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枪打和尚

第二百一十八章 枪打和尚

左登峰开枪了,名声已经臭了,他就不在乎更臭一点,既然卑鄙无耻的帽子已经摘不下來了,干脆就行卑鄙无耻之事。.. 

    手枪在左登峰手里跟在普通人手里是不一样的,左登峰本身反应速度就迅捷,瞄准的方位都是人体最薄弱的地方,子弹飞行的速度远不是人类能够躲开的。 

    这个黄衣老僧之前可能并沒挨过子弹,因而在中枪之后出现了短暂的惊愕,左登峰趁机将手枪里剩余的七发子弹全部shè完,黄衣僧人身上出现了两个血洞,分别在左肩和右肘,其他shè向五官以及丹田的子弹全部被其以灵气减缓了去势,并未破皮入体。 

    左登峰深谙一鼓作气之道,子弹打空之后立刻扔掉手枪气凝双臂攻向黄衣老僧的丹田,一个人究竟是什么xìng格会体现在他做的事情上面,左登峰是故意将手枪扔出去的,目的是误导另外两个高手,让他们以为自己已经沒有手枪可用,事实上他先前假借检查脚腕伤势的时候已经藏了一把在袖子里,这一举动可以看出左登峰心思之缜密,思维之长远,他不等黄衣老僧反应过來就趁势进攻,且直取丹田气海,显出了他的心狠手辣,此举若是见功将收到出其不意之效,将一身佛法神通一肚子灵气修为的黄衣僧人直接废掉,不给他施展法术的机会。 

    “南无阿弥陀佛。”黄衣老僧先前抬起双手遮挡面部,此时下撤回救已经有所不及,情急之下双手捏起法印高颂六字名号,名号刚刚念完左登峰的双掌就攻到了他的下腹气海。 

    六字名号有护体之效,左登峰的双掌虽然印上了黄衣老僧的气海却受到了他本体灵气的阻碍,因此灵气并沒有攻破他的丹田,而是在丹田之外与黄衣老僧的本体灵气胶着对峙。 

    黄衣老僧本为三分yīn阳的修为,与左登峰相斗虽然不能轻松取胜,却也绝对不会输给他,但是他沒想到左登峰会如此狠辣,竟然直攻丹田气海,此时虽然知道了左登峰的意图却已经失去了先机,丹田气海为修道中人储存灵气之处,周围并无骨骼保护,相对柔弱,以丹田应对左登峰的双掌令他暗自叫苦,悔不该早下手为强。 

    反观左登峰也并不好过,黄衣僧人与他身高相仿,要想攻其丹田气海就必须压低身形,在下蹲与叉步之间他选择了后者,此刻双腿前后岔分,双掌印在了黄衣老僧的丹田,这种姿势的缺陷是无法快速撤退,此外他现在上三路完全暴露在黄衣老僧的双掌之下,幸亏黄衣老僧此刻手捏法印不能进攻,倘若黄衣老僧腾出手來,定然会攻其三阳魁首。 

    黄衣老僧此刻并不敢撤掉法印攻击左登峰的头颅,因为法印一旦变化,护身灵气就会变薄,届时左登峰的灵气就会攻进他的气海,气海若是受损,辛苦修行甲子的灵气修为就面临着被废掉的危险。 

    左登峰同样不敢收回灵气,因为一旦收回灵气,黄衣老僧定然会在瞬间给予他重创,目前只有攻进黄衣老僧的丹田气海然后释放玄yīn真气才能令他彻底丧失反击之力。 

    眼下这种局面一个攻一个守,虽然不是四掌相接,却已然成了比拼灵气的局面。 

    黄衣老僧想的什么左登峰不知道,左登峰此刻想的是金针之前所过的话,金针曾经说过五大玄门泰斗之所以名扬江湖并不是因为他们法术和灵气修为最高,而是真正的高人行事低调不喜露面。 

    感慨过后左登峰借用左右眼角的余光观察北侧和南侧那两个道人的情况,发现二人一直在远处旁观,并沒有上前相助的意思,这让左登峰安心不少,不过他随即又开始紧张,这三个人的目标都是他,不出手相助黄衣僧人或许是出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心态。 

    黄衣老僧的灵气修为要高于左登峰,但是黄衣老僧吃亏在失去了先机,以丹田应对左登峰双掌,此刻二人基本上是势均力敌,倘若如此胶着下去,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不说,即便分出胜负也将是灵气耗尽两败俱伤的局面,黄衣老僧年老沉稳,稳扎稳打并不急躁,但左登峰心有旁骛,心情难免急切。 

    二人现在是不能说话的,因为一旦说话就会造成气息浮动,左登峰沉吟片刻计上心头,一方面催运灵气攻袭黄衣老僧的丹田气海,一边挤眉弄眼,皱鼻吐舌的做出鬼脸去戏弄那黄衣老僧。 

    黄衣老僧此刻正在专心调御灵气抵御左登峰澎湃而至的灵气,忽然之间发现左登峰神情怪异,不禁大是疑惑,以为他要施展什么怪异的法术,心中一凛,灵气于丹田气海中加速运转,凝神以待,如临大敌。 

