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王陵之下

第二百一十六章 王陵之下

左登峰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捏碎了藤崎正男的心脏,心脏受损,血液立刻无法供给全身所需,藤崎正男周身瘫软,眼神开始散乱。.. 

    “你,你永远……”藤崎正男口唇微动,努力的想要开口。 

    “我要那只三目怪羊根本就沒用,你留着吧!”左登峰低头闪过白衣忍者怪叫着劈來的武士刀,转而抽出右手催发玄yīn真气将藤崎正男的脑袋极速冰封,随即变掌为拳其彻底击碎。不杀则以,杀则必死。 

    藤崎正男胸前和脖腔喷出的鲜血令左登峰感受到了复仇的快意,藤崎正男是害死巫心语的罪魁祸首,现在一口一个左先生的叫着并不能掩盖他的残忍和丑恶,左登峰的右腿上还有着深深的刀疤,那也是藤崎正男当年留给他的,伤疤还在,怎能忘疼。 

    如果一个人拥有很多东西,失去一件可能不会怎样,但是三年之前左登峰丢了工作,死了母亲,两个姐姐还欺瞒了他,那时候他什么都沒有了,只剩下巫心语了,他本來是想与巫心语相守一生的,结果藤崎正男毁了他唯一的所有,温柔忠贞的爱人已远去,平静安宁的生活不再有,那一刻他虽然恨透了藤崎正男却并未彻底绝望,他对人世还有所留恋。但是当那一干村民抛下重伤频死的他逐渐远去的时候他彻底绝望了,他知道世上不会再有人像巫心语那样对他了,巫心语对他好,所以他对巫心语好。世人抛下了他,他为什么不能抛下世人,难道忘了巫心语去大爱世人才是对的? 

    “狗叫什么?”左登峰将藤崎正男头颅击碎之后立刻回身迎战白衣忍者,白衣忍者见他转身,武士刀斜劈而至,左登峰旋身闪过,快速的将那三个掏出手枪正在瞄准的工兵震毙。 

    “巴嘎雅路。”白衣忍者大骂着拖刀而至,武士刀上劈下撩左斩右砍,他修为不低,暴怒之下出刀极为迅捷,且夹带自身灵气,这令左登峰不敢借助玄yīn护手去抓他兵刃,只能凭借身法与之周旋,暂避锋芒,寻找时机。 

    人一旦发怒,速度和力量都会有所增长,但是人发怒之后头脑不清醒,所以左登峰瞅准时机抓住了他的武士刀,他并不是迎着武士刀去探抓的,而是看准白衣忍者的出刀方位快速的抓住了刀背。 

    抓住忍者的武士刀之后左登峰立刻催动玄yīn真气将其冰冻并抖碎,白衣忍者眼见不好,急忙弃刀后退,与此同时自腰囊中取出一把十字暗器漫天洒出,以阻止左登峰追赶。 

    rì本忍者的十字镖都是带毒的,左登峰下意识的闪过之后那白衣忍者已经施展五行遁法隐藏掉了自己的身影。 

    左登峰见状立刻闪至门口堵住了那rì本忍者的去路,转而凝神凭借yīn阳诀感知对方的方位,他可以肯定白衣忍者还在墓室之中,但是他的气息是飘忽的,这就说明他一直在移动。这一情形令左登峰森然冷笑,这个名叫索尼的rì本忍者倒也不傻,知道固定隐藏在某一位置会被其发现。 

    临阵对敌实力和心智都极为重要,这一刻左登峰快速自脑海之中分析眼前的情势,那白衣忍者隐藏了身形之后并沒有再度发出十字镖,这说明他担心发出暗器会暴露自己的位置,由此可以看出他是心存恐惧的,事实上他也应该恐惧,因为世上只有一只能够发出极yīn寒气的玄yīn护手,而这只玄yīn护手目前就在左登峰的手里。 

    左登峰本想退出石门将他困死在这里,但是目光触到自己遗留在墓室里的木箱以及藤崎正男的左臂时他打消了这个念头,而金像手中的那杆玄铁长枪令他灵机一动,这个白衣忍者的灵气修为并不低,之所以惧怕他是因为害怕他的玄yīn真气,他害怕了自然就会想着逃走,既然如此就放他出去,免得逼急了之后狗急跳墙。 

    心念至此,左登峰立刻侧身扑向墓室左侧,白衣忍者目前就在这个方位,但是左登峰很清楚他扑过來之后白衣忍者会及时闪开,而这正是他想要的,他就是要让白衣忍者逃走。 

    果不其然,左登峰扑至之后,白衣忍者立刻移动到了大门处,左登峰心中有感立刻急速闪回,以此增加白衣忍者的心理压力,令他因为恐惧而快速逃走,倘若让他优哉游哉,这家伙备不住就不去摁墓室的开关,到时候他就落于被动了。 

    左登峰闪到墓室前方,此时他已经感觉到了那白衣忍者在快速后退,但是他并非回头,而是佯装无觉的环视墓室,数秒过后左登峰猛然探手拔出了金像手中的玄铁长枪,长枪入手立刻回身扬臂将其掷出,这次投掷左登峰是用尽全力的,长枪急速飞出,在第一道石门的内侧将那白衣忍者穿胸而过。 

    白衣忍者受创,五行遁法立刻失效,左登峰急速闪至,玄yīn真气遥隔五尺隔空袭至,将那怒目相对的白衣忍者冰封至死。 

    时至此刻,整个墓室之中只有左登峰一个活人了,他沒有任何的停顿和犹豫,快速的回到墓室褪下了藤崎正男的纯阳护手,这只纯阳护手幸亏落在了藤崎正男的手里,倘若落在了高手手里,定然会成为他的一大阻碍。 

