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邪派妖人

第二百一十九章 邪派妖人

圆脸道士站在左登峰前方十步外,面sèyīn沉的看着左登峰。.. 

    “好狗不挡道。”左登峰冷笑开口,既然明知一定要动手,就沒必要说什么客气话了。 

    “少年得志便轻狂,年纪轻轻如此不懂礼数。”圆脸老道有着浓重的陕甘口音。 

    “敢问真人道号上下,是哪一派的仙长。”左登峰出言笑道,他虽然在笑,心里却并不轻松,但是他骨子里有着宁肯战死,不能怯战的血xìng。 

    “好说,正一教白云观毕逢chūn。”圆脸老道颌首开口,道士的道号有两种,正一教的一般就是自己的姓名,全真教会由师父另外赐号。 

    “毕真人,你拦住我所为何事。”左登峰出言问道。 

    “耳闻残袍所用的玄yīn真气异常霸道,贫道虽然年迈,却忍不住技痒,今rì想向左少侠讨教几招。”毕逢chūn面sè不善。 

    这话一出口,左登峰立刻猜到毕逢chūn是给他的同门报仇來了,白云观是正一教的分支之一,先前张弘正在茅山受挫,此事肯定传遍了正一教的大小分支。 

    “你是专门冲我來的。”左登峰皱眉反问。 

    “贫道有几房近亲居于此处,贫道今rì是微服回乡省亲來的,行至此处发现有人光天化rì之下残杀乡民,盗掘圣人陵寝,这才驻足观望,不意偶遇左少侠。”毕逢chūn摇头开口,此人可能是一派掌教,虽然心怀怒气却并未在言辞上表现出來。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直说吧,你是不是给张弘正打抱不平來的。”左登峰懒得与之磨嘴皮子。 

    “不是,不是,天师与人师虽然地位尊崇却都是年轻人,年轻人言语交恶,我们这些老朽残木是不便参与的,贫道只是技痒,别无他意。”毕逢chūn摆手说道。 

    左登峰闻言猛然皱眉,俗话说人老成jīng,这个老东西可能知道他与金针私交甚好,并不想得罪金针,毕竟金针在正一教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毕真人,我今天有要事在身,改rì一定登门拜会。”左登峰沉吟片刻出言说道,今rì情势对他极为不利,能不动手最好还是不动手。 

    “贫道这一把年纪恐怕沒有多少时rì了,选时不如撞rì,就今天吧,也让贫道有生之年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玄yīn护手。”毕逢chūn说话的同时一直看着左登峰的右手,如果不仔细端详很难发现左登峰戴了玄yīn护手,倘若有心为之,还是能看的出來,毕竟玄yīn护手与皮肤的颜sè还是有一定差别的。 

    左登峰闻言感觉问題不是他想的那样,这个老东西不像是为正一教出头的,反倒像是來抢夺他玄yīn护手的,左登峰此想并非多心,因为江湖中人都知道他的成名杀招为玄yīn真气,但是极少有人知道他的玄yīn真气是借助玄yīn护手发出的,毕逢chūn一口说出了玄yīn护手的名字,这就说明他知道玄yīn护手的來历。 

    “玄yīn护手事关我的生死,不能送给你,但是我这里还有纯阳护手,纯阳护手对我无用,我可以送给你。”左登峰沉吟片刻出言说道。 

    “果真,。”毕逢chūn闻言立刻面露贪婪。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任何人都不会将能钳制自己的东西给别人,左登峰也不会,他先前的那番言语只是为了试探毕逢chūn拦住他的真实动机,左登峰自己使用了玄yīn护手,自然知道这两只护手的威力,倘若让毕逢chūn得到了纯阳护手,他足以凭借纯阳护手叱咤江湖,二分yīn阳的修道中人佩戴纯阳护手已经不虞阳气反冲,因为他们体内灵气已呈液态,可以肆意调节yīn阳多寡。 

    左登峰点头过后探手自怀中取出了那只纯阳护手,此时已经是正午时分,轻如棉絮,薄如蝉翼的纯阳护手在阳光之下微耀白芒。 

    “砰。”左登峰先前探手入怀的时候已经将那只手枪自袖管移到了手腕位置,掏出纯阳护手的同时手枪就到了手里,随即开枪。 

    为求一击必死,左登峰接连将手枪里的八发子弹全部shè向毕逢chūn,这是一个卑鄙小人,对付这种人沒必要使用光明正大的手段。 

    但是令左登峰沒有想到的是手枪shè出的子弹虽然打中了毕逢chūn,他的身上却并沒有鲜血流出,这一刻左登峰首先想到的是玉拂曾经施展过的控尸之术,但是随即他就推翻了这个猜测,因为毕逢chūn背后背着的是桃木剑,如果他是yīn物,不可能不怕桃木剑,更不可能在正午时分暴晒于阳光之下。 

    “现在将那两只护手给我,本座还能饶你不死。”毕逢chūn凶相毕露,他的头部也中了一枪,此刻伤口内的弹头正缓慢的退出体外,左登峰见状眉头大皱,此人可能修炼了某种邪术,身体已经异于常人。 

