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一路南下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一路南下

毕逢chūn的到來令左登峰在瞬间紧张了起來,此人一直垂涎他的玄yīn护手,而且是二分yīn阳的修为,如果让他知道自己躲藏在这里,那就万事休矣。.. 

    二分yīn阳的人感官是极为敏锐的,好在此时他正在跟人交谈,沒有留心隔壁房间的呼吸声,不然十三的呼吸声是瞒不过他的。 

    左登峰皱眉犹豫了片刻,转而推醒了身边的丫鬟,以手势告诉她不要出声,转而下床赤脚走向西屋,每次都会选择毕逢chūn和另一个人说话的时机落脚,途经桌子旁边的时候他端起了桌上的茶具,到了西屋靠近墙壁的地方布下了一处简单的隔音阵法,防止对方听到这间屋子里的动静。 

    “是我们庄上的一个熟人,不是來追赶咱们的,你睡吧,我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左登峰冲那紧张的发抖的丫鬟说道。 

    此言一出,那丫鬟长出了一口粗气,坐在床边抱着枕头看着左登峰。 

    左登峰安抚好了丫鬟,转而侧耳偷听隔壁的谈话,二人谈话的声音并不大,好在此时夜深人静,左登峰靠墙听了半个多小时,直到对方卧床休息方才离开墙壁回到了床上。 

    “沒什么事儿吧。”丫鬟急切的问道。 

    “沒事儿,庄上的人沒有追咱们,正在家里忙着给那痨病鬼出殡,这两个人是出來贩牲口的。”左登峰摆手说道。 

    丫鬟一听这才放下心來,催促着他启程赶路,此时楼下的伙计已经开始打扫卫生,说话声和搬动桌椅板凳的声音完全可以遮掩二人的脚步声。 

    左登峰沉吟片刻点头同意,起身走到西屋打开了窗户让十三离开,然后二人推门而出,小心翼翼的下了楼,整个过程左登峰都沒有说话,直到牵驴离开旅店心中的一块大石才落了地。 

    离开旅店,二人在街头吃饭,左登峰一边吃饭一边思考下一步的计划,先前偷听了毕逢chūn与他徒弟的谈话他才知道事情比他想象的严重的多,他的消息的确是毕逢chūn传扬出去的,天弘法师也是毕逢chūn杀的,毕逢chūn这么做的目的还是为了玄yīn护手,毕逢chūn将玄yīn护手说成是被左登峰偷走的青云观圣物,然后借助五台山僧人的力量以及煽动大量垂涎周陵宝藏的道门中人來围捕他,最糟糕的是毕逢chūn发现了他遗留在北面的马车,根据玉衡子先前跟他的对话猜到了他的灵气已经被废,并将这一消息大肆传播,此时他的处境比过街老鼠还惨,简直就是过街金猪,谁都想抓他。 

    左登峰恨透了毕逢chūn,玄yīn护手和纯阳护手是三千年前的东西,原主人是前周道人yīn阳子,但是这一情况只有密室里那个神秘的道士知道,外人根本就不知详情,毕逢chūn这个不要脸的老东西将他本就不好的名声败坏的更加不堪。 

    早饭过后,左登峰再度牵着毛驴驮着丫鬟往东南方向行进,此时路上不时可见背着刀剑的道士和光头和尚,好在这些人并沒有留意他,一头驴一个女人成了他最好的掩护,即便如此左登峰还是暗自心惊,还有四百多里的路要走,一路上变数太多了,寻常修道中人也就罢了,真正的高手还是有可能看出破绽的,安全到达目的地的可能xìng很小。 

    为了便于十三跟随,他选择的都是周围有树林和草丛的路,途径城镇的时候会在城镇的边缘绕行,丫鬟沒有离家这么远,心里很是不安,左登峰好言安慰,以此打消她的顾虑,如此一來二人交谈的就多了,左登峰通过交谈得知此人的父母在荒年被饿死了,而她则被人卖给了那个地主,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被地主糟蹋了,在得知她的悲惨经历之后左登峰打定主意到了地头儿得妥善安置她,给她找一户好人家。 

    中午时分,二人正沿着一条林荫小道向南行进,身后传來了一声喊叫,“前面那个牵驴的给我站住。” 

    左登峰闻言心中大惊,他虽然修为已失,但是仍然能听出喊话的人是有着一定灵气修为的,而且对方言语不善,定然不怀好意。 

    左登峰思考之际,身后快速的奔來了一个三十多岁的道士,此人是个矮胖子,长的肥头大耳,身后背着一柄长剑,手里抓着一只沒有啃完的鸡腿。 

    “你们是干什么的。”矮胖子跑到近前上下打量着左登峰。 

    “跟媳妇回娘家。”左登峰平静的回答,此人可能是个野道士,衣着穿戴并不合道家礼仪,灵气修为也并不高。 

    “回娘家,听你口音不像河南人哪。”矮胖子出言说道。 

    “我经常出去贩牲口,口音杂了。”左登峰闻言暗自皱眉,唐诗有云‘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一个人的口音再怎么变化也难免带有祖籍的乡音,这个野道可能是听到了他与丫鬟的话,根据他的口音发现了蹊跷。 

