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生死法诀

第二百二十二章 生死法诀

yīn阳生死诀有一式指诀和一句真言,需要配合使用,指诀较之其他门派的指诀更加难以捏就,人的五指有三节外延指骨,正常情况下只有一节和二节可以灵活屈伸,yīn阳生死诀的指诀需要第三节也就是长有指甲的那节指骨呈直角弯曲,这式指诀左登峰先前曾经多次尝试过,因此捏诀在瞬间完成。.. 

    指诀一成,周身灵气和元气立刻开始飞速运转,于体外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青sè灵气屏障,这道灵气屏障是由人体本命真元凝聚而成,比寻常的灵气屏障要坚固许多,有着保护施法者自身安全的作用,以免施法者在施法的过程遭到干扰,也能保护施法者在随后的巨变之中不会被自己所召唤的五行实物所伤。 

    左登峰指诀一成,玉衡子发现了他气息的巨大变化,立刻面露凝重,左手快速屈伸,曲折叠压捏出了与左登峰完全相同的指诀,他深知左登峰要与之拼命,因此丝毫不敢大意。指诀捏成之后玉衡子周身也随之出现了灵气屏障,与左登峰的青sè屏障不同,他的灵气屏障为黄sè,且离体的距离也比左登峰要远出三寸。 

    左登峰见状暗叹‘休矣’,玉衡子逼出的灵气屏障黄中带有金sè,这说明他自身的五行属xìng为土,黄中带金表明这个年逾百岁的老道是童子之身。而左登峰自身五行属水,玉衡子恰好克他。加上此处为一片平原,土多水少,斗法尚未开始,结局已然注定。 

    左登峰先前曾经向玉衡子求过情,但是被他无情的拒绝了,左登峰生平不喜求人,今rì厚颜相求竟然还遭人拒绝,这令左登峰自尊心大受伤害,无形之中生出愤恨之心,愤恨之心既生,便有了玉石俱焚的想法,明知不敌也要强行作法,即便是死,也要重创玉衡子。 

    yīn阳生死诀的指诀与其他门派的指诀不同,真言口诀也与寻常法诀不同,yīn阳生死诀的口诀分上下两部分,上部分为yīn阳诀的真言,下部分为生死诀的真言,较之寻常法诀要长出不少。二人先后捏起指诀,正走天罡,反行地煞,高诵生死诀施法真言。 

    “乾坤rì月自有道,yīn阳祗气聚灵桥,无极化虚本为实,五行为实可成虚,以三魂七魄为引,出七窍元神朝真,倾周身清净灵元,借五行之气祈天,神祗回避,土地回避,阳人回避,yīn人回避,元始天尊火急如律令!” 

    所谓真言咒语都是告知天地神鬼的话,通过不同的真言与不同的对象产生共鸣,生死诀的真言是与元始天尊为告祭对象的,目的是告诉元始天尊自己要作法,由于法术威力过大,才需要以自身的xìng命为作法根本。‘火急如律令’的语气比‘急急如律令’要更加严厉急切,目的是催促活动在作法区域周围的所有生灵尽快离开此处,以免被施法者误伤。 

    指诀既成,真言念罢,随后便是以自身jīng元灵气去调动天地五行,左登峰五行属水,他所能调动的就是外界的水属实物,玉衡子五行属土,他调动的就是外界的土属实物,调动范围的大小与施法者本身的灵气修为成正比,二分yīn阳可动方圆五里,三分yīn阳可动八里之遥。 

    这方圆五里之内的实质水源并不多,左登峰只好凝神感知地下水脉,不惜亏损自身本命jīng元将地下水脉引至地面,心念所至,真元狂泻,地下水脉受其召感,纷纷上行破土,方圆五里之内频频有巨大的水柱冲天而起,离地数丈。玉衡子施法之物为五行之土,一座长达数里的土堆正在其身后缓慢形成,不断加长,迅速堆高。 

    左登峰此时处于一种麻木的状态,自身jīng元灵气的大量流失令其身体感觉到麻木,破釜沉舟的最终一击令他内心麻木,他知道自己不是玉衡子的对手,也知道最终的对战结果,但是他还是要打,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 

    二人同时施法,水柱冲天,地动山摇,本來窥觑在旁的毕逢chūn见势不妙快速逃去,逃跑之时还暗自侥幸,左登峰此举很明显是被逼急了之后的反噬,毕逢chūn庆幸把左登峰逼急了的人不是他。 

    真正的斗法比拼并不像俗人殴斗那样伸腿撸胳膊,都是以意行气,以气御物。因此二人虽然只是脚踏天罡地煞,身后的水土二物却越积越多, yīn阳生死诀的修行法门走的是调和龙虎的金丹路子,因此二人各自以水土凝聚龙虎之形,玉衡子为纯阳之身,凝聚的是一条偌大土龙。左登峰体内阳气多于yīn气,因此他凝聚的也是一条水龙。 

