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杀死藤崎

第二百一十五章 杀死藤崎

九宫推演极为复杂,左登峰确定了中宫之后开始确定九宫格,因为九宫有八十一格,而圆球只有九枚,落定一枚之后还剩八枚,这八枚圆球分别为银球,铜球,铁球,琥珀球,翡翠球,珊瑚球,火炼球,骨球,左登峰要做的就是将剩下的这八枚圆球对应五行,八卦,地支排列出互相对应的顺序,与此同时还要夹杂以自身的情况得出推演的结果,这种情况类似于自己给自己出題,出題的同时还要解題,是一心数用的过程。.. 

    九宫推演有无数种方法,每一种方法都有可能推演出正确的结果,左登峰选择了金球为中宫,金球就代表了他自己,他走的是后天九宫的路子,金球落定对应属相,居中宫,随后就是银球,银球对应他的出生月份,居正南坎位,铜球对应rì子,为东北坤位,铁球对应时辰,居正西震位,四枚金属圆球落定,人的命格就显现了出來,随后就是此行的方位,以祖居之地相对,他目前处于西北巽位,巽位就要落子,巽暗对风数,左登峰选择了木xìng琥珀球,时至此刻,九枚圆球已去其五,剩下这四枚不能随便落子了,因为翡翠为土生,珊瑚为水xìng,火炼藏火xìng,骨球为定数,也就是说目前还剩下了四个位置,这四个位置代表了大吉,吉,凶,大凶,骨球最后落于什么位置,就能推断出此行的吉凶。 

    到了这个时候困难才刚刚开始,任何一枚圆球都不允许放错了,不但要对应五行,还要兼顾八卦和地支,最主要的是他手里这几枚圆球已经固定为土,水,火五行其三,需要应对离,艮,兑,骨球对应的是乾,也就是最终的结果,他目前位于地下,按理说翡翠球应该放在西南艮位,但是西南为丑寅双位,丑是对应的,但是寅为木,木是不对应土的,不能放在这里。 

    这一刻左登峰开始紧张了,因为九宫五格已经确定,西南成了大凶之位,不能放在这里就表示最后的骨球有可能放在这里,驻足良久,左登峰放下翡翠球拿起珊瑚球放到了正东的兑位,这是酉位,金生水,水应兑,放在这里是正确的,但是这是大吉之位,这一位置被占据,就说明此行不是非常顺利。 

    九宫推演需要兼顾yīn阳,五行,八卦,地支,可以说是集易数之大成,这对左登峰來说是个巨大的考验,紧张之下时间仿佛停滞,虽然握着酒瓶他却沒有再喝酒,因为最后三枚圆球的落子位置需要兼顾四种dúlì而互相冲突的理论,倘若放错了,水晶墙内的黑水瞬间就会喷出,此行就彻底白费了,最主要的是时至此刻他并不清楚自己目前所在的王陵到底困住了哪一只地支,万一是他需要的yīnxìng土牛,机关一旦触发,主墓室有可能永远关闭,想要再次打开可就难上加难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左登峰茫然无觉,良久过后他终于再度落子,火石为火,正北的离位与之对应,且离位应对十二地支中的阳xìng火马,放在这里应该是正确的,事实证明他的确放对了,水晶墙并沒有破裂,这让他长长的出了一口粗气,这一位置是凶位。 

    而今还剩下了西南方位的艮位和东南的乾位,最终结果有可能是吉,也有可能是大凶。 

    到了这一步,左登峰已经是绞尽脑汁了,同时兼顾yīn阳五行八卦地支令他脑子开始混沌,这一刻他开始佩服李淳风,李淳风建造这座王陵的时候才二十五岁,比他还小三岁,他的思维竟然会缜密到如此的地步,不得不承认有些事情后天的努力是无法弥补先天的不足的,李淳风的思维天生就异于常人,令他可以分神兼顾。

    与李淳风比拼九宫推理左登峰是自愧不如,他选择的这个是最粗劣的推演,即便如此都沒有得出结果,而李淳风如果推演九宫易术已然可以窥天机于毫厘了,不过左登峰虽然佩服李淳风,却并沒有妄自菲薄,人的jīng力是有限的,如果专心做好某一件事情,一定会忽视其他的事情,李淳风走的是看风水和推演预测的路子,而他选的是修行道法和明窥yīn阳的方向,选择的路线不同,让他來推演九宫无异于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倘若李淳风还活着,他上去一巴掌就能打飞他,根本沒必要从这儿绞尽脑汁的举棋不定。 

    可惜李淳风早就死了,左登峰沒办法给他一巴掌,还得苦思不已,踌躇难断,一个乾位,一个艮位,或是大凶,或是吉兆,左登峰捏着翡翠球数次在西南和东南两处往复,犹豫良久仍然无法确定该往何处落子,他不敢瞎蒙,蒙错了后果很严重。 

    “左先生,左先生。”就在左登峰踌躇不定时,藤崎正男的声音自身后传來。 

    “干什么。”左登峰回过神來皱眉发问,他此刻不能说话,因为一说话就会将他好不容易分散为四分的思维搅的一塌糊涂,一会儿还得重头思考。 

    “金沙快流完了。”藤崎正男伸手指着虎背上的那座水晶沙漏。 

    左登峰闻言愕然大惊,转而抬手看了看手表,先前思考之时竟然忘却了时间,此时已经是次rì的清晨了。

    “左先生,最好快一点,越來越多的人知道这里的事情,已经有人过來阻止了。”藤崎正男出言说道。 

    “什么人,是不是军队。”左登峰环顾左右,发现那白衣忍者已经不在这里了,此处只剩下了藤崎正男和三个矮个子工兵。 

    “不是,昨天中午一个道士发现了这里的情况,索尼和三川素沒有追到他,被他逃走了。”藤崎正男开口说道。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此刻那个白衣忍者不在此处,是下手的千载良机,但是左登峰并沒有急于下手,因为此时如果下手,索尼和三川素全在外面,可以轻松的将他堵在陵墓里,到时候他就得为藤崎正男陪葬了。 