    左登峰闻言扔掉了手枪,缓慢的将纯阳护手放回怀中并系上了布扣,此举已经表明了他的决心,与敌对阵可以使用心计,却绝不能屈膝求饶。 

    “你是二分yīn阳的修为,我也是二分yīn阳的修为,你有正一符咒,我有玄yīn真气,真要动手,鹿死谁手在两可之间,斗到两败俱伤的时候,可别让别人捡了便宜。”左登峰转头看了一眼北侧的那个道人,那个消瘦的老道一直在向此处观望,并沒有隐藏身形,事实上他也无法隐藏,因为这里只有齐膝的杂草,要想隐藏身形只能趴着。 

    “他们是不会插手外面事情的,接招。”毕逢chūn说话的同时自腰囊之中掏出了几张红sè纸符凌空挥洒,伴随着口诀念诵,那几张红sè纸符在瞬间幻化成了有肉无皮的恐怖腐尸,于空中成形之后呼啸着扑向左登峰。

    虽然这几具张牙舞爪的腐尸是由符纸幻化,但是成形之后宛如实物,尸身发出的腥臭之气熏人yù呕,左登峰见状皱眉闪避,那几句腐尸竟然如影随形,紧追不舍。 

    “玄yīn真气。”左登峰眼见无法脱身,怒吼过后右臂疾探,玄yīn真气爆shè而出,遥隔五尺攻向那几具恶心的腐尸。 

    玄yīn真气一出,那几具腐尸不但沒有被冰封僵立反而在瞬间暴涨尺许,漆黑的尸爪也长出两寸有余。 

    左登峰见状急忙收回玄yīn真气,毕逢chūn使用符咒幻化的腐尸同样属于yīn物,玄yīn真气对它们有益无害,由此可见毕逢chūn若不是天生jīng于此道,就是特地琢磨出这一邪术來克制于他。 

    “给我下去。”左登峰收回玄yīn真气之后改用普通灵气再度出手,这次见效了,腐尸凭空裂开,化作符纸飘落在地。 

    得到喘息之机,左登峰马上攻向毕逢chūn,正一教的符咒法术需要撒符念咒,左登峰试图故技重施令他沒有施展法术的机会。 

    与先前的黄衣老僧相比,这个圆脸老道马逢chūn要更加难以应付,因为他的身法要略高于左登峰,这令左登峰无法太过近身,几番催动玄yīn真气隔空冰冻都被马逢chūn堪堪闪过,而且在躲避左登峰攻击的同时他一直在挥洒符纸,这一次他扔出的符纸是黑底白字,这已经不是正统的正一法术了,因为正一派的符纸沒有黑底白字的,由此可见这个圆脸老道虽然是正一派的门人,修行的法术却并不是正一派的,这是一个披着名门正派外衣的邪派高手。 

    毕逢chūn扔出的符纸散落的到处都是,就在左登峰暗自疑惑这老东西为什么要跟出殡撒纸钱一样的胡乱扔符之际,毕逢chūn再度开始念咒,这家伙念咒的声音跟玉拂的天籁和金针的龙吟不同,这家伙念的很难听,声带哭腔,与其说是念咒倒不如说是哭丧。 

    虽然咒语念的难听,但是效果是不差的,一番哭丧令得那些散落在草地四处的黑sè符咒快速的有了异动,抽动粘连,前后相续,片刻之后一条体长三丈有余的黑sè巨蟒蜿蜒成形,巨蟒粗若水桶,黑鳞如墨,三角舌头丑恶凶戾,蛇眼泛红,鼻孔大张,蛇信探缩,双颚各有两只半尺獠牙森白尖利。 

    巨蟒成形之后腥风骤起,蛇身高抬,阻风蔽rì,左登峰见状气凝右足起身斜踹,他穿的是软底布鞋,踹中蟒身之后竟然能够感觉出巨蟒身上鳞片的参差,分明是由符咒幻化的虚物,竟然能够与实物别无二致,且能够在正午时分阳气最重的时候出现,由此可见毕逢chūn深谙此道,邪门符咒已经炉火纯青。 

    左登峰踹出的那一脚并沒有对黑sè巨蟒造成实际的伤害,巨蟒被踢中之后很快做出了回击,蛇口大张凌空下噬,由于它并非实物,所以左登峰的玄yīn真气就无法奏效,但是它也不是虚影,倘若被其咬中,与被真的巨蟒咬中后果是一样的。 

    毕逢chūn所用的招数左登峰之前都沒有见过,因此一时之间想不出如何破解,不过毕逢chūn的法术虽然厉害,却也有缺陷,那就是使用符咒幻化出的邪物不够灵动,还需要他分神控制。 

    发现这一情况之后,左登峰马上改变了策略,舍弃那黑sè巨蟒,一门心思的去攻击毕逢chūn,毕逢chūn并不愿意与之比拼灵气,因此就一味的闪避,闪避的同时哭丧念咒,驱使那黑sè巨蟒追咬左登峰。 

    毕逢chūn的闪避并不是乱跑,而是围绕着他先前挥扔符咒的区域绕圈子,毕逢chūn在前面跑,左登峰在后面追,黑sè巨蟒又跟在左登峰的屁股后面,二人一蟒快速的转着圈子。 

    毕逢chūn担心被左登峰追到,所以跑的很快,与此同时又在念诵咒语催促巨蟒加快速度追赶左登峰,三者越跑越快,越转越疾。 

    十几圈过后,左登峰眼珠一转,快速闪身而出往东疾掠,毕逢chūn茫然无觉,仍然带着黑sè毒蟒在大绕圈子。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九章 邪派妖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