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齐王王陵

第二百一十四章 齐王王陵

左登峰摁下的这个字是个“齐”字,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摁下“齐”字之后,玄武龟蛇口中的火焰立刻熄灭,轰隆声再度响起,玄武后退至原位,铜板地面左右双分,玄武机关沉于地下,铜板复合,通道畅通。.. 

    “左先生,这是怎么回事?”藤崎正男见危险解除,快步走到了他的身边。 

    “这里是唐朝齐王李元吉的墓葬。”左登峰闻言看了他一眼。李元吉与太子李建成在当年的玄武门事变中被李世民杀掉了,李世民之所以要杀掉自己的亲兄弟,无非是为了抢夺皇帝之位,事实上李建成和李元吉都是大唐的功臣,古语有云胜者王侯败者寇,李世民卑鄙的杀掉了自己的兄弟,囚禁了自己的父亲,这些都不影响他成为人们心目中的一代明君。世人愚笨,不明真相者多,跟风随波者多,唯独冷眼旁观心存明睿者少。 

    藤崎正男闻言并沒有再多问,而是快速的走向通道,这处通道长有三丈,通道尽头又是一道石门。他并不关心这座陵墓里埋葬的是谁,只关心能否找到地支。 

    左登峰并沒有急于上前,这里是齐王李元吉的墓葬,不出意外的话北面那座墓葬应该是太子李建成的,左登峰现在不明白的是李世民为什么要将被自己杀掉的哥哥和弟弟偷偷的埋在这里,他是出于什么用意和动机?他是想赎罪还是想彻底压制二人的亡魂?亦或是出于其他不为人知的动机? 

    李淳风在李世民身为秦王的时候就已经跟随他了,道门中人一旦入了仕途就不再洒脱,李世民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不能因为李淳风这个人本身正直就推断这个坟墓的建造也是出于善意,所以这个坟墓的建造意图是李世民思想的体现,而不是他李淳风的。 

    左登峰之所以如此在意这座坟墓的建造初衷是因为坟墓的建造初衷决定了这座坟墓是善是恶,如果李世民处于内疚和恻隐而将两位兄弟埋在这里,那这座坟墓就不会很凶险,甚至有可能是利用坟墓制造出了大吉之地。如果他是出于压制和禁锢,那这座坟墓就会非常的yīn毒,越往里走就越危险。 

    良久过后,左登峰抬起头走向北侧三丈外的第二道石门,现存的线索并不足以令他推演出真相,只能进入第二道石门之后寻求答案。 

    第二道石门与第一道石门相同,开启的位置仍然是右上角的yīn阳太极符,左登峰沉吟片刻抬手摁下了机关,咯吱声起,石门缓缓向内张开。 

    石门内侧是一面水晶水池,与左右墓室等高平齐,水晶透明,里面的黑sè液体清晰可见。水池南侧靠近石门的区域是一座黄sè铜台,为白虎形状,宽约两尺,长三尺,起地三尺,虎背上画有一方形棋盘,虎头上端一圆盘内杂乱的放着九枚鸽卵大小的圆球,圆球虽然大小相等,但是颜sè各异,材质也不尽相同。 

    猛一看左登峰以为虎背上刻的是棋盘,但是仔细打量之后发现并不是棋盘,围棋棋盘由横竖各十九条经纬线组成,眼前的这处只有横竖各九条,这不是围棋棋盘,而是九宫图谱。 

    所谓九宫图谱是由奇门遁甲衍生而出的一种推演方法,不但可以推演命数,还可以推演未來,见到这处九宫图形,左登峰立刻傻眼了,yīn阳五行八卦地支他是熟悉的,但是他根本就不jīng于九宫之道。 

    藤崎正男等人学乖了,任由左登峰一人在前开门破阵,根本就不靠近,他们知道左登峰的脾气,很清楚一旦上前肯定会受到他的冷嘲热讽。 

    左登峰探手自木箱中拿出一瓶白酒喝了几口,转而抓着酒瓶皱眉打量虎背上的九宫图谱,九宫图上的线络交叉处都刻有小型的凹槽,也就是说这九枚圆球可以随意放置在任何一个点上。如果只是单纯的排列出完整的九宫图形并不困难,“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zhong yāng”按照这样的排列,不管是上下左右还是斜行交叉得出的数字都是十五。但是这处九宫图难就难在所用的圆球材质不同,上面也沒有标出数字,根本无法判断出哪个是一哪个是二。一旦放错了,结果就是水晶墙里的黑水狂泻而出,这些黑水到底是什么左登峰不知道,但是他能肯定这些黑水不是墨汁。 

    “万变不离其宗,老子还能怕了你?!”眼前的困境并沒有令左登峰退缩,相反的还激起了他的好胜之心,九宫图再难也难逃yīn阳五行之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倒推九宫,肆意成局。 

