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古稀高手

第二百一十七章 古稀高手

东南方向那几栋木楼中隐藏着一个,这一个所含敌意最重。周陵西南护墙上有一个,这一个灵气修为微有不足,却也是二分yīn阳。正北的护墙上也有一个,这一个灵气修为最高,但敌意不是非常明显。 

    “你把我哥哥怎么样了?”藤崎樱子扔掉断掉的武士刀发疯般的抓向左登峰。 

    “杀了。”左登峰推开了藤崎樱子。 

    “啊?我要杀了你!”藤崎樱子快速的跑向最近的一个鬼子尸体旁边抓拿手枪。 

    “你为什么要杀我?”左登峰闪身上前踩住了那把手枪。 

    “你杀了我哥哥。”藤崎樱子疯魔一般冲左登峰的脚腕下了口。 

    “你哥哥杀了我的女人,我杀他有什么不对吗?”左登峰并沒有拿开脚,他想看看藤崎樱子能狠到什么程度。 

    藤崎樱子沒有令他失望,竭尽全力的下了口,左登峰见她往死里咬,便不再留情,抬脚踢开了她。 

    “你帮我缝补过袍子,我不杀你。”左登峰拾起那把手枪藏于袖中转身看向十三,十三回视,跃上了他的肩头。 

    左登峰又转头看了看三川素,三川素杀孩童,左登峰本意是杀了她的,但是考虑到周围有高手窥觑,藤崎樱子需要帮手,左登峰便放过了三川素,只是伸手指了指她。 

    左登峰随即转身东去,周围暗藏着三个高手,他们内在的敌意体现在了外在的气息上,左登峰心中有感,急切的想要离开这里。 

    左登峰一动,西南方向木楼处立刻闪出了一道黄sè的身影向他迎來,黄sè身影一现,左登峰立刻看出那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年僧人,此人身穿黄红袈裟,身材中等,长脸偏瘦,无发长眉,此时面上带着明显的怒气,离开木楼之后移动速度极为迅捷,左登峰见之陡然皱眉,此人移动速度极快,修为当在三分yīn阳。 

    左登峰见状并未停留,而是快速的向东掠去,必须与另外两个暗藏的敌人拉开距离,不然三人合围,今rì定然凶多极少。 

    左登峰往东飞掠,三川素和藤崎樱子在后面追赶,正东和西南那两个未曾现身的高手也尾随在后,如此一來外面三人仍然保持着对左登峰的合围之势,不过他们的位置彼此距离并不均等,由此可见合围之势并非刻意形成,左登峰皱眉思考,感觉这三个高手并非一同前來,而是各有所图。 

    离开周陵区域,往东是一片宽阔平原,此时已经沒有了遮蔽物,另外两个藏在暗处的高手只得现身,正北五里外是一七十多岁的老年道人,此人身穿蓝布道袍,身材瘦小,神情平和,虽然发须泛白脸上却无皱纹,移动之间不见刻意借力,微微挥袍悠然前移,此人虽然眉头微皱敌意却不重,脸上的疑惑多过愤怒。这一点令左登峰微微安心,因为此人在三人之中修为最高,如果与之为敌,胜算极微。 

    西南方向也是一个七十多岁的道人,但是他穿的是俗家的衣服,身后背着一柄长剑,这个人身材魁梧,面圆鼻挺,颇有几分官家气息。 

    这三个高手年纪在古稀之间,也正因如此他们才有耐xìng在旁边窥觑而不盲目下手,三川素的那点修为自然无法发现这三人,倘若他在外面,定然可以知道这三人分别是什么时候到的。可惜的是而今他只知道这三人可能对自己不利,却不知道他们前來的目的,也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相携而來。 

    那黄衣老僧面上的怒气最重,径直冲着左登峰而來,左登峰并沒有加速逃走,一來他负载很重,无法逃离。二來他也不清楚这个老僧为什么怒气冲冲,他虽然跟rì本人在一起却并不是汉jiān,他问心无愧。 

    “站住!”那黄衣老僧在距离左登峰百丈之外提气怒吼。 

    左登峰闻言止步,扭头向南等他到來,片刻过后黄衣老僧掠至,落于左登峰面前一丈之外。 

    “你想干什么?”左登峰皱眉发问,对方如果來句阿弥陀佛,他或许会客气点儿,对方既然无礼,他也不会给对方笑脸。 

    “你就是残袍?”老僧上下打量着左登峰,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左登峰肩头的十三身上。 

    “我就是左登峰。”左登峰正sè开口。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他不会因为对方灵气修为高于自己而心生怯意。 

    “那好,我且问你,前些时rì你在济南府可曾伤了一年轻比丘的xìng命?”黄衣老僧高声喝问。 

    老僧这话一出口,左登峰立刻知道糟了,前段时间为了救那个老妇的魂魄他扔出了一块瓦片,无意之中将那正在作法的年轻和尚给打死了,眼前这个老僧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小和尚的师傅。这是找上门儿给徒弟报仇來了。 

