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巴嘎雅路

第二百二十七章 巴嘎雅路

左登峰一巴掌将那鬼子给打愣了,确切的说是将这些鬼子给喊愣了,这几个鬼子压根儿沒想到一个牵着驴的农夫能说出流利的rì语。 

    “nni。”挨打的鬼子愕然发问。 

    “我问你们是哪个中队的,长官是谁,大rì本皇军的威严都让你们给丢尽了。”左登峰高喊抬手又是一巴掌,他这些话自然是用rì语说的。 

    “你是谁。”鬼子反应过來面露凶相,鬼子并不傻,单纯靠几句rì语唬不住他们。 

    “冈田君,前段时间他跟陆军部的人到过咱们中队。”另外一个鬼子低声的冲那个叫嚷的鬼子说道,此时左登峰正在思考如何应对,听到这句话后猛然想到之前跟藤崎正男等人前往陕西的时候曾经在河南境内多处rì本军营歇脚,这个鬼子很可能见过他。 

    如此一來左登峰胆气更壮,抬手又给了那个顶嘴的鬼子一巴掌,“我是军部柳田中佐,到这里执行重要的任务,支那人之所以如此仇视咱们,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存在。” 

    “哈伊,请出示你的证件。”那鬼子挨了打仍然不糊涂,嘴上答应了,却仍然要确定左登峰的身份。 

    左登峰见状大喊着巴嘎雅路抬手夺过身旁一个鬼子的步枪,扬手就是一枪,直接将此人打死,他已经看出了这个人是这群鬼子的头头,只有杀了他才有可能唬住剩下的鬼子。 

    将鬼子打死之后,剩下的那些鬼子立刻拿枪对准了他,左登峰森然怒视,那些鬼子见他理直气壮心里不虚,纷纷犹豫着垂下了步枪。 

    “带我去你们长官部,我要训诫他。”左登峰将步枪扔掉,把丫鬟自毛驴上扶了下來,转而走向那辆卡车。 

    那些鬼子愕然震惊,面面相觑,他们虽然感觉左登峰身份可疑,但是他先前的确跟陆军部的人一起去过他们部队,这表明他的确不是国民党或者是八路军的jiān细。 

    “十三,上车。”左登峰冲草丛喊了一声,十三一跃而出,凌空落到了卡车的车斗里。 

    十三的出现令鬼子更加疑惑,但是河南的鬼子并不知道残袍是谁,迟疑了半天之后开始上车,左登峰见状知道鬼子在试探他,立刻高声命令鬼子抬走尸体,鬼子一听,彻底相信了他的身份,因为rì本人崇尚武士道jīng神,不管是战场还是在哪儿都不会扔下同伴的尸体。 

    那个小丫鬟此时已经彻底懵了,左登峰见状急忙低声告知实情,免得她因为过分紧张而乱了方寸。 

    汽车开动之后,左登峰的心终于自狂跳状态恢复平稳,他这是险招儿,险之又险,他之所以走这步棋是为了借助rì本人的力量将他送到安全地带。 

    前几天左登峰把马扔了,这次又把驴扔了,汽车开动之后左登峰回头看驴,一瞥之间发现东侧的山巅有着一道白sè的人影,虽然距离很远不辨面孔,但是人影的左肩上有着一样黄sè的东西,左登峰立刻知道那道白sè的人影是玉拂。 

    这一发现令左登峰叹气摇头,原來玉拂当rì虽然看似离去,实则一直在暗中保护着他,只不过由于他失去了修为沒有发现玉拂就在周围,玉拂所为令左登峰极为感动,但是与此同时左登峰也知道经过了先前的一幕,玉拂对他误会更深,玉拂一定会认为他跟rì本人关系密切。 

    汽车逐渐走远,那道白sè的人影终于离开山峰向西南方向飘去,玉拂沒有再跟着他。 

    即便心中一片苦涩,左登峰仍然要强打jīng神应付眼前的局面,他先前虽然命令这些鬼子将车开到长官部,却并不是真的想去长官部,只不过是以退为进的障眼法,鬼子要是真将他拉进了长官部,一定会穿帮露馅。 

    左登峰无奈之下只好不停的训斥他们,声言要向他们的长官说明他们的劣迹,以破坏大东亚共荣的罪名惩罚他们,严明军纪,这些鬼子闻言终于开始害怕,这罪名要是落实了,那可是大罪。 

    情急之下几个鬼子终于有了动作,开始递烟给他,与之套近乎,左登峰在脑海里回忆着rì本人的生活习xìng和动作特点,应对的天衣无缝。 

    这些鬼子这次出來是给伪军运送粮食的,鬼子虽然使用伪军,却并不相信他们,管理方式采用了雍正皇帝对付领兵大将的方法,每个周送一些粮草和给养给伪军,这样做能有效的牵制伪军。 

