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清凉洞府

第二百二十一章 清凉洞府

本來已经准备离去的清瘦老道又转身走了回來,在距离二人十步之外拂尘微扬,一股柔和的纯阳灵气急速袭向左登峰身后那条黑sè巨蟒,灵气所至,黑蟒刹那之间化为黑sè符咒飘落在地。.. 

    左登峰和毕逢chūn见状不由得停了下來,转头看向那消瘦老道,此人是三分yīn阳的灵气修为,与二分yīn阳的高手对阵自然可以取胜,但是在举手投足之间就破掉对方的法术似乎也不太可能,但是此人做到了。 

    “无量天尊,暂且停手。”清瘦老道冲二人正sè开口。 

    其实二人在他说话之前就已经停了下來,此刻正各怀疑惑的看着他,左登峰并沒有因为消瘦老道破了毕逢chūn的符咒而盲目的认为他会帮助自己,因为消瘦老道看他的眼神并不和善。 

    “道友这是何为。”毕逢chūn皱眉发问。 

    “我且问你,你所用行气法门从何处习得。”消瘦老道并沒有搭理毕逢chūn,而是面sèyīn沉的看着左登峰。 

    左登峰闻言陡然皱眉,此人先前以拂尘挥出灵气破了毕逢chūn符咒的时候左登峰就发现此人灵气与自己的灵气有几分相似,加上先前他曾自称玉清门下,玉清就是阐教的元始天尊,清水观供奉的神像也是元始天尊,时至此刻左登峰终于想起在哪里见过无极道袍,清水观里的元始天尊穿着的就是无极道袍,综合诸多细节,左登峰判断这消瘦的老道应该是阐教门人,可是阐教早已经消亡了,怎么现在还会有阐教门人在世。 

    “回答贫道的问话,你所用的yīn阳生死诀是从何处习得。”消瘦老道抬高了声调,这一次矛头直指左登峰使用的yīn阳生死诀。 

    “全真祖庭圣经山东侧六十里外的清水观。”左登峰沉吟片刻如实回答。 

    “一派胡言,yīn阳生死诀是我清凉洞府不传之秘,全真教怎么会有。”消瘦老道冷声喝道。 

    “清水观也是阐教的道观。”左登峰出言说道,时至此刻他方才知道这个老道是清凉洞府的道人。 

    “清凉洞府为阐教仅存,哪里会有分支,你是如何偷学到本派行气法门的。”消瘦老道眼角微微抽动,显然有了动手之意。 

    那圆脸老道毕逢chūn眼见双方有动手的征兆,便悄然离开此处向东走去,不过他并未走远,而是在不远处徘徊窥测。 

    左登峰此刻很是紧张,如果yīn阳生死诀真的是清凉洞府所有,那他就有偷学之嫌,要知道偷学他派法术可是武林第一大忌,轻则废除修为,重则灭口绝患。 

    “世间法术有千万之数,或许只是名字相同,真人可别冤枉了好人。”左登峰擦汗开口。 

    “有沒有冤枉你一试便知,接掌。”清瘦老道冷哼一声,转而伸出右臂攻向左登峰。 

    由于对方有言在先,左登峰只能出手对掌,双掌相接,各退一步,这一次清瘦老道只是试探,并沒有用尽全力。 

    对掌过后,左登峰知道事情严重了,因为他感受到了清瘦老道在承接他这一掌之后反震之力是散向十二经络的,这是yīn阳生死诀独有的行气法门,他既然发现了这一点,清瘦老道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如此一來问題就很清楚了,yīn阳生死诀的确是阐教清凉洞府的法术。 

    “yīn阳生死诀自何处习得,还有何人知晓,和盘托出,贫道留你xìng命。”清瘦老道怒目开口。 

    “此事说來话长,我本來是官家的差役,四年前因为得罪了上司被发配到了清水观,yīn阳生死诀是在道观的神像手中捧托的,我去的时候道观里还有一个女子,此女的师傅名叫巫青竹,巫青竹在十年前离开了清水观不知所踪……” 

    “住口,青竹元君乃我清凉洞府的长辈,早在隋朝之前便羽化飞升了。”清瘦老道愤然开口,yīn阳生死诀乃清凉洞府镇派绝学,倘若外泄,清凉洞府将无以立足,他焉能不怒。 

    左登峰闻言立刻愣住了,看这清瘦老道的神情不似撒谎,可是巫心语当年明明说她的师傅是在十年前离开的。 

    “贫道生平不喜杀戮,也不愿刑讯逼问,你如实说出yīn阳生死诀的來处,我不伤你的xìng命。”清瘦老道的言语趋于平和。 

    “真人且慢动手,我有证据。”左登峰闻言急忙摆手,清瘦老道虽然言语开始平和,但是周身灵气已经开始运转。 

    左登峰说完放下一直背着的木箱,自一箱金玉下方翻出了前段时间在济南府文化厅找到的那份道观目录,快速翻到清水观一栏递给了清瘦老道。 

    清瘦老道并不担心他会趁机偷袭,探手接过那份目录低头观看,一看之下立刻眉头紧皱。 

    “真人,你应该能看出这是多年之前书写的,我沒有撒谎。”左登峰急忙出言解释,目前的情况对他极为不利,如果他说不清前后因果,就很难保住自己的灵气修为,同样都是yīn阳生死诀,二分yīn阳绝对不是三分yīn阳的对手,哪怕有玄yīn真气旁为辅弼也不行,别的不说,在速度上就吃了大亏。 

