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买个女人

第二百二十五章 买个女人

十三闻言立刻自角落里跑了过來,跟着左登峰出了小屋,此时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吱吱虫叫,呱呱蛙鸣,左登峰环顾四周,记下参照物之后迈步向南走去。.. 

    沒走多远他又回來了,带走了藏在墙缝里的铁盒,这些东西对他极为重要,他始终不放心将其放在这里,纯阳护手他并沒有带走。 

    他要去河南的博爱县,那座已经荒废的道观之中有着一处密室,密室里那个神秘的道人曾经传授过聚气指诀给他,聚气指诀只是聚敛灵气的方法,并不能控制灵气,他要过去请求那道士将截教的行气法门教给他,行气法门是最基本的控制灵气的方法,并不能什么不传之秘,左登峰不奢求对方将门派秘术教给他,只需要基本的行气法门就可以。有了行气法门和聚气指诀,他就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灵气修为。 

    心中有了计较,左登峰在瞬间恢复了冷静,自这里到那座荒废的道观至少也有五百里,如何安全的去到那里是首要的问題。 

    左登峰始终信奉三思而后行这句话,行走的同时他在快速的思考可行之法,由于他的谨慎小心,截止到现在也沒有人知道他已经沒有了灵气修为,只知道他受伤了,但是伤到什么程度沒人知道。那些和尚道人以及好事之人大多数沒有见过他,要想辨别他的身份无非是根据外界对他形象的传言,木箱不能背了,必须舍弃,十三也必须在暗处跟随,袍子要暂时换掉,乔装打扮之后光明正大的走大路就沒有人会怀疑。 

    打定主意,左登峰走向不远处的村落,此时天sè还沒有大亮,起床的村民并不多,左登峰将袍子反穿之后径直走向村中最大的宅子,河南虽然是个穷地方,但是穷地方也有地主,有地主就必定有丫鬟,左登峰需要一个女人。 

    “你找谁?”开门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看衣着应该是下人。 

    “我是西面庄子的,我们少东家得了痨病,快不中了,老爷想冲喜,事儿太急,找不着闺女,想聘咱家一个丫头。”左登峰塞了一枚大洋给那个看门的下人。 

    后者闻言并沒有感到意外,这时候肺结核也就是俗称的痨病很常见,这是个要命的毛病,快死了想找媳妇冲喜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等着哈,我跟东家说去。”汉子欢天喜地的进了屋子,片刻过后一个六十來岁的半老老头系着纽扣走了出來。 

    左登峰佯装焦急的扯了一通谎,一根金条连人带驴全买了,沒过多久左登峰就牵着驴驮着买來的丫鬟出了村。乱世金贵,一个女人不比一头毛驴值钱。 

    这时候的妇人回娘家都是骑驴,谁家有头驴可就了不得了,左登峰此时已经换下了袍子,穿的是那汉子的衣服和鞋子,昨夜下了雨,衣服湿了要套旧衣服不算难事儿。 

    驴上坐着的丫鬟还不到二十岁,模样挺俊俏,不过知道要嫁给病痨鬼一百个不乐意,哭丧着脸不吭声。左登峰见她这幅神情不禁暗自皱眉,媳妇儿回娘家都是欢天喜地的,这家伙跟死了爹似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正常。 

    无奈之下左登峰只好用起了流氓的手段,首先夸奖丫鬟长的漂亮以博取她的好感,然后编造自己家庭不幸骗取同情,无意之间跌落金条显示自己身怀财物,佯装殷勤的为小丫鬟买油条显示自己的细心,除此之外还吹牛自己会算账认识字儿,最重要的一点是还得无意之间的摸摸小丫鬟的手装出一副被其美貌倾倒的样子,如此这般沒走出十里地,小丫鬟就來了句,‘大哥,要不咱们一起走吧,我不想嫁给那快死的人。’ 

    左登峰一听故作为难状,片刻过后彷如下定决心一般的点了点头,掏出两根金条递给了她,转而加快速度走上了小道。小丫鬟乐了,左登峰虽然白头发不少,但是样子很斯文,还识文断字,又有钱,跟着他可比跟着痨病鬼守活寡强多了,心情一好,脸上就有了笑容,不时冲左登峰抛个媚眼,哼唧两声撒个娇,如此一來就算三只眼的马王爷來了也会把二人当成夫妻。 

    左登峰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不然的话完全可以命令十三屠门抢人,不过如果那样做了,小丫鬟就会吓尿裤子,也就达不到掩护的效果了。 

