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三十章 古井女尸

第二百三十章 古井女尸

那口古井在村落北侧一座山峰的南麓,宽有六米,周围围满了人,这些人都是当地的村民,以男人居多,其中也有一些中年妇女,衣着非常的破旧,人数大约有二十几人,手里拿着绳子和砍刀,此刻正围在那口古井周围俯身向井内张望,井口西侧十步外躺着一具奇怪的女尸,女尸沒有穿着衣物,浑身发黑,脑袋被人砍了下來滚落在不远处,由于火光不明,左登峰看不清女尸的样子,只能看到它的头发很长很乱。 

    眼前的一幕令左登峰很是疑惑,这些村民虽然在叫嚷,神情却并不紧张,探头看向井下的时候还带着期盼和等待的神情,根据这些人的神情來看他们好像并不惧怕井里的东西。 

    “上來一个,又上來一个,快套住它。”左登峰暗自疑惑之际那些井口的村民再度开始叫嚷,伴随着喊叫声,几个手持绳索的汉子将绳索抛向了井里,随之就有人高喊‘套住了,’ 

    井口的其他村民见状急忙伸手帮忙,七手八脚的向上拖拉着什么,片刻过后一具身穿古代宫廷服饰的女子被众人自井下拖了上來,女子被拖上來之后肢体僵直,双臂前伸,四处跳动,在跳动的时候双膝并不弯曲,竟然是一具女xìng僵尸。 

    众人将僵尸拖上來之后立刻扔出多条绳索将它拉住,手持砍刀的村民跑上前去挥刀砍下了它的脑袋,脑袋一掉,僵尸立刻扑倒在地,众人一哄而上,脱它的衣服和鞋子,取下它头上的簪子和身上的饰品。 

    看到这里左登峰心中更加疑惑,这个女尸在被拉出來的时候身上的湿的,这说明井下的确有水,但是井下有水的话僵尸泡在里面应该早就腐烂掉了,但是事实上僵尸的身体并沒有腐烂或者因为被水浸泡而胀大,连衣服和鞋子也都是完整的,此外寻常的僵尸并不能发出声音,因为它们沒气了,沒气自然不能发声,可是这具女尸被杀掉之前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能叫唤就说明气息沒断绝。 

    左登峰顶着一头的雾水隐藏在暗处窥觑,那些村民对僵尸并不恐惧,砍下僵尸的头颅之后有条不紊的从僵尸身上剥取财物,根据他们动作的娴熟程度來看,类似的事情他们应该做过不止一次,很快村民就将那具僵尸剥了个jīng光,被剥下的东西全放在了旁边的一个竹筐里。 

    此时僵尸的身体还是白sè的,根据其纤细的腰肢以及双rǔ上的小巧黄豆來看,这具僵尸生前应该是个沒有生育过的妙龄女子,女人一旦生育哺rǔ,黄豆就会变成花生,山风吹袭,片刻过后僵尸的身体逐渐变成了黑sè。 

    “村长,还干吗。”一个手持绳索的村民冲站在竹筐旁边的老头问道,老头六十岁左右,身材高大,满脸褶子。 

    “再弄几个吧。”老头抬头看了看夜空,转而伸手拿起箱子旁边的一个口袋,向井中倾倒着白sè东西,左登峰一开始以为他倒的是能烧热井水的生石灰,后來发现并沒有粉尘飘散,这才明白他往井里倒的是糯米。 

    糯米历來被道家中人用來克制僵尸,拔除尸毒,村民向井里倾倒糯米,可能是为了是刺激井下的僵尸,令其浮出水面。 

    老头将布包里的糯米全部倒入了井里,然后与众人坐在井口休息,这处古井周围长满了杂草,周围并沒有供人行走的路径,由此可见这些人并不是经常到这里來。 

    村民休息的时候免不了交谈,左登峰听了他们的谈话才知道他们之所以过來抓取僵尸是为了获取僵尸身上的财物为村民换取糊口的粮食,除此之外并沒有过多谈及古井的來历以及他们是从何时开始发现这里有僵尸存在的。 

    左登峰观察了片刻就退了回去,这件事情虽然很怪异,但是跟他一点关系都沒有,此外僵尸的气息极有可能引來修行中人。 

    回到原处之后,左登峰坐在车上捏起了聚气指诀,他捏诀纯属无意识的一种习惯,片刻过后反应过來就松开了指诀,灵气被废之后聚气指诀仍然能够聚集天地灵气,但是这些灵气虽然能在气海留存却并不能被自身使用,起不到好的作用还会导致下腹鼓胀。 

    半个时辰之后那些村民持着火把离去了,其间又传出了两声惨叫,左登峰虽然并不关心他们的所作所为,却仍然很纳闷那口古井里面怎么会有僵尸,通过那些僵尸的衣着來看应该是明清时期的宫女,至于到底是明朝还是清朝他不能肯定,因为明清时期服饰和发型的改变主要是针对男子的,女子改动并不大。 

