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仗义援手

第二百二十九章 仗义援手

左登峰沒有回头就知道是谁接住了他,來人手掌很大,衣服上散发着酸气,此人是铁鞋明净。.. 

    “你这是咋的了。”铁鞋一脸疑惑的看着左登峰,他还穿着年初左登峰在上海给他买的那件棉布僧衣,手里提着个大笼子,贼眉鼠眼的老大跟鸟一样蹲在笼子里。 

    “快救下十三。”左登峰來不及与之叙旧,站定之后便让铁鞋相救扑向红衣僧人的十三。 

    铁鞋闻言立刻闪身而至,移动的同时快速出掌,赶在红衣僧人击中十三之前接了他一掌,双掌相接,铁鞋晃了一晃,红衣僧人后退七步有余,少林洗髓经胜其一筹。 

    “阿弥陀佛,出家人何必跟畜生一般见识。”铁鞋合十开口。 

    “明净大师,你不要插手此事,这jiān贼杀害了我的恩师,贫僧今天要取他xìng命。”红衣僧人气愤之下连阿弥陀佛都省了。 

    “你是哪一派的比丘,你的师傅又是哪一个。”铁鞋愕然问道。 

    “阿弥陀佛,贫僧是五台山的僧人,天弘法师就是贫僧的师傅。”红衣僧人出言回答,铁鞋一天到晚在江湖上乱跑,知名度很高,但是他认识铁鞋,铁鞋并不认识他。 

    “啊。”铁鞋闻言目瞪口呆,转身闪到了左登峰的身侧,“你杀了天弘法师。” 

    “我沒杀他,是白云观毕逢chūn杀的,然后嫁祸给我。”左登峰摇头说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天弘法师不是他杀的,你去找毕逢chūn吧。”铁鞋闻言立刻扭头冲那红衣僧人摆了摆手。 

    “明净大师,你也是佛门弟子,可不能善恶不分哪。”红衣僧人急切的说道,他根据铁鞋摆手的姿势和力度看出了他要为左登峰出头。 

    “他不撒谎,他说沒杀就是沒杀,你快走吧。”铁鞋说到此处转头看向左登峰,“你受伤了吗,怎么灵气这么弱。” 

    “一言难尽。”左登峰叹气摇头,铁鞋的言语令他感动并惭愧,他感动的是关键时刻铁鞋竟然袒护他,惭愧是因为在此之前他经常戏弄铁鞋。 

    “咦,十三的毛怎么变sè了。”铁鞋一瞥之间发现十三的体sè微黄,立刻蹲下身查看,先前说的什么立刻抛之脑后了。 

    “左登峰,随我回五台山说个清楚。”那红衣僧人见铁鞋竟然站在左登峰一边说话,恼怒之下再度闪身前來抓扯左登峰。 

    “你师傅天弘法师不是他杀的,你快去找毕逢chūn,不要在这里纠缠了。”铁鞋直身而起挡住了那红衣僧人。 

    “明净,你想干什么。”红衣僧人怒目相向。 

    “你想干什么。”铁鞋挑眉开口,他虽然是佛门中人,脾气却并不好,不然多年以前也不会辣手杀掉石友三那么多部下,此外五台山和少林寺平rì里几乎沒有往來,五台山历史悠久,历來是皇家禅林,有大小寺院数十处,僧人过万,自隋朝开始就一直吃皇粮,到了清朝吃的皇粮就更多了,据说顺治就在五台山当了和尚,与五台山相比,少林寺的rì子就沒那么好过了,除了在唐朝过了几天好rì子,之后就一直不受待见,此外少林寺习武成风,与修习佛法神通的四大名山各走一途,故此铁鞋对五台山的和尚不冷不热。 

    “你如果再包庇这个jiān贼,就是与五台山为敌,与佛门为敌。”红衣僧人后退两步开口说道。 

    “左登峰,天弘真不是你杀的。”铁鞋发现了问題的严重xìng,转身冲左登峰问道。 

    “我沒杀天弘法师。”左登峰正sè开口。 

    “那就沒事儿了,走吧。”铁鞋一手提着笼子一手拉着左登峰走向不远处的马车,视那红衣僧人为无物。

    “阿弥陀佛。”红衣僧人见状面露怒意,双手合十高颂佛号,他这一声阿弥陀佛是以灵气催逼而出的,声传四野,极为响亮,应该是他召唤同门的一种传讯方式。 

    “阿弥陀佛。”铁鞋闻声随之还以阿弥陀佛,他不知道红衣僧人的用意,以为红衣僧人在向他示威,所以他这句阿弥陀佛是以少林狮子吼发出的,内蕴无上正气,如雷霆惊耳,扬声数十里。 

    “你怕他喊不到同门,所以要帮他一把是吧。”左登峰皱眉开口,他失去了灵气修为,被铁鞋的狮子吼震的内心狂跳,双耳嗡鸣。 

    “你又沒杀害天弘法师,他们來了也不怕。”铁鞋來到马车旁提着笼子上了车,扬手将马鞭挥向左登峰,左登峰沒有接住,打到了脸上。 

    左登峰捡起马鞭赶车向前,那红衣僧人挡在路中并不让路,铁鞋见状蹦下马车愤然对视,片刻过后那红衣僧人无奈的闪开了,铁鞋的洗髓经已然大成,他不是铁鞋的对手,最主要的是铁鞋是个疯子,备不住与之翻脸动手,不管哪朝哪代,疯子杀人都不犯法。 