    农夫牵着驴,驴上坐着个眉开眼笑的女人,这种情景在农村四处可见,再正常不过了,谁也不会将牵着驴的农夫与残袍左登峰联系到一起。 

    小丫鬟怕左登峰被主人抓到,一个劲儿的催促左登峰快走,这正中左登峰下怀,加上在绝境之中又看到了希望,心情大好之下左登峰牵着毛驴健步如飞。 

    驴上的小丫鬟一直在跟他说话,说的都是些在地主家受委屈的话,翻來覆去的骂地主沒有人xìng不是好东西,左登峰佯装无知出言发问,小丫鬟吞吞吐吐的说受到了地主的欺负,左登峰听了之后大度的摆了摆手,不但沒有嫌弃她还装出了怜惜的神情,小丫鬟见状如释重负,脸露笑意,自以为遇到了大度之人。 

    左登峰佯装不觉,别说让地主rì了,就是让驴rì了他也不在乎,因为这个女人就是他的一个幌子,那两根金条就是她的佣金,够她买房子买地过一辈子了。 

    一路上不时见到神sè匆匆的江湖中人,这些人神情很是焦急,也很凝重,仿佛正在干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左登峰见之森然冷笑,他的灵气修为已经被废掉了,如若不然这群三脚猫在他面前根本就沒有还手之力。不过现在他得谨言慎行,因为不出事则以,一旦出事必然会惊动周围的人造成连锁反应,毛驴可跑不过修行中人的身法。 

    左登峰一路上走的都是小路,十三就在小路左右的树林和草丛中跟随,中午时分二人就來到了县城,在县城边上吃了点东西再度南下,不过这时候小丫鬟沒有骑驴了,驴累了,不让她骑了。 

    左登峰一手牵驴一手牵着女人大步向前,小丫鬟以为他担心主家追來,也快步的跟着他,到了傍晚,二人竟然走出了一百多里。 

    眼前是一处镇子,小丫鬟的意思是到前面县城再住宿,但是左登峰考虑到县城不安全,还有就是县城里十三不容易隐藏身形,因此就执意在镇子上落脚,小丫鬟见状也沒有拒绝,找到旅店之后吃饭关门。 

    其实女人和男人一样的,时候到了就会有念想,小丫鬟激动的遇到了如意郎君,关门之后就羞答答的脱掉衣服躺在了床上,左登峰见状佯装激动,但是走到床边就站住了,“我是读过书的人,不能这样,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八抬大轿抬你过门。” 

    小丫鬟一听更加高兴,他沒听出左登峰的话外之音,以为左登峰会八抬大轿迎娶她。事实上左登峰的本意是别人娶她,有二十两黄金了,谁都会争着抬她回去。 

    屋子分左右两间,但是只有一间有床,左登峰打开窗户将十三放进了西屋,他擦洗过后上床就睡,之前的二十多天他一直在野外遭罪挨咬,几乎都忘了床的感觉。 

    下半夜,小丫鬟不老实了,磨磨蹭蹭的有想法,左登峰假装睡的死,沒搭理她,其实这个小丫鬟长的也有几分姿sè,不过左登峰压根儿就沒那想法,他是为巫心语活着的,他不会背叛巫心语。退一步说即便沒有认识巫心语他也不会要这个女人,只有肤浅的好sè之徒才会把女人长的是否好看当成选老婆的标准,真正有责任心的男人会率先考虑女人的头脑和脾xìng,因为这关系到后代的智力和品德。后代不好看不要紧,要是笨的跟猪一样,坏的跟狼一样,那就对不起祖宗了。 

    小丫鬟见左登峰沒反应,便再度睡了过去。左登峰闭着眼睛在思考下一步的行动,首先要保证的是安全到达紫阳观,中途决不能出问題,这一点他感觉问題不大,有着小丫鬟的掩护,沒有人会怀疑他,因为他伪装的很好,也很巧妙。 

    左登峰此刻最担心的是去了紫阳观之后那个神秘的道人会不会帮自己,上次去的时候那个神秘道人曾经禁止他再去打扰,这次不请自到肯定会引起他的反感,届时是否会传授他截教的行气法门着实难料。 

    不过有希望总好过沒希望,之前的二十多天左登峰深受沒有灵气修为之苦,那时候他很平静。这时候他也并沒有过分激动,因为此事还有太多的未知变数,他并不一定能够如愿。沒有了灵气修为他就回清水观去,如果能够恢复修为,他就继续完成他沒有完成的事情,他做好了两手准备。 

    黎明时分,二人被旅店外的敲门声惊醒了,左登峰沒有了灵气修为,听不清來人说什么,只能听出有两个人的声音。一直到來人在伙计的陪同上楼并在隔壁房间住下时左登峰才根据那句‘给我们沏壶茶’确定了其中一个人的身份。 

    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先前试图抢夺他玄yīn护手的白云观毕逢chūn……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五章 买个女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