    天sè微亮,左登峰就套马上路继续东进,沒走出多远他就发现前方有僧人出现,无奈之下只好将马车抛下,带着十三钻进了树林,自树林中向东行进。 

    偶然路过昨夜的古井,古井周围的女xìng僵尸已经被移走了,左登峰探头看向井下,井壁是由青石垒砌的,上面长满了青苔,井水为深蓝sè,自井口看不到糯米的痕迹,由此可见井水很深。 

    左登峰只是看了一眼就绕路向北,前方是一座山峰,躲避追捕的时候自然不能跑到高处,向南就是村庄,最好就是向北。 

    清晨有露,沒走多远衣服就被露水打湿,晨露和白天的雨水分别为yīn阳无根水,yīnxìng无根水可以缓解他体内过盛的阳气,清晨赶路是最好的时机。 

    在山脚下绕行至山峰北侧,左登峰在树林深处发现了一座土地庙,土地庙很小,高不过丈余,宽不过六尺,土地庙里供奉着一尊土地公的神像,神像雕刻的很是粗劣,整个土地庙里除了一尊神像之外沒有其他东西,这里明显很久沒有人过來祭拜了,土地庙门前长满了荆棘,土地庙上攀附着大量的植物藤蔓。 

    山中出现土地庙并不稀奇,倘若换做别人定然会一瞥而过,但是左登峰却在土地庙停留了一段时间,因为他发现这座土地庙是用木头搭建的,不过令他驻足的并不是这些坚硬的奇怪木材,而是土地庙的建筑手法,整个土地庙连一根铁钉都沒用,用的全部是挖槽卯榫的建筑工艺,卯榫结构的建筑建造起來非常麻烦,好处是非常牢固,这种手法很少见于民居,一般用在皇家建筑上,以这种手法建造土地庙肯定有古怪。 

    徘徊片刻之后左登峰带着十三离去了,当务之急不是寻奇探幽,而是尽快逃命。 

    山峰北侧就是一条小路,左登峰不敢走小路,只能围绕山峰圈绕,中午时分來到了山峰东侧,山峰东侧的山脚下是一处草夼,草夼里生长着大量的茅草,茅草很高也很茂密,夏天是禽兽哺育幼雏的时候,茅草丛中有着大量的飞鸟筑巢,咕咕呱呱很是吵闹。 

    到了这里,左登峰不敢走了,这片草夼东西长达数百步,南北数十丈外就是道路,此时他甚至能看到小路上不时掠过的修行中人,倘若自草夼里向东走,必定会惊起飞鸟,暴露位置。 

    左登峰沉吟良久,只能在山脚下的草夼边缘暂时躲避,他不能再往前走了,但是躲避起來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马车被他遗弃在了山峰西侧,迟早会有人发现,倘若有人发现马车,就能确定他大致的方位,铁鞋肯定不会将那红衣僧人杀死,而红衣僧人已经确定他失去了灵气修为,必定会将这个消息传播出去,那些追捕他的人自然知道一个沒有灵气修为的人是跑不了多远的,向前追出一段时间不见他的踪影必定会调头回來,届时将会是瓮中捉鳖的局面。 

    想及此处,左登峰苦笑摇头,他先前一直以为密室里那个神秘的道士会传授他行气法门,结果对方并沒有传授,此时竟然连活着回到故乡都成了奢望。 

    左登峰坐在草夼边看着草夼里的大鸟带回食物,虽然看不到喂食幼鸟的情形,但是他能想象到那是怎样一副温馨的画面,人生在世有三件事情必须去做,赡养父母,牵手伴侣,养育后代,但是这三件事情都与他无缘,沒能为父母送终,青年亡妻,未留子嗣,而今连死在爱人身边都做不到了。 

    左登峰并不怨天尤人,他沒有埋怨老天对他不公,他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但是想來想去他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现在唯一令他欣慰的就是将藤崎正男毙于掌下为巫心语报了仇,现在要死,也不算太亏了。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一个结果,等待一个结局,倘若老天能给他一个回家的机会,他就回到清水观,倘若老天让他不得善终,他也不感觉冤枉,毕竟自己曾经杀过很多罪不至死的人。 

    “十三,你回清水观等我吧。”良久过后左登峰转头看向十三,十三是他最后的牵挂,清水观有阵法保护,只有他和十三可以zìyou出入,在那里它虽然会孤独,却很安全。 

    十三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转而低下头继续趴在左登峰身边的沙地上,它并非沒有听懂左登峰的话,而是它知道左登峰现在沒有自保之力了,它不会独自回清水观,它想将左登峰也带回去。 

    左登峰见状摇头苦笑沒有再逼十三离开,那些追捕他的人都自诩名门正派,只要抓住了他,想必不会为难一只畜生。 

    明知无处可逃,左登峰打开包袱换上了自己那件残破的道袍……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章 古井女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