    左登峰探手抓起那九枚圆球,微一掂量便自其中挑出一枚沉甸的金球放到了九宫图的中心位置,第一枚圆球是最好放置的,无需挑选材质,只需放到中心位置就可以,这枚圆球一旦落子,九宫图的主线就确定,其他八枚就不能随意放置了。 

    金球落子之后虎背靠近虎尾的位置立刻弹出了一件小巧的葫芦形事物,猛然出现的事物令左登峰不由得后退了几步,但是定睛之后他就发现这是一件由水晶雕凿的jīng密沙漏,与普通沙漏不同的是它里面存放的是金砂颗粒,金砂跌落的速度很慢,左登峰抬手看表,根据两粒金砂跌落的间隔判断出了这只沙漏里的金沙全部流光需要整整十二个时辰,也就是一天的时间。 

    这一情形并沒有令左登峰感到轻松,相反的,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李淳风既然敢留给后人十二个时辰的破阵时间,就说明这处九宫图非常难以破解。 

    “出去挖开墓道,向下深挖,把里面的水放干。”藤崎正男冲那三个工兵下令。他是故意说给左登峰听的,意思是自墓道中挖出坑洞,然后炸开水晶柜,排干黑水。 

    “别给脸不要脸,你如果试图炸开水晶墙,很可能永远无法进入主墓室。”左登峰闻言冷哼开口,这两处密室的机关虽然很危险,但是很大气,都给进陵的人留出了足够的破阵时间,这是李淳风的大家气度,给进陵的人一个公平的挑战机会,但是如果进陵的人跟他玩yīn的,他也有相应的应对措施,比如说阻断墓道,或者是将主墓室彻底封闭。 

    “左先生,请注意你的语气,我们也是想帮你。”左登峰的语气令藤崎正男很是恼怒。 

    左登峰闻言沒有与之争口舌之利,在他看來藤崎正男已经是快死的人了,就让他多说几句吧。 

    “左先生,我们的时间很紧迫,你认为有必要解开这个陷阱吗?”藤崎正男面露急切,左登峰都拿出酒瓶了眼瞅着是想深思熟虑,而他目前最缺的就是时间,这里可不是rì占区。 

    “只能解开九宫图,如果硬來,李淳风一定不会让你进入主墓室。”左登峰摇头说道。玄武门事件发生在626年,那时候李淳风只有二十五岁,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年轻人有一个共同的特xìng,那就是好胜狂妄,虚荣心强。这座陵墓的所有机关都反应了李淳风的这一心xìng,外面的无羽短箭一通乱shè之后,阿猫阿狗就死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人才有资格面对机关,这也是李淳风少年心xìng所致,倘若设置这座陵墓的时候他是五十岁,那他肯定会沉稳的将这座陵墓设计的无懈可击,绝不会留下一线生机來考验外來人的智商。这一举动背后隐藏的意思就是‘看我多聪明,你能吗?’ 

    藤崎正男闻言点了点头,他也感觉左登峰说的有道理,除了最外面的那道机关,眼前这两道机关杀意已经不盛了,倒更像是与人比拼智力,既然如此,陵墓的设计者自然就不会让那些想硬來的人得到便宜,硬來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耐心等着吧,如果我猜得不错,这里已经是最后一道机关了,只要我解开了九宫图,咱们就能进去。”左登峰出言说道。 

    “真的?”藤崎正男彷如见到了希望。 

    “是的。”左登峰点头说道。这里一共有三道机关,无羽短箭,玄武喷火铜像,白虎毒水水池,这已经够用了,另外的青龙和朱雀应该在北面的那座陵墓里,此外唐朝的时候这里肯定有官兵假借看守周陵的名义保护陵墓,也用不着过多的机关。 

    藤崎正男闻言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外面被挖开的洞口传來了一个rì本鬼子的吆喝声,‘大佐阁下,樱子小姐让你们加快速度。’ 

    “出什么事了?”藤崎正男高声反问。 

    “支那人发现了我们的行踪,三川武士和樱子小姐已经杀掉了他们,我们正在处理尸体。”rì本鬼子扯着嗓子吆喝。 

    左登峰闻言猛然皱紧了眉头,果不其然,那个孩童回去叫來了村里的人,rì本鬼子可不会像他一样顾及年幼的孩童,那个活蹦乱跳的孩子现在肯定已经躺在血泊中了。 

    “知道了。”藤崎正男高喊回应。 

    藤崎正男的声音令左登峰在瞬间冷静了下來,一直到现在陵墓都沒有适合布阵的地形,现在还不到动手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将这处九宫图破掉,将藤崎等人引进主墓室,然后杀掉他们。 

    九宫是用來推演气数和命数的,说白了就是算命和预测,李淳风并沒有规定成什么样的图谱,他只要求外來者用九枚圆球辅以九宫线路进行一次准确的推演,左登峰沉吟良久,决定当一回算命先生,推演此行的吉凶……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四章 齐王王陵 的精彩评论