    清瘦老道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转而低头再次端详那份目录,目录上的确写着巫青竹的名号,也的确有清水观的字样,上面记载的那名女童也与左登峰说的相符,倘若左登峰撒谎的话,不可能有这份多年之前的物证,但是巫青竹也的确在隋朝之前就飞升了,怎么会出现在现代。 

    “我与巫青竹的徒弟结为了夫妇,后來她被rì本人害死,我便习练yīn阳生死诀为其报仇,但是巫青竹留下的yīn阳生死诀走的是炼血化气的路子,并不适合男人修习,我强行修习导致体内yīn气枯竭,目前只能靠着玄yīn护手中和yīn阳苟延生息。”左登峰急切的说道,他从未想过会出现今天这种局面,他非常害怕,每个人都有自己最看重的东西,这一身灵气修为就是他最看重的,他不能失去灵气修为,因为他还有事情沒有做完。

    “摘下护手。”清瘦老道将那份目录隔空移给了左登峰。 

    左登峰接过目录转而摘下了自己右手的玄yīn护手,此时他体内还有不少淬炼过的灵气,短时间内摘下护手并不会造成严重后果。 

    摘下护手之后,清瘦老道眯缝双目皱眉细察,他的yīn阳生死诀比左登峰要jīng深不少,能够清楚的察觉到左登峰体内yīn阳失衡,由此可见左登峰并沒有说谎,他的确修行的是女人的法门,如此一來与所有的证据都能对应起來。 

    “真人,yīn阳生死诀我从未传授给他人,rì后也不会流传,请你高抬贵手,放我离去吧。”左登峰好言想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倘若此事只关系其自身,他定然会一硬到底不折豪气,但是是否拥有灵气修为关系到了巫心语,救活巫心语是他活着的动力,也是他不折不扣的软肋,为了救活巫心语这个飘渺的目标他不惜忍气吞声出言相求。 

    “真的沒有传授他人。”清瘦老道出言问道。 

    “沒有。”左登峰正sè回答,他先前传授给玉拂的yīn阳生死诀并不完整,是他根据玉拂自身的情况加以修改了的,是在主修任督二脉的基础上横扩十二经络,与yīn阳生死诀已经大为不同。 

    “那好,贫道也不为难你,你自行散功吧。”清瘦老道沉吟良久出言说道。 

    “我沒有撒谎,yīn阳生死诀真的不是我偷学的。”一股寒意自左登峰心中蔓延全身。 

    “我相信法术不是你偷学所得,但你并非清凉洞府门人,无权修行本派法术,况且你与贼人为伍,善恶不分,重利好财,品行不端,yīn阳生死诀绝不能留于你。”清瘦老道正sè开口。 

    “我与rì本人在一起是为了报仇雪恨,那些人已经被我杀死在陵墓里了,这些钱并不是我留下自己享用的,别人有恩于我,我要回报于他。”他是被冤枉的,事实并不是那老道想的那样。 

    “你若不自行散功,贫道便出手代劳。”清瘦老道并不听他解释,左登峰先前与rì本人争斗他看到了,但是在他看來那是因为分赃不均而起的内讧,左登峰与黄衣僧人动手他也看到了,在他看來左登峰行事并不光明,所以他对左登峰的印象并不好,退一步说即便对左登峰印象很好,他也不会容忍yīn阳生死诀外泄,因为这关系到了清凉洞府的生死存亡。 

    “真人慈悲,我还有要事沒有做完,求你宽限几rì,最迟明年十月初十我一定会寻至清凉洞府还归贵派法诀。”左登峰再度拱手,拱手作揖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他绝不会下跪祈求,男儿气节,只跪严慈。 

    清瘦老道闻言并沒有开口,神情再度变的yīn冷,缓缓举步,向他走來。 

    “即便要废我修为,也应该前往清凉洞府由掌教决断,你不能越俎代庖。”左登峰心跳急速加快。 

    “贫道玉衡子主掌清凉洞府已经有甲子。”清瘦老道并未停步。 

    左登峰一听如坠冰窟,沒想到此人竟然就是清凉洞府的掌教。 

    “玉衡真人,我不会束手待毙的。”左登峰缓缓后退,一到周陵他就有非常不祥的感觉,而今终于要应验了。 

    “你使用的是女子的练气法门,无法与正统秘法抗衡,困兽之斗不做也罢。”玉衡子迈步向前。 

    时至此刻,玉衡子说的什么左登峰已经听不进去了,他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念出yīn阳生死诀唯一的一句法诀,拼尽全力做最后的挣扎。 

    这句法诀左登峰从未使用过,因为这句法诀是以自身五行激发天地五行,有惊神泣鬼的逆天之效,非身处绝境不可擅用,然而此刻已然身处绝境了。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一章 清凉洞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