    就在此时,左登峰的身后传來了一声枪响,听到枪响的同时左登峰只感觉肩头一痛,回身反望,发现藤崎樱子正自远处奔來,手里拿着一只手枪,手枪shè程很近,由于隔的很远,这一枪并未伤到左登峰的筋骨。 

    左登峰扭头的同时十三就跃了出去,尖叫着冲藤崎樱子冲去,三川素横刀胸前,只待十三上前便要出刀挥砍。 

    左登峰见状闪身而至,起脚踢向三川素的前胸,三川素虽然侧身却仍然沒有躲过,左肋中脚吐血倒飞。 

    “你给我听清楚,你哥哥杀了我的妻子,我杀了你的哥哥,天经地义!”左登峰反手抢下了藤崎樱子的手枪。 

    藤崎樱子并不冷静,仍然哭叫着上前抓扯,形同发疯泼妇。左登峰无奈,只得再次起脚将其踢踹了出去。

    “你现在报不了仇,快走。”左登峰出言说道。藤崎樱子是rì本人,这里是国人控制的区域,如果她被人抓到了,必死无疑。 

    “你一定会后悔的。”藤崎樱子终于明白自己的愤怒无济于事,怒目高喊之后与受伤的三川素相携东去。

    令左登峰沒有想到的是那一直站在旁侧的黄衣老僧却毫无征兆的对三川素出了手,双掌齐出,直攻其rǔ下脐上的肺腑区域,一击过后,三川素倒地毙命。 

    “如果再敢助纣为虐,老衲必定取你xìng命。”黄衣老僧冲藤崎樱子冷声说道。 

    左登峰见状想要发怒,但是转念一想又感觉发怒沒有來由,这个老僧先前肯定是见到了三川素屠杀中国人,所以他才要杀掉她为民除害。但是他可能并不知道藤崎樱子也是rì本人,所以才有助纣为虐一说。 

    藤崎樱子此刻已经成了孤家寡人,她也终于明白目前的处境,因此她并沒有再说什么,快速的向东跑去,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活着,只有活着才能把消息送出去。 

    黄衣老僧虽然是佛门中人,但是他的行事风格并不仁慈,亦或许是将慈悲心肠与辣手除魔区别对待,佛门高僧并不都是苦口婆心的菩萨,也有降魔除妖的金刚。 

    “为何不回答老衲的问话,老衲的弟子是不是你杀的?”黄衣老僧高声逼问。 

    “十三,去上次吃雪参的破庙等我。”左登峰并未回答老僧的话,而是低头看向十三。眼下大战难免,十三在这里很危险。 

    十三闻言立刻乖巧的向东跑去,它知道自己留下会给左登峰增添负累,破庙在东方百里之外,在此之前藤崎和左登峰等人曾在那里落脚。 

    黄衣老僧沒有阻止十三离开,他虽然脾气暴躁却不会为难一只畜生。 

    “我沒杀你徒弟。”左登峰撇嘴开口。 

    “老衲那徒儿已经托梦告知于我,就是你这jiān人伤了他的xìng命,你竟然昧心扯谎不予承认?”黄衣老僧暴跳如雷。 

    “抓jiān成双,捉贼拿赃,空口无凭,拿出证据來。”左登峰冷哼开口。他相信老僧所说的托梦是真的,但是那不能作为证据。 

    “你!你!你!亏你还是成名人物,怎么如此无耻?”黄衣老僧沒想到左登峰会耍赖皮,一时之间气的浑身颤栗。 

    “如果你能拿出证据,我就承认是我杀的,如果你沒证据,我就不承认,如果你想硬來,我就拿枪打你。”左登峰目前有两只手枪,一只藏在袖子里,一只在手上,强烈的不祥令他极为紧张,紧张之下就想多抓一些对自己有利的筹码,此刻是沒有机关枪,不然他也用。 

    “我那徒儿已然被老衲超度西去,何來证据?”黄衣老僧开始凝气护身。三分yīn阳也怕手枪,这是一个令修道中人无奈的事实。但是三分yīn阳的灵气屏障却可以大大缓冲子弹的威力,这是一个令修道中人欣慰的事实。 

    “沒有证据,你想硬來?”左登峰看着十三逐渐跑远,转而凝神感知北方和西南位置的两人,发现二人并沒有过分靠近,这说明他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这一僧两道虽然年纪差不多,却并不是一伙的。 

    “好!且不管我那徒儿为谁所杀,你相助贼寇挖掘祖陵,昧心忘祖,为虎作伥,此等恶举,人人得而诛之!”黄衣老僧快速的调动灵气,体内气息的快速运转甚至令周围三尺内微风乍起。 

    左登峰闻言陡然皱眉,僧人无后,徒弟不但承接衣钵,还会给师傅养老送终,杀了和尚的徒弟就像杀了俗人的儿子,这是大仇,看这架势,今rì不动手是不行了。 

    即便动手,也得先动脑子,而今情势异常凶险,周围还有两名高手在观战,不能急于露出杀手锏,但是眼前这个老僧修为jīng深,即便全力以赴也很难胜他,这可如何是好? 

    左登峰知道自己有错在前,但是他不能束手待毙,想及此处,他开枪了。 

    他也知道此举有失光明,但是他得活着……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七章 古稀高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