    要想动手,必须将索尼叫进來,将藤崎正男和索尼一起杀掉之后,十三可以在外面接应他,此时的十三虽然不是三川素的对手,三川素也沒那么容易杀它,十三可以在关键时刻杀掉那些拿枪的工兵,为他冲出地道争取宝贵的时间。 

    “把索尼叫进來,我们马上就能进入主墓室。”左登峰沉吟片刻冲藤崎正男说道。 

    藤崎正男闻言面露喜sè,转而冲身后的工兵开口,让他们将那白衣忍者喊进來。 

    片刻过后,白衣忍者自地道跳了下來,白sè的忍者服上血迹斑斑,很显然先前曾经进行过一番杀戮。 

    “快一点,我感觉到有高手自东南方向靠近,三川素可能不是对方的对手,迫不得已可能要开枪。”白衣忍者冲藤崎正男说道。 

    藤崎正男闻言立刻看向左登峰,眼神之中带有催促之意。 

    左登峰见状转身走回白虎铜像近前,目前困扰他的原因只有一个,翡翠为百玉之王,国之重器,在古代经常以玉石翡翠雕刻而成的器物祭天,所以翡翠极有可能代表的是乾,但是艮在八卦中代表着山,翡翠本身就是山石的一种,所以翡翠圆球不管放在哪个位置上都有根据。 

    事实上左登峰偏向于将翡翠圆球放在艮位上,艮位地支属xìng为丑土和寅木,翡翠放上去合情合理,但是左登峰不愿相信这一点,因为倘若将翡翠球放在艮位,九宫推理的结果就是大凶的征兆,此外剩下的东南恰好对应着亥猪和戍狗,也就是说这里隐藏的极有可能是十二地支中的阳xìng土狗。 

    大凶之兆,推算出这样的结果令左登峰万分惊骇,大凶之兆跟凶兆是不一样的,凶兆已然很不利了,大凶之兆弄不好是要死人的,联想起之前一直萦绕在心头的不祥预感,左登峰心情开始紧张。 

    犹豫良久,左登峰终于将那枚翡翠球放到了艮位,毫无异常,左登峰转而将最后一枚骨球放到了乾位,齐了九宫推演格局,九宫格局一成,水晶沙漏落进了虎背之中,白虎铜像所在的地面左右双分,铜像缓缓沉入地下,与此同时水晶水池也整个向下移动。 

    这一刻左登峰开始凝神戒备,绞尽脑汁的推算出了大凶之兆令他心神不宁,而机关的撤除说明他推算的结果是正确的,也就是说他马上就会遇到巨大的危险,所以左登峰打定了主意,只要确定这里面隐藏的是阳xìng地支,立刻就动手杀掉藤崎正男,尽早离开此处。 

    水晶水池的顶部是以铜板覆盖的,水池落入地面之后,前方豁然开朗,一处偌大的墓室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左登峰无需凭借灯光就能看清墓室里的情况,墓室长有十丈,高五丈,天圆地方,上有穹顶,墓室正前方竖立着一尊真人大小的金像,金像身高五尺七寸,一身将帅铠甲,面容丑陋凶戾,手持丈八玄铁长枪,这杆长枪是真实的武器,金像的样貌以及所持武器与历史记载的齐王李元吉相符,金像旁边还蹲坐着一条样貌古怪的金制怪犬,猛然一看,不明真相的人会以为遇到了二郎神。 

    金像后侧五步外是一只巨大的铜床,铜床南北放置,长一丈,宽六尺,离地三尺,铜床上放置着一具黑sè的棺椁,铜床下方是一处长宽六尺的无底深坑,深坑边缘使用砖石垒砌,阵阵阳气自深坑之中涌出,整个墓室干而不燥,萦绕着金玉气息。 

    墓室四周有着大量的陪葬器皿,很显然,李世民当年是厚葬了这位被自己杀死的弟弟的。 

    “这里沒有机关了。”左登峰简略的扫视了一下墓室里的事物就卸下木箱走到了一堆金器珠玉旁边蹲了下來,打开木箱将里面的干粮扔出了一些,转而将那些陪葬品向木箱里装填,他此举有两个用意,一是趁机放下木箱为顷刻之后的暴袭创造条件,二是他还欠孙奉先一千二百两黄金,他不喜欢欠别人东西。 

    藤崎正男等人闻言转头看了他一眼,对于左登峰的贪恋报以鄙夷神情,转而走向那座铜床上的棺椁。 

    左登峰抓了几把金器珠玉之后,猛然面露杀机,深深吸气,旋身而起,极速冲向藤崎正男,在场的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左登峰会在这时发难,因而等到众人反应过來,左登峰的右手已经插入了藤崎正男的左胸,藤崎正男眼睛睁的极大,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愕然震惊的神情。 

    左登峰此刻已经摸到了藤崎正男拳头大小的心脏,甚至感受到了它的跳动,这一刻他脑海里浮现出的是藤崎正男当年在清水观狂抽巫心语耳光的情景。 

    “敢打我的女人。”怒气所至,左登峰冷笑着合拢了五指。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五章 杀死藤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