上的汗水令他想起了与巫心语曾经的旖旎和缠绵,不忘记,不叛离,他做到了,但是他坚持的很辛苦,好在终于快解脱了,再也不用受罪了。 

    仰面躺在草夼边的沙地上,左登峰端详着前几天从猥琐道人身上翻出的匕首,倘若真的被发现了,他就有尊严的死去,绝不落入敌手遭受羞辱。 

    十三见左登峰拿出匕首,疑惑的凑过來伸出爪子拨挠那把匕首,左登峰此刻是躺着的,十三的爪子带起的沙子迷住了他的眼睛,左登峰坐起身揉搓着眼睛,手上的沙粒忽然令他脑海中闪现出了一个念头,山峰东侧的这片草夼位于东西两座山峰之间,地势很高,这种地形不应该有河流,沒有河流,这片区域就不应该有河流冲淤而成的沙子。 

    想及此处左登峰站起身在草夼边缘南北走动,发现草夼里的沙子与山峰的泥土有着模糊的分界线,虽然分界线很模糊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沙子先前并不属于这里,而是后期被人为搬运到这里來的,草夼的面积很大,里面的茅草与周围的荆棘和杂草泾渭分明,通过茅草的生长区域可以看出沙子的覆盖区域很大,如此大面积的外來沙粒说明当年搬运沙子的人耗费了很大的力气。 

    联想起山峰西侧的古井,山峰北侧的木建土地庙,左登峰在瞬间就判断出了这座山峰是一座由道门中人布下的五行阵法,阵法的原理很简单,就是以五行其四围绕五行其一,以此保护某一区域,这种阵法跟他在神农架遇到的困住金鸡的阵法原理相同,虽然阵法的原理很简单,但是布置起來却很困难,因为要布置这种阵法至少需要两个特殊要素,首先就是必须有足够的人力,因为要保护一座山峰工程量很大,第二个要素最重要,那就是必须以金气极重的事物为阵眼,木土水火环绕四周。 

    这处沙坑对应的应该是土,但是有沙子的存在就不会是皇陵或者王陵,因为风水上不允许坟墓周围出现沙子,所以尽管西侧的古井里有宫装女尸,左登峰却能确定这里是阵法而不是陵墓。 

    想及此处左登峰心中猛然燃起了生的希望,这座阵法布置的极为简单,由此可见当年布置阵法的人并不擅长阵法,但是这座阵法的规模很大,倘若能够加以修复就可以恢复阵法的威力,躲避那些修行中人的追捕。 

    心念至此,左登峰快速的自脑海中分析着此处五行所属,西面的古井为水,北面的土地庙为木,这里的沙坑为土,火应该在正南,这里的沙坑和北面的土地庙沒有被破坏,出现问題的可能是西侧的古井以及南侧的火属事物。 

    西面的古井虽然僵尸被村民抓出不少,但是井水还在,僵尸的缺失可能会造成阵法威力减弱,却不会彻底令这处阵法失效,综合分析出问題的应该是南侧的火属事物,当年布阵的人以什么东西代替的火属事物已经不得而知,但是南侧已经成了村落,这处村落出现的时间应该在这座阵法之后,因为如此大规模的工程不可能在村民眼皮底下进行,由此可见后期出现的村落可能在无形之中破坏了阵法的火属事物,令阵法失效。 

    左登峰带着十三向山峰南侧行进,下午三点到了山峰南侧的山脚下,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山峰南侧竟然是一处干涸了的小型湖泊,长宽各有两里,这处湖泊的地势很怪异,东西南三面都很陡峭,唯独北侧地势较缓,是一片石坡,这处湖泊可能干涸了多年,湖底的淤泥已经被村民挖走充当了种庄稼的肥料,露出了湖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处湖泊是人为开凿出來的。 

    左登峰站在干涸的湖边打量着这处人工湖,片刻过后撇嘴微笑,这个布阵的人不能算是个阵法名家,这处湖泊先前肯定是养着一条巨大的毒蛇或者一群小型毒蛇的,北侧的石坡是给毒蛇晒太阳用的,蛇五行属火,毒xìng越强的蛇火xìng越重,先前布阵的人用毒蛇充当火属事物成了五行阵法,为了困住这些毒蛇,他才在此处挖出了人工湖,但是毒蛇不能沒有水和食物,于是他只能在这里放水,但是如此一來水xìng就与西侧古井的水xìng重复叠加,布阵的人无奈之下又在古井下方设置机关困住了不少人,这些人是男是女并不重要,只要是人就行,因为只要是人就有阳气,他借助阳气减弱了水的yīn气,东拼西凑,勉强成阵,现在阵法失效是因为那条大毒蛇或者是那群小毒蛇离开了固定位置,令得五行不全了。 