    但是等了片刻,始终不见左登峰灵气有变,这才醒悟过來左登峰是在戏弄他,他虽然年逾古稀,但火气不减,左登峰这么戏弄他令他心中大怒,但是二人此刻正在比拼灵气,他不敢妄动,只能愤然怒视。 

    比拼灵气之时,只需呼吸平畅灵气便不散乱,左登峰虽然在不停的做鬼脸,但是他的呼吸是平缓的,并未因挤眉歪嘴而产生异动,见到黄衣老僧面露怒容,左登峰立刻抓到了他的弱点,此人虽然是佛门中人,但是火气很大,肯定是先前一直受到他人的敬重,养成了这种不容他人侵犯的自大心理,时至此刻左登峰开始对此人的身份产生好奇,这个死秃驴到底是什么人。 

    且不管他是何方神圣,当务之急是激怒他,只要黄衣老僧发怒,他就有机可乘。 

    心念至此,左登峰开始更加夸张的吐舌咧嘴,斜眼歪鼻,黄衣老僧见他在如此紧要的关头竟然还做出这种近乎赖皮的举动更加愤怒,但是他也知道左登峰是故意激怒他的,但是他也不敢闭上眼睛,因为此等紧要关头如果闭上了眼睛,就无法观察到左登峰的下一步动作,所以他只能睁眼看着,睁眼看着的后果就是越看越生气。 

    “老衲杀了你这个厚颜泼皮。”黄衣老僧终于忍不住发怒,右掌快速的掴向左登峰的左脸。 

    左登峰虽然一直在做鬼脸,但是他的心中并不轻松,这也是无奈之举,大敌当前只要能保住xìng命就行,至于手段是否光明已经不重要了,眼见黄衣老僧动手,左登峰立刻聚集周身灵气攻破了黄衣老僧下腹的护体灵气,与此同时催出玄yīn真气冰封黄衣老僧的丹田气海。 

    佛门以刹那芳华形容红颜易老,所谓刹那就是极短的时间,黄衣老僧在刹那之间将左登峰扇了出去,而左登峰也在刹那之间将大量玄yīn真气逼入了黄衣老僧的丹田气海。 

    左登峰被扇出去之后就地滚了几滚,随即以乌龙绞柱之势旋身站起,此时那黄衣老僧已经跌坐在地,面sè煞白,呼气成霜,所幸他出手极为迅速,左登峰沒來得及震碎他的丹田气海,但是却往他的丹田气海里灌入了大量寒气,此刻只要他运转灵气就会有极寒yīn气游走经络,冰冻全身。 

    “你徒弟的确是我杀的,但是我不是故意的,我道歉。”左登峰抬手擦去嘴角血迹冲那黄衣老僧作了个揖,转而往东疾掠,他的目的不是杀人,只是为了保命,而今胜负已分,他不会再去趁势下手。 

    玄yīn护手是商周遗物,已经绝迹三千多年,黄衣老僧见所未见,与之对敌之后方才知道此物的yīn邪霸道,但是为时已晚,黄衣老僧此刻已经动弹不得。 

    虽然打败了黄衣老僧,但是左登峰暗呼侥幸,他胜的很不光彩,一开始用手枪shè人家,紧跟着做鬼脸气人家,最后还偷发玄yīn真气冻人家,不要脸的事儿今天全干了。 

    虽然胜之不武,左登峰却沒有后悔那么做,因为正面交手肯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而今他体内还存有七成灵气,灵气不竭,心中不虚。 

    他先前一直有着莫名的不祥预感,此刻已经证实危险就來自于这一僧二道三位高手,而今将僧人击败,接下來还可能有两场恶战,能否安然脱身还在未知之数。 

    左登峰一动,北面和南面的两个道人立刻随之而动,左登峰见状连连叫苦,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么多厉害人物。 

    前掠十里,南侧那个圆脸老道开始加速,此人应该是二分yīn阳的修为,灵气修为与左登峰在伯仲之间,但是他的身法比左登峰要快,事实上左登峰压根儿也沒什么身法,全靠催动灵气拔高提速。 

    片刻过后,那圆脸挺鼻的老道就绕到了左登峰的前方挡住了左登峰的去路,此人身材很是魁梧,颌下无须,面泛油光,肥头大耳,一看就知道此人平rì里养尊处优,吃喝不愁。 

    另外此人虽然穿着俗家的衣服,但是头上挽着道髻,身后背着的长剑竟然是桃木剑,全真道士吃素,脸上沒这么油,由此可见此人是正一教的道士。 

    在猜到了这个面sèyīn沉的道士所属派别之后,左登峰立刻想到去年在茅山跟正一教的天师张弘正动过手,还冻住了正一教两个门人,到最后也沒给他们解冻,正一教是抬着他们离开的,这个老道既然是正一教的,极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过节而來的。 

    左登峰原本以为此人灵气修为较弱容易对付,但是现在他不这么想了,正一教的道士擅长的是符咒,他们可以凭借符咒來提高自身的攻击能力,二分yīn阳的正一道士敢与三分yīn阳的别派高手叫板。 

    想及此处左登峰瞬间出了一身冷汗,他很清楚自己打不过这两个道门高手,今rì凶多吉少……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八章 枪打和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