    “一个贩牲口的会这么镇定吗。”矮胖子扔掉了鸡腿“十三,杀了他。”左登峰平静的看着矮胖子,此人虽然有灵气修为,但是明显是个不入流的角sè,不是十三的对手。 

    十三经过左登峰这二十多天的举动看出了左登峰现在需要它的保护,因此在左登峰被拦下的同时就快速的來到了他身后的草丛,听到了左登峰的话后立刻自草丛中蹿出,跳出的同时利爪自爪鞘中探出,它的内丹沒有彻底枯竭,速度极快,疾抓过后那个野道双手扼颈连连后退,片刻之后后倒在地,鲜血汩汩涌出。 

    “大哥,你到底是什么人。”驴上的丫鬟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见此情形不由得花容失sè,浑身发抖,但是她并沒有尖叫,这一点令左登峰很满意,他最讨厌的就是歇斯底里尖叫的女人。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不然也不会等到现在。”左登峰将那道人的尸体拖进了草丛,转而自他身上翻找财物。 

    丫鬟闻言紧张的沒有再开口,而是直盯着左登峰以及他身边的十三。 

    左登峰在野道士身上找出了十几枚大洋和一把匕首,他将匕首收了起來,将大洋递给了丫鬟。 

    “我知道你是谁了。”丫鬟沒有接左登峰递过去的大洋。 

    “我是谁。”左登峰将大洋塞进了她的手里,转而冲十三摆了摆手,十三见状蹿进了草丛。 

    “我听二哥说过,外面有六个武功很厉害的人,其中有一个带着一只大猫,外号叫残袍。”丫鬟伸手指着已经蹿进草丛的十三。 

    “把钱收起來吧,以后会用得着。”左登峰苦笑摇头,他沒想到一个穷乡僻壤的丫鬟竟然也听说过他的名号,看來谣言风传,能传播到任何隐蔽的角落。 

    “大哥,你就是残袍对不对。”丫鬟将大洋掖了起來,转而摇了摇手里的包裹,左登峰的那件道袍就在里面。 

    “我是谁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不会害你就行。”左登峰转而牵起毛驴缰绳向前走去。 

    丫鬟闻言沒有再喋喋不休,而是担心起了自己的命运,她曾经听地主的车夫说起过外面的事情,知道外面有几个很厉害的高手,这些高手她最敬佩的就是残袍,江湖上的人都知道残袍一生只爱一个女人,这种狭隘偏激的人虽然当不了大英雄,但是却能令所有女人心动,丫鬟有自知之明,知道残袍是不会娶她的,所以她忐忑。 

    “再过几天咱们就得分手了,我会给你找一户好人家,给你留下足够的钱,你不用担心rì后的生活。”左登峰根据丫鬟的神情猜到了她心中所想。 

    丫鬟闻言点了点头,左登峰的位置太高,高到她不敢正视,不敢奢望,不敢高攀。 

    “大哥,你不是会飞吗,为什么要走路。”片刻过后丫鬟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那是一种快速移动的法术,沒有人真的会飞,我现在失去了法术,跟普通人沒什么区别,只能走路。”左登峰叹气摇头,他已经许久沒有走过这么多路了,这二十几天以來脚上的水泡起了破,破了起,几乎就沒有间断过。 

    “大哥,你是怎么失去法术的。”丫鬟出言问道。 

    左登峰闻言苦笑摇头,沒有回答。 

    “大哥,我只知道你的外号,你真名叫什么。”丫鬟再问。 

    左登峰回头看了她一眼,还是沒有回答。 

    丫鬟识趣,不再开口。 

    要不就沒事儿,要是有事儿就是连着的,二人刚走出去沒多远身后就开來了一辆卡车,军绿sè的卡车疾驰而过,左登峰抬头前望,发现车斗里放着不少麻包,麻包上坐着几个鬼子,此时那几个鬼子正在高声叫嚷,左登峰懂得rì本话,听到他们喊的是“停车,快停车。” 

    开车的鬼子听到后面的叫嚷,立刻停下了汽车,几个鬼子从车上跳了下來,围住了左登峰和那丫鬟,他们的神情和言语明显是冲着这个有几分姿sè的丫鬟來的,鬼子有四个,手里都拿着枪,前面的驾驶室里还下來了两个,十三很难对付六个拿枪的鬼子。 

    左登峰皱眉沉吟之际,丫鬟已经吓的魂不附体,rì本鬼子糟蹋女人是出了名的花样多,落在rì本鬼子的手里将会生不如死。 

    鬼子围住二人之后立刻目露凶光的看着左登峰,左登峰见此情形知道他们有杀人灭口之心,生死关头急中生智,抬手就给了其中一个鬼子一巴掌,转而高声怒喝,“bagxhulukutuopu.” 

    这句话的意思是“混蛋,你们是哪个中队的。”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一路南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