    左登峰此刻并沒有嘲笑这个布阵之人的念头,相反的他对这个人很敬畏,此人虽然不jīng于五行阵法,却无疑是个非常厉害的道门中人,他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西侧古井里的那些女尸,女尸在临死前都是哀嚎而死的,这说明它们虽然尸变,魂魄却沒有离体,只有这样人体才能保持阳气减弱水的yīn气,由此可见,这个布阵的人能将人体的魂魄封存在七窍之内,令他们半死半活。 

    “十三,下去。”左登峰沉吟片刻指着那处干涸了的湖泊冲十三说道,十三兼具yīn阳五行,可以充当任何五行事物。 

    十三闻言虽然不明所以,却仍然听话的自北侧石坡跳进了湖底,十三跳下去以后,左登峰转头看向北侧山峰,发现山峰并无异样。 

    “十三,上來。”左登峰仰望山峰冲十三说道。 

    十三闻言又跳了上來,左登峰一直在看着北侧的山峰,他发现十三在湖底时山峰的景物与十三跳上來后的景物有着细微的差别,十三跳下去的时候山峰南麓的陡峭区域有着几颗大树,而十三跳上來之后那几棵大树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面平滑的石壁。 

    时至此刻左登峰得出了两个结论,一,这座山峰的阵法还可以启动,只要十三待在这两里范围内就可以,二,这座阵法威力最大的区域就在山半腰那面石壁处,阵法启动之后那里会出现三棵本不存在的大树,这三棵大树代替了那面石壁。 

    左登峰沉吟片刻拿起一块石头向北扔去,石头落地之后并无异常,此处毒蛇不少,左登峰又用树枝挑了一条毒蛇甩了上去,也能看到毒蛇,这一情形令左登峰心中有数了,这处阵法保护并隐藏的只有山腰石壁那片区域,也就是说十三要待在目前的位置,而他则要躲在山半腰的石壁外面。 

    发现了这一点,左登峰开始计划接下來的行动,最愚蠢的方法就是命令十三躲藏在干涸湖底,然后他跑到山半腰的石壁处躲起來,之所以说这个方法愚蠢是因为如此一來,将会有很多人來搜寻这座山峰,走了一个还会再來一个,断断续续沒完沒了,指不定要在这里躲藏多久,目前有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那就是放火烧山,将这片区域的树木和杂草烧掉,一个被火烧过的山峰是不会再有人來检查的,但是这个方法也有缺陷,那就是大火一旦燃起,将会将周围的人全部引到这里來,还有就是弄不好可能会烧掉北侧的土地庙。 

    斟酌再三,左登峰决定冒险一试,他体内的阳气越來越重,脑子也越來越懵,他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沒时间在这里救耗了。 

    “十三,你在这里躲着,不要让人发现你,也不要离开。”左登峰将十三带到了湖底,湖泊当年建造的时候为了避免毒蛇逃走采用了瓶颈式的建筑方法,在湖底南侧有一内缩的区域,这里可供十三躲藏。 

    十三闻言点了点头,转而趴在了浅草中,这里的草很浅,藏不住人,但是十三趴伏在这里却极为隐蔽。 

    “记住,千万不要离开这片区域,等我回來。”左登峰不放心的叮嘱,十三藏身的位置看不到那面石壁,也就是说他如果到了石壁附近也看不到十三了。 

    十三闻言再度点头,示意听明白了。 

    左登峰见状转身顺着北侧的石坡爬了上去,这面石壁被人为的凿了一些踏脚的凹槽,想必是农民抠挖淤泥所留。 

    左登峰随即开始爬山,那面石壁所在的位置在半山腰,左登峰此时已经非常虚弱,傍晚时分方才爬到了山腰,那面石壁位于一处陡峭的斜坡zhongyāng,不过此时看不到石壁,只能看到那三棵大树,夜风吹拂,大树的枝叶随风而动,彷如实物。 

    左登峰知道大树本不存在,于是壮着胆子侧身自陡坡上挪了过去,他踩踏的地方看似空无一物,实际上有着很窄的踏脚之处。 

    移到了石壁所在的区域,踏脚之处宽了不少,左登峰终于长长的喘了口粗气,但是这口粗气还沒喘出來就倒吸了进去。 

    这面石壁上竟然也有一个太极yīn阳符,而且与紫阳观密室的开启机关一模一样……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一章 何人所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