    玉衡子灵气修为要高于左登峰,因此在为雷霆一击凝势的同时还分出一部分灵气封闭左登峰引出的地下水脉,遏制他继续凝聚。此举无异于釜底抽薪,地面合拢,水气断绝,左登峰幻化的水龙顿时限于停滞,有首无尾,形体不全。 

    就在左登峰暗叹大事去矣之时,夜空之中大雨倾盆,突如其來的大雨毫无征兆,之前并无闪电风雷,左登峰见状猛然心神一震,大雨虽然无法扭转战局,却给了他一个施出yīn阳法诀的机会,凭借着从天而降的大雨,左登峰迅速将水龙凝聚完成,水龙既成,体长百丈,昂首龙吟,龙威嚣然。玉衡子所凝土龙有感,怒吼回应,龙身直立,意yù对决争雄。 

    左登峰并沒有犹豫迟疑,立刻cāo控着成形的水龙攻向对方的土龙,五行之中土克水,土水相争水居下风,三分yīn阳与二分yīn阳相争也无悬念,即便如此巨大的水龙仍然义无反顾的冲向体长远大于自己的土龙,毫无畏惧之心,毫无退缩之意,水龙是左登峰在cāo控的,水龙的举动代表着左登峰的心意,飞蛾扑火注定是个悲剧,但是明知不敌也不能失去勇气。 

    玉衡子在左登峰发起进攻的瞬间就做出了反应,cāo控身后的巨大土龙前行反扑,水土双龙在瞬间相遇,各尽全力,昂首狂噬,雷霆一击之后土龙后仰扭曲,几不成型,而水龙则彻底破裂,漫天花雨四散而落。 

    双龙与二人气息相连,水龙破裂,左登峰感同身受,他昏厥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幕是夜空之中落下的雨滴和水龙破裂落下的水花。 

    人在昏迷的时候是沒有意识的,更沒有时间概念,仿若片刻之后,左登峰听到了猫叫声,睁开眼睛之后他最先看到的是满天的星辰,随即感受到了夜间的寒冷,寒冷的感觉令左登峰如坠冰窟,因为如果灵气尚在,是不会感觉到寒冷的。 

    心念所至,左登峰立刻凝神感知,丹田气海一片空空,关元穴和天枢穴是麻木的,玉衡子留下了他的xìng命,取走了他的修为。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左登峰并沒有过于悲伤,也沒有发怒,正如玉衡子所说,yīn阳生死诀本來就不是他的东西,主人拿回去也很正常。 

    左登峰翻身坐了起來,失去了灵气修为首先反应在了夜间视物不明,夜sè之中他看到了十三的两只眼睛。

    右手传來的寒气说明玄yīn护手还在,抬手摸了摸前胸,发现衣服里的东西也沒有缺失。他失去的只是灵气修为,身上并无伤处,也并不影响他的行动。起身之后左登峰根据记忆找到了木箱,木箱还在,里面的东西也还在,左登峰背起木箱向东走去,十三跑在他的身侧,在左登峰几次磕绊摔倒之后,十三跑在了他的前面,它隐约的发现了左登峰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这种变化令他在晚上看不清东西了。 

    左登峰的心里很平静,他是个残忍的人,不可怜别人也不可怜自己,在拥有灵气的时候他做了太多的坏事,极少施恩于人,所以有今天的下场他沒感觉到冤枉和委屈。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巫心语,他沒有分神,也沒有懈怠,他一直在努力,而今修为已失,无法再做什么了,他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回家去,回去自己的女人身边。 

    失去了灵气修为,左登峰感觉到了步履的沉重和行走的艰难,先前一掠数十丈,现在只能一步一步量,这里离清水观有三千多里,回去的道路很漫长,但是左登峰并沒感觉到失落,不管道路多么漫长,终究是回家的路,走一步就近一步。 

    身后的木箱里有着大量的金玉珠宝,背负起來很是沉重,但是左登峰并沒有舍弃它,这个木箱他已经背习惯了,况且他还欠孙奉先一个人情,他要还掉这个人情。 

    此时已经是下半夜,失去了灵气修为之后左登峰才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多差,他中途休息了数次,出汗,气喘逼的他停下休息,夜sè之中他摸索着拾捡木柴干草想要生火御寒,堆起柴火之后才想起身上沒有带有火柴,沒有了灵气修为,他已经无法压缩灵气來点燃干草了。 

    拂晓时分,左登峰赶到了一处县城,找到了一家徽商当铺,点名转卖金泽九州,当铺清点了价值,得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天文数字,但是左登峰只拿走了几根金条。人活着就需要花钱,他也不例外,他不需要钱维持以后的生活,但他需要路费回家。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二章 生死法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