    “明净大师,多谢你了。”左登峰赶着马车冲铁鞋道谢,先前若不是铁鞋及时赶到,他就真的危险了。 

    “阿弥陀佛,你什么时候受的伤。”铁鞋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左登峰的道谢。 

    “我的灵气修为已经被人废掉了。”左登峰叹气开口。 

    铁鞋闻言猛然瞪大了眼睛,伸手抓住了左登峰的脉门,灵气涌入,一触即回。 

    “怎么会这样,谁干的。”铁鞋松手问道。 

    “清凉洞府的玉衡子。”左登峰说道。 

    “沒听过。”铁鞋闻言连连摇头,清凉洞府他连听都沒听过,自然不知道玉衡子是谁。 

    “大师,你为什么会來这里。”左登峰出言问道。 

    “沒有青蚨虫我怕你找不到我,所以自圣经山回來我就一直在少林寺附近。”铁鞋开口说道,这里是河南地界,嵩山离紫阳观并不远。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挥鞭打马加快了速度,那个红衣僧人一直在后跟随,这让左登峰极为焦急,如果甩不掉这个红衣僧人,用不了多久他的同伴就会赶过來,届时铁鞋也保护不了自己。 

    “大师,你下去缠住他,我先离开这里。”左登峰踌躇良久冲铁鞋说道,铁鞋肯定不会对这个红衣僧人下毒手,可是万一等对方的援军找來,情势就真的危险了,而今之计只能让铁鞋缠住那个红衣僧人,他先行离开,那些人不会也不敢为难铁鞋。 

    “也好,要是他们真的不讲理,我可打不过一群人,对了,你以后有啥打算。”铁鞋点头过后出言问道。

    “先去南京办点事情,然后回家。”左登峰故意抬高了声调。 

    “行,有空我就找你去。”铁鞋点头过后提起了笼子。 

    “大师,如果老大听话了,你就去找崔金玉,她会给你一样东西。”左登峰想起老大的内丹还在玉拂手里。 

    “啥东西。”铁鞋好奇的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左登峰随口说道。 

    “那成,我先去拦住他,你快走吧。”铁鞋提着笼子跳下了马车,冲着尾随在后的红衣僧人走去。 

    “明净大师,谢谢你。”左登峰再度回头冲他道谢,今天的事情幸亏有铁鞋出手,确切的说铁鞋救了他一命,换做平时左登峰一定不会口头道谢,但是现在他能做的也只有多说一声谢谢了。 

    铁鞋转身冲他摆了摆手,催促他快点离开,左登峰见状也不迟疑,快速的驾着马车向东行去,身后传來了铁鞋与那红衣僧人的争吵声。 

    一口气跑出二十几里之后左登峰拐向往北的小路,他先前跟铁鞋说话的时候故意抬高声调让那红衣僧人听到他的话,如此一來可以误导他们南下追赶。 

    此时天sè已经彻底黑了下來,马在晚上能看清道路,左登峰信马由缰的让它向前行走,他沒有目的地,离此处越远越好。 

    晚上在野外行走并不安全,狼豺等野兽都会出现,不过有十三在,这些野兽都不敢过分靠近,左登峰体内阳气过重,这种感觉跟发烧类似,脑子始终蒙蒙的,到了下半夜实在坚持不住了,将马从辕子上卸了下來,自己躺到车上睡了过去。 

    沒睡多久,左登峰就被一声凄厉的惨叫惊醒,睁眼起身发现东北数里外出现了许多火把,火把在快速晃动,与此同时还传來了嘈杂的叫喊声,距离太远,左登峰听不到对方喊的什么,不过根据火把围成圆圈并不停晃动这一细节來看,那些人好似正在围攻什么东西。 

    十三此刻已经蹿到了半空,凌空看向东北方向,右眼黄光大放,这表明那些手持火把的人极有可能正在围攻某种yīn物。 

    左登峰目前休息的地方位于一处松林之中,周围并沒有人家,下半夜有了微弱的月光,借着月光,左登峰发现亮有火光的地方位于一座山峰南侧,再往南有着隐约的村落房屋。 

    火光围成的圈子很大,由此可见那个yīn物个头不小,怪异的情景令左登峰暗自疑惑,转而喊过十三摸黑向东北方向走去,他之所以要过去一探究竟并不是因为起了好奇之心,都他妈快死的人了沒那么多好奇心,他是为了十三,那只yīn物已经被村民围攻了很久,能在村民的围攻下存活下來就表明它是有着一定道行的,有道行的动物一般都有内丹,只要是内丹就对十三有利。 

    松林下面一般不长荆棘,左登峰和十三沒走多久就來到了那群村民所在的区域,令左登峰沒有想到的是村民们围住的并不是什么yīn物,而是一口位于山脚下的古井……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九章 仗义援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