    将纯阳护手放好,左登峰将木箱里的干粮全部倒出,挑选jīng美的陪葬器物装了一箱,他要重赏金泽九州的孙奉先,尽管孙奉先结交的动机并不单纯,但是他做的事情在那摆着。 

    背上木箱,左登峰再度靠近那张铜床探头向下张望,发现深坑下方竟然是青石铺就的墓室一角,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这座陵墓是怎么回事了,商周时期的古墓不起坟头,但是他们深埋。唐朝时期的陵墓起坟头,有穹顶,埋的较浅。这处陵墓上下两层分别为灰砖和青石,这就表明这座唐朝的坟墓是建造在周朝古墓上方的。 

    李淳风将李元吉的陵墓建造在周朝古墓的上方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承接周朝古墓里那只阳xìng土狗的灵气,他沒有将周朝古墓搬出可能是因为他破不了困住土狗的阵法,他jīng通的是易数推理和风水学说,并不jīng于阵法的破解,事实是不是这样左登峰沒有深究,因为这跟他毫无关系,至少这一座陵墓跟他沒有关系,rì后他还需要去北侧的那座陵墓一探究竟,以确定那里地支的yīn阳属xìng,此刻沒有必要在这里多做滞留。 

    转身走到主墓室出口,左登峰又折返了回來,在藤崎正男身上搜寻那份古代地图,但是藤崎正男身上除了一些药剂和一把手枪以及少量的大洋之外根本就沒有别的东西。这些瓶装药剂令左登峰陡然皱眉,森然抬脚在藤崎正男已经破碎的脑袋上又踹了几脚。 

    左登峰提着一具鬼子的尸体离开了主墓室,逐一的关闭了两道石门,他已经确定这处王陵下方困的是阳xìng土狗,所以在关闭了石门之后他将石门右侧的yīn阳太极符击毁,令后來者无法开启石门。 

    王陵虽然密闭隔音,但是有一条通道通往上方,所以左登峰并不清楚上方的鬼子有沒有听到异常声响,所以他才抓着一具鬼子的尸体当做挡箭牌。 

    左登峰带着鬼子的尸体跃上了地道,举着死尸缓慢的向前移动,片刻过后他就看到了洞口,他此刻位于地下,光线不明,他可以清楚的看到洞口的鬼子,而鬼子看他却仍然是模糊的。 

    “谁?”鬼子以rì语发问。 

    “拿支铁锹给我。”左登峰瓮声以rì语回应,rì语和中文发声腔调不同,同一个人说rì语和说中文有很大的差异。 

    上方的鬼子隐约看到下方上來一个同伴,又听到对方只是要铁锹,便沒有多想,其中一人转身离开了洞口,但是另外两个鬼子却仍然拿枪对准了下方。 

    左登峰一见计策沒有奏效,立刻开始思考对策,手里这具死尸七窍流血,很快上方就会发现异常,他们如果开枪,死尸可以挡住,但是他们腰里是有手榴弹的,万一扔颗手榴弹下來,那就无处可躲了。 

    “十三,把洞口的人杀掉!”危急时刻左登峰选择相信十三,他相信十三一定就在附近。 

    左登峰这句话是夹杂以灵气发出的,为的是让十三能够听到,但是如此一來鬼子也听到了他的话,鬼子虽然不知道他喊的什么却知道下面出了意外,因此立刻高喊‘三川武士,开不开枪?’ 

    但是他们的喊叫声却夹杂着痛苦的余音,十三就在附近,它听到了左登峰的召唤,急速跃至划开了其中一个鬼子的喉咙,另外一个鬼子见状下意识的离开洞口进行闪避,左登峰一见时机到來,立刻弯腰向外快速行走,地道很矮,他无法借力加速,前进速度很受影响,而此时外面已经传來了三川素的怒喝以及鬼子的叫嚷,这让左登峰倍感焦急,外面有三川素,藤崎樱子和两个拿枪的鬼子,十三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 

    情急之下左登峰趴了下來,前肢撑地,后肢借力,快速的向外蹿出,十丈远近三个起落便到了尽头,临近洞口左登峰再度凝气加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了洞口,离开洞口之后左登峰立刻止住身形环视左右,发现藤崎樱子正带着两个拿枪的鬼子想來堵住洞口,而三川素正双刀齐出,追逐着十三连连砍剁。十三受到攻击也并未逃走,仍然冲撞在藤崎樱子和两个鬼子之间阻挠他们堵住洞口。 

    左登峰见状勃然大怒,闪身而至起脚踹飞了三川素,三川素的灵气修为在一分yīn阳之间,根本不足以与二分yīn阳的高手对阵。踹飞三川素,左登峰借助回弹之力闪到了两个鬼子近前,双拳齐出将其尽数震毙。 

    藤崎樱子愤怒厉叫,双手握刀拦腰横斩,她自然猜到了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左登峰探出右手抓住了她的武士刀,转而看向十三,十三并沒有受伤,见他脱困很是欢喜,此刻正自不远处向他跑來。 

    十三沒事儿,拿枪的鬼子也被他杀掉了,三川素被他踹倒在地才刚刚起身,藤崎樱子的攻势也被他阻止,按理说危险已经解除,可是左登峰此刻却并沒有轻松到感觉,相反的,内心那股不祥却强烈到了极点,敏锐的本能在提醒他尽快离开这里。 

    左登峰感觉有异,折断藤崎樱子的武士刀之后立刻凝神感知周围异动,细感之下立刻愕然大惊,皇陵周围暗藏着三个充满敌意的高手,其中两个修为在他之上……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六章 王陵之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