    不管是中国人还是rì本人,只要是人都会怕别人跟自己的上司告状,因此这些鬼子流露出了请求左登峰不要告状的意思,左登峰见状故作气愤,却并沒有强硬的坚持,不管什么事情都得有个度,诈人也得有个度,过度了就假了。 

    鬼子见左登峰并沒有彻底回绝,便再度请求,左登峰流露出了有要事在身的意思,鬼子立刻请求送他,左登峰故意犹豫了片刻,转而点头答应。 

    十三喜欢待在高处,但是此时左登峰命令它躺在了麻包的缝隙中,以免被外人发现。 

    汽车跑的可比毛驴快多了,周围还多了五个鬼子保镖,这让左登峰安心不少,但是他也并不敢放松懈怠,说话和动作必须时刻模仿rì本军人,生怕一个不小心露出了马脚。 

    左登峰不好过,那小丫鬟更不好过,身边的鬼子令她万分紧张,左登峰也令她一直云里雾里的,她到现在已经搞不清左登峰到底是什么人了,不过她却知道左登峰不会害她,所以她一直坐在左登峰的身侧,靠着左登峰她感觉安全一些。 

    左登峰的心随着汽车在颠簸,他虽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却也不愿被别人当成汉jiān,因为当汉jiān丢的是祖宗的脸,但是现在所有人都把他当成汉jiān并追捕他,这让他感觉很窝火。 

    此外玉拂的离去也令他很伤感,事情并不像玉拂想的那样,玉拂此时一定也把他当成了汉jiān,即便沒有把他当成汉jiān也会认为他跟藤崎樱子有了暧昧的关系,要知道玉拂并不知道藤崎樱子已经恢复了先前的容貌,她会认为他是因为藤崎樱子和巫心语模样相同而对她产生了感情,想及此处左登峰无奈摇头,有时候误会比真相看起來更加合理。 

    良久过后左登峰收回思绪考虑以后的事情,倘若能够得到密室里那神秘道士的指点,他应该能够很快恢复修为,届时他将带着十三继续自己的旅程,独自去寻找剩下的几只yīn属地支,如果对方拒绝指点,他就只能回清水观了,左登峰的心里是忐忑的,因为密室里那个神秘的道士是他唯一的机会,除非获得指点,否则即便有别的办法可以恢复修为,时间也來不及了,距离明年的十月十号只有不到一年半的时间了。 

    军车开出了一百多里就停了下來,开车的鬼子出來报告,如果再往前开,柴油就不够回程消耗的了,左登峰并不满意费尽心机的坐上军车才被送出了一百里,皱眉片刻决定再度兵行险着,大手一挥,示意鬼子将军车开到了县城的一处鬼子据点。 

    下车之后左登峰带着两个鬼子进了据点,据点里的鬼子看到了军车以及押运的鬼子,以为左登峰是乔装外出执行任务的鬼子军官,鬼子是比较团结的,对友军很友善,听到左登峰加油的请求之后爽快的滚出了一桶柴油给军车加油。 

    如此一來送粮的鬼子对左登峰彻底沒有了疑心,在他们看來左登峰能要到燃油就一定是真的rì本军官了,他们庆幸沒有得罪这个权力很大的柳田中佐。 

    汽车一个钟头能跑一百五六十里,夜幕降临的时候距离博爱县已经不到一百里了,就在左登峰斟酌什么时候下车比较合适的时候,汽车抛锚了。 

    左登峰无奈下了车,这些鬼子都是小兵,鬼子兵沒手枪,不过开车的司机有一把鸡腿撸子,左登峰要过那把手枪,然后装模作样的给鬼子写了封信函,让他们回去交差,这才带着小丫鬟和十三告别了鬼子向博爱县的方向走去,那几个鬼子本來还担心回去沒法儿交差,沒想到左登峰竟然给他们写了一封征调信函,而且信中还对他们大肆夸奖了一番,如获至宝之下将那份信函小心的放了起來,左登峰回头恰好看到了这一幕,不禁暗自冷笑,他这个柳田中佐根本就查不到,这几个rì本鬼子回去就等着倒霉吧。 

    抹黑走了十几里,二人來到了一处名为安阳的小镇,此时他已经南下了数百里,远远的偏离了东进的路线,沒有人想到他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跑到这里來,到了这里基本上就安全了。 

    二人找到一家旅店落脚,简单吃了点东西便回到了房间,一夜无话,次rì清晨左登峰在镇子上为小丫鬟买了一栋房子,请了一个本地的大婶当佣人跟她作伴,随后在街上为其盘下了一间卖布的铺子,让她能得以度rì,一切安排妥当才告辞离开,小丫鬟依依不舍,含泪送别,她感觉车夫之前说的那些江湖故事都是真的,残袍真的是个好人,即便沒有了法术,他也是个大英雄。 

    这一次左登峰沒有再走小路,一直走的大路,七八十里的路程不到一天就用脚量了出來,太阳偏西,左登峰看到了紫阳观所在的那座荒山……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